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六章:挺进川西南(二)

likangjiang 收藏 15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size][/URL] 在我们攻下乐山的同时,一军团和九军团已攻占仁寿、眉山,正向浦江、邛崃方向攻击前进。五军团渡过大渡河,向峨眉山县城包抄而去。这时,我师又接到中革军委急电:命我师迅速攻占洪雅、雅安、名山、芦山、天全、宝兴、荣经一带。我立即命令部队分三路出发,第二旅攻占芦山、宝兴;第三旅攻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在我们攻下乐山的同时,一军团和九军团已攻占仁寿、眉山,正向浦江、邛崃方向攻击前进。五军团渡过大渡河,向峨眉山县城包抄而去。这时,我师又接到中革军委急电:命我师迅速攻占洪雅、雅安、名山、芦山、天全、宝兴、荣经一带。我立即命令部队分三路出发,第二旅攻占芦山、宝兴;第三旅攻占洪雅、名山两县;我率师直和第一旅负责攻占雅安、天全、荣经三地。部队马不停蹄地向西急行,当我率部到达雅安城郊正准备攻城之时,城里的老百姓已打开城门,欢迎我军进城。我一打听:原来云集在城里的川军一个旅,闻知坚守乐山的守军不到四个小时就被消灭了,不由心里发了虚,又得知红军大部队即将到来,自知抵挡不住,保命要紧。于是,便弃城南逃。现逃走还不到半天,我立刻命令韩旅长带100、103两个团急追,希望能追上将其歼灭。同时,又令102团攻占天全。我率师直则进驻雅安。雅安亦是有五六万人口的小城市,其繁华不亚于贵州第二大城市遵义,物资相当丰富,我师的吃穿用就有了保障。第二天傍晚,韩旅长来电说:在大渡河北岸的汉源渡口截住逃敌约一个团,川军大部已逃至南岸。另俘获随川军逃走的豪绅、恶霸、财主30来人,缴获大量的金银珠宝及钱财。我阅后十分高兴,命他留一个团防守汉源,另一个团驻扎荣经。

此时,全军已全部完成中革军委下达的作战任务。从四月十六日至二十四日,中央红军就攻占川西南13个县与两座城市,解放人口近三百万,歼敌两个旅另一个团,缴获的粮食及各种物资足够我军一年之用。当然,绝大部分粮食和物品都分给了当地贫苦农民和市民,受到了广大老百姓的真诚拥护与支持。

中央纵队于二十三日进驻了雅安。它没有选择驻留条件较好的乐山市,是因为乐山离前线太近,离成都飞机场也不远,容易受到敌机的骚扰与轰炸。我于当天晚上就去看望了主席,主席留我长谈了两个多小时。我走时,主席特地送到了院门外。

四月二十五日,党中央决定召开中央政治局与军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及各军团长与政委,共二十余人。我与政委作为军团主要负责人列席了会议。会议主要议题是:中央红军到何处落脚,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众人纷说不一,争论得非常激烈,有说在此建立川西南根据地,也有的说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后在川西北建立根据地。。。。。。我与政委两人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高级会议,自然是不便多言,只带着耳朵听。锋芒太露,毕竟不是好事。我仔细观察着主席、朱老总、周副主席、洛甫几位领导,见他们一个个神态安然,沉稳如山的样子,虽在凝神倾听同志们的发言,其实心中已有定论。 “陈树相同志,谈谈你的想法吧!”我正在沉思之中,猛听到有人唤我,一看是洛甫首长点我的将。我知道躲不过去了,便迅速理清了一下思绪,缓缓说道:“我认为在川西南或川西北建立根据地既不现实,也无出路。首先,在自然条件上这两地都不适合。川西南一带地形险要,河流众多,道路陡峭狭窄,大部队回旋出击十分困难,且人烟稀少,大部为少数民族,在财力、物力上无法解决我军后勤上的需要。川西北亦是如此,那里的回旋余地虽大一些,但人口只有二十余万,其中少数民族约占一半,而我们两军会合后十几万人马,单是吃饭穿衣问题就无法解决。因此,我们选择的根据地应是比较大的地区,便利于我们机动作战;二是群众条件要好,人口要比较多,以利于兵员的补充;三是经济条件要好,能保证部队后勤供给的需要。再次,为避免蒋介石利用川军拖住我们,困住我们,最后达到围歼我军之目的;我们应趁国民党军的封锁包围没完全形成之前,从速离开四川。我们是打着“北上抗日”的旗号,故不能久留此地。否则会造成我党在政治上的不良影响;同时,也会加剧我们与川军之间的矛盾……至于到什么地方去开创新的根据地,我们坚决服从中央的指挥。”众人听后,各有所思;几位中央首长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

“树相同志不但有战略眼光,而且还很有政治头脑嘛!老毛,这个还得要你来拿主意。”洛甫微笑着说。

“好!刚才树相同志分析得很不错。从目前形势来看,我军往西往东往南都不利,那我们只好往北啰!那里有符合我们建立新根据地条件的地区。而且在陕北还有一块不少的苏区,刘志丹、XI仲勋等同志在那里创建了红二十六军和红二十七军;为我们北上创立新的根据地打下良好的基础……”最后,经过充分地讨论,大家一致同意主席的建议,北上与陕北红军会合,建立新的苏区。同时,对这个决定暂时进行严格保密,只限与会人员知晓。现在,终于有了明确的战略目标,所有与会人员的心里都洋溢着喜悦与兴奋。

随后,会议还研究了一些具体事项,比如说在长征途中碰到雪山、草地等困难怎么克服,目前应做好哪些物资准备等等,并就一些事项作出具体决定:一、全军在此地休整十五至二十天,开展扩红活动,补充兵员。做好继续长征的各项物资补充,包括粮食、盐巴、衣服、鞋子、油布、药品、帐篷等。二、在此地暂不公开成立红色政权(主要是避免红军走后,老百姓免遭反动派的血腥屠杀),只开展打土豪,分浮财活动;对极少数民愤极大而又犯下血债的地主恶霸实行镇压。同时,暗中发展党组织,秘密成立农民协会。三、组建川西南特委,统一领导该地区党与群众的工作及武装斗争。四、依托邛崃山区和峨眉山区组建三支游击队。五、妥善安置伤病员。六、各部队抓紧对新兵的训练及打敌骑兵的训练。

会议结束后,我与政委立即赶回师部。第二天,召开团以上干部及师直单位负责人会议,政委在会上传达了中央会议的有关精神。我则根据中央的决定对这一段的工作作了具体布署,并号召全师指战员利用休整这一段时间继续抓好部队的军事训练,进一步炼好三项基本功(即:射击、投弹、拼刺刀),加强战术配合训练,并熟练掌握打敌骑兵的技术与战术。同时,开展一个学文化的活动,我们从贵阳招来的学生兵中挑选一部分身体素质好的战士,分配到各连队、各单位担任文化教员,每个官兵发一支铅笔和一个小本子,每天坚持学习一至两小时,并进行检查评比。我还特别强调这项活动要持久地开展下去,今后要利用战斗和训练的空闲时间进行文化学习。两年后,要求每个官兵至少掌握1000至1500个字,能基本上看得懂文件与报纸。

散会后,师领导开了个碰头会,进行了具体分工,各负其责,相互配合。唐副师长负责师教导队的培训;王参谋长负责部队训练;黄副政委负责地方上那一摊子事;蔡主任担任宣传和扩红工作,三天内必须完成招收1200名新兵任务,其中两百名为游击队员。新兵和游击队的训练由李副参谋长负责;政治部姚副主任则负责师文工团军乐队的组建和排练,要求十天后能够进行首场演出。我与政委则负责文化学习的检查与伤病员的安置。最后还就几个团领导的安排作出了决定:师特侦营方智勇营长调任107团任团长,副营长李刚升任营长(正团级),二连连长张志祥升任副营长;一旅政治部副主任孙成贤调106团任政委,师作战部叶开参谋调106团任参谋长。即刻行文下发。

安排好这一切,我和政委又将师后勤部杨部长找来,仔细询问了各种物资的储备及采购情况,然后,将一份采购的清单递给他,郑重地叮嘱他务必想尽一切办法将所需物资购足。随后,我们又要求他将部队这次休整的伙食要办好,保证战士们一天至少要有一顿荤菜。另外,除了红军总部所发的一套新军装外,我们师自己也要给全体官兵发一套作训服和一套内衣,争取在半月内完成。杨部长算了算便点头答应了。

关于伤病员的安置是最令人头痛的问题。我们向卫生部汪部长详细了解了情况,全师共有400多名伤势、病情严重的官兵,需用担架抬着,这确实给部队行动带来极大的不便。说句实在话,要不是前面的路程太过于艰难,环境太过恶劣,我还是不愿意将他们留下来的。然而形势所迫,又不得不这样。我与政委商量好了,还是按照我们在宜章的做法,将伤病员集中在邛崃山区隐蔽养伤。我们来到医院看望身负重伤的107团团长治沈松林和106团政委肖云野,向他俩传达了这次中央会议的有关精神及师党委的意见,沈团长和肖政委都表示服从组织决定。

接着,程政委宣布了师党委的任命:任命沈松林为邛崃游击大队大队长,肖云野为邛崃游击大队政委,陈剑南为副大队长,蒋皓为参谋长。我则将组建邛崃游击大队的情况作了具体介绍:“陈剑南同志现任师教导队二中队长,他正带领三十名学员训练刚成立的游击队;蒋皓同志是三旅特侦营三连连长,他带领一个特种排负责你们伤病员的保卫。另外,配备一个医疗队和两部电台。武器装备按一个加强营配给,钱拨给你们两万块银元。你们养伤的地点我已派师特侦营去察看,一旦确定,我们便将粮食盐巴药品等必需物资秘密运进去,足够你们食用三个月以上。等我们走后,你们可将游击队撤进山里隐蔽训练,一切以不暴露目标为要。待伤病员痊愈后再展开活动。”程政委也接着叮嘱说:“中央在这里成立了川西南特委,统一领导这一地区的斗争,你们游击大队归属特委领导,军事上由你们负责,重大问题及时向师部请示汇报。总之,以保存自己为主,积极稳妥地发展。”沈团长、肖政委听后异常感动,连声说道:“感谢师长、政委为我们安排这么周到,我们一定争取早日恢复健康,努力工作,完成首长交给的光荣任务”。

离开医院后,我的心情开朗了不少,心思便转到当前战事上来。我高兴地说:“政委,你估计我们北上会走哪条路?”

“我看,中央肯定会选择走邛崃山以西这条路。邛崃山以东地区,成都周围川军、中央军云集了十来万,且碉堡林立,工事纵横,强行通过会付出很大的代价。”政委笑着回答。

“嗯!我俩的看法一致。不过,西边这条路也是困难重重,雪山草地,雄关险道,前途未必太乐观”。

“老陈呀!你太过虑了。战士们想到要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信心更足,斗志更旺,那点困难还不被我们踩到脚下吗?你想:两大主力会师,力量会增加多大呀!革命的高潮马上就要来到!”政委说到此,激情澎湃,放声大笑了起来。我叹息地看了他一眼,忧虑地说:“政委,两军会合,未必象你所想的那样美好。你知道张国焘这个人吗?听说他在四方面军独断专行,搞家长制统治,肃反中清洗了不少持不同意见的人。而且这个人权欲大野心亦大,他见到自己的人枪比中央的多,难免不产生一些其它想法”。

“你是说……”

“政委,你我心知就行了。不过,你放心吧,天蹋不下来!”我连忙打断政委的话,望着那张惊疑不安的脸,纵怀大笑,挥鞭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