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歼-20的一些看法

学十不得一 收藏 0 102
导读:从气动外形上看,歼-20是四代机。而四代机区别于其他各代战机的第一要素就是隐身性能。为了这个性能,其他所有的考虑和设计是一定要为隐身做出调整,甚至于让步,重大让步的。 隐身飞机里的极致是B-2,这个飞机为了隐身,连控制方向的垂尾也取消了,它的方向控制依靠机翼锯齿形的后缘的襟、副翼的差动来控制,效率比专用的垂尾差的太远了,从空气动力学的角度来讲,这,绝对是个大倒退!但是美国人依然故我,坚持将垂危去掉,可见对于隐身飞机来说,什么样的考虑都只为隐身——尤其是B-2这种不强调机动性的轰炸机。那么对于机动性要求很高

从气动外形上看,歼-20是四代机。而四代机区别于其他各代战机的第一要素就是隐身性能。为了这个性能,其他所有的考虑和设计是一定要为隐身做出调整,甚至于让步,重大让步的。

隐身飞机里的极致是B-2,这个飞机为了隐身,连控制方向的垂尾也取消了,它的方向控制依靠机翼锯齿形的后缘的襟、副翼的差动来控制,效率比专用的垂尾差的太远了,从空气动力学的角度来讲,这,绝对是个大倒退!但是美国人依然故我,坚持将垂危去掉,可见对于隐身飞机来说,什么样的考虑都只为隐身——尤其是B-2这种不强调机动性的轰炸机。那么对于机动性要求很高的四代战机呢?隐身和机动性的调和之处偏向何处?某家的看法,还是隐身性。比如F-22,它的方向控制虽然依靠垂尾,但是,那两个外倾的双垂危的控制效率比得上标准的垂直尾翼么?象F-15,SU-27那样的?比不上,肯定比不上,但是,美国人就那么干了,而同样从空气动力学的角度讲,这也是个大倒退。再比如F-22的进气道被设计成“S”状,这样的设计对于发动机的进气效率来讲,是很差的,然而,美国人就这么干了。仅举两例说明,对于兼顾隐身和机动性的四代战机来说,隐身性的要求是排位于机动性之前的。这样的例子还很多。甚至于说,隐身性的成功与否,对于四代战机来讲,是具有一票否决的。

然而奇怪的是,在我们的歼-20上,却有一对前置的,对于隐身极为不利的鸭翼,这又是为什么?无它,因为发动机的缘故。鸭式布局是一种有着高升力特性的气动布局,这对于在高性能发动机研制与制造上有瓶颈限制,但是对于飞机的高机动性又有高要求的国家来说,是一种好的,也是无奈的路子。这个不光是一种理论上的推断,也是有事实依据的。请看美、前苏联(俄)两国的现役主力战斗机里可有鸭式布局的战斗机?找不到啊。也许十多年前出现的三翼面布局的苏-35是个例外,但是要注意一下这型飞机的装备数量就知道了,它的装备数量绝对成不了俄空军的主力,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下边说。但是在美、前苏联(俄)之外的国家和地区里,鸭式布局的飞机却多的很,早一些的瑞典,有萨博-37,稍后又有JAS-39;再后,欧洲四国的台风;法国的阵风;我国的歼-10。包括胎死的以色列的“狮”式。这些鸭式布局的飞机出现的国家和地区,都是高性能大推力发动机研制上不占世界优势的国家和地区。这个很说明问题。鸭式布局的飞机是缺少高性能大推力航空发动机,同时又对战斗机高机动性有高要求的国家的一个无奈的又是最好的选择。对于美、前苏联(俄)这两个在高性能航空发动机研制制造上处于一流的国家来说,没必要选鸭式布局。因为鸭式布局的复杂之处、难处就在于配平,对配平上考虑会让绝大多数设计师的殚精竭虑付之东流。

接下来在看一下苏联解体后的俄国,在它的经济状况日益恶化的情形下,对于军工科研的投入也日渐乏力,以至于无,直到让各个武器设计局自己向外国推销武器,自己养活自己。当然,研制航空发动机的各个设计局也不能幸免。而这种情况也导致了俄国在高性能航空发动机的研制上落后于美国,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俄国倒出现了几种采用鸭式布局的新战机,最早的苏-35,接下来的“米格-I.42”,苏-47金雕,乃至于前些时的T-50。这些还说明不了问题么?在采用鸭式布局就是一种对发动机研发制造上力不从心的补救。换句话说,我们的歼-20在发动机上还是有瓶颈限制的。所以那对对隐身功能有破坏作用的鸭翼还是被保留下来了。就这样。

从飞机的侧面和前方看,歼-20“就是”一架F-22,但是从仰拍的一幅图片上看,那对鸭翼和大三角主翼,又分明是歼-10的亲兄弟,那么不用别的提示和证据,我们的歼-20和歼-10系出同源——成飞611所。奇怪的是,我国另一家战机制造重镇——沈飞和一再近二十年里,在自研战机上却低调的很,为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