中日历史上的第一次战争——白江之战

揭秘中日历史上的第一次战争——白江之战


公元618年唐朝建立,开设了统一中国、开拓边疆的洪业。在建国初期,因内政而暂时无力管理朝鲜半岛事务,唐朝对朝鲜半岛各国及倭采取了温和、安抚的政策。642年,高句丽发生政变,主张对唐朝强硬的一派取得政权;同时半岛内部高句丽、百济与新罗之间也争战起来,李世民觉得解决朝鲜半岛遗留问题的时机成熟,又因突厥被征服,西线无战事,从来不亲自远征外国的唐太宗645年竟然不听大臣们的劝阻,“要亲自去炫耀‘老人’的本领”,征讨高句丽。尽管初战告捷让李世民激动不已,但一个安市城却百计围攻不下,几个月难解难分,自己落得中箭受伤,结果虽说不上失败,却也是无功而返。但李世民准备再次发动大军征讨高句丽,并一直派海陆两军在高句丽边境不断骚扰,直到649年他遗憾地去世才罢。


倭国历来视百济、高丽、新罗等为自己的“朝贡国”、属国或势力范围,此时的日本刚刚开始“大化改新”不久,一些贵族奴隶主过于自信,一直在和百济勾结反对唐朝,积极介入半岛争端,与高句丽、百济瓜分新罗。不过他们也不敢忽视唐朝势力的存在,此间使者往来不断,从653年到669年,短短的15年间竟派遣了6次遣唐使。


654年,百济与高句丽联军占据了新罗30余座城市,新罗危在旦夕,武烈王只好派王子仁门向唐朝告急并求救。唐朝因宗主国的责任感,又因高句丽此间侵犯中国东北边境,遂于唐高宗永徽六年(655年)二月派遣营州都督程名振、左卫中郎将苏定方“围魏救赵”,征伐高句丽。同时准备水军进攻百济。经过658年、659年两次征伐之后,到唐高宗显庆五年(660年)三月,高宗派大将苏定方率水陆大军13万援助新罗国,水军从莱州(今山东省)出发,横渡黄海在百济西部登陆,七月十日包围了百济都城,十八日百济义慈王投降,大和的属国百济宣告亡国。唐高宗显庆五年(660年)九月,唐朝军队主力押解俘虏的百济君臣12000余人回国。


就在唐朝大军班师之后不久,百济残兵在败将鬼室福信的召集下又骚乱起来,复燃的死灰致使留守的唐军措手不及,不少唐军或战死或被俘。十月,鬼室竟然派人将续守言等100多名唐朝战俘送到日本,他为什么会这样呢?鬼室此举的目的,第一就是向日本朝野证明,唐朝军队并非不可战胜,以此鼓励倭国出兵援助。其次,也许是想将祸水引向日本,挑起唐朝和日本之间的矛盾,如果日本不将俘虏送回唐朝请功的话,就像当初孙权将关羽的头送给曹丕一样。鬼室通过献俘有暗示百济臣服于日本,以此请求日本出兵保护,所以他献俘的同时要求放回在日本(倭国)做人质的扶余丰璋王子。


联想到一度让日本担忧的隋朝帝国,在高句丽的反击之下很快衰落并灭亡,日本朝野不少人因此也认为,新建的唐朝也许和隋朝一样外强中干,于是,齐明女天皇立即答应送还丰璋王子,并同意派兵帮助百济人复国。齐明七年(661年)一月,女天皇齐明竟然亲赴九州那大津,欲统兵渡海西征半岛。但她并未带丰璋王子一道出发。


却说那位好战的齐明女天皇,因心有余而体力不足,由于征途劳顿,于当年七月病故军中,此可谓“出师未捷身先死”。八月,留守国内的皇太子中大兄(即位后为天智天皇)匆匆称制摄政,他对半岛的关注,一点不比女皇差,一执政就马上令先遣队及辎重渡海“援救”百济;九月便下令派5000日本兵护送丰璋王子归国执政。为什么丰璋王子这时候才被日本朝廷发遣,而没有在一月就随日本女皇一道出发呢?这是因为当时的日本朝廷想在半岛建立一个傀儡王朝,并通过这个百济傀儡王朝控制半岛,对抗唐朝,所以直到当年九月皇太子御长津宫称制之后,才“以织冠授于百济王子丰璋,复以多臣蒋敷之妹妻之焉”。这等于是册封百济,确定舅甥关系(等同于父子关系)。安排妥当之后,“乃遣大山下狭井连槟榔,小山下秦造田来津,率军五千余,卫送于本乡”。但是丰璋一行的出发动作缓慢,直到662年夏五月,才在大将军大锦中阿昙比罗夫等率领的一百七十艘战舰护送下到达百济国。


日天智天皇元年(662年)一月到三月,日本朝廷先后又给予百济大量的军事物资、经济援助。虽然如此,要不要派遣大兵赌一把,迷信的日本人还是有些狐疑不决,四月民间突然传来“鼠产于马尾”的怪事,朝廷立即命僧道等神职人员占卜此事的凶吉,“释道显占曰:‘北国之人将附南国,盖高丽破而属日本乎’”。这下天智天皇便有了信心,五月派大将军阿昙比罗夫率领170艘军舰增援;日本本土则“修缮兵甲、备具船舶、储设军粮”,准备随时渡海赴援。


天智二年(663年)三月,日本获悉唐军的行动,急派27000名精兵支援百济。得到日本的帮助,百济连连得手,可惜就在君臣之间内讧起来,原来鬼室福信发现丰璋王子完全是日本的傀儡,大失所望,后悔交出政权。既然交出来了就别想再要回去,日本人也不答应,日本朝廷劳师动众不能不索要补偿,于是君臣之间随着猜疑加深相互敌视起来,最后丰璋借日本大兵之力以谋反的罪名逮捕了福信,为了防止他逃跑,竟“以革穿掌而缚”,贸然杀将又担心众人不服,于是假惺惺地征求诸臣的意见:“福信之罪,既如此焉,可斩不?”一个名叫达率德执得的臣子便依其意回答:“此恶逆人,不合放舍”。于是丰璋马上命令健儿将福信“斩而醢首”。福信如此悲惨的结局显然引起了百济众多将士的不满和失望,军心大为动摇。


趁百济君臣之间发生内讧、军心不稳之机,唐朝与新罗发起进攻,再次包围了百济新王的新都。八月十七日,日本又派卢原军率领万余人,分乘千艘战舰来支援。得知日本军军事动向的唐、新罗联军,早已将170艘战舰埋伏于白江口(日本史籍作“白村江”),日本和百济联军在兵力上虽占优势,但唐、新联军却“四战捷,焚其舟四百艘”。最后,“日本不利而退”,残兵逃回列岛,“大唐坚阵而守”,控制了朝鲜半岛,百济新君再次归顺投降。666年,唐朝派李绩等乘势进攻高句丽,攻破平壤灭高句丽并设置安东都护府进行统治。


663年爆发的中日之间的第一次战争,表明自大起来的日本人想要打破中华册封体系,挑战中国的中心地位。而白村江口战役日本失败,使大陆扩张野心受到挫折的日本感受到中国唐朝的强大,文化的先进,从朝鲜半岛抽身而退,由于非常担心唐朝政府乘胜进攻日本列岛,他们又感到有必要学习以自强,所以此后不断派遣“遣唐使”,此举既是学习又是刺探唐朝的虚实。664年、671年,唐朝曾先后派遣强大的海军舰队在刘仁轨等的带领去日本,明为交通使团,实际上可以说是示威,是军事威慑。日本因此谨慎起来,再也不敢蠢蠢欲动,唐朝则乘机顺利灭了高丽。


另外,西进受到的挫折使大和朝廷开始了新的东征,转向加强岛内控制。709年在日本东北地区的日本海沿岸设立了出羽珊,712年设立了出羽国。随后又建多贺城、陆奥国府等开发东北征服虾夷的机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