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点小成绩了,是偶然,还是必然?

mhtgoodman 收藏 3 1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登报了,是偶然,还是必然



初接到老部记者站和报社记者们的电话的时候,心理还有一点点不适应,或者说是意外。随着跟他们接触时间增长和次数增多,后来慢慢适应了。再后来,《空军报》和《解放军报》报道了我的事迹,我也没感到兴奋多少。这一切都源于我还在部队时,写的一篇近2万字名为《基层官兵如何落实科学发展观》。写出很久的文章能见到阳光,包括随之而来的登报纸、上网络做客,甚至还有正在策划中上电视等一系列的事情以及引出我所写的长达41万字的长篇自传体小说《跋涉》的部分章节见到读者,这一切到底是必然,还是偶然,我也完全说不上来。不过我依然记得,从当兵到今天,我十多年的努力和追求。


刚当兵的时候,确切的说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就想写一篇记录自己的成长历程的文章,因为我感到自己能来到这个世界很幸运(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是幸运儿吧),也很伟大(当时就有这种不要脸的想法)。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爱上了文学,而且随着时间的延长,我对她的爱意越来越浓。只可惜刚那个时候,甚至是的刚写《跋涉》这部小说的2003年,我文字运用能力还停留在小学二年级仅会造句的水平上。人家常说恋爱中的女人的智商为0,我想说:那时候,我在这种对文学的爱中非常弱智。那再后来我的努力正为“无知者畏”这句话找到了佐证。自认为在高中时读了几本名著,有时候写几首酸诗的我离作家很近了。也许人一中了魔就不能自拔,我是凡人也不能例外。那时候,虽然每写一句话就像儿时造句一样憋半天才能完成,但那个小说的主公人,他的生活和他的道路在我的脑海里都非常的清晰。呵呵,相信你一定猜着了吧,因为那是我与我战友的故事。不过在此必须说明一下,咱也套用一句行话:小说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所以能看到我小说的哥哥妹妹们不要认为主人公就是我。目前哥们我还没修炼到那个级别(最多也就是条黑带,喝多了也吐骑自行车也上树)。那时,我只想记录我与我战友的成长历程,记录我对生活和人生的感悟。还真有所悟,用小说的题目概括就是跋涉。跋涉通常与跋山涉水联在一起用,意思就是在山路上和水里艰难的行进,形容路途艰辛。但我想,无论是跋山还是涉水,路途无论多少的艰辛,跋涉的意思最重要的是“行进”两字。它是前进的,努力向前的。人生不也如此吗?俗话说的好,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面对曲折不如意的人生,我们该当如何呢,那就是前进,再艰辛也要跋涉。


正如我写部小说的过程一样,刚开始的时候是造句,接下来是造句群,后来是造句群连成的段,再后来就是写作文成篇幅了。现如今,当初的小学二年级水平,怎么也得初中二年级水平了吧。那也算是中学生了。还有在这六七年的爱文学的过程中,我爱的人一个个飞走了。家景和家人的心景也随着我与我哥的人生,还有父亲的小生意跌宕起伏,有时都降到了冰点,结冰了,但却从来没有沸腾过,最多温吞吞的。不过,我与我的家人一直坚持着走了过来,特别是去年我与哥都在坚持中买上了房子之后,家景开始出现转机了。春节期间,父母脸上的笑容自然比往年多了很多。


还是回到主题说说《基层官兵如何落实科学发展观》这篇文章吧。说起这篇文章,还得从一个遥远的话题说起,那就是理想。对我来说我的理想应该用“幻想”来表达,因为往往太不靠谱。上高中的时候,我的理想是(或说是幻想着)成为一个演说家。至少也得达到美国总统竞选时的水平吧。从那时起,我一直不要脸地锻炼自己。特别是到了2003年,也就是从军校里下到基层部队实习的时候,我凭着在军校里炼过,自认为“三脚猫”的功夫也能应付一阵子。于是乎,在“9·18事变” 72周年纪念日的那天下午,我走上了我以后生活了近6年的营机关的讲台,给那些生活在较为封闭环境里的官兵上一堂以伊拉克战争为重要战例的政治教育课,凭着较为花梢的计算机课件(那时他们很少见到这东西),还有我的三寸之舌和比城墙还厚的脸皮,赢得了阵阵的掌声。刚到那个地方露脸就整了个满堂红,让很多的人都摸不清我的水有多深了,其实那堂课我准备了近一周的时间。接下来,是全军上下宣传贯彻落实“****”,打响了第一炮,就不愁没人让你打第二炮了,打响了第二炮,以后炮炮都会让你打。所以不谦虚的说,那个刚下连实习的意气风发的2003年的夏天、秋天还有冬天,那个营里的“****”几乎全是我陪着那些信息较为闭塞的官兵打的炮。后来我进了营机关的支部班子,心想怎么也是“班子”里的人了,怎么也得“谋发展”啊。接触到了科学发展观过程中,我正一面写我的《跋涉》一面思考自己的人生及发展。正好,有科学发展观这东西,我靠“科学发展”不正合我意嘛。于是乎,我读啊读,想啊想,写啊写,改啊改,也就是有了后来的《基层官兵如何落实科学发展观》。这些都是我陪着官兵们打响每一炮的时候写东西时思考问题的延续。如果我不想当演说家,我没有厚脸皮,更进一步说如果不写《跋涉》思考人生,也就没有这东西。


后来,我与部队“决裂”了,我应聘进了目前正在谋职的这家公司。可能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毛病改不了,刚到公司没多久,我就把自己当领导了,写了一篇叫《以军人的视角看公司的发展》文章,文章中总是死皮赖脸地向部队的好地方,好传统、好方法上扯。也不知道是写东西多了会擦粉了,还是别同事没见过傻大兵写的东西,所以有没有思想我不敢说,反正老板还算是欢喜这篇文章,再加上几件小事没让我办咂。算是跟老板相识,相知,又被他相中,派往一个较大的项目上做项目经理。也许是因为我姓的就是畜牲----马,所以只道傻傻地拉犁,拉啊拉,走啊走,干啊干,反正又被我歪打正着了,项目做的还不错,也拿到了不少奖金,自己的拉犁用力的技术和技巧也摸索出来不少,直到今天还在用力拉。


再后来,爱情鸟也飞来了。我想这次打死也别让她飞走了,我就想一尽办法喂她,有时候用米,有时候用水,还有时候用菜,更有时候什么都用,反正薅尽她的毛也不能让她飞了。


能有今天的成绩,看到报纸和网络上的自己,也许是个偶然,但更是我十几年来努力和不断的追求的必然。还是引用一下我提出的现在在部队里被他们广泛引用的那个词---人生战略储备期,来说明这个问题吧。人,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储备的时期,要储备的东西很多:有知识,有能力,有人脉,有道(这个问题谈起来咱得找个时间),更要有物质积累。只有这些储备足了,当人生的突破口(机遇或机会之类的东西)一找到或遇到(得主动地去遇),这些东西就是发生中合反应,释放出巨大的能量,你的人生也许就会上一个新的台阶。不要轻易地说放弃,人生中没有多少次铸就成功的机会;也不要过于埋怨脚下的土地太贫瘠,想埋怨时,先问问自己是不是一个勤于善于耕耘的人;更不要太浮躁,因为你每一份努力着的必然里定有一份永远属于你的偶然。




2010年2月24日星期三 于出差的T5685列车上

本文内容于 2011/1/19 21:50:52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