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河山 正文 第一0六章

风雪刀客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size][/URL] 炮手们来到常大杠子身边,两个人架起这个老东家,其余人随着常富就地还击掩护。过了一会儿,见常大杠子跑远了,没有危险了,常富等人,边打边撒,但因为没有战斗经验,两个炮手先后中弹倒地,其中一人,哼都没哼一声就死了,另个人受了伤,疼得大喊又叫,常富和剩下的两个人,自顾不暇,早跑没影儿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


炮手们来到常大杠子身边,两个人架起这个老东家,其余人随着常富就地还击掩护。过了一会儿,见常大杠子跑远了,没有危险了,常富等人,边打边撒,但因为没有战斗经验,两个炮手先后中弹倒地,其中一人,哼都没哼一声就死了,另个人受了伤,疼得大喊又叫,常富和剩下的两个人,自顾不暇,早跑没影儿了。

井人率人冲过来,把那个受伤的炮手,围在中间,他提着军刀,如恶狼似的盯着炮手,嘴里含糊不清地骂着。

炮手看着这群日本人,惊恐万状,哀号着,哀求着。

有的拓民上前,踢打着炮手,更多的拓民举着步枪和棍棒,用日本话大叫着,意思是打死、杀掉这个炮手。

井上也正想在拓民前面,展现他军人英勇气概,他说大和民族的利益不容侵犯,他要让满洲人知道日本开拓团的厉害,随即举起军刀,伴着怪叫,军刀落下,将汗水和泪水满面的炮手人头,砍了下来……

事情闹大了,为扒掉开拓团的水坝,当地庄稼人,搭上两条人命,而且死得那么悲惨。百姓们愤怒了,抬着这两具尸体,去当地官府喊冤,当地官府处理不好,逐级报告,最后报到省政府。

张作相气愤难抑,但也棘手,日本领事馆已找到省府,倒打一耙,说开拓团受到暴民袭扰,逼省府缉拿所谓的凶手。“满铁”也在奉天提出抗议,还叫嚷要增强所管辖铁路及属地的守备力量,说白了,就是个变相的威胁。

马明金接到副司令长官公署的电话,让他去见张作相,自被委任团长后,他很少在东大营,经常去郊外的营、连,督促训练,他信奉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早晚有一天,军队会派上用场的。

张作相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阴沉着脸,见到马明金,不悦的神情稍缓和一些,但还是闷闷不乐。

马明金立正站着,猜不出张作相为什么叫他来,以他团长之职,很难接触副司令官,若有任务,也是通过旅部或参谋处领命。

张作相:“天岗有个常家大院,是你们家的大粮户吧?”

马明金一愣,连忙说是。

张作相:“前几天,天岗发生的事儿,你听说了吗?”

马明金说已知道了,常大杠子来找父亲,求个主意,父亲去关内,马明金回家时,听弟弟说了死人的事,他只能叹息,作为军人,他不好也不能参与地方的纷争。

张作相:“我听说开拓团有个叫井上的,把当地一个受伤庄稼人的人头给砍下来了,妈拉巴子,这两军交战,都不打伤兵,这小日本也太狠了。”

马明金当然也是个悲愤,可他能说什么呢,常家大院是他们家的粮户,他管常大杠子叫叔叔。

张作相:“我派人去调查过了,是那个常大杠子挑的头儿,可细想起来,也不怪他,日本人修水坝在先,常大杠子领人扒水坝在后,按理说扯平也就算了,可日本人还不依不饶,紧着闹腾。”

马明金似乎听出点什么:“请问副司令,您的意思是……”

张作相:“我能咋办?妈拉巴子,这要是以我在早的脾气,我早就……唉!现在不行了,官身不由己啊。弄不好整出个外交事件,惊动了南京政府,不,就是让少帅跟着上火,我……我这个当老叔的也不好说啊!”

马明金听张作相把话往回收了,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