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岁老人街头卖字谋生 捐资助学20余年(组图)

baifabaizhong 收藏 47 3350
导读: [img]http://img4.itiexue.net/1239/12390292.jpg[/img] 连老外都为高老伯的书法着迷。 [img]http://img5.itiexue.net/1239/12390293.jpg[/img] 高老伯捐资助学明细表。文/记者石善伟 图/记者杨勤 春节到,挥春俏。在越秀区海珠南路,一处挂满喜庆挥春的小档口前,总可以看到一位白发老人坐在方桌前,提着一支“金笔”,在红纸上认真写字。 老人叫高泽华,今年91岁,坚持给街坊写了40年的挥春、春联


91岁老人街头卖字谋生 捐资助学20余年(组图)

连老外都为高老伯的书法着迷。


91岁老人街头卖字谋生 捐资助学20余年(组图)

高老伯捐资助学明细表。文/记者石善伟 图/记者杨勤


春节到,挥春俏。在越秀区海珠南路,一处挂满喜庆挥春的小档口前,总可以看到一位白发老人坐在方桌前,提着一支“金笔”,在红纸上认真写字。


老人叫高泽华,今年91岁,坚持给街坊写了40年的挥春、春联。九旬阿伯写字端正有力,几个钟仍手不抖眼不花,让摊前顾客啧啧称赞。街坊们想不到的是,老人在半生写字的同时,一直默默捐资助学,坚持20余年未曾中断。


路边写挥春 节前可赚七八千


胜券在握、福如东海、上落平安……在海珠南路的这处档口前,墙上挂满一幅幅红纸挥春,都是一句句的吉利话。门口悬着一红纸,写着“以才谋生,以德立身,九十一岁高泽华”。


稀疏花白的头发,厚厚的毛衣棉袄,袖口两段套袖有点脏,“卖字先生”高泽华端坐门口,就是这副模样。


在这里,挥春4元一张,春联30元一副。生客有时嫌贵,可经常光顾的熟客却从不讲价,而且喜欢让老人现写现取。一个男人这时急匆匆跑来,一边拿着尺子量,一边嘱咐高伯,要写“姚府”两个大字,做婚庆宴帖用。说完留下50元钱用来裁纸,约定下午5时来取。


“除了挥春和春联,平时也写些婚庆喜帖。”高伯透露,红纸金字看着喜庆,“金粉”是用铜粉和调金油自己配制的。写挥春收入不定,每天几十元或上百元,春节前是旺季,多时能有七八千元的收入。


卖字四十年 是家中的顶梁柱


高泽华今年91岁,一手毛笔字的功夫,源于小时读过的10年私塾,这也是他的最高学历。老人的老家在中山小榄,1958年定居在广州海珠南路。这写挥春的活计,老人已经操持了将近40年。


“以前街上很多人靠写字糊口,当时卖得很便宜,都是几分钱一幅。如今,挥春价格涨了,别人却不干了,或者写不动了,就剩我一个。”写字卖字半生,附近很多街坊都是高伯的“回头客”,家里贴的都是高伯写的“招财进宝”。有的街坊搬到天河、番禺,逢年过节会特地回来买几幅挥春。


高伯膝下八个儿女,现在和老伴以及大儿、儿媳住在一起。85岁的老伴中风三年腿脚不便,儿子头脑有精神问题,靠儿媳照顾一家人的起居。在生活来源上,除了其他子女的抚养费,还有老伴的退休费和老家房屋的租金,加上他写字贴补家用,每月几千元收入,一家人生活无虞。邻居感叹,高伯是家里的“顶梁柱”。


助学二十年 相信善举像蚂蚁


高伯告诉记者,他的身体很好,几十年不曾生病。老人说,每天握笔写字,活动手指,转动脑筋,也是一种锻炼。


“我养生有‘八得’。”高伯说,所谓“八得”是指:一曰食得,满口牙齿健在,胃口不差。二曰睇得,没有老花眼,每天都会看报纸。三曰听得,双耳不背,听力未损。四曰行得,腿脚麻利,经常去公园锻炼。五曰打得,打麻将仍可上阵。六曰写得,写毛笔字四十年。七曰做得,连续写字几个钟不歇。八曰揾得,坚持写挥春揾钱养家。


“八得”之外,高伯还有“一得”没说,那便是“捐得”。高伯的儿媳捧出几本证书,上面写着“重教楷模”和“助残先进”。原来,近20年来,高伯一直默默坚持给广州教育基金捐款,未曾有一年中断。


高伯捐款时用的名字是“高学蚁”,他相信自己的助学善举就像蚂蚁一样,数额虽小,但可积少成多。破旧的小本子里,夹满了每一张捐款收据,从1989年到2010年,每一年春节后,高伯都会拿出少则100元,多则600元,捐给广州教育基金。受捐对象还有儿童活动中心、助学助残基金、敬老院等,攒了厚厚的一本。20年坚持助学,老人图的什么?“教育应该重视,”除了这句话,高伯回答不出更多。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