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之血 第二卷 炊事班 第十二章

海猎潜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size][/URL] 卫兵正与徐锴说话的时候,吴淞尉这小子从后面跑了上来,拍了排卫兵的肩膀叫道:“嘿,你们两个傻子干嘛呢?还不快回去收拾收拾!” “嗯?”卫兵与徐锴疑惑的回头。 “傻站着干嘛呢?快回去收拾收拾,连长在外面等着呢,抓紧点!”吴淞尉叫醒了两个人。 “小松,你弄成这样干嘛去哪?就算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卫兵正与徐锴说话的时候,吴淞尉这小子从后面跑了上来,拍了排卫兵的肩膀叫道:“嘿,你们两个傻子干嘛呢?还不快回去收拾收拾!”

“嗯?”卫兵与徐锴疑惑的回头。

“傻站着干嘛呢?快回去收拾收拾,连长在外面等着呢,抓紧点!”吴淞尉叫醒了两个人。

“小松,你弄成这样干嘛去哪?就算是杀猪去你也不用全副武装吧?太意外了!”徐锴叫道。

“什么啊?没工夫跟你们两个人解释,抓紧点,现在去收拾东西,我们要换地方了,现在连长在外面等着呢!我们得去师部,还有咱们连副已经转正了昨天下来的通知,你们几个傻帽还不知道呢吧!快点啊!”吴淞尉这小子激动的说道。看来离开饲养场对他来说真是的天大一般的好事啊。

卫兵两个人站在那里有些吃惊,这刚刚还在羡慕这些新兵呢,这现在这种好事竟然落在了自己的头上,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出现的也太快了点吧?有点让人接受不了啊,即使对于卫兵这个上过战场上的人来说,这样的事情也要反复在大脑中过个几遍,不然这怕是在做梦,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闹心的还是自己。

“小松你说的是真的?我们真的可以离开这里了?”徐锴双手拉着吴淞尉的肩膀一顿猛摇,边摇边叫道。

“我要,你都筛子呢?松开!”吴淞尉被徐锴弄个有些迷糊,连忙挣开了徐锴的手躲到了一边。

“小松,你说的是真的?”卫兵再次确认的问道。

“小卫,是真的,快点吧,连长在外面等着呢。”吴淞尉问道。

“那咱们班长知道吗?”卫兵说的当然是郝大通了,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几个人早就出处了感情了。

“哎,郝班长好就知道了,就你们三个,傻子一样,上次连长去找你们,你们就应该知道的,但是到现在你们还没有转过来弯,真给咱们尖刀班的兄弟们丢脸,交友不慎啊,原来你们三个不是挺机灵的吗,今天怎么了?傻啦?”吴淞尉叫道。

“不,不,只是长时间没有听到这样的喜讯,我有点接受不了,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收拾装备!”卫兵两个人经过了再三确定之后,发疯一般想着炊事班宿舍的方向狂奔而去,回到了宿舍发现高岗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站在那里笑着看着两个人。

卫兵、徐锴,鄙视的看了看高岗之后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很快东西就已经收拾好了,转过身来两个人把高岗夹在了中间。

“你个败家孩子,你就不告诉我们俩是不是?找收拾了是不是?”徐锴恶狠狠的说道。

“我冤枉啊,我比窦娥还冤啊!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班长告诉我的,我就回来收拾东西了,刚刚弄好你们俩就回来了,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啊!”高岗很是委屈的对两个人说道。

而在这时卫兵也想起来了,他们四个人走了之后,这炊事班就只剩下四个人了,全连这么多人,郝大通他们怎么忙得过来,转过身满怀歉意的看着郝大通。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从师长把你们安排在这里的那一天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呆不长的,任何一个部队都不会放着已经是精英的战士不用,而去从新训练那些还不是精英的战士!这是任何一个军官都不会做出来的蠢事!”郝大通笑道。

“班长,这一年来,麻烦你。”卫兵说道。

“去,别跟我说什么麻烦,这一年来,你们让我这个老不死的从新回到了刚刚到部队的时的那种快乐的感觉,放心吧,你们走了之后,很快这里就又会补充进来新兵的,没事,要忙也就是今天的事情了,明天就有新兵来了!那里缺人部队也不可能让炊事班缺人的,到时你们几个,要安心的在新部队发展啊。”郝大通似乎已经看出来卫兵想要说什么,便提前开口说道。

“呵呵,班长,我们在这里呆了一年了,要说我们之间没有感情那纯属放屁,要走了,以后要见上一面那可就真的很难了,你把这个收着,不是什么好东西,子弹壳而已,以前自己去靶场找的子弹壳拼起来的,不算好看,但是留个纪念吧!”卫兵笑道。

“行了,我收着,你们几个抓点紧,连长还在外面等着呢!”郝大通说道。

“班长,在我回来看你之前,你千万不要退役,我还要吃你做的牛肉面呢!”徐锴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已经湿润了。

郝大通年龄已经不小了,在部队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即使是上面在照顾,那也没有几年的时间了,更何况郝大通已经就和几个人说过,他想退役了,回家照看老娘了。

“王槐,你们几个要时刻抓紧训练啊,你们还年轻,早晚有一天会被别的连队的军官看重的,努力吧!”高岗对着几个新兵说道。

“放心吧班长,说不定,哪天我就去你那部队找你了呢!”王槐几个小战士眼圈也红了。毕竟是相处了一年多的感情了,要想让他们一下就放下,这放在谁身上都做不到。

“班长,那我们走了!再见!”几个人来到门口,站成一排对着郝大通以及其他的三个小战士,敬礼。

即使吴淞尉没有在炊事班中呆上几天的,但是好歹说他也是炊事班的人啊,临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虽然说这不是退役,但是一旦分开了,多久才能见上一面呢?这谁都不得而知,更何况,他们几个小战士是否能够成功的专程志愿兵,如果不能专程志愿兵,那可就真的难说了。

四个人除了炊事班在大陆上一路狂奔想着连队大门口狂奔而去,在通过了操场前面的一段路的时候,弄得下面的新兵一阵皱眉。而上面的军官也是恍然大悟对着新兵连长一顿吼叫。

卫兵几个人在前面若有若无的听见了这么一句话:“老赵,你老小子跟我们玩阴的,这还有兵呢,你跟我们藏私,你等着我们几个不去团长那告你的,你跟我们玩阴的!”

“不,不不……”接下来的由于卫兵几个人已经跑远就没有听清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