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不认为任何人有能力在亚太构成对中国的包围圈

[北京消息]据媒体报道,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14日在第二届蓝厅论坛上表示,不认为任何人有能力在亚太地区构成对中国的包围圈,我也不认为亚太有多少国家愿意成为包围圈的一部分,中国和亚太邻国的关系是很好的,这些年也取得了很大进展,相互间的利益交流越来越深入。

崔天凯说:中国从来不赞成“中美共治”的说法,但中美合作对于促进世界上许多问题的解决的确必不可少。

崔天凯说:中美关系在亚太地区的关系,这是大家比较关注也是议论比较多的一个问题。首先中国是一个亚洲国家,我们在本地区有我们合情合理的利益和关切,美国作为一个世界性大国,它在亚太地区也有它的存在和利益,也有一些历史上所形成的以至于遗留到现在的同盟关系。我们认为,我们愿意尊重美国在本地区的合理利益和存在,我们也愿意和美国加强在本地区事务当中的协调和合作,来追求一个不仅是中美两国,还有本地区各国能够合作共赢的一个局面。至于有一些双边的军事同盟,它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形成的,它不应该损害任何第三方的利益,这也是我们一贯的原则。而且从亚太地区这么多年的发展来看,真正能够对本地区和平稳定、经济发展繁荣起决定性影响的还是亚太各国人民希望和平、谋求发展、要求合作的这样一种愿望和力量,而不是任何军事力量。

当然本地区一些国家,他们和美国的关系,这是他们的事情。我并不认为任何人有能力在亚太地区构成对中国的包围圈,我也不认为亚太有多少国家愿意成为包围圈的一部分,中国和亚太邻国的关系是很好的,这些年也取得了很大进展,相互间的利益交流越来越深入,我们只要看一下过去这一二十年,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和一体化进展就可以知道,中国和本地区国家,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实际上是一致的,我们的共同利益越来越大,所以我对中国和本地区其他国家对亚太地区的前景,我是乐观的。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几段文字:

第一段,崔天凯说:中国从来不赞成“中美共治”的说法,但中美合作对于促进世界上许多问题的解决的确必不可少。

第二段,崔天凯说:我们认为,我们愿意尊重美国在本地区的合理利益和存在,我们也愿意和美国加强在本地区事务当中的协调和合作,来追求一个不仅是中美两国,还有本地区各国能够合作共赢的一个局面。

第三段,崔天凯说:当然本地区一些国家,他们和美国的关系,这是他们的事情。我并不认为任何人有能力在亚太地区构成对中国的包围圈,我也不认为亚太有多少国家愿意成为包围圈的一部分,中国和亚太邻国的关系是很好的,这些年也取得了很大进展,相互间的利益交流越来越深入,我们只要看一下过去这一二十年,亚太地区的区域合作和一体化进展就可以知道,中国和本地区国家,我们所追求的目标实际上是一致的,我们的共同利益越来越大,所以我对中国和本地区其他国家对亚太地区的前景,我是乐观的。

●在官方层面,“追加宣布”了“盖茨访华失败”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第一段”直接表明了中国对“G2”的最新立场,也就是说,在官方层面,直接“追加宣布”了“盖茨访华失败”的结果。

而这,与盖茨访华期间,中国以“第一次公开试飞”歼-20的方式、直接蔑视盖茨所带来的“战争威胁(包括经济、特别是金融战争)”、并“预示”“盖茨访华失败”的性质有很大区别。这一点,我们稍后将与中东、东欧小组的时事评论员一起共同展开。

●歼-20是“第一次公开试飞”,而不是“首次试飞”

另外,请大家注意我们的用词,1月11日歼-20是“第一次公开试飞”,而不是“首次试飞”。在我们的评估中,东方军事评论员认为,歼-20极可能在走歼-10“突然面世”的路子,即:如果局势朝着中美关系继续紧张的方向进一步发展,那么,距离正式列装歼-20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换而言之,距离歼-10(或者类似的装备--中国直接提供的)正式走出国门、以“种种形式”部署至“某些核心战略节点”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想强调的是:对中国全球战略而言,“中韩关系‘能否’维持”根本就不是什么“不可承受”的“政治与经济代价”!“美日韩‘可能’形成三国军事同盟”更不是什么“不可逾越”的“军事障碍”!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中巴联合研制的“枭龙”战机(或者类似的装备-不一定是中国直接提供的)由巴基斯坦转销“某些核心战略节点”,从而实现“东北亚与南亚局势、甚至中东局势”的“常规联动(相对于核联动而言)”!

●中国战术、战略层面的攻、防体系已初步完成,且在进一步完善之中

另外,对歼-20于1月11日这个“特殊时间点”进行“首次公开试飞”,我们想补充的一点是:它宣示了“中国战术层面的攻、防体系的初步完成”,而之前的几个1月11日里,“反卫星武器”特别是“中段反导”的成功,则宣示的是“中国战略层面攻、防体系的初步完成”。

显然,以人类现有知识水平去观察问题,那么,“中国战术层面的攻、防体系”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且已经在完善之中了,那就是航母;

而“中国战略层面的攻、防体系”也有待进一步完善、且也已经在完善之中了,那就是空天飞机与高能武器。

●中国追求一个“不仅是中美两国,还有世界各国能够合作共赢的一个局面”

下面,我们再来讨论“第二段”文字。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第二段”非常明确地说明了中国从来不赞成“G2”的原因,即:

其一,就“朝核问题”所代表的西太平洋格局而言,崔天凯强调的是:中国追求一个“不仅是中美两国,还有本地区各国能够合作共赢的一个局面”,而不是什么“中美共治”!

其二,在“其一”的基础上,如果扩展至“伊核问题”所覆盖的全球格局层面,那么,崔天凯强调的是:中国追求一个“不仅是中美两国,还有世界各国能够合作共赢的一个局面”,而不是什么“中美共治”!

●盖茨在东京发表那样一篇讲话的“第二个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

基于上述判断标准,即:在判断盖茨“此次访华”是否成功的问题上,我们是以中国是否同意“向接受‘G2模式’的方向更靠进一步、而不是更疏远一步”为标准,明眼人是一看就明白:毫无疑问,这是中国官方层面正式宣判“盖茨此次访华失败”。

这样,“访华失败”的盖茨在东京发表那样一篇讲话,其“第二个原因”也就显而易见了。

●盖茨访华以失败告终,并不意味着华盛顿所施展的“‘阴谋’不成、则顺势转为‘阳谋’”之“策略”的终结

第二个原因。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尽管盖茨访华以失败告终,但“并不意味”着美国在“朝鲜炮击韩国军事目标”的后续发展中、其施展的“‘阴谋’不成、则顺势转为‘阳谋’”之“策略”的终结。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已经多次强调:美国通过“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的“整个计划”仍然“没有完成”,而这个计划包括“阴谋”与“阳谋”两个层面。

所谓“阴谋”层面,在于美国企图通过“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分别收集、或者制造对美国、或者美日、美韩同盟有利,对中国、或者对中朝关系、中巴关系不利的“战略信息”或者“重大事件”,以“离间”中国与朝鲜、巴基斯坦、伊朗等国家之间的信任关系,拆解中国与欧盟、俄罗斯之间的合作基础。

对美国决策层而言,如果“阴谋”不能得逞的话,如果这些“战略信息”不可用,或者这些“战略信息”令美国决策层感觉“强迫韩国进行重新测试”的后果、可能更加不利于“美国的全球战略”,则就顺势由“阴谋”转为“阳谋”的层面、去继续进行运作,即:已经在“欧盟、俄罗斯、印度、日本等” 势力面前摆出了“不要逼我重新做人”、且“我正在琢磨”是否“重新做人”这两种姿态的“美国东北亚政策”、更或者“美国全球战略”,就可以在不同的范围内(东亚层面、包括东亚的全球层面)将“这两路人马分别访问中国与朝鲜”的行动,最终“暗示”为:“我已经在考虑‘重新做人’”的问题了。

显然,从美国包括“20名美军观察人员”作人质,“公、私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作“说客”,外带意味着“美国愿意考虑恢复六方会谈(美国政府代表访华)”与“美国已经与朝鲜进行双边通话(美国私人代表访问平壤”的“行动”,韩国才得以“敢”进行炮击训练的情况来看,“华盛顿的东北亚政策”已经从 “韩国进行炮击训练、朝鲜声称不值得报复”那一刻开始,开始转入“阳谋”的层面,也就是:“美国东北亚政策”、更或者“美国全球战略”,开始在不同的范围内(东亚层面、包括东亚的全球层面),将“这两路人马分别访问中国与朝鲜”的行动,最终“暗示”为:“我已经在考虑‘重新做人’”的问题了。

驻韩美军司令接受采访时宣称:不排除军事打击朝鲜的可能性、并拥有相应能力

[汉城消息]1月14日,据韩国KBS报道,驻韩美军司令官沃尔特・夏普在接受美国公共电视台采访时宣称:美国将尽最大努力遏制朝鲜导弹研制进程,但是,如果这种努力证实没有效果,将不排除军事打击朝鲜的可能性。并强调:美国及其盟国们拥有摧毁朝鲜导弹基地的能力。

格鲁吉亚拟起诉俄罗斯 要求赔偿数十亿美元战争损失

[第比利斯消息]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格鲁吉亚议会恢复领土完整委员会主席马拉什希亚1月13日宣布,格当局准备起草诉状,向国际司法机关起诉俄罗斯,要求俄方为2008年8月的战争赔偿格方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报道称,格鲁吉亚议会恢复领土完整委员会主席马拉什希亚1月13日对记者说:“根据议会决议,委员会准备评估俄罗斯2008年8月对格鲁吉亚军事侵略期间造成的损失。准确的损失数字只会在统计之后才能知道,但是预计高达数十亿美元。具体损失规模由政府确定。”

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暗示:不排除欧洲加息对抗通胀

[综合消息]据欧洲媒体报道,欧洲央行(ECB)和英国央行(BOE)13日都一如预期维持目前基准利率,从而将欧洲利率继续稳定在历史低谷。

但是,据报道,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也同时警告欧元区通膨压力升高,并暗示必要时已准备好加息以对抗通胀,即使此刻欧洲领袖仍在努力控制主权债务危机。

另据报道,Joh Berenberg Gossler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史密丁说:“其实大多数欧元国家已不需要1%的利率,经济若持续成长,利率应该回归正常。”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驻韩美军司令官沃尔特・夏普在接受美国公共电视台采访时宣称:美国将尽最大努力遏制朝鲜导弹研制进程。

显然,在这位“美国现役驻韩美军司令”的嘴巴中,“朝鲜导弹问题”似乎比“朝鲜核问题”更加紧迫、且“貌似”已经取代了“朝核问题”。

事实上,这种“貌似取代”最早出现在盖茨访华期间。据报道,盖茨在北京期间,也就是1月11日,突然警告称:5年内,朝鲜将有能力发射可以打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再加上朝鲜一直拒绝停止核试验,该国“正在成为对美国构成直接威胁的国家”。

●我们相信:中国歼20不仅早就首飞、且早已经进入试飞的尾期

对此,第一个自然而然的问题就是:直到去年1月11日、直到中国宣布“中段反导”试验成功之前,早就有能力发射可以打击美国本土全境之洲际弹道导弹的中国,其“核威胁力量”都被“美国绝对军事优势”嗤之以鼻,今天又何以对“5年之后才有可能形成的朝鲜核打击威胁”担心不已?

第二个自然而然的问题就是:这似乎又是“盖氏预测法”的“预测结果”,它到底有多大的准确度?

事实上证明,早在去年中国解放军空军副司令透露“四代机就快试飞”的第一时间,我们也曾经预测了一把,即:根据中国对重大装备的“透露习惯”,中国四代机应该已经进入试飞阶段,而不是“就快试飞”。

而从中国歼20“1月11日试飞”的综合情况来看(一是近似“全球直播”的方式,二是起飞阶段未开加力,三是实现了大仰角短距起飞,四是飞行时间长达 18分钟之久、五是使用的国产发动机(这些都需要有极大的把握才行,包括对飞机整体控制稳定、特别是发动机稳定的极大把握才行))”,我们相信:中国歼 20不仅早就首飞、且早已经进入试飞的尾期。“进入”的时间点,应该就是解放军空军副司令“第一次透露”四代机“就快首飞”的时间。

●“我们的预测”显然比“盖氏预测法”来得准确得多!

显然,事实证明了两点:

首先,“我们的预测”显然比“盖氏预测法”来得准确得多!因为,根据“盖氏预测法”,中国的四代机“首飞”至少还得上7、8、上10年,而绝不可能是2011年1月11日。

●我们也并不认为“盖氏果真不知情”,真正原因恐怕是患了一种“选择性失明”

其次,我们也并不认为“盖氏果真不知情”,盖茨之所以在1月11日那天“不得不当众检讨”,其真正原因恐怕是患了一种“选择性失明”。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造成这种“失明”的“病理”主要在于美国的政治需要、军事需要、外加经济、特别是金融需要!一句话,是“美国必须保持绝对军事优势”并以此来”维护美元本位制“的“精神需要”。

●奥巴马通过盖茨带到北京的文件中、大概有两个要点

因此,盖氏在“检讨”之后完成“北京之行”,这又能说明几点问题:

第一点,中国选择在1月11日这个“爆料的传统日子”的前后接待盖茨、且盖茨也接受这一“刻意安排”,在于“中美双方”都对即将展开“胡锦涛主席访美”有着极大的期待!

第二点,在第一点的基础上,由于中国已经在盖茨动身之前通过“路边社”及“马路记者”的方式、大量公开了歼20的“静态图片”及“地面开车、滑跑”视频,因此,在中国看来,只要盖茨带来的文件“有足够的诚意”,那么,在公开层面上,“中国歼20”的“研制进程”也就“暂时停留”在“地面滑跑阶段”了。

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可以预期,“胡锦涛主席访美行程”将在“美国承诺做出实质性让步”的背景下展开。

第三点,但从盖茨一到北京、就拿“朝鲜导弹”说事、并在“售台武器”问题上毫不妥协的情况来看,显然,奥巴马通过盖茨带到北京的文件中、大概有两个要点:

其一,是朝鲜问题可以“有话好好说”、如果朝鲜不同意“以弃核(实际是要朝鲜承诺不进行核扩散)换六方会谈复谈”、那么,至少在“导弹问题(导弹扩散)”上不要给美国“捣蛋”就好!如果中国同意暂缓“中东破局”进程的话!

其二,在台湾问题上,除非中国同意更加严厉制裁伊朗,否则,美国不打算交出台湾问题,也就是“中止对台售武”。

在台湾问题上,我们再次提醒,要高度警惕“马英九势力”在完成“弱化”国民党深蓝势力之后(在两岸三通的情况下,台湾五都选举的结果已经充分显示了这一点)、一旦世界经济逆转,为借力独派势力、继续当政,更为配合美国、伺机放出陈水扁(或纵容台独势力)、玩“局部台独”的可能性。

在这个问题上,作为台湾最具心计的政客,李登辉已经抛出了所谓的“国民配”!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这就是在提前“探路”!

显然,对中国而言,在“天安号事件”之前,恢复“朝核六方会谈”,根本就是美国人想要的,其意图就在于“一边继续制裁朝鲜(其实就是制裁中国力推的东北亚一体化进程、并防止欧盟、日本、韩国等经济体参与其中),一边又可借助六方会谈这个框架,在核扩散及导弹扩散的问题上约束朝鲜”。

中国与朝鲜要求恢复朝核六方会谈,是在美国悍然制造了“天安号事件”之后。

值得强调的是,“不明真相”的“天安号事件”恰好起到了继续制裁朝鲜、也就是制裁中国力推的东北亚一体化进程、并防止欧盟、日本、韩国等经济体参与其中的作用,这是美国通过 “天安号事件”赚取的“战略红利”,然而,也一如我们之前所说,朝鲜在“天安号事件”上承受的巨大压力,及中国在“天安号事件”上的坚决维护公正的态度,最终促成“朝鲜民族主义极强”的金正日一年内两访中国、并在政治、经济、安全、特别是“未来(政权交班)”层面全面倒向中国、从而“不准备再等待韩国经济去平衡中国经济、美国影响去平衡中国影响”、继而正式宣布“美国东北亚政策”彻底走进死胡同的“战略后果”。

不仅如此,中国也因此以“东北亚、甚至东亚问题在中东谈”的策略,对美国展开战略反击,并通过“以色列袭击土耳其船队”这一事件,以“公开为以色列核问题立项”为切入点,与欧洲与俄罗斯、及诸多“地方王”一道,将“尊王攘夷”在中东方向、与南美方向的“战略运营”搞得有声有色,并成功地将“大国间战略主要交换平台”从自己的也重中之重--中国身边的南亚方向,一举推至“南亚方向与科索沃方向(欧美的重中之重)之中点”、也就是即集聚了美国大量核心利益、又远离“中欧俄(俄罗斯重中之中是东欧、特别是乌克兰问题)”各自“重中之重”、从而“可以彼此间”从容地“讨价还价”的中东方向。

显然,在“中东和平问题”这个战略交换平台上,唯一“不从容”的,就是仍然对旨在控制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的“大中东计划”不死心的“美国国家利益”、及仍然依靠“石油美元结算制”稳固“美元本位制”的“美国资本利益”。

●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也曾经明确给出这样一组观点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也曾经明确给出这样一组观点,即:

第一,由于在政治与军事上,中国已经强行介入中东,从而可以与美国“东北亚、甚至东亚的问题在中东谈”;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中国已经高调“支持欧盟维稳金融的努力”,从而可以与美国“人民币汇率问题在科索沃谈”,在能源上,通过与俄罗斯“相互借用”,中国已经将俄罗斯石油引到了大庆,从而可以与美国“海上的能源安全问题在欧亚大陆上谈”,而“欧盟包括军事在内的全面整合进程”、更是因克罗地亚、塞尔维亚等加入欧盟进程公开提上议事日程而“全面加速”,在俄罗斯恢复对乌克兰传统影响力的问题上,随着美国“无暇顾及”那位“美女前总理”的命运而进展顺利,至此,“中欧俄”彼此间都有了“在中东破局”的“战略冲动”。

第二,作为“大国间的战略交换平台”,中东是一个“远离”“中欧俄”各自的重中之重、却偏偏集聚了美国核心利益的战略方向。

因此,值得强调的是,在这个方向上,“中欧俄”完全可以、且已经在通过那些风头正劲的“地方王”、以“以核问题”为支点,以“巴勒斯坦单方面建国”为导向,以拆解“石油美元结算制”为目标,在做“破局前的准备”了。

第三,我们认为,在美国分别以“公、私两路人马”访问北京与平壤的背后,是华盛顿旨在以“其东北亚政策开始考虑‘重新做人’”的策略,延缓“中东破局”的进程。

第四,我们认为,基于我们之前围绕“南下与北上战略”的大量讨论,基于中国“北上战略(产业升级)”能否打开局面的关键在于两点,即:一是巩固南方阵营、搞好南南合作;二是尽一切手段促使“欧美”在高科技对华解禁问题上各自行动,比如、敦促欧盟解禁对华军售、敦促欧盟与美国尽快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因此,在“欧盟全面整合进程”已经“突然加速”的新形势下,美国旨在延缓“中东破局”进程的“上述手段”,自然可以被中国用来“敦促”欧盟必须加快高科技、重工业对华转移技术上的实质运作,并对朝鲜率先经济、特别是金融解禁。

第五,我们认为,在“中东和平进程”今天的“热闹非凡”虽然是华盛顿战略误判的后果,但这并非唯一后果,从朝鲜对“韩国的炮击训练”至今未做出更加严厉的“军事反击”来看,一旦美国政府“以种种借口”对“它那路以私人身份访问平壤的人马”所做的承诺“不认账”、同时“又搞不掂(对欧洲债务危机下烂药)”欧洲人、满足不了俄罗斯人(继续交割东欧利益、且将石油价格远远推至70至80美元一桶的区域之上)、挑唆不了印度人(利用、甚至制造机会,威、逼、利、诱印度拿中印、特别是印巴争端挑事儿)的话,那么,我们要不了多久就会很快就看到华盛顿战略误判的另一个后果,即:要么中东局势在朝鲜半岛局势之前激化,如果朝鲜半岛局势一直没有“擦枪走火”的话;要么,中东局势较朝鲜半岛局势“更加白热化”,如果朝鲜半岛局势出现“擦枪走火”的话。

第六,我们认为,在美国“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从而主动表示出“美朝之间愿意谈”、从而“技术性”“在考虑”“中国提议”的态度之后,从中国最终同意胡锦涛主席1月访美的情况来看,如果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得不到实质性制止(这是美国人可以决定的事情),那么,“中东破局”进程就不会实质性缓和,欧盟全面整合进程也不会减速,俄罗斯要求美国继续交割“政治、经济利益”的压力就不会减弱。

●“美国东北亚政策”近段明显表现得“非常矛盾”

第七,我们认为,因“天安号事件”而一度非常强硬的“美国东北亚政策”,近段明显表现得“非常矛盾”,它已轮番展示了两种姿态”,一是“不要逼我重新做人”,二是“我正在琢磨‘是否’重新做人的问题”。

显然,“美国东北亚政策”之所以出现摇摆,在于“中东破局”的压力太大,特别是中东破局后的后果过于严重,而基于“第六”,我们应该可以清楚地观察到如下逻辑,即:

1):正是因为美国“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主动表示出“美朝之间愿意谈”、从而“技术性”“在考虑”“中国提议”、继而一度缓和了朝鲜半岛曾经千均一发的局势之后,中国最终同意胡锦涛主席1月访美;

2):正是因为(1),已经向对“美以”不利的方向滑动的中东局势,其“继续滑动”的主要推力、已经暂时由中国换成了欧盟、甚至俄罗斯。

3):正是因为(2),“美国中东利益”不得不为“美国东北亚政策”的“曾经强硬”继续支付代价,即:美国不得不转而与欧盟、甚至俄罗斯去“讨价还价”,在“中东和平”这个、集聚了美国大量核心利益的战略交换平台上、去“讨价还价”。

4):正是因为(3),就在“朝鲜半岛局势突然缓和”的这段日子,欧洲债务危机似乎又“突然严重”了,因为美国几大评级公司又开始“挨个儿琢磨”欧洲国家的债务评级了,这一次,欧洲核心国家之一的法国,似乎也被“盯住”了。

●在“国家利益层面”,美国人开给欧洲人的价码、似乎是“东欧利益”换“中东维稳”

5):正是因为(3),也是因为(4),就在1月13日,格鲁吉亚也突然强硬起来,说是正在酝酿一份起草诉状,准备向国际司法机关起诉俄罗斯,要求俄罗斯为2008年8月的战争赔偿格鲁吉亚“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战争损失。

6):正是因为(3),也是因为(5),也就在中美之间高官彼此往来频繁、为胡锦涛主席访美做进一步准备期间,法国总统一边高叫着“要改革国际金融体系”,一边访问了美国,但“又”令人吃惊地从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嘴巴中“淘换”到了一句“法国是美国最坚定的盟友”。

显然,在“国家利益层面”,美国人开给欧洲人的价码、似乎是“东欧利益”换“中东维稳”;

●“欧洲国家利益”眼下最需要的不是什么“东欧利益”,而是“科索沃利益”

7):然而,“欧洲国家利益”眼下最需要的不是什么“东欧利益”,而是“科索沃利益”,因此,尽管奥巴马给“拿着‘必须改革国际金融体制的说贴、飞到华盛顿、进行讨价还价的萨科齐”贴上了以前只有英国人才享有的“美国最坚定盟友”的标签,但正在加快“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的“和平处理进程(欧盟全面整合进程)”的欧盟,对这种“虚”的、美国准备支付的“东欧让步”显然难以满意。

要知道,在美国用于向欧盟支付“东欧让步”的“款项”,其来源就是从俄罗斯嘴中拿回之前的“东欧交割”。

不难想像,既然“东欧交割”可以说变就变,那么,“东欧让步”又凭什么让人相信?

●一个“选择题”反手摆在了欧盟面前,即:是要欧俄关系?还是要东欧利益?

8):前面说了,基于我们之前围绕“南下与北上战略”的大量讨论,基于中国“北上战略(产业升级)”能否打开局面的关键在于两点(一是巩固南方阵营、搞好南南合作;二是尽一切手段促使“欧美”在高科技对华解禁问题上各自行动,比如、敦促欧盟解禁对华军售、敦促欧盟与美国尽快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因此,在“欧盟全面整合进程”已经“突然加速”的新形势下,美国旨在延缓“中东破局”进程的“上述手段”,自然可以被中国用来“敦促”欧盟必须加快高科技、重工业对华转移技术上的实质运作,并对朝鲜率先经济、特别是金融解禁。

因此,正是因为欧盟始终想借“中美在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中直接交手”之利、继续通吃中美、试图赚取最大战略利益,从而在参与“东北亚经济一体化”的问题上迟迟没有实质性动作,迟迟不解除对华军售禁令、迟迟不解禁对朝鲜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制裁,因此,这才令中国不得不始终给“美国东北亚政策”保留一份“重新做人”的机会,这也才令美国可以有机会通过实质性缓和朝鲜半岛局势、去换取中国在“中东破局”问题上的“暂时减小力度”,并将“欧俄关系”、也就是欧盟与俄罗斯的“东欧利益”作为美国与欧盟与俄罗斯分别进行讨价还价的“筹码”,继而将一个“选择题”反手摆在了欧盟面前,即:是要欧俄关系?还是要东欧利益?

●波兰也指望“捞点什么”、特别是“多捞点什么”!

而这一变化,又是一度认可俄罗斯调查结果的波兰政府,却突然对俄罗斯提交的“波兰前总统坠机事件的最终调查报告”说三道四的真正原因。非常清楚,在“俄美欧”的角力中波兰政府,一如在“中美”角力中持同样心态的欧盟一样,也指望“捞点什么”、特别是“多捞点什么”!

●在这种背景下, 损失最大的恰恰就是欧盟(欧元)自己

显然,在这种背景下, 如果欧盟仅被“东欧利益”所诱惑、就放弃对欧盟(欧元)最为有利的“中东破局”进程,那么,损失最大的恰恰就是有希望“在破局之日、就与美元平分天下”的欧盟(欧元)自己。

如果我们从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就非常好理解为何萨科齐要“拿着‘必须改革国际金融体制的说贴、飞到华盛顿去讨价还价”了,显然,欧盟(法国)真正要的是“一旦完成,就可彻底整合欧盟、彻底稳固欧元地位”的“科索沃利益”、而不是什么、即便吃进嘴里(俄罗斯)、也不容易消化(因为美元本位制的原因、这也是俄罗斯为何急于打倒美元本位制的原因),从而“说变就变”的“东欧利益”。

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中国的配合。

●美国财长盖特纳对中国发出“三道警告”

因此,我们也注意到,就在北京时间12日晚间,美国财长盖特纳一边肯定中国经济对世界是个机会,一边却发出“三道警告”,称:

1):中国通胀率升高帮助催生了实际人民币汇率调整的必要性,他并“希望中国加快人民币升值,让汇率承担起更多对抗通胀的责任”。

2):若中国不令人民币加快升值,则面临通胀率飙升以及资产价格的破坏性局面。

3):相信中国将让人民币升值,因为不这么做将损害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在我们看来,盖特纳的这些话是在“盖氏预测”“被中国隐形机J-20首次公开试飞羞辱了一番”、并“两手空空”地离开中国之后发表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期间,国际石油价格也随盖茨访华行程的展开、而再次回到90美元一桶之上。

●盖特纳表面上是催促中国人民币升值、但实际上却是在“寄望于”中国继续加息

显然,盖特纳这即是在威胁中国、也是在敦促欧盟、日本等继续围攻中国,且表面上是催促中国人民币升值、但实际上却是在“寄望于”中国继续加息。

非常清楚,即对胡锦涛主席访美“寄予厚望”、又对中国“不报希望”,这就是华盛顿决策者们希望“方方面面”、特别是中国、欧洲、俄罗斯、日本、印度等都能看清楚的。

也就是说,之所以“寄予厚望”、在于要让“方方面面”明白:不要逼我重新做人!之所以“不报希望”,则在于希望“北方经济体”、包括部分南方国家“相信”美国不会对中国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从而带领欧盟、日本等一道继续围攻中国,合力拉高国际大宗商品、特别是石油价格、继续向中国输入通货膨胀、从而 “寄望于”中国被迫“继续加息”、直到“不可逆转地进入加息周期”、并将人民币利率“率先调升至不能再升的高度”,从而为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中国做好最后准备。

●之所以“寄予厚望”与之所以“不抱希望”

同样,对中国而言,之所以“寄予厚望”与之所以“不抱希望”,其意义与上述内容完全相反,意在用“不抱希望”去实现“寄予厚望”,即:既“期望”中国在“战争威胁(包括经济、特别是金融战争)”下能接受“原版的G2(或者变通的G2)”、又期望中国在“战争威胁”下能暂缓“中东破局”进程。

非常清楚,一旦中国如美国所愿,那么,美国转身就可以迅速向欧洲、俄罗斯展开威、逼、利诱,以迫使它们在美国承受了极大压力的“中东破局”问题上让步、并在中国承受了极大压力的南亚方向向美国提供实质性配合。

●在这个层面去观察这样几件事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这样几件事,即:

1):美国国务聊希拉克里1月13日在中东再次警告“该地区的活力正在丧失”、并敦促“中东****”(这是“大中东计划”在对“地中海计划”说事儿);

2):“中国代表不参观伊朗核设施”,从而与一并受到伊朗邀请、但已公开拒绝参与、且可在更加严厉制裁伊朗问题上起重要作用的欧盟保持“伊核协调”;

3):印度突然宣布“将削减印控克什米尔驻军25%”;

4):驻韩美军司令官沃尔特・夏普在接受美国公共电视台采访时宣称:美国将尽最大努力遏制朝鲜导弹研制进程,但是,如果这种努力证实没有效果,将不排除军事打击朝鲜的可能性。并强调:美国及其盟国们拥有摧毁朝鲜导弹基地的能力

●美国人玩的“连环套”

那么,我们也就不难看出,美国人玩的这一“连环套”,在“中欧俄”、甚至印度眼里都骗不了人。因此,不论是中国、还是欧盟、甚至是俄罗斯、包括印度,也在这几天、不约而同地、冲着美国、同时摆出两种姿态:

第一种姿态是:不要逼我向中国(或者向欧盟、或者向俄罗斯)妥协;

第二种姿态就是:我正在琢磨是否向中国(或者向欧盟、或者向俄罗斯)妥协;

●大家都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非常清楚,围绕已经被美国人拔上历史高度的胡锦涛主席访美,中欧俄美之间、包括印度、日本等,眼下都在“一颗红心(要占据排列与组合中的最有利位置)”、并做着“两种准备(对排列与组合的结果要做最坏的打算--自己成为大家彼此妥协的牺牲品,但要争取最好的结果-自己成为大家彼此妥协的渔利者)”。

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这种局面好比一圈“麻将”,“要诀”就在于看住上家、控制下家、盯着对家、在此基础上,再耐心地等待“铳家”!毫无疑问,在这圈麻将中,最没有耐心的恰恰就是华盛顿,其它三家也就都明白:只要保持足够的耐心,并把握“要诀”,美国当“铳家”的可能性最大,输面最大,自己需要做的,就是瞄着美国的弱点、瞄着美国打到牌池的一张张废牌,调好牌面、等它“铳”给自己!

显然,对“方方面面”而言,在胡锦涛主席访美之前,强调自己的“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恰恰就是这种背景下、志在争取最好结果的“最好手段”!

非常清楚,这些东西,原本就与美国“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所夹带的“阴谋”与“阳谋”相类似,“中欧俄”等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而已!

这也正是我们强调“盖茨访华失败”并不意味着“其‘阴谋’不成、就顺势‘阳谋’”之策略的终结,但或有“技术”上的“调整”的原因。

●美国可能围绕胡锦涛主席访美、在对上述策略在“技术上”做出调整

而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其实已经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在招式已经用老的情况下,在“盖茨访华失败(中国再次拒绝G2、并以歼20于1月11日公开试飞的方式蔑视美国的战争威胁,崔天凯讲话公开蔑视美国有发动围攻中国的战略能力)”之后,美国可能围绕胡锦涛主席访美、在对上述策略在“技术上”做出调整,至于如何调整?在前面的讨论中,我们其实已经提到了,那就是“变通的G2”。

我们注意到,从美国国内学者的动态来看,的确有这种“调整”苗头,这是个非常有趣的变化。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结合“中段反导”及“歼20”对“美国军事绝对优势”之神话的连续打击,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不论是美国的东北亚政策、还是美国的中东利益、更或者是美国的南亚战略,特别是美国的经济,都到了“支撑不住”的程度了。

●不指望“中美之间”有什么“实质性突破”、只指望“访问结果”能为“排列与组合”提供一个大致的方向

事实上,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已经点到了这一层,那就是,中国不是不可以与其它国家玩“G2”,我们甚至主张尝试“中德国式的G2(都是世界制造大国、贸易大国,分别代表东亚与欧盟、共同探讨如何进行欧亚经济整合)”,但不能是美国人提出的这种所谓“中美共治地球的G2(这是美国要中国支持其世界霸权、并离间中国与其它国家关系的G2)”。

至于美国最终如何进行技术调整,由于胡锦涛主席即将访美,我们不妨拭目以待!有必要指出的是:

第一,我们非常想知道,美国在“中美关系”上的“技术调整”,是在“美国国家利益”层面、还是在“美国资本利益”层面做出的技术调整。

第二,“第一”点非常重要!它将决定下一阶段“排列与组合”的“性质(请大家注意这一说法,是国家间、还是资本间的排列与组合)”与“方向(是三边框架内的、还是南北框架内的排列与组合)”!

当然了,对这次访问,我们并不指望“中美之间”在战略安排上有什么“实质性突破”、只指望“访问结果”能为下一阶段的“排列与组合”提供一个大致的方向。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