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奇百怪的趣诗欣赏108

aqssm 收藏 8 4280
导读: 编者:清南文兵   我把不符合格律的诗,有欣赏价值的诗都叫趣味诗,趣味诗在旧诗话中统称为“杂体诗”,这里包括大家知道的回文诗,顶真诗等。我按十二类搜集了108个贴子,参考别人的注解,有的加上自已的理解,贴出来让大家欣赏。我争取每贴都有图,这样除了欣赏诗之外,结合看图就会另有一番兴致。   这十二类如下:   一、回文诗   二、玉连环   三、锦缠枝   四、顶真诗   五、离合诗   六、嵌字诗   七、拆字诗   八、粘对诗   九、四声诗   十、双声诗   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者:清南文兵


我把不符合格律的诗,有欣赏价值的诗都叫趣味诗,趣味诗在旧诗话中统称为“杂体诗”,这里包括大家知道的回文诗,顶真诗等。我按十二类搜集了108个贴子,参考别人的注解,有的加上自已的理解,贴出来让大家欣赏。我争取每贴都有图,这样除了欣赏诗之外,结合看图就会另有一番兴致。


这十二类如下:

一、回文诗

二、玉连环

三、锦缠枝

四、顶真诗

五、离合诗

六、嵌字诗

七、拆字诗

八、粘对诗

九、四声诗

十、双声诗

十一、叠韵诗

十二、其他类



第一部分:回文诗



我国的汉字太妙了,一个是一个,横写竖写都行,正写反写也中,几个字在一起,正念是这个意思,反念是另一个意思,你说外国语言哪一个能比。本题目来几首回文诗,你是正念反念都行啊。

回文,也写作“迴文”、“回纹”、“回环”。它是一种使用词序回环往复的修辞方法,文体上称之为“回文体”。唐代上官仪说,“诗有八对”,其七曰“回文对”,“情新因意得,意得逐情新”,用的就是这种措词方法。回文的形式在晋代以后就很盛行,而且在多种文体中被采用。这种文体用在诗中叫回文诗,用在词中叫回文词,用在曲中叫回文曲。

回文诗是一种按一定法则将字词排列成文,回环往复都能诵读的诗。这种诗的形式变化无穷,非常活泼。能上下颠倒读,能顺读倒读,能斜读,能交互读。只要循着规律读,都能读成优美的诗篇。正如清人朱存孝说的:“诗体不一,而回文尤异。”


001五绝回文


特点:全诗每句五字,原诗为五绝格式,然后可逆读成诗。


冬寒 作者:五代?陆龟蒙

静烟临碧树,残雪背晴楼。冷天侵极戍,寒月对行舟。

这首五绝吟咏初冬严寒景象。远处是“静烟”“碧树”,近处是“残雪”“晴楼”,天边挂着寒月,水上驶过“行舟”,这些弥漫着寒意的景物,引发了诗人的忧思:北方远地戍边的人怎么才能承受这严冬的侵袭呢?此诗真是有情有景,情景交融。




静烟临碧树


全文逆读亦可成诗:

舟行对月寒,戍极侵天冷。楼晴背雪残,树碧临烟静。

逆读之后,原诗中的偏正词组“静烟”“碧树”“行舟”“寒月”等都反过来变为“烟静”“树碧”“舟行”“月寒”的主谓词组了。全诗从对仗之工整,押韵之准来看,却是五绝中的回文精品。以下几组就不细解了,请者自己体会。


后园 作者:南朝齐?王融

斜峰绕径曲,耸石带连山。花余拂戏鸟,树密隐鸣蝉。

这是一首描写后园景色的小诗,此园中有斜峰、曲径、耸石、连山,也有花、鸟、绿树。“鸣蝉”二字点出时值夏日,天气正热,而寥寥四句短诗,读来却顿觉一股凉气袭来。

前两句写静物,但是一个“绕”字、一个“带”字,则又赋予峰、径、石、山以生意。这是静中有动。后两句是写鸟戏花丛、蝉隐叶底的动态之景,鸟、蝉虽小,但在炎热的园林之中,却极能点缀大自然的盎然生机,也抒发了作者的闲适情兴。


该诗倒读亦自成诗,其句为:

蝉鸣隐密树,鸟戏拂余花。山连带石耸,曲径绕峰斜。

细细品味,仿佛比正读之句更有韵味。因为“蝉鸣”“鸟戏”二句突出了“蝉”“鸟”的隐于密树叶底,戏于残花丛中:而“连山”“曲径”二句,则因山之绵延而使山石更显高耸,因小径曲绕山峰,故而入目之峰也因环绕迷离而觉斜倾。这就使得全诗结构更加紧凑,而这恰恰是正读诗句中稍稍欠缺的。可见这首回文诗、不论正读、逆诵,均可各得妙趣,自是难能可贵。


和湘东王后园 作者:梁?简文帝

枝云间石峰,脉水浸山岸。池清戏鹄聚,树秋飞叶散。

这是一首和湘东王的小诗,所题内容是后园中的秋色:高入云霄的绿树枝叶与石峰疏密相间,清清泉水浸山抱岸,池中水鸟嬉戏飞逐,秋叶随风飘散。此诗毫无雕饰,用朴素的词语,勾画出一幅淡雅的景色,既是写眼前之景,也映照出作者内心的落寞。

倒读为诗,韵脚意境依然妥贴:

散叶飞秋树,聚鹄戏清池。岸山浸水脉,峰石间云枝。

读起来诗句也不失流畅,与正读时所抒写的景色、诗意亦无太大的差别。


春日雪 作者:唐?潘孟阳

五绝及其诗友和诗:

春梅杂落雪,发树几花开?真颜尽兴饮,仁里愿同来。

这首回文诗,看去似与一般诗句并无二致,但是它能任你颠倒吟咏。试将这首诗由后而前倒卷逆读,则成:

来同愿里仁,饮兴尽颜真。开花几树发,寻落杂梅春。

倒读之后,居然也是一首姣好小诗。作者运用的诗句中多以单词为主,如“杂”“几”“饮”“愿”等,无所谓颠倒;另外,诗人选用的一些双音节词组也十分有特色,即在结构上很松散,颠来倒去均可成义。如诗中“春梅”是春日之梅,而“梅春”是梅花恰逢春光;还有一些,这里就不多举例了。作者正是抓住了词语中的这些特点,就轻巧地为小诗涂上了一抹奇异的光泽。


和潘孟阳春日雪 作者:唐?张荐

迟迟日气暖,漫漫雪天春。知君欲醉饮,思见此交亲。

这首回文诗,同样是多用单音词,巧妙地作了排列组合。其中前两句都出现了叠音词“迟迟”“漫漫”,既为诗意增色,又便于回文,用得恰到好处。这首诗是吟春日之雪的,前两句是状写雪天之景,摄下了特别的太阳和特别的雪,一个“暖”字加一个“春”字,便点明了这是在春天暖日之下的雪景,造就了一种温馨恬美的气氛。后两句是抒发雪天之兴,表达了愿与相得相知的友人对雪饮酒,深结情意的心情。这首诗倒过来读是:

亲交此见思,饮醉欲君知,春天雪漫漫,暖气日迟迟。

仍然是一首吟诵春雪的佳作。如果说此诗正读内容是从景到情,那么,倒读则是由情及景,同样是流畅优美,情景交融。


春日雪酬潘孟阳回文 作者:唐?权德舆

酒杯春醉好,飞雪晚庭间。久忆同前赏,中秋对远山。

这首诗抒发作者在春日酒醉,飞雪满庭,日色向晚之际,回忆起往日中秋季节,面对远山,举杯共赏的那幕情景。这首诗前两句写景,但从“酒杯春醉好”的一个“好”字却流露出景包情外;后两句是抒情,而“中秋对远山”却俨然是情寓景中。当然该诗之妙,妙在回文。把它倒读,居然也自成句:

山远对秋中,赏前同忆久。间庭晚雪飞,好醉春杯酒。



002五律回文


特点:原诗为五律格式,每句五字,共八句。反读也可成诗,这样的就算是五律回文。


晓行 作者:清?张淮

残月落溪湾,远行客船还。寒鸦宿古树,静水咽空山。

峦翠露深浅,岭云分曲弯。丹霞映赤日,晓雾爱跻攀。




残月落溪湾



先来倒读,词意由读者自己领会吧。

攀跻爱雾晓,日赤映霞丹。弯曲公云岭,浅深露翠峦。

山空咽水静,树古宿鸦寒。还船客知远,湾溪落月残。


泊雁 作者:宋?王安石

宋朝著名文学家王安石,创造态度非常严谨,他的名句“春风又绿江南岸”曾称为千古绝唱,他的另一首回文诗《泊雁》更是匠心独运,使后人望尘莫及:

泊雁鸣深渚,收霞落晚川。柝随风敛阵,楼映月底弦。

漠漠汀帆转,幽幽岸火然。壑危通细路,沟曲绕平田。

短短八句,落霞鸣雁,壑危田平,岸边有灯火,江中有帆船,不但有景有情,还有色有声,是幅画家难以画出的美妙的淡泊宁静的图画。

如果把上面的八句颠倒过来诵读,音韵依然谐和,意境更加清新幽深。诗的形式的变化,丝毫不挫伤原诗的内容,不能说不是作者妙手经营的结果。

田平绕曲沟,路细通危壑。然火岸幽幽,转帆汀漠漠。

弦底月映楼,阵敛风随柝。川晚落霞收,渚深鸣雁泊。


寄范希文 作者:宋?李痒

矶滩露荻槁,微翠近开花。飞萤聚乱麻,野阔接平沙。

沙平接阔野,麻乱聚萤飞。花开近翠微,槁荻露滩矶。


这首诗特殊一些,因为能成好几种五言:

花开近翠微,槁荻露滩矶。沙平接阔野,麻乱聚萤飞。

滩露荻槁微,翠近开花飞。萤聚乱麻野,阔接平沙矶。

乱聚萤飞花,开近翠微槁。荻露滩矶沙,平接阔野麻。


这首诗还有一个特点,既成五言,又能成七言,只不过有几个字要重复使用。

平沙矶滩露荻槁,荻槁微翠近开花。

开花飞萤聚乱麻,乱麻野阔接平沙。

滩矶沙平接阔野,阔野麻乱聚萤飞。

萤飞花开近翠微,翠微槁荻露滩矶。



003六言回文


六言回文诗就是每句六字,因为不多见,所以我在分类时没有限定句数,几句都行。尽管这样,还是不太好找,今只查到一首,现录于下:


暮春 作者:宋·陈朝老

陈朝老,字廷臣,宋祥符末年太学生。他为人刚直,论事剀切,曾因多次上书力谏而遭贬,后遇赦而归耕石门。绍兴年间,朝廷曾三次下诏书征召,朝老坚辞不赴,世有“陈三诏”之美名。陈朝老不但在政治上有独特见解,他的诗文也另辟蹊径,其中有一首六言回文诗《暮春》,历来为文人所称道。

正读:

纤纤乱草平滩,冉冉云归远山。

帘卷深空日永,鸟啼花落春残。

六言回文罕见,本回文诗只有四句,词言通俗明快,全诗虽以写景为主,但隐隐约约有人去楼空之意,流露出伤春的情调。开始让人联想到曾经有过的春草,以及白云未归时的奇态万变,然而这一切都已逝去或即将消失了。觉得一天之漫长,鸟也悲伤,花也落,留下的只是无限惆怅。




冉冉云归远山


反读

残春落花啼鸟,永日空深卷帘。

山远归云冉冉,滩平草乱纤纤。

倒读之后,仍然是一首写暮春景色的,读来十分抒情的六言小诗。


又找到一首,太好了,赶紧加上:

六言回文诗 作者:南朝梁·萧 祗

青山映雪含思,碧草抽烟系情。

屏香梦愁月落,棹兰吟苦风清。

零珠泪红轸促,惨云娥翠杯停。

听君唱我离恨,声悲心凄骨惊。

回读:

惊骨凄心悲声,恨离我唱君听。

停杯翠娥云惨,促轸红泪珠零。

清风苦吟兰棹,落月愁梦香屏。

情系烟抽草碧,思含雪映山青。



004七绝回文

特点:全诗每句七字,原诗为七绝格式,然后可逆读成诗。这样的回文诗较多,这里选几个代表作。


题织锦图 作者:宋·苏轼

其一:

春晚落花余碧草,夜凉低月半梧桐。

人随雁远边城暮,雨映疏帘绣阁空。

其二:

红手素丝千字锦,故人新曲九回肠。

风吹柳絮愁萦骨,泪洒缣书恨见郎。

其三:

羞看一首回文锦,锦似文君别恨深。

头白自吟悲赋客,断肠愁是断弦琴。

这三首小诗确如东坡公所云“皆奇绝宛转”,细腻抒情。第一首写女主人公的春愁秋怨。因她思念的人随雁远去,因而入眼的都是“落花”“枯桐”,伴着她的也只有“疏帘”“空阁”。第二首写她把自己刻骨铭心的恋情织入锦中,要寄给远方的人。第三首写诗中女主人公以卓文君自况,这便揭示出珍存在她心中的爱情的悲剧性。司马相如疏远了卓文君要娶小妾,卓文君能以一曲《白头吟》唤回司马相如的爱心;而今自己难比文君之才,而这幅千字回文锦也羞比文君的《白头吟》,这深沉的愁字真难以排解,入琴则断弦,入心则断肠!




春晚落花余碧草


这三首小诗,皆可翻作回文,读来依然“奇绝宛转”,毫不逊色:

其一:

空阁绣帘疏映雨,暮边城远雁随人。

桐枯半月低凉夜,草碧余花落晚春。

其二:

郎见恨书缣洒泪,骨萦秋絮柳吹风。

肠回九曲新人故,锦字千丝素手红。

其三:

琴弦断是愁肠断,客赋悲吟自白头。

深恨别君文似锦,锦文回首一看羞。

回文之后的诗意,当然不可能与正读丝毫无别,但总体看无多差异,只是在第三首的尾联“深恨别君文似锦,锦文回首一看羞”二句与正读时内容不同,这里已不再用卓文君的典故自况,而是在盛誉心爱之人才学甚高,文章似锦,相形之下,自己这幅织锦诗文很难达意,很难拿得出手。结尾处的一个“羞”字,便反映了这种奇妙隐曲的心理。


题织锦图 作者:宋·秦观

其一:

红窗小泣低声怨,永夕春风斗帐空。

中酒落花飞絮乱,晓莺啼破梦匆匆。

其二:

同谁更倚闲窗绣,落日红扉小院深。

东复西流分水岭,恨无愁续断弦琴。

其三:

寒信风飘霜叶黄,冷灯残月照空床。

看君寄忆传文锦,字字萦愁写断肠。

其四:

前堂画烛夜凝泪,半夜清香荔惹衾。

烟锁竹枝寒宿鸟,水沉天色霁横参。

其五:

蛾翠敛时闻燕语,泪珠弹处见鸿归。

多情妾似风花乱,薄倖郎如露草稀。

诗中语词流丽,明白晓畅。这里对词意就不多解释了。这五首诗尤为难得的是,可回文而读,现将五首诗的回文列下:

其一:

匆匆梦破啼莺晓,乱絮飞花落酒中。

空账斗风春夕永,怨声低泣小窗红。

其二:

琴弦断续愁无恨,岭水分流西复东。

深院小扉红日落,绣窗闲倚更谁同。

其三:

肠断写愁萦字字,锦文传忆寄君看。

床空照月残灯冷,黄叶霜飘风信寒。

其四:

参横霁色天沉水,鸟宿寒枝竹锁烟。

衾惹荔香清夜半,泪凝夜烛画堂前。

其五:

稀草露如郎幸薄,乱花风似妾情多。

归鸿见处弹珠泪,语燕闻时敛翠蛾。

其对仗之工巧,用韵之自然,无异于正读之诗,有些诗句还胜过正读一筹。例子就举了,大家可以自己仔细玩味。


记梦回文 作者:宋·苏轼

苏轼梦中想好了一首回文诗,醒来只记得一句。既然有了一句,那就想法续上吧,续成两首如下:

其一:

酏颜玉碗捧纤纤,乱点余花唾碧衫。

歌咽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

其二:

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

红焙浅瓯新水活,龙团小碾斗晴窗。

此时是写梦境,第一首写一位面带醉容的女子玉手纤纤,捧着玉碗在喝酒,“酏(TUO)颜”“玉碗”一红一白对比分明,酒后虽有些失态,但更增几分妩媚。末句写歌声使水云之气凝住,雪花落而使梦惊醒。

第二首就是实写了,写初夏的太阳使雪融化,茶已泡好,一边欣赏窗外的景色,一边慢慢品尝。总观全诗,句畅词丽,足见诗人艺术才能的高超脱俗。

本诗倒读则是:

其一:

岩空落雪松惊梦,院静凝云水咽歌。

衫碧唾花余点乱,纤纤捧碗玉颜酏。

其二:

窗晴斗碾小团龙,活水新瓯浅焙红。

江涨雪融山上日,缸倾酒尽落花空。

倒读之后,也是婉丽秀美,畅如流水行云的诗句呢。总观全诗,句畅词丽,信笔写来,畅然成诗,足见诗人艺术才能的高超脱俗。



005七律回文


七律 牡丹 作者:明·张淮

华浮月夜静飞神,妙出天工夺画真。

斜叶趁风摇翅蝶,艳姿嫌酒病心人。

霞翻丽质晴烘日,露浥微香暖涴尘。

家世古称应独魏,花飘未尽占芳春。

古来写牡丹的诗不少,但以回文形式而写则少得多了,因受回文限制,处处受束缚。但此诗能突破束缚,从“神”“质”“气”入手,不论正读倒读,都马“国色天香”的牡丹“花中之王”的气质烘托了出来。开始写花之华光光流彩,虽在月夜仍有百倍精神,它天然妩媚,可夺名家之丹青妙笔。在繁茂如蝶的羽状复叶衬托下,随风摇曳,更加娇美,宛然就是那酒醉捧心的美女。牡丹盛开在丽日之下,滚动着朝霞的花心放出袭人的芳香,尘污也为之不扬。在牡丹花的各色之中,名贵者还要推魏紫姚黄,仅她就可占尽三色春光。




花飘未尽占芳春


此诗倒读也很流畅,仔细品味,除“人心病酒嫌姿艳”,因失去典故而意境稍差,其余诸句都很好,尤其尾句“神飞静夜月浮华”尤佳。

春芳占尽未飘花,魏独应称古世家。

尘涴暖香微浥露,日烘晴质丽翻霞。

人心病酒嫌姿艳,蝶翅摇风趁叶斜。

真画夺工天出妙,神飞静夜月浮华。


回文诗二首 作者:唐·徐夤

其一:

飞书一幅锦文回,恨写深情寄雁来。

机上月残香阁掩,树梢烟澹绿窗开。

霏霏雨罢歌终曲,漠漠云深酒满杯。

归日几人行问卜,徽音想望倚高台。

回读为:

台高倚望想音徽,卜问行人几日归。

杯满酒深云漠漠,曲终歌罢雨霏霏。

开窗绿澹烟梢树,掩阁香残月上机。

来雁寄情深写恨,回文锦幅一书飞。

其二:

轻帆数点千峰碧,水接云山四望遥。

晴日海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倒读为: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槛当泉眼破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海日晴。

遥望四山云接水,碧峰千点数帆轻。


晓起 作者:唐·陆龟蒙

平波落月吟闲景,暗幌浮烟思起人。

清露晓垂花谢半,远风微动蕙抽新。

城荒上处樵童小,石藓分来宿鹭驯。

晴寺野寻同去好,古碑苔字细书匀。

倒读为:

匀书细字苔碑古,好去同寻野寺晴。

驯鹭宿来分藓石,小童樵处上荒城。

新抽蕙动微风远,半谢花垂晓露清。

人起思烟浮幌暗,景闲吟月落波平。


和陆秀才晓起 作者:唐·皮日休

孤烟晓起初原曲,碎树微分半浪中。

湖后钓筒轻夜雨,竹傍眠几侧晨风。

图梅带润轻沾墨,画藓经蒸半失红。

无事有杯持永日,共君惟好隐墙东。

倒读为:

东墙隐好惟君共,日永持杯有事无。

红失半蒸经藓画,墨沾轻润带梅图。

风晨侧几眠傍竹,雨夜轻筒钓后湖。

中浪半分微树碎,曲原初起晓烟孤。


秋夜回文诗 作者:清·张月槎

清朝康熙癸巳编修云南张月错槎先生善作诗词,一生著作很多,可惜留下较少。他死后五十年,《随园诗话》的作者袁枚从他孙子张旭那里得到一首《秋夜回文诗》:

烟深卧阁草凝愁,冷梦惊回几树秋。

悬壁四山云上下,隔帘一水月沉浮。

翩翩影落飞鸿雁,皎皎光寒静斗牛。

前路客归萤点点,边城夜火似流星。

这是一首写景诗,绘声绘色地描写了关边秋夜的清冷和萧瑟情景。如果倒过来读,也还清新有味,不失为一首好诗:

星流似火夜城边,点点萤归客路前。

牛斗静寒光皎皎,雁鸿飞落影翩翩。

浮沉月水一帘隔,下上云山四壁悬。

秋树几回惊梦冷,愁凝草阁卧深烟。


修道回文诗 作者:明·张三丰

桥边院对柳塘湾,夜月明时半户关。

遥驾鹤来归洞晚,静弹琴坐伴云闲。

烧丹觅火无空灶,采药寻仙有好山。

瓢挂树高人隐久,嚣尘绝水响潺潺。

倒读为:

潺潺响水绝尘嚣,久隐人高树挂瓢。

山好有仙寻药采,灶空无火觅丹烧。

闲云伴坐琴弹静,晚洞归来鹤驾遥。

关户半时明月夜,湾塘柳对院边桥。


以下这篇又是一种特殊格式,即后篇每句为前篇每同位句的倒读回。称为双篇回文,先列到这里。


玉楼春二首 作者:清·樊增祥

其一: 其二:

蝶衣金瘦花房粉 粉房花瘦金衣蝶

雪燕双雕钗玉冷 冷玉钗雕双燕雪

霜情薄怨素心兰 兰心素怨薄情霜

月恨天如圆靥杏 杏靥圆如天恨月

迭笺秋雁书传锦 锦传书雁秋笺迭

叶坠疏桐金蚀井 井蚀金桐疏坠叶

人中画字写炉灰 灰炉写字画中人

白露秋期归心准 准心归期秋露白

若于中间画一轴线,则二首诗成轴对称图形,观之读之都趣味盎然。


虽然每句是七字,但不是四句的七绝,也不是八句的七律(实际上不一定是八句就是七律,因为七律的要求是很严格的。)我也把它算在这里了。


春思 作者:寒雨清秋

春芬叠翠柳横烟,我醉花香幽境禅。

神曲一江寒唳鹤,骊歌千树暖啼鹃。

粼粼水涧清波浅,屹屹山峰远岫穿。

呻鸟伴莺飞广宇,噪鸦随鹊落桑田。

晨霞逐雁翔东隅,暮月追光映东阡。

贫客仙亭云影淡。榛松满壑雨声绵。

逆读亦成诗:

绵声雨壑满松榛。淡影云亭仙客贫。

阡北映光追月暮,隅东翔雁逐霞晨。

田桑落鹊随鸦噪,宇广飞莺伴鸟吟。

穿岫远峰山屹屹,浅波清涧水粼粼。

鹃啼暖树千歌骊,鹤唳寒江一曲神。

禅境幽香花醉我,烟横柳翠叠芳春。

这是一位网友的诗,我认为水平相当高。就现代人来讲,很多人已经不知回文为何物时,能写出这样的回文锦,本人非常佩服。



006次韵回文


次韵是指和他人的诗,并依原诗用韵的次序,始于唐代的元稹、白居易。说白了,主要是韵脚的顺序要与原诗一样。


苏东坡回文题金山。金山寺雄峙于长江之滨,历来为游览胜地。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慕金山寺之名,也曾荡舟于明月之中。眼看那江潮雪浪,水天一色,渔火点点,渔歌互答的美景,禁不住醉意微荡,旷怡愉悦,满腹诗情油然而起。他略加沉吟,一首《题金山寺》的回文七律便跃然纸上。清南文兵说:这首诗我是在1982年时见过,非常欣赏,记下之后一直保留着,直到我买到那本《趣味诗选》之后,原来的手抄才算扔掉。


题金山寺 作者:宋·苏轼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浦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巷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远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海日晴。

遥望四山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鸥轻。

这首七律讲究平仄对仗,把金山寺的美妙风光,尽收于诗中,读起来令人心旷神怡,情趣盎然。然而更妙的是,这首诗若倒读起来,同样是韵味无穷。




金山寺的景色


逆读为:

轻鸥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海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浦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这首回文诗流行之后,有不少人仿之,和韵,这里举两例以说明之,先来欣赏陈克的次韵。


宿龟山次韵 作者:宋·陈克

潮回浪溅细沙倾,岸柳平波映眼明。

桥接短亭连野迥,艇横长笛带风清。

迢迢翠草寒烟暝,隐隐疏林暮霭晴。

遥见叠峰青浅黛,客心伤处碧云轻。

同样,此诗也可以逆读。

轻云碧处伤心客,黛浅青峤叠风遥。

晴霭暮林疏隐隐,螟烟寒草翠迢迢。

清风带笛长横艇,迥野连亭短接桥。

明眼映波平柳岸,倾沙细溅浪回潮。


又有一人用次韵法而和此诗。

夜宿江馆: 作者宋·丘琼山

潮生海岸两崖倾,落月江枫映火明。

桥透白波流水远,屋连红树带霜清。

迢迢漏尽寒更晓,片片云收夜雨晴。

遥望楚天江渺渺,茭蒲尽处落鸥轻。

此诗和的非常之妙,有味。从汹涌的海潮入手,写落月、江枫、渔火,写波上飞桥、屋边红树,写清霜、滴漏、寒更,写夜月、朝晴,写楚天之下的渺茫江水,写水边茭蒲之外轻落的悲鸿。这些或远或近的景物,在诗人笔下连而为诗,在画家手里描而成画,可谓尽得南方水乡江馆一带的风光野趣。

此诗倒读为:

轻鸥落处尽蒲茭,渺渺江天楚望遥。

晴雨夜收云片片,晓更寒尽漏迢迢。

清霜带树红连屋,远水流波白透桥。

明火映枫江月落,倾崖两岸海生潮。

倒读之后,也是好诗,可谓下笔轻灵,色调明朗,意境开阔,堪称写景诗中的佳作。



007通体回文


指一首诗从尾字倒读至开头一字,另成一首韵诗。实际上我的这个分类有些牵强,因为前面所述的一些回文已经就是通体回文了,这只不过是为了这个“通体回文”的体裁单找几篇说明一下而已。


两相思 作者:宋朝·李禺

枯眼望遥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阻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夫忆妻兮父忆儿。




枯眼望遥山隔水


这首回文诗之妙,就在于正读时是丈夫思念妻子的诗,而回文之后,便成了妻子思念丈夫的诗了。


现将其回文书录于下:

儿忆父兮妻忆夫,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久别离人阻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来往,水隔山遥望眼枯。

和正读的诗句一样,反映思念之情的真挚与深沉。如果说该诗有所欠缺,尚不能尽如人意的话,恐怕就在点出主题的尾句“夫忆妻兮父忆儿”上。试就该句中之对应关系进行分析,可知正读时是夫忆妻与父忆儿相对应,而回文时则是儿忆父与妻忆夫相对应,那么这就准确地打上了男尊女卑的烙印,夫、父同等,妻儿同级,难免影响吟咏该诗的心情。假如作者能将尾句写作“夫忆妻兮知不知”?洗去不平等的烙印,岂不更好。


秋闺怨 作者:明·高启

人行远寄写情诗,静院秋声恨别离。

新雁过时惊梦短,尘窗桂影月迟迟。

该诗名为《秋闺怨》,试看诗句中“秋声”“新雁”“桂影”与“秋”字紧扣;而“静院”“尘窗”则点出深闺有佳人;“写情诗”“恨别离”“惊梦短”,甚至连“月迟迟”都带入了股股“怨”气。可见,该诗的内容与标题真是丝丝入扣。

该诗倒读则为:

迟迟月影桂窗尘,短梦惊时过雁新。

离别恨声秋院静,诗情写寄远行人。

与正读相比,尾句“诗情写寄远行人”要比“人行远寄写情诗”诗味更浓,诗意高雅而且也含蓄得多了。


晚秋即景 作者待查

古代诗词中,咏秋之作更多。有一首回文七绝叫《晚秋即景》,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尤其深刻。究其原因,一是诗的本身写得好,二是顺读倒读皆不失佳妙,三是诗中流露出的情调,暗合了当时那颗快要破碎了的心。

诗曰:

烟霞映水碧迢迢,暮色秋色一雁遥。

前岭落晖残照晚,边城古树冷萧萧。

若是倒过来读,便是:

萧萧冷树古城边,晚照残晖落岭前。

遥雁一色秋色暮,迢迢碧水映霞烟。

这首回文诗,顺读倒读均如行云流水,顺理成章,实不可多得。且诗中意境深远,耐人寻味:秋色万里,暮色沉沉,烟霞映水,碧波迢迢,一只孤雁,雁翅上映着落日的余晖,向着遥远的天边飞去。边城的古树映着夕阳的残照,约法显得萧索凄凉。山岭的那边,不时划过孤雁的哀鸣……真是一幅美妙的悲秋图啊!


实际上通体回文的分类也不算精确,因为前面也讲了不少通体回文,只不过回文诗多一些,我多分了一项给分流一下。



008就句回文


就句回文指一句内完成一个回复过程﹐每句的前半句与后半句互为回文(倒句诗)。


春闺 作者:清·李某

垂帘画阁画帘垂,谁系怀思怀系谁?

影弄花枝花弄影,丝牵柳线柳牵丝。

脸波横泪横波脸,眉黛浓愁浓黛眉。

永夜寒灯寒灯夜,期归梦还梦归期。




影弄花枝花弄影


就句回文 作者:待查

处处飞花飞处处,潺潺碧水碧潺潺;

树中云接云中树,山外楼遮楼外山。


绝塞 作者:待查

绝塞关心关塞绝,怜人可有可人怜。

月为无痕无为月,年似多愁多似年。

雪送花枝花送雪,天连水色水连天。

别离还怕还离别,悬念归期归念悬。


还有一种叫本篇回文,就是一首诗词本身完成一个回复﹐即后半篇是前半篇的回复。也列在就句回文中了。


咏雪 作者:南梁·简文帝

盐飞乱蝶舞,花落飘粉奁。奁粉飘落花,舞蝶乱飞盐。



009四序回文


这个本应列在五绝回文中,可是我看单列出更好,因为专门是四季描写,而且数量不少,所以还是单列以方便大家欣赏。


四序回文 作者:金·宇文虚中


春之一

短草铺茸绿,残梅照雪稀。

暖轻还锦褥,寒峭怯罗衣。

这是正月的景象,但东北的节气要晚一些,还是大雪纷飞。这首诗描写细小的柔软的草密聚丛生,像绿色的地毯;冬去春来,枝头梅花已零落,和余雪交相辉映。天气虽暖犹寒,还离不开厚厚的锦褥,有时会使换上春装的人感到寒意。这首倒读为:

衣罗怯峭寒,褥锦还轻暖。

稀雪照梅残,绿茸铺草短。


春之二

翠涟冰绽日,香径晚多花。

细笋抽蒲密,长条舞柳斜。

这是二月(这里都指农历)的景象,冰化河开,呈现出碧绿的涟漪。傍晚时分,小径两旁的野花缤纷,清香扑鼻,新笋抽芽,蒲划细密,长长的柳丝在轻风之中摇曳,好一派迷人的仲春景色。这首诗倒读为:

斜柳舞条长,密蒲抽笋细。

花多晚径香,日绽冰涟翠。


春之三

折花幽槛小,倾酒绿杯深。

蝶舞轻风晓,莺啼老树阴。

人在幽静的栏杆旁,折花在手。往杯中倾泻着碧绿的美酒,红花绿酒色彩鲜明。末联写轻柔的春风伴着蝴蝶飞舞,浓密的老树阴中传来黄莺娇啼。我读到这里想起了一句成语,叫耳闻目睹。三月的景象跃然纸上。





蝶舞轻风晓


此诗倒读为:

阴树老啼莺,晓风轻舞蝶。

深杯绿酒倾,小槛幽花折。

读来也是合辙上口。


夏之一

翠密围窗竹,青圆贴水荷。

睡多嫌昼永,醒少得风和。

初夏之景色,翠竹密密围在窗外,青青的、圆圆的荷叶贴在水面。后面两名写人的感受:夏日人多困倦,“睡多”和昼永相对仗,满生活的情趣。本诗倒读为:

和风得少醒,永昼嫌多睡。

荷水贴圆青,竹窗围密翠。


夏之二

草径迷深绿,莲池浴腻红。

早蝉鸣树曲,鲜鲤跃潭东。

以草深、莲红、蝉鸣、鲤跃把仲夏描写得有声有色,热热闹闹,十分和谐。浴腻红是指红色闪光的荷花亭亭玉立于水面,似浴后刚从水中出来一样。本诗倒读为:

东潭跃鲁鲜,曲树鸣蝉早。

红腻浴池莲,绿深迷径草。


夏之三

暴雨随云骤,惊雷稳地平。

好风摇笔透,轻汗挹水清。

六月夏季的天气特征是经常出现暴雨惊雷,末两句写文人墨士乘风挥笔疾书,汗水淋淋,不时用清水擦拭。这里写的又是人对气候的感受,十分自然真实。这首诗倒读为:

清水挹汗轻,透笔摇风好。

平地稳雷惊,骤云随雨暴。


秋之一

晚日欣帘卷,凉风觉袂摇。

远吟高兴遣,长醉宿愁销。

作者仅以“欣”“觉”“遣”“销”四个动字,就把丰富的感情色彩带入诗中并把夏去秋来、暑去凉生带给人们的舒适惬意,都尽情的表现出来。本诗倒读为:

销愁宿醉长,遣兴高吟远。

摇袂觉风凉,卷帘欣日晚。


秋之二

短苇低残雨,虚舟带晚潮。

断鸿归暗浦,疏叶坠寒梢。

这首主要是写景。“短苇”“残雨”“虚舟”“断鸿”“疏叶”“寒梢”,寥寥几笔就勾出了渐趋萧条的仲秋景色。断鸿是指目力已看不到鸿雁了。本首诗倒读:

梢寒坠叶疏,浦暗归鸿断。

潮晚带舟虚,雨残低苇短。


秋之三

戚戚蛩吟苦,茫茫水驿孤。

日衔山色暮,霜带菊丛枯。

九月秋色更浓。蟋蟀凄凉地叫,水滨驿站孤零,太阳已薄西山,日色向晚,那被严霜摧残的菊花,已有些枯萎了。意味着秋色已老,行将离去。本诗倒读:

枯丛菊带霜,暮色山衔日。

孤驿水茫茫,苦吟蛩戚戚。


冬之一

鹘健呼风急,乌啼促景残。

窟深宜兔蛰,蒲折荫鱼寒。

矫健的鹰在长空搏击,乌鸦在冷风中悲鸣。深深的洞穴很适合野兔冬眠,蒲草折断,使游鱼失去了庇护之所而感到冬寒,作者以自然界的变化写出了初冬的到来,本诗倒读为:

寒鱼荫折蒲,蛰兔宜深窟。

残景促啼乌,急风呼健鹘。


冬之二

裂瓦寒霜重,铺窗月影清。

灭灯惊好梦,孤枕念深情。

严霜使屋瓦冻裂,连窗上白白的月影也使人感到刺骨的清冷;油尽灯灭把好梦惊扰,孤枕独眠的人,把远离的亲人怀念。这首诗是写人的,本诗倒读:

情深念孤枕,梦好惊灯灭。

清影月窗铺,重霜寒瓦裂。


冬之三

秀柏留阴绿,芳梅蘸影斜。

溜帘冰结玉,装树雪飞花。

进入腊月了,只有柏树还保持着翠绿色,不畏寒冷的梅花傲雪而开,放出浓郁的芳香,绰约多姿;点缀着三九寒冬。后两句写冰柱和飞雪。本诗倒读:

花飞雪装树,玉结冰帘溜。

斜影蘸梅芳,绿阴留柏秀。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