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的那些事 续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27 8692
导读:前两天发了个帖子,说了些在部队打架的事,今天就说说从当兵前至开赴新兵连的一些事吧。 2006年夏天得知了自己高考成绩不理想,貌似哪里也考不上,当时很失落,不知道该干啥,幸好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在外地当兵,夏天恰好回家探亲,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这兄弟给咱支了一招,小伙子没考上大学没关系,当兵去! 说实在的,当时还是太年轻(当然了现在也不老,哈哈),多多少少有些英雄情结,也十分崇拜解放军,当下就擅自做了决定。而且当时决定去当兵的不光我一个,还有一位高中时最好的朋友也决定去。不过他这一想法考虑了好久了,高二时就

前两天发了个帖子,说了些在部队打架的事,今天就说说从当兵前至开赴新兵连的一些事吧。

2006年夏天得知了自己高考成绩不理想,貌似哪里也考不上,当时很失落,不知道该干啥,幸好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在外地当兵,夏天恰好回家探亲,在一起喝酒的时候这兄弟给咱支了一招,小伙子没考上大学没关系,当兵去!

说实在的,当时还是太年轻(当然了现在也不老,哈哈),多多少少有些英雄情结,也十分崇拜解放军,当下就擅自做了决定。而且当时决定去当兵的不光我一个,还有一位高中时最好的朋友也决定去。不过他这一想法考虑了好久了,高二时就时不时的跟我们说要当兵。与我相比,他的家人也更支持他去当兵,毕竟有些家庭还是有能力让当兵回来的孩子有一个好工作的,当兵保家卫国为第一目的,当然也在为自己的前途考虑,正所谓当兵也能奔个好前程。刚开始本来还以为我们能在一起呢,结果走的前一天他才告诉我他要去当消防武警,而我早就知道我要去海军,他是北上,我是南下,相隔何止千里,当时就茫然了,我才19岁啊,第一次独自出门就走那么远,心里不打怵是不可能的。后来才知道,他家在消防支队有亲戚,可以帮忙照顾他,弄好了还可以考军校,直到现在还巨羡慕他,可惜他在考军校时还是被别人给挤了,不过他现在也很好,依然在部队,而且学了开车,以后只负责开车不负责往火场里冲,挺好的。

书归正传,在经过报名、体检、审查等一系列关口后,我们终于被告知复合参军标准,批准入伍。

新兵开拔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12月13日,天不算很冷,但是个阴天。当年我们市入伍的人并不很多,都有家长亲友陪同,就我是例外,当时父亲常年借调在外地,母亲是教师那天正好要带学生上早课,而亲友们因为并不支持我当兵所以根本没有人来。那天是我一个人去火车站集中。看着其他新兵都有父母亲友陪同,虽然大包小包里已经塞满了好吃的,但家长亲友还是不停地往新兵包里和手里塞好吃的,我心里就有些发酸。人群里我看见了我朋友,屁股后头也跟了一大批亲友团,又给他塞吃的又七嘴八舌的嘱咐他,这家伙好像还有些烦了,我倒是又开始羡慕他,有那么多人关心他祝福他,他还有啥不知足的呢?他看到我就冲我走了过来,我们聊了几句后我就听见海军的招兵干部喊新兵集合,我最后握了握朋友的手,就朝海军那边跑去。虽然我舍不得离开朋友,但我知道现在海军才是我该去的地方,再舍不得我也得走。我朋友在后面朝我喊:“给我写信!”我头也没回的答应了一句就挤进了自己的队伍。

列车开动的那一刻我终于还是哭了,只不过我没让人看见,也没人看我,因为新兵都忙着隔着车窗跟家长亲友做最后的交流,我看到真有家长掉眼泪了,但新兵们一个个还是忍着,虽然他们也怕,但好像是想硬装着成熟些吧,青年们的逆反心理在作怪吧,哈哈。

列车走了整整三天三夜,第四天天刚黑,车才停下,有人告诉我们说到了,我们提起行李下车。我们这一车的新兵都是北方来的旱鸭子,好多人都没见过大海,满以为当了海军能看到军舰和大海了,结果下车后都傻了,这里并不是迷人的热带海滨,而是阴冷阴冷的大山深处。当下有胆大的就问接兵的班长,铁面班长说:“下次跟我说话先喊报告,咱们是岸上的海军。”

海军还有岸上的?那能是什么海军呢?海军水兵不是都在军舰上吗?难道我们是文艺兵?根本不可能,一群连唱歌都跑掉的大老爷们儿能是文艺兵?莫不会是海军陆战队吧?那可惨了,咱也不是当特种兵的料啊。当时,各种稀奇古怪的猜测都有,但大家都不敢吱声。我甚至有被拐卖了的感觉,满以为能坐着威风的战舰走遍全世界呢,哪曾想居然被拐到了大山深处。

接下来,队伍被带进了营区,黑咕隆咚的我们啥也看不见,阴冷的山风刮得我们直哆嗦,而且我们真的很害怕,陌生带给我们不安和恐惧。

一个干部给我们训话,基本内容就是新兵连训话的套路,当过兵的战友都知道,没当过兵的战友或多或少也知道个大概,我就不重复了,码字很累的,哈哈。总而言之那位干部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有新兵班长过来点名,被哪个班长点到,你就是哪个班长的兵。我记得我是我们新兵班的第一号,我的班长叫刘天,山东口音(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大连口音),个子不高,甚至有些胖,二期士官,眼睛小小的,嘴唇有些厚,一副厚道相,但后来我们都知道在训练新兵方面他一点儿不厚道。

我们想得很美,来的都是客,部队该给我们准备些夜宵吧,然后就该组织睡觉吧,车舟劳顿这么久,是该好好休息了。哪想到刘天班长不给力,首先是看我们喊“到”时有气无力(我们饿了,累了,而且在陌生的地方怕了,哪里有力气扯开嗓子喊),其次看我们都缩着个脖子站没站相(我们冷啊),竟然命令我们先绕着操场跑跑步,他不喊停就不许停,并且说你们现在到部队了,好日子到头了。说话的时候,他是一脸的坏笑,根本就不厚道。

我们开跑的时候,发现其他班的新兵也开始列队跑圈了,这些班长像是约好了似的,后来等我们成了老兵才知道,这叫下马威,任何新兵都得过这一关,不这样新兵不知道部队的厉害。毕竟现在是独生子女占大多数,娇生惯养的公子少爷没一个是好兵胚子,不好好训,部队哪有战斗力?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就叫“小树不修不直流”。

至于那个之前训话训得激情四射的干部早不知去哪里了,我们寻思恐怕是回宿舍里暖和去了吧。

跑出一身的臭汗,上气不接下气时,终于喊停了,班长带着一群头发冒热气的新兵去宿舍。安顿好以后才去食堂开晚餐,当时都没啥食欲了,经常运动的人知道,跑步实质上是抑制食欲的,跑的越远越不知道饿。我记得我当时就吃了一个馒头,放在平时就那种小馒头我一顿能吃二十多个。

不管怎么说,在部队的第一顿饭是记忆最深刻的一顿饭,虽然有不少好吃的,有鱼有肉,但大家基本上没怎么吃。结果第二天就后悔了,在部队你不可能天天山珍海味,虽然说伙食管够,但味道并不好,况且你也不敢吃太多,饭后半小时就要展开训练,你吃太多消化不了就会产生呕吐,真要那样不白吃了。新兵连训练强度大,导致我们的体重都不同程度地下降。我记得新兵连里有一个丹东来的战友,矮墩墩的才1.66米,刚来时他180多斤,可以想象他有多胖。来的路上就没见他的嘴闲过,不停地吃着零食。可到了部队后,一个月之内他就掉到了110斤,令人难以置信吧。

新兵连训练科目多,训练量大,对于之前一直宅在学校和家里的人来说是难以承受的,加上营养跟不上等原因,很快我们就都尝到了尿血的滋味,真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抵抗恐怖经历。而且每次从训练场下来衣服都是湿透的,尽管山里的气温很低,虽在南方可以是零度以下,那时冷风一吹,冻得我们上下两排牙齿直打架。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天可以洗澡,可班长告诉我们,当兵的洗澡从来都不用热水。当时我们都傻眼了,可不洗不行,身上都臭了,但毕竟那是凉水啊,那种经历,着实难忘。

在这里再告诉大家一个秘密,部队熄灯号吹响以后,并不代表你可以上床睡觉,有时候班长会在熄灯后给你“加餐”,就是做仰卧起坐、俯卧撑或靠墙深蹲,做多少取决于班长的心情和你的表现。当然这种情况在新兵连比较常见,新兵连结束后我再没经历过这种事,也不知其他部队如何。说真的,一开始我不理解班长的用意,曾经用眼神表示了我的不满,结果班长赏了我两个耳光,那时真的特别恨班长,可后来才明白,班长那是为我好,有时候在训练场上踢你两脚或骂你两句,在训练结束后给你“加餐”,那其实是恨铁不成钢,就像父母对子女,尤其部队还有那么一句话,“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你也别看班长打你骂你,一旦你在外面挨欺负了,替你出头的还是你的班长。

哎,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数了数,三千多字了,哈哈,今天就到这儿吧,祝大家睡个好觉。


本文内容于 2011/1/16 23:58:01 被步兵生于198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