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41章 真实身份

sjhexcrvug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医生告诉他们,“徐艳”的一条腿被撞断,胳膊被擦伤、腹部被撞开十厘米的大口子,伤势较为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目前只是属于昏迷状态,但苏醒的时间目前还无法确定,这就要看伤者身体健康状况和抵抗力了,如果身体素质好苏醒过来就快些,他们会尽最大力量抢救。 郑万江通知局里来两名干警和黄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医生告诉他们,“徐艳”的一条腿被撞断,胳膊被擦伤、腹部被撞开十厘米的大口子,伤势较为严重,但没有生命危险,目前只是属于昏迷状态,但苏醒的时间目前还无法确定,这就要看伤者身体健康状况和抵抗力了,如果身体素质好苏醒过来就快些,他们会尽最大力量抢救。

郑万江通知局里来两名干警和黄丽梅,告诉他们24小时昼夜看护,一步也不能离开“徐艳”,防止凶手狗急跳墙到医院再次谋害“徐艳。” 同时吩咐黄丽梅,“徐艳”苏醒过来后,无论什么时间立即通知他,这是个关键人物,她会知道一面内幕,但她绝不是凶手,只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个小角色。

此刻,他现在要去城南的“双丽”旅馆,他分析,“徐艳”有可能是一个“卖淫女”,单身一人走在公路上,证明她就住在附近。“卖淫女”一般都是很有风度和高雅气质,即注重自己的外表形象又怕外人对她们说三道四,所以出门不是打车就是找人用车接送,不可能自己单身走在街上,出事地点离“双丽”旅馆约不到一公里,卖淫女住宿一般都选在旅馆,为的是招揽生意,旅馆老板都能容留她们,“徐艳”极有可能就住在那里。

“双丽”旅馆位于南城郊外,是一栋三层小楼,后面还有两排平房,这里离火车站不远,地理位置不错,一般的外地客人夜间都来在此留宿,生意也比其它旅馆红火,像这样的旅馆都有自己的独特经营之处,为了迎合个别顾客的心理,满足他们的特别需求,会有一些越轨的行为,无非是有一些色情服务。

时常会有一些卖淫女为了兜揽生意自动找上门来,这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事,干这种事是钱货当面两清,过后谁也不认识谁,没有麻烦事,老板一般对这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出事啥都好办,只要有钱可赚,他们才不管你是什么人。

郑万江来到“双丽旅馆”,接待他的是一个40多岁矮胖而打扮得妖艳的女人,满身散发着浓浓的香水味,郑万江使劲地皱了皱眉头。这么大岁数了,比一般姑娘还好打扮,脸上的脂粉都要掉下渣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她叫洪薇是这里的老板娘,见到郑万江情绪有些激动,她最怕公安局的人来找她们的麻烦,因为有些事情她们是无法说清楚的,特别是容留一些卖淫女,组织卖淫活动,为他们提供场所,这是公安部门绝对不准许的。

“郑队长,今天您怎么有空光顾我们这个小店?小丽过来给郑队长沏茶水,再拿些饮料来,再……。”

洪薇见到郑万江到来,以为她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不知怎么张罗才好,她是怕郑万江查出了她什么事,来处理她的,她可不敢得罪郑万江。罚点款是小事,他是刑警队长,一般小事他是不管的,除非是有重大刑事案件,可客人中有谁犯罪她不敢保证,因为有些人没有证件也可以居住,这是个普遍现象,怕把她牵扯出来,容留罪犯可是犯法的,这一点她心里十分清楚。

“行了,你别瞎张罗了,我是来调查有关情况的?”郑万江说。

“郑队长,我们这可是合法经营啊,从不敢干违法的事。”她凑上前说:“如果不信您可以随时来检查。”洪薇以为是郑万江来调查卖淫女的事,赶紧自我辨白地说,一身浓浓的胭脂味道把郑万江熏得有些恶心,但是没有办法。

“我说你是不是掉进胭脂堆里了,四十多岁的人了打扮的还和少女一样,显的矫揉造作,让人看了不舒服。”郑万江说。

“瞧不惯是不,现在的人都是这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结了婚就会知道女人心理,我这个岁数不涂脂抹粉还会有人看,这也是和商品包装一样,靓丽点谁都会多看两眼。”她自作多情地说。

“再打扮你那身肥肉也没不了,你看看这个人是否认识?”郑万江拿出“徐艳”的照片问。洪薇拿着照片看了一会儿,摇着头连声说:“不认识,我不认识,你说她是干什么的,或许我能给你们提供些线索。”

“真的不认识,我看你的旅馆是不想开了,下午你们附近发生了一起车祸你应该知道吧?”郑万江说:“我告诉你,她就是被撞的那个女人,再有公安局下发的协查通报你是不是看到了,她和一起刑事案件有着很大牵连,你要说老实话,不然说假话作伪证是要受法律制裁,我可以马上拘捕你。”

洪薇听完郑万江严厉地话语,脸色有些苍白,双手有些微微颤抖。

“事情真的会有这么严重?您可不要吓唬我,咱们有些事好商量。”她小声地说。同时又将身体凑近了郑万江,眼里显出狡黠的目光。

“我说你放规矩点,别跟我瞎套近乎,有些事情你心里比我要明白多!不要在和我耍心眼,这对你没有一点好处,我的眼里可是不揉沙子,休想过这一关。”郑万江脸色阴沉地说。

“干嘛那么一本正经,我又吃不了你,干工作也不要那么认真,都什么年代了,还满脸马克思主义,谁像你这样,没有一点人情味。”洪薇轻声地说。

“别在这里跟我瞎胡扯,现在情况非常严重,所以你要跟我说实话,这对我们破案工作很重要,希望你要积极配合,不要和我们耍花招,不然我轻饶不了你。”郑万江说。

“我说实话不就得了,别这么凶嘛,她叫徐艳,我知道这不是她的真名,干她们这行那有用真名的,她在我们这住好几天了,有她们这么些人在这我们的生意也好做些,当然,这样有些好像违反了你们的规定,但为了生意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以后我们改还不行吗?”她哀声地说。洪薇听了郑万江的话很是害怕,如果在她的客人里面有人出了事,她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这事以后再说,我问你,你这里就她一个人吗?还有没有其她人?在此以前都有谁和她接触过,他们都是干什么的,你要如实说清楚?”郑万江说。

“这我知道,我知道。”洪薇连声回答说:“情况是这样的。”

徐艳她们在这住一共有三个人,来这住大约有半个多月时间了,说实际的,像她们这样的人也是怪可怜的,从外地来到咱们县干这行也不容易,糟蹋自己身子不说,还尽受那些可恶男人们的气,根本不把她们当人看,为了生存下去,她们这也是没有办法,为了防止被公安人局的人逮住,每一个旅馆都不敢住长了,最长不超过半个月时间,有时几天就得换一个住处,另外两个姑娘一个叫李玲、一个叫李玉,用的都是假名,真实姓名谁也不知道,也没有必要问她们,都是贼见贼一哈腰的主,心照不宣,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何乐而不为。

她们每个人手里都有好几个身份证,听说这些身份证都是从外地花钱办来的,知道容留她们是犯法的,但也没有办法,谁让现在的男人都这么坏,色胆一个比一个大,人在外面总想干那事,要都像你那样他们早就失业了。

可没有小姐也就没有什么生意,有时连服务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再加上各种税收、管理费什么的,为维持旅馆的生意也只有那么做,平时找些卖淫女来迎合满足那些客人心里和生理上的需求。

“徐艳人长得漂亮,又性情温柔,嘴也很甜,那些男人都喜欢她,所以找她的人特别多,有一个叫斌哥的经常来找她。”洪薇说。

“斌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具体叫什么?”郑万江问。

“他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叫朱世斌,是一个建筑队老板,不过他挺有本事的,花钱特别大方,人长得很帅,说话特别和气,尤其是对女人,那体贴劲就别提了,让人听了心里是那样的舒服,连我有时都羡慕他、敬佩他。他在玩女人方面肯定是个高手,但有时又特别厉害,跟他来的男人和女人似乎都特别怕他,有时是他亲自开着轿车来接人,昨天来开的是一辆红色面包车。”洪薇说。

“那他的汽车有没有牌照?号码是多少?”郑万江问。又是这辆红色面包车,他隐约感到何金强一案的背景越来越复杂,不像他们开始想象的那么简单,不然不会有人这么兴师动众,事事都抢在公安局的前面。

“说来也怪,他开来的汽车差不多都没有汽车牌子,大部分还都是新车。”洪薇说。

“另外两个姑娘现在哪里,是否还是住在你这里?”郑万江问。

“没有,她们今天上午就退了房,她们俩已经走了,徐艳没有走,直到下午才走,说实际的对她们我们从不计较,什么时间走都行,房钱给多少还都行,她们来对我们的生意是很有好处的,谁想到她刚一走就出了车祸,我心里也十分害怕,你一来我就更害怕了,因为容留她们就是犯法的事。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想跟您说实话,让您这一说,我也就不敢隐瞒了,只好实话实说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您不信可以随便调查。”洪薇仍在为她容留卖淫女的事情做着解释。

“我看你们是被金钱烧昏了头,行为做事不过一点大脑,指不定哪天出了大事把你折进去,到时你哭都来不及,公安局可不是养老院,会舒舒服服地伺候你。”郑万江说。

“我今后一定改,时刻听从你们的话,不给你们招惹麻烦。”

“你们这些人就是嘴能耐,死人都能被说活了,就这样干吧你们,早晚会吃大亏。”郑万江说。

“您可不要拿我们取乐了,把我们说得无地自容,对你们哪敢耍贫嘴。”洪薇说。

郑万江见情况已经清楚,对洪薇所做的事情斥责一番,并告诉她如果那个叫斌哥的再来这里马上报告给他,其实他这是心里十分明白,那个叫斌哥的人不可能再来这里,除非有特殊的情况万不得已,如果是那样他可是自投罗网,郑万江心里这样想着,起身离开了“双丽”旅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