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江红 正文 第44节: 一保汴京

平山大侠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5.html


第44节: 一保汴京



——平山大侠


4、李若水:(11年——年)字

5、秦桧:(1090年——1155年)字会之,江宁(今江苏省南京市)人。政和进士,靖康元年任御使中丞。

6、完颜阇母: (1089年——1129年)金太祖阿骨打异母弟。金军大将,作战勇猛果断、行动迅速。金太祖阿骨打立国之初封元勋21人,完颜阇母位于第11名。因战功,授封鲁王,1129年病死,年40岁。

7、斜卯阿里: (1080年——1158年)金军名将。1158年死,年65岁。


当天夜晚,白时中与李邦彦两人跑进内宫再次请求赵恒南逃,赵恒又动摇了,马上点头同意,让白时中与李邦彦两人速去准备。次日天还未亮,李纲急急进宫,想要禀报城防事宜,刚进入宫门,就见小黄门已在一旁等侯,见了李纲,小黄门急道:“李大人,官家要南巡……”

李纲打断道:“勿信谣言,昨日上朝,官家亲口允诺死守开封,还要御驾亲征呢……”

小黄门也急急打断道:“李大人,千真万确,你看禁军已准备妥当了。”

李纲往内宫看去,果然见禁军已将车马、銮仪都准备停当,就等一声令下,便可出发了。李纲见此不由大急,跳上一块上马石,对着禁军们大呼:“禁军将士们,诸位是愿意守卫京城呢?还是跟从銮驾出走呢?”

禁军将士们齐声高呼:“愿与大人死守京城!”

“好,你们且在原地稍等,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宫!”

李纲说罢直冲入大内,见了赵恒恳切道:“陛下昨日已然准诺留守,何故又要离去,禁军将士家属都在京城,”

蔡京、童贯、朱勔等自知恶贯满盈,不敢再居留京师,竭力策动徽宗离京,他们以保护太上皇为名,跟着徽宗溜出东京。陈东得此消息后,再次上书,奏请钦宗速将蔡京等追还,以正典刑。不日又第三次上书,痛陈“六贼”之恶,要求将其依法惩办,以平息朝野怨愤。

尚书右丞李纲、知枢密院事吴敏等正直的大臣也都上奏,支持陈东之议。钦宗众志难违,下诏处死了童贯、李彦、朱勔、王();蔡京被放逐岭南,病死途中;梁师成贬为彰化节度使,缢死路上。

“六贼”除,普天同庆,其功首推陈东。陈东由是扬名四方。

国难当头 鼓众伏阙 金兵步步紧逼,京都告急。朝臣中分成两派,一派是以“浪子宰相”李邦彦为首的主和派,主张割地求和,迁都以避敌锋锐;一派是以李纲及两河宣和使种师道为首的主战派,力主固守京师,反对迁都。京都百姓不甘受金兵蹂躏,纷纷请缨参战。金军兵临城下,同时完颜宗望探知城中已有准备,一面围攻,一面加紧诱降。李邦彦等主和派以金兵势大恐吓煽动钦宗议和,抗金意志本就不坚定的钦宗动摇了,派使出城和谈。完颜宗望狮子大开口,要宋朝割让中原、中山、河间三镇,纳金500万两、银5000万两、娟百万匹、牛马各万头。钦宗因金军要价太高,左右为难。完颜宗望为逼迫钦宗屈服,连日猛攻通天、景阳诸门,然均被李纲击败。李邦彦等策划于密室,阴谋除了李纲,以扫清投降道路上的障碍。

机会来了。时各路勤王兵开到,宣抚司统制姚平仲帅万骑夜袭金营,不料走漏机密,中了金兵埋伏,大败亏输。完颜宗望以宋无谈判诚意为词,把正在金营谈判的钦宗之弟赵构扣留。李邦彦等趁机发难,称夜袭失利致赵构被扣,()在李纲,要钦宗罢免李纲以谢金人,使和谈重开。钦宗惟恐堵塞了议和之门,便下诏免去李纲尚书右丞兼亲征行营之职,又罢去老将种师道的兵权。

形势突变,京都危在旦夕。心系国之安危的陈东,密切注视着时局,对钦宗的不明之举痛心疾首,更对李邦彦之流恨之入骨。太学生们也都议论纷纷,群情激愤。

人心可用。陈东决意再次发动太学生伏阙上书,他对同学们说:“国将不国,安能埋头于经史?为保京师,只有集群策之力,伏阙请愿,痛切陈词,奏请皇上罢免李邦彦,复李纲、种师道职。”

太学生攘臂响应,公推陈东草拟请愿书。陈东直任不辞,濡墨挥毫,须臾即成数百言。数百名太学生的队伍出现在通往王宫的通()大道上,秩序井然。陈东神态严肃,手捧请愿书走在最前面。

宣德门内外,甲士林立,刀出鞘,箭上弦,如临大敌。陈东早已将生死安危置之度外,率众面向朝堂给下,展开请愿书,朗声开读:“在廷之臣,奋勇不顾以身任天下之重者,李纲是也,所谓社稷之臣也!庸缪不才,忌疾贤能,动为身谋,不恤国计者,李邦彦之徒是也,所谓社稷之贼也!”

随着陈东话锋一转,直言指责钦宗:“陛下任贤犹未能勿贰,去邪犹未能勿疑,今又闻罢李纲职事,臣等惊疑,莫知所以。”接着,他陈说了“去说犹未能无疑”的祸害:“窃闻李邦彦等尽劝陛下他幸,京城骚动,若非李纲为陛下建言,则乘舆播迁,宗庙社稷已为丘墟,生灵已遭鱼肉。陛下若听其言,执意割地,实朝廷无三关四镇,陛下若听其言,斥李纲不用,宗社存亡,未可知也!”陈东最后大声疾呼:“一进一退,在李纲甚轻,朝廷为甚重,幸陛下即反前命,复李纲归职,以安中外之心。陛下不信臣言,请遍问诸国人,必皆曰李纲可用,李邦彦等可斥也,用舍之际,可不审诸!”

奋力抗争 大功告成 钦宗皇帝看过陈东上书后,只是着人出宫慰问安抚劝归。陈东回答说:“时不待人,我等须听陛下圣断而后回。”

陈东伏阙上书的消息飞传京都,各式人等奔走相告,成群结队赶来宣德门声援学生,不集而集者达数万人之多!钦宗暗暗吃惊,又一连数次派人劝谕散去,知枢密院事吴敏也奉命劝导。太学生张跪不起,绝不离去。陈东向吴敏复述了上书内容,说道痛切之处,情不自禁涕泪交流,泣不成声。

这时,恰李邦彦议事完毕出宫。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陈东一跃而起,拦住其去路,手指口斥,历数其罪。太学生们也纷纷谩骂,更有的挽袖抡拳,欲殴打国贼。李邦彦吓得魂飞魄散,以袍袖护头,向宫中逃去,换乱中乌纱帽滚落,连靴子也掉了一只。

宋钦宗听说李邦彦被追打,又闻外边喧呼阵阵,不禁为之变色,使宦官传旨:“准陈东等所请。”听到传旨,有些学生准备散去,陈东制止说:“安知非伪耶?须见李右丞、种老将军复职受命乃归。”

钦宗本是缓兵之计,,见太学生聚集不去,要知枢密院事吴敏传旨给陈东:“李纲用兵失利,不得已而罢之,()金兵退后,再行复职。”此言一出,全场大哗。呐喊声中,太学生冲进鼓堂,擂击皇帝用作听取臣民谏议的登闻鼓,至鼓皮洞穿。

开封府尹王时雍敢来弹压,厉声呵斥:“你等目无纲常,胁逼天子,是为犯上作乱!”陈东理直气壮反驳道:“我等以忠义感动天子,只有尔等蠢国害民贼欺蒙圣上,使国将不国!”王时雍待要发作,太学生冲上去欲殴之,这个色厉内荏的府尹大人见势不妙,在亲兵护卫下逃之夭夭。

负保卫王宫之责的殿帅王宗()见状,担心发生变故,忙奏请钦宗即复李纲官职。钦宗踌躇再三,终于允诺,遣枢密院事耿南仲传谕陈东等:“皇上已降旨,宣李纲入朝,官复原职。”

内侍朱拱之传李纲回来入宫时,怪太学生与市民阻挡了道路,口出恶言辱骂,被众人当场拖下马鞍,拳脚交加,使其一命归阴,跟随他的十余个太监也被击毙。

不一会儿,李纲至,太学生欢声雷动,让开一条大道。他们又大呼要见种师道复职。钦宗只得降旨召种师道入宫,当种师道乘轿子到达时,太学生围上前去,掀开轿帘:“果是种老将军也!”陈东见目的已达到,便率学生归回校舍。

李纲、种师道复职后,果然不负众望,带领军民浴血奋战。金兵屡攻不下,只得退去,京师得保。

慷慨赴死 节义千秋 陈东伏阙上书,挫败了投降派的阴谋,李邦彦等对之耿耿于怀,金兵刚退走,便开始了反攻倒算。于是,伏阙上书首领的陈东首当其冲,被除名赶出太学,另有不少太学生亦被开除。一时风声大紧,人人自危。幸亏主管太学的祭酒杨时抗争奏保,陈东得以恢复贡生资格,被开除的太学生也都复学。

为安定太学生的情绪,经由吴敏等奏请钦宗同意,赐陈东同进士出身,授给太学生录得官职,并拨给上等宅第一幢。陈东不愿借伏阙上书之名猎取荣华富贵,前后五次上书,固辞不受封赐。在太学学习期满后,两袖清风回到家乡,过着清苦的布衣生活。不久在地方的推荐下,重又入京参加礼部考试。

金兵去又复来,时李纲又被投降派排挤,京师陷于敌手,钦宗与太上皇徽宗一起被掳北去。康王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继位,后南迁扬州,继又渡江,江都临安(今杭州),史称宋高宗。

高宗即位之初,任李纲为宰相,时过两个月,便听信了投降派黄潜善、汪伯彦的谗言,罢免李纲。黄、汪两人同进相位,把持了朝政。陈东大为不平,趁着高宗传召的机会,力言黄潜善、汪伯彦不可用,李纲不可去,并劝谏高宗返回东京就都,以收入人心,治军亲征,迎还两帝。高宗只求偏安东南一隅,更恐迎还两帝后皇位不保,对陈东的奏请不予置理。陈东毫不气馁,又接连上书,但终无结果。

黄潜善、汪伯彦主和降金,激起天下共怒,抚州崇仁(今属江西)书生欧阳澈上书声讨。黄潜善激怒高宗,称读书人伏阙上书是陈东开的先例,若不杀一儆百除了陈东,鼓众闹事永无休止。高宗不辨忠奸,降旨处死陈东。黄潜善喜不自胜,立即令府尹孟()执行。

公差奉孟()之命捉拿陈东时,陈东正在用餐。他从容吃完饭后给家里写了遗书,书毕交与书童:“吾死之后,尔将此书交吾家中双亲,转达两老,儿为国尽忠,死而后已,不能尽孝了。”说完欲去内室更换衣服。公差碍于礼仪,不便跟随入内,又怕他逃走,面有难色。陈东莞尔一笑:“我,陈东也,若怕死即不敢犯言直谏,伏阙上书,岂肯逃死?”公差听了,感动地说:“小的也素知相公是忠义之士,不敢逼迫。”不一会儿,陈东着装整齐而出,与同舍里的人谈笑告辞,其从容举止哪像赴刑场,倒如出门远游!

就在当日,陈东慷慨赴难,为国殉节。消息传出,天下皆为之惋惜流泪,四明(今浙江)人李()感怀陈东忠义,出巨资通关节,赎出陈东尸体,以礼安葬。新任尚书右丞许翰对家人说:“当年与陈东一道伏阙上书,今其死而吾任高官,问心有愧。”遂辞官而去。

高宗受黄潜善、汪伯彦左右,不作战守之计,致金兵不断南侵。由是感悟陈东一片忠心,将两奸去职,追赠陈东为承事郎,后又加赠朝奉郎,并诏令国史馆收集陈东事迹,以资弘扬。

后人永远缅怀陈东这样高风亮节的太学生领袖,其家乡的父老,为他建造专祠,并铸黄潜善、汪伯彦两奸像,长跪于其像前。直至明朝嘉靖年间,专祠依然香火旺盛,致祭者不绝于道。学士郑晋瞻仰忠烈时,书联一幅于祠壁:

一片忠肝,千古纲常可托;

两人屈膝,平生富贵何为?

时隔850余年,丹阳地区仍流传着陈东“抬棺进京”、“以死谏君”的感人故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