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怒潮 《渤海怒潮》 第一章 乔装敌骑隐真容 闯关夺隘走蛟龙 第一章(9)首鼠两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


赫连洪胸有成竹地表白说他自己的心里有数;那么,他的心里到底有个什么样的小九九呢?其实,他的心里是蛮矛盾的:首先,康洪恩这个杀死他两个兄弟的仇人目下就窝在王小月庄,如果能够借助武居弘通和狩野市狼之力把康洪恩给抓住或打杀,那他是再乐意不过的了!

可是,他明知道在王小月庄一带的土八路绝非仅仅只有那么多骑兵,这在上次夜袭薛官庄的时侯他就清楚了。在他看来,若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他所部骑兵连再加上日军的骑兵小队总共不过二百余骑,若想凭着这么一点儿兵力进攻王小月庄得手,那纯粹是痴人说梦,是绝然讨不出个好来的!

他思量再三,在报仇和保命之间,他最终还是首先选择了保命!死人是不可复生的,如果因为报仇而将他自己的小命儿给搭上,那他是说什么也不肯的;因而,他对武居弘通继续追击的决定大为反感,并对其蔑视自己的拙劣行径极其愤慨,必欲将其陷之于绝境致之于死地而后快!

思来想去,他觉得由此一来,不仅可以让自己痛痛快快地报了武居弘通的蔑视折辱之恨,又可以借其轻兵冒进的失败来掩饰自己的损兵折将之过,并可洗刷自己的指挥无能之名。如此,他心中小九九便豁然明朗了。当然,如有可能,他也不会放弃能够报仇雪恨的任何机会的!

赫连洪头先催马急驰,眼见得王小月庄已经遥遥在望,他把瞿金河给招了上来,吩咐道:“你小子是个机灵鬼儿,这个打头阵的任务还是交给你好了。你带上收容回来的一帮弟兄,我再给你加派上一个排的人马,你到前面去打探打探情况怎么样?”同是劫后余生,又刚热乎了一回,他用征询的语气下着命令。

“这个!”瞿金河打了一个冷冷战,随即又干脆地答应道:“是,我这就带人上前去打探!”他知道,人只要一让霉运给罩上了头,那躲是躲不开的,也只有硬着头皮强充好汉了,表现得还蛮有股子冲劲儿。可他的脚步还没有挪动,又小心地请教道:“连座,这里的土八路是怎么两下子,您可是都清楚的,您不是想让咱们一起来的这些弟兄都给扔在这里吧?”

赫连洪冷笑道:“就你小子的弯弯绕多,老子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么?老子是让你带人上前去打探,不是让你带着弟兄们上去送命的!”又道:“土八路向来都是避实就虚,说不定刚刚打过一仗就溜了,若是打探着没有什么动静你就给我向前猛冲,若是土八路多的话,你不是屁股底下还有马蹄子么,快去!”

瞿金河蹬着了赫连洪的底儿,心里一阵豁然。他把队伍集合起来以后,便摆成一个尖刀队形朝着王小月庄摸了过去。当然,大懒支小懒的招数他已经使用得出神入化纯熟无比了,他自然不会把自己给置放到尖刀尖儿上去,只是夹杂在出击队伍的后半段做个样子,并做好了随时溜之大吉的准备。


孙兴国所部一连人马本就是奉命从搬倒井子赶来赴援参加反击作战的,虽然由于战斗结束得太快没有打上仗,却仍然在集结待命。孙兴国一声号令,全连人马便迅速从村子里拉了出去,自南而北列成了一条长长的散兵线,由东向西步步为营地推进了出去,西出有三二里地,便停下来开始构建阻击阵地。

孙兴国原本是想再远出一些距离再停下来阻击的,如果那样的话,一来会给指挥部的后勤人员多创造出一些准备战斗或撤离的时间,二是一旦打起仗来也会给村子里的乡亲们减少些惊扰。可是,由于敌人来的全都是骑兵,冲刺得速度太快,再向前推进马上就会与敌人顶上牛,就连组织准备作战的时间都没有了,所以便只好适可而止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预定的战斗部署。

经过近两年来的战火洗礼,孙兴国已经从一个普通的镖师和巡警成长为了一个富有实际作战经验的战场指挥员。在他看来,行军打仗与行镖走镖也没有太大的不同,两军对垒与行镖劫镖一个样,不是打败打跑对手和敌人,就是被对手或敌人打败或打跑,一翻两瞪眼,是没有其他途径可弄巧的。

此外,若要打败打跑对手或敌人,不为对手或敌人所制,除了凭自己身上练就的本事之外,那就是要开动自己的脑筋去找窍门了;武术格斗中攻敌之所必救和四两拨千斤的取胜之道,也同样适用于战场上的指挥法则。在一接受韩德平的命令出来打阻击时,他就在脑子里琢磨着如何克敌制胜的妙招了。

他之所以要把全连人马列成一道连绵不断的散兵线步步为营地向西推进,目的就是防止敌人透隙而入,御敌人于村庄之外。开始构建阻击阵地时,为了堵击敌人骑兵快如雷霆的冲刺,他以班为单位组织了九个火力阻击单元,一个阻击单元配备了一挺歪把子机枪和十几支步枪,三个阻击单元结成一个阻击火力网;并且命令所有战士提前上好刺刀以应急用。同时,他又从各班排临时抽调了三十多个武功扎实的战士组织了一个大刀队,用以对付敌人骑兵的冲阵越界劈杀。

自打去年中秋时节从金沙镇主动撤离出来之后,韩德平、许耀亭等人率领抗日救国军先后连克旧城、羊八寨两个日伪中心据点,缴获颇丰,武器弹药大为充实。孙兴国所部本来还配备有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可他考虑到西边的大草洼里地势平坦,野草没人,不宜投入战斗使用,便留在村子里由韩德平调配了。


行军作战,兵贵神速,战场上的时间是短促和宝贵的。孙兴国刚刚草草地指挥着战士们把阻击火力点给配置好,对面的伪军骑兵就在瞿金河的催动下涌了过来。只不过,瞿金河所率领的前锋骑兵只是来做试探性的搜查进攻的,行进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一边行进着一边东张西望,还不时地打着枪四下里试探。

远远的,孙行国就瞄见了伪军骑兵在草丛间里向着村庄方向运动,可他并不着急。他的心里清楚,在这么远的距离之内,提前开枪阻击不但效果不好,还会过早暴露自己预设的火力点,那是得不偿失的,便约束着战士们没有发动。

瞿金河自打催动着手下的伪军骑兵向着王小月庄的方向窥探以来,心里一直象揣着个活兔子似地,咚咚地乱跳个不停;他生怕抗日救国军的大队骑兵突然冒出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一直约束着手下的伪军骑兵小心翼翼地逐步向前推进,以便及时发现有不测的风吹草动,他好引兵逃离。正如赫连洪所交代的,他是带人上前来打探情况的,不是带着人上前来送命的,他才不傻呢!

孙兴国那里不急,瞿金河这里也不急,两下里都在抻着劲儿地干耗着,谁也没有要立即大动干戈的意思。瞿金河那里之所以没有大动,其一是因为他本就不想大动;这其二么,是他和他的部下尚没有发现有任何威胁他们的军事目标。而孙兴国及手下的战士就不同了,他们之所以不着急,只不过是在等待着伪军骑兵进入到有效射程之内好痛下重手。两下里抻劲儿的原因是大不相同的!

可是,是冤家总得要聚头,是疖子总是要出脓的!这不,瞿金河催动着伪军骑兵的前锋部队似入室偷盗的窃贼一般,一步一步地挨进到了孙兴国所部预设的火力覆盖范围之内。到了这一关键时刻,孙兴国再不迟疑,他把提在手里的驳壳枪向上一举,应手便打响了第一枪。随着他的发令枪一响,全连蓄势待发的战士们一起发动,各火力阻击单元上的一百多支步枪一起开火攒射,顷刻之间便把冲在前面的伪军骑兵给打乱了套。瞿金河早有伺机逃窜的准备,猛可里一见势头不好,赶紧一拨马头,混杂在溃逃的败兵之中折了回去。


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接触战,孙兴国约束着战士们没有动用机枪。他知道,这只是敌人的一支前锋部队,老鼠拉木锨,敌人的大队人马还在后面呢!他要先向敌人示以弱势,误导其纵兵轻进,留着机动火力这个杀手锏多杀伤敌人,用以击退敌人后面发动的更为猛烈的进攻,从而保证整个战斗的最后胜利。他使得这一招大为灵验,很快便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赫连洪、乔象福等人也不是白吃干饭的。一见是这种景象,赫连洪首先来了劲儿。他见对面的土八路只有一些步枪阻击,又没有重武器,而且最最令他欣喜的是土八路的骑兵始终没有露面儿,于是他的胆气一下子壮了起来。当即严令瞿金河驱动所部人马返身回杀,又与乔象福催动着大队人马随后紧跟,他要用一百多匹战马猛烈冲刺,以雷霆万钧之势先把土八路的阻击阵线给冲垮,然后再实施各个击破的战法把王小月庄的土八路打个落花流水。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全连一百多匹战马一起发飚,一百多个伪军骑兵一起奋刀纵马,犹如刀山剑树一般,呼呼地朝着抗日救国军的阻击阵地猛推了过来,其势如奔雷挟电锐不可挡,霎时间便冲近到了孙兴国等战士们的面前。



——首鼠两端心不定,又见便宜乱发疯!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