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生中,你是否有值得怀念的日子?

又是12月13日

--而立之年思考人生之四

(这个日子对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日子,73年前的今天侵华日军占领了南京,对无辜的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军人实施了惨无人道的血腥屠杀,6周的时间里30多万同胞献出了生命,不过今天我写的不是那段我须记的历史,而是我所纪念的我的12月13日。)

今天又是12月13日,又是一个坐火车外出的日子,也许是巧合吧,12年前的今天也是我坐火车外出的日子,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也是我第一次走出那个熟悉的小县城,第一次远离父母――我当兵了。如果说今天的这次坐火车外出是为了生活而奔波,然而12年前的那次坐车外出却是为了人生而战。

当兵,说保家卫国,为祖国做贡献,那是从宏观上说,其实更多的是为自己的将来谋一条路。通过上学走出农村的路已经走不通了,在那个不偏僻但经济欠发达的小县城,其实没有别的选择,更何况当兵还与光荣、历炼、勇敢、更男人等字眼紧密联系着,于是我义无反顾而又别无选择的选择了当兵,那时虽在光荣、勇敢的光环下有点晕,但我依然清醒的认识到:当了兵,仅仅意味着暂时离开了那个小县城,那片让农民沉重而又无奈的黄土地,要想把暂时变成永久,也同样别无选择,只有去奋力一搏。于是乎在背对悬崖的境地下,只能是鼓起破釜沉舟的勇气,除了胜利同样别无选择。所以为了争取考军校的名额人生第一次给领导送礼时,虽然害羞但却无畏;把装着父母的血汗钱的信封拍到领导面前时,虽然心里滴血但却无悔,虽然心里与腐败格格不入,但现实中我只能屈服,不知这是不是成熟,反正经过摔跤后的我用那稚嫩、不适应的肩膀扛起了明天。但现实中我只考上了士官学校,后来也曾对提干抱过幻想,现实中却渐渐地远离了干部的行列,也曾经向这行列努力靠近过,但最终没有如愿,不但没能如愿,连思想上的靠近都被这个圈子里的干部的意识猛顶了回来。后来才明白:从组织上进不了那个圈子,圈子里的人就会从思想上意识上排斥你,你的年龄再老,你的称呼永远都叫“小士官”。多少次的流血,我却极力忍着泪水。情感,理想,甚至心都破了,但我却忍着痛舔干伤口上的血依然坚持着、硬扛着,只为了我一直想把暂时变成永久,不想再回那个小县城,那片黄土地。也许我的根还扎在那片黄土地里原故,所以尽管还在现实的风中不停的摇曳,但我依然保持着本性,没有漂浮,依然向前。当静下来思考的时候,我明白:这些年来,一直坚持着,不只是因为有梦,还有必须直面的人生和不能任你改变的路,或是一种担当――对父母、对家庭的担当,更是对自己曾经的历史和未来的担当。

但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苦苦坚持的还算安逸的从军路其实是一条越走越窄而且尽头就在不远前方的路。从此彷徨、迷茫慢慢的涌上了我的心头,而且随着兵龄的增长愈发浓烈,最后又是别无选择,只有提前两看结束本该12年的从军路,在做出了无数次的设计和尝试后,我依然坚持着不回那个小县城,不回那片黄土地的理想,最终我留在了已经生活了六年的北京。

退伍后的两年中,我虽孤独过,郁闷过,也害怕过,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而且把今天本该是为人生而战坐火车外出(如果按正常时间,今年我服役才满12年,才能退出现役。如果是这样,那么在这段时间里我坐火车外出的话,一定是为了下一步人生而挣扎,但两年前我已完成了这种挣扎,走上了一般公司员工正常的生活轨道)变成了一次为普通生活而奔波的坐火车外出,因为两年前在我的战友还在象我当年一样彷徨迷茫的时候,我已经完成了为为人生到为生活的转变,这个转变也是在我没有个人家庭、老婆、孩子的时候,不到30岁的时候,房价还能让我承受的时候,青春气息尚存的时候完成的,我想我会走的更远,更久,更轻松。

今天又是12月13日,这个12月13日离那个为人生而战的12月13日过去整整12年了。如果用不断向前延伸的“轮”划分人生的话,我想12年正好是一个轮。然而从十八九岁到二十八九、三十岁的12年却是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一个轮。十八九岁,正是梦想起飞的年龄,上大学、打工、当兵或者还有其他选择季节,正是面临选择方向的年纪,而二十八九、三十岁却是有方向,逐渐定型的时候。这个轮是当初的选择经历成长、开花、逐渐成熟的过程,如果当初的选择出于无奈、无知或其他,路越走越窄,我想也不必过分忧虑,但要有壮士断譬的气魄,尽早实现跨越或者说转变。否则,梦想错过这个孕育发展期,也许梦只能是黄梁梦了,“晚”产的“孩子”将会受到更多的干扰,生活中将会有更多的无奈。珍惜生命中的每一个轮,尤其是这个至关重要的轮。

以此纪念我人生的12月13日--本该在人生关口却转变了12月13日。


(2010 年12月13日 开往邯郸的T5685列车上,邯郸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本文内容于 2011/1/19 21:47:49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