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雁萍踪 正文 家国恩仇 123 山乡惊梦

张继前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URL] “张思德同志毫不为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童音清彻抑扬顿挫的朗朗书声飞出校园,迎接朝阳,回荡山谷…… 一侧山坡上,谷坝公社黄书记注视着三方一照壁,坐西向东的茅草学校,聆听着奶滋奶味的念书声非常满意:“好、好,很好。没想到安壁禾这娘们还真是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



“张思德同志毫不为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童音清彻抑扬顿挫的朗朗书声飞出校园,迎接朝阳,回荡山谷……

一侧山坡上,谷坝公社黄书记注视着三方一照壁,坐西向东的茅草学校,聆听着奶滋奶味的念书声非常满意:“好、好,很好。没想到安壁禾这娘们还真是干事业的好材料,竟把一所无中生有的学校创建得人模人样的。不简单,不简单。”

黑风寨大队长李佳水深有同感的点头感叹:“是不简单呐。黑风寨这鬼地方,我李佳水在众人里头是独一无二响铛铛的硬家伙,没想到安壁禾一露头我就矮了三分;她刚来时,这里只有两间顶上开着天窗的茅草盖顶垛木做墙的废羊厩;她像玩魔术似的,才短短四年,旧貌变新颜;我想要是她站在我的位置上五年,这黑风寨保准能超过苏联赶上美国。”

“得得得得。”黄书记挥挥手,“李佳水同志,你千万别把人看的样样能;你呢?能够带领黑风寨的贫下中农人民群众抓革命、促生产,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这安壁禾呢?只能将她喝饱的墨水一点一点的滴进每个山区娃娃的肚子里;这叫做按劳分配各尽所能,懂马?”

李佳水笑容满面:“要懂要懂,不懂的名堂就请黄书记多多批评教育。”

黄书记摇头不迭:“错了错了,这不是批评教育,是交谈、是平等的交谈懂吗?我最注重平等二字。唉!说平等想平等,可平等的东西又在那里呢?象安壁禾这样的人才,怎么就偏偏戴了顶让世人产生多少误会的帽子呢?我们的国家是多么的欠缺知识文化,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怎么就偏偏戴了顶分裂民众的歪帽子呢?”

李佳水咧嘴笑笑:“就因为地主才识文化,识文化的都成了地主呗。”

黄书记说:“对。可地主又怎么啦?俗话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你看安壁禾,她不也就捧着毛主席的书给学生上课嘛,难道她还能把蒋介石和孔老二的书抱上课堂?难道她只能教蒋介石的书却不能教毛主席的书?不可思议的是如今的学校都放着稀有的知识人才不用,尽让一瓶不满半瓶摇的贫下中农占领课堂。常言道师傅不高徒弟弯腰,如此瞎子牵瞎子的牵下去,社会主义的道路究竟能走多远,这问题实在是令人头疼的未知数。”

“喂呀!”李佳水堆起五体投地的笑浪,“你们当领导的就是想得深看的远,哪像我们被大山挡住了眼;我们山里人所能想的就是能让娃娃们认得几个字,至于老师教的是毛主席的书还是蒋介石的书、那跟我们没关系;反正有字就是书,能识字就行。”

黄书记竖起手指嘘了一声:“你不想活了!这样的话也能说?”

李佳水眯眼对着照到身边的太阳,想到学生也该下课了、说:“这样的话当然不能乱说,但黄书记你跟其它领导不同,在你面前我可以想什么说什么;好了,回家吃饭去;我们山里的太阳来得迟、见太阳就是见饭菜。”

黄书记点头,在下坡走回人间的弯弯路上摇摆着移动的身子:“你们山里真自由,我压在心头多年的话今早总算吐了几口。这样的话若传到外人耳里,就算毛主席能饶我不死,谷坝公社的人们也得叫我五马分尸;在这种假的无法再假的世道上,说话办事就得跟假字沾亲;我刚参加革命就对革命的真正含义产生了怀疑,觉得里边的东西很假;由于对有些东西看不习惯,为此吃了不少亏,后来学精了,在上级和下属之间尽说假话,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尝到了越假越吃香的甜头;李佳水同志,你有这样的同感吗?”

李佳水说:“我们山里人土生土长,哪有这样的感觉。”

黄书记说:“李佳水同志,对世物作这样的认识是要吃亏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们黑风寨也难保清静,最多明年春天,政治工作队就要开进黑风寨了。”

“啊!”李佳水叹了口冷气,脸上却是火热的笑容,“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可惜山里粗茶淡饭的,只是苦了同志们。”

黄书记转身:“哈哈,李佳水同志你的进步很快呀,转身就学会了说假话;你会欢迎吗?鬼才相信。因为工作队进村了,你的麻烦就多了;不过工作队要来,你也得哭的日子笑的过、高高兴兴的去迎接。”

李佳水说:“黄书记你误会了,这黑风寨又没什么金银珠宝或见不得人的勾当,就是日本鬼子进村了也出不了多大的乱子;我只担心安壁禾,到那时还能不能呆下去。”

“是会有些风吹草动,但也不必如此忧虑。”黄书记说,“安壁禾是个会说假话能办实事的精明人,她省时度势见风使舵的本事大着哩;我这次下来,一是考查她四年来的工作成绩,二是给她敲敲边鼓。”

李佳水沉思着点点头“那就好。黄书记,要不要召集队委会,通知一下安壁禾?”

黄书记转动眼珠,思忖片刻才说:“不必惊动什么人,她的身份特殊,大张旗鼓的不好;我动身时,只对部下说我到山区查看大春生产;这样吧,早饭后你把安壁禾四年来的工作情况向我作个详细的介绍,然后我再跟她单独谈谈;李佳水同志, 这是非常时期,说话办事无论如何要慎重。”


与黎明到来的时刻相距甚远的午夜,安壁禾在面红耳热的慌乱中睁开了空洞的眼睛;习惯摸黑的手打开窗扉,云层中的半边月正在赶路。

让余温尚存的被子遮上黑暗中的隐秘,她合衣坐立一人独静的床头暇想连翩的摸索着突来的梦事——

似乎昏昏欲睡,零落的书声就随着突来阳光洒满校园。穿衣梳头的时候、身后的房门开了,感觉熟悉的手落在肩上!

出于呼吸急促的原因,她的脖颈失去了回头一顾的自由,想通过梳妆的镜子看看久别的面容,奔来眼底的竟是语文课本上的张思德;他身材魁伟容貌端正,着一身与时代有关的戎装,背着烧炭的柴禾;他向她敬个标准的军礼:“安壁禾女士你好,一个普通的军人张思德向你致以崇高的敬意,谢谢你把我的英雄事迹带进这偏远山区的同时,我以个人的尊严要求你立即停止你正在从事的课程;因为我根本没有课本中宣扬的那样美好,我多年以前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达到升官的目的,我并非为了民族的独立自由而牺牲,我没有那么崇高的觉悟和人格,我只是为了虚荣的辉煌丢失了性命;女士,此时是我终年累月以泪洗面的在天之灵跟你对话,我没想到我渺如尘屑的影子就像漫漫夏夜的荧火一闪即逝,却给人类留下了祸患千秋的谎言,山里的孩子是纯洁的,我不希望他们的心灵有关我的谎言受到污染。”

手在汗里游,通体的火苗在蔓延!

张思德满目凄楚的言语断断续续的在耳畔飘飞:“女士,请你别以魂不守舍的姿态面对我, 我并非在吹欺名盗世的春风,并非在说沽名钩誉的假话;虽然由于别人的原因,我欺骗了伟大领袖毛主席,但我绝不能再坑害人之初性本善的下一代;望你助我一臂之力,女士。”

她像浮出水面的荷蕊扭动着纤婷的躯体。她余音袅袅的语丝环绕在温雾蒸腾的波光滟潋之间:“对不起,张思德。你强人所难的要求我爱莫能助。因为我生存在强人所难的空间;你还是另择高贤吧,你走吧。”

张思德泪光隐隐:“女士,我对你的诚挚之言完全出于同病相怜;你倾情奉献的为人师表欺骗了善良纯朴的黑风寨人,黑风寨人把你视若驱除黑暗的指路灯塔,把你视若涤污荡垢淘优汰劣的神仙;岂知那是你为逃避灾难精心编造的谎言,这里明是你栽桃育李的校园,暗是你呼朋引侣纵欲藏奸的寝室。”

她说:“那又怎样,既然黑风寨人已看到了美好的一面,我又何必用丑恶的一面去伤害人心;张思德,你壮志未酬英年早逝岂知人类的庞杂,欺骗并非尽是罪恶,人类摆免纷争、统一安定的基础就是欺骗;你的美丽神话欺骗了众人,你就是安邦定国的有功之臣,你又何必要做揭穿谎言扰乱国体的千古罪人呢?算了吧张思德,欺骗其实也是一种告慰灵魂的善意,实际的东西太残酷,而人的力量太渺小。”

“女士,”张思德飘荡在谬托知己的愁云中:“你身后的男人是谁,你知道吗?他是暗藏的美蒋特务卓云。”

她娇喘着往身后的抚摸,闭上眼睛说:“我不管他是美蒋特务还是淫棍嫖客,我只知道他是我阔别多年的丈夫。”

张思德肯定看见了她的双乳和阴户,他抽动着粗壮的喉结说:“不,女士你要跟他划清界线,否则他将砸烂你的避难所。”

她身后的感觉说话了:“张思德,是不是我当初看不起你是宝塔山上的烧炭翁,你就诽谤我是特务。我是捧过美蒋的饭碗不假,可那是响应到敌人后方去的号召,混迹在国民党西南情报站挖蒋介石的墙角;当然,论起革命功劳我比你大、可论起美名我不如你,因为你当初给人雪中送炭,就会有人给你锦上添花;你该知足了,你含笑九泉去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