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黄金部队十一五期间探获619吨黄金

扫粪车 收藏 0 421
导读:[center][img]http://img10.itiexue.net/1239/12390406.jpg[/img][/center]   这是一个引人关注的金融现象——   2010年,国际金价全年上涨29.7%,突破每盎司1400美元大关。黄金,作为国家战略储备资源和经济实力的重要标志,战略地位愈发凸显。与此同时,自2007年以来,中国黄金年产量一直位居全球第一,中国经济安全砝码更重了。这一点,在我们应对国际金融风暴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这是一支让人敬重的寻金队伍——   作为国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武警黄金部队十一五期间探获619吨黄金


这是一个引人关注的金融现象——

2010年,国际金价全年上涨29.7%,突破每盎司1400美元大关。黄金,作为国家战略储备资源和经济实力的重要标志,战略地位愈发凸显。与此同时,自2007年以来,中国黄金年产量一直位居全球第一,中国经济安全砝码更重了。这一点,在我们应对国际金融风暴中体现得尤为明显。

这是一支让人敬重的寻金队伍——

作为国家唯一一支专门从事黄金地质勘查的专业化部队,“十一五”期间武警黄金部队共探获黄金资源量619吨,其中,甘肃阳山、寨上和内蒙古哈达门沟这三座金矿黄金资源量均超过百吨,达到了**型规模。

再往前回溯,组建32年来,武警黄金部队累计发现金矿床325处,探获黄金资源储量2269吨。“从国家战略的大视野来看,他们为增强国家资源保障能力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们不愧为国家‘地质野战军’!”国家有关部门如此评价这支为国寻金的部队。

亮剑无所惧

——黄金兵的字典里没有“退缩”二字

地质行业有句话:“上天容易入地难。”讲的就是勘探之难。

荒山旷野之中,在看似没有任何希望的地方,武警黄金部队官兵没有退缩,用智慧和汗水发现了一座座金山,创造了一个个奇迹。

坐落于甘肃省西南部的岷山,平均海拔2700米,蕴藏着无数不为人知的宝藏。据资料记载,改革开放以来,至少有10多支地质队曾在这里寻找过金矿,但都抱憾而去。

本世纪初,武警黄金五支队官兵来到岷山脚下的寨上矿区,决意在这里大干一番,一圆前人未竟的“寻金梦”。

万事开头难!寨上地质条件复杂、地表覆盖厚、岩石露头少,官兵们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嘴”的感觉。但他们没有放弃,每天起早贪黑地进行野外勘探和地质测量。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年底,他们提交黄金资源量超过2吨,揭开了寨上金矿的神秘面纱。

短暂的喜悦过后,新的问题接踵而来。这里地层破碎,钻探施工难度很大,钻进取芯很难达到标准,而且夹钻、断钻事故时有发生。官兵们没有气馁,而是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广泛学习借鉴国内外先进施工工艺,终于摸索出了一套符合当地破碎地层钻进的工艺。经过10年艰辛奋战,寨上矿区黄金资源量在2009年突破100吨,达到了**型规模。今天,这个数字还在继续增长。

甘肃文县阳山金矿,堪称武警黄金部队甚至是全国黄金行业的品牌矿山。2001年7月,黄金十二支队官兵在这里发现了西部地区最大的金矿。几年后,阳山金矿的勘探进入了一个“瓶颈期”,在一些人看来,阳山已无金可探。

钻往哪里打、矿从哪里找?这些疑惑困扰着官兵。他们创新找矿理论,科学布钻,把原先认为相互孤立的矿脉连成一个整体,阳山金矿规模不断扩大。

如今,阳山金矿资源量已达325吨,改写了我国无200吨以上**型金矿的历史,在我国黄金工业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创新竞风流

——高擎科技利剑打造现代化黄金兵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地质锤、罗盘、放大镜,昔日官兵找矿的“老三件”,如今已变成数码摄像机、掌上电脑、手持GPS等“新五件”,找矿进入数字化时代。

装备“鸟枪换炮”,极大提升了黄金兵的找矿效率。哈达门沟金矿的寻找过程,便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2010年9月,在距离世界稀土之都白云鄂博仅220公里之遥,内蒙古自治区目前最大的金矿——包头市哈达门沟金矿,传来一条振奋人心的喜讯:金矿探明储量历史性地突破百吨大关,达到了**型规模。

早在1986年,武警黄金二支队官兵就第一次揭开了哈达门沟金矿的神秘面纱。1992年,官兵探明哈达门沟金矿资源量25吨,成为当时内蒙古唯一一座大型金矿,金矿所属的碱性流体伟晶岩新类型填补了我国黄金找矿史上的一项空白。

进入新世纪,武警黄金部队先后投资600多万元,给二支队配备了新型钻机、装载机、陀螺测斜仪等先进勘探装备,哈达门沟金矿单孔钻进首次超过1200米,提取的岩芯样品为深部找矿提供了科学依据。技术人员运用空中遥感侦察、地球物理和化学勘探等先进手段,圈定了哈达门沟大面积金异常区。最终,官兵们锁定了与哈达门沟老矿区仅一山之隔的“后山”——柳坝沟,哈达门沟找矿从此“别有洞天”。

然而一波三折,由于持续多年开采,矿山保有资源储量锐减,哈达门沟仿佛度过了“花季期”,一度迈入国家危机矿山行列。一定要让哈达门沟矿迎来“第二春”!2008年,武警黄金地质研究所领衔挑起“哈达门沟金矿构造探矿规律及找矿方向研究”的国家级科研项目,最终确定厚大石英脉的直接找矿标志,圈定成矿预测区和找矿靶区。自此,哈达门沟找矿“柳暗花明又一村”,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黄金探明储量突破100吨这一辉煌时刻。

依靠先进科技和理念创新,黄金兵全面提升了战斗力。他们奋战荒原戈壁,不断创新找矿技术方法,总结区域成矿规律,建立起地质、物化探综合找矿模型,提出了“信息式找矿方式”和“攻深找盲、探边摸底”的找矿新理念,独创了“断面波形模拟预测法”等20多项新技术、新方法。

寂寞谁人知

——乐于奉献不讲代价是黄金兵的本色

寻金,是艰险的。但是,山再高,压不垮黄金兵的意志;路再艰,拦不住黄金兵的铁脚板。金山是黄金兵用科技的力量托举起来的,也是用金子般的心灵铸就的。

阳山地处西秦岭山脉和岷山山脉交界处,素有“蜀陇咽喉”、“秦巴锁钥”之称。矿区山高路陡,荆棘丛生,天气多变,缺水少电。但是,勇于拼搏、无私奉献的黄金兵何惧雄关漫道!

士官张仕聪当了17年兵打了17年钻,在阳山创下11项钻探纪录。经年累月的野外生活,使他过早地驼了背、白了头。妻子到矿区看到他的模样,心疼地说:“没想到你在这儿当兵,比种地还要苦!”

寨上矿区位于岷山脚下,工作区域海拔3000多米,空气稀薄,紫外线强。干了十几年钻探工作的黄金五支队支队长张宝河,因为长期与110分贝噪声轰鸣的钻机打交道,在28岁时就患上了神经性耳聋。为了啃下寨上金矿这块硬骨头,破解钻探技术瓶颈,他抱着被褥住进了机台,在矿区领衔建立泥浆实验室,通宵达旦搞测试,终于探索出数项新技术,使寨上矿区勘探峰回路转。

寻金,是孤寂的。漫长的岁月里,黄金兵与大山为伍,与钻塔为伴,远离尘世喧嚣,满载乡愁故思。从早春出队到深秋收队,黄金兵和亲人团聚的时间可以掰着指头数得清。

然而,正所谓“将士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阵之时,则忘其亲;击鼓之时,则忘其身。”2009年以来,哈达门沟矿区进入百吨攻坚期,许多官兵自愿放弃休假。当弟弟发生意外躺在医院昏迷不醒时,二支队二中队干部项磊正全身心投入设计着钻孔。当交往5年的女友发来“再不结婚就分手”的最后通牒时,蔡国强的一句“让我和大家继续并肩作战吧”说服了女友——对事业这么坚贞的小伙子,对爱情能不坚贞吗?哈达门沟矿过百吨之时,成了他们的人生大喜之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