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歼20首飞轰动西方,中美好戏登场

核心提示:媒体报出了中国歼-20隐形战机试飞成功,盖茨回应胡锦涛主席保证并不是针对他的来访。同时日美加强宫古海峡的防务,日韩之间也罕见加强军事合作。到底歼-20试飞对即将进行的胡锦涛访美意味着什么,日美加强防务目的何在,日韩的军事合作对东亚局势将产生何种影响。本期《全球连线》为您解读。



凤凰卫视1月11日《凤凰全球连线》,以下为文字实录:



任韧:这里是《凤凰全球连线》,我是任韧:美国防长盖茨的访华之旅显然在中方友好而隆重的接待之下,心情不错,而稍候盖茨的日韩之旅又将擦出什么火花呢?相信和中国外长杨洁篪和中国国家主席兼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会面之后,盖茨向媒体总结,随着没有期待突破,但是为下一周胡锦涛访美创造了正面前奏。而正在韩国访问即将和盖茨在日本会面的防卫大臣北泽俊美显然是更加关心朝鲜以及中国的军力问题。



对于媒体报出了中国歼-20隐形战机试飞成功,盖茨回应胡锦涛主席保证并不是针对他的来访,他相信这个承诺。话锋一转盖茨对日本记者说,如果日本希望就此提高第四代战机的水平,他可以介绍一些好机型。



美日围绕中国歼-20的唱和,背后正是对中国军力增长的担忧,日本媒体说,美日正在加强宫古水道的防御,准备打造成防范中国的前线。对于朝鲜建议开启会谈,美朝签署和平协定,盖茨说依然在等待着实际的行动。



今晚《凤凰全球连线》日本东京现场凤凰卫视驻东京记者李淼,在汉城现场复旦大学教授汉城大学访问学者汪伟民,以及在北京现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达巍,三地连线,解读告别中国之后,盖茨日韩之行的焦点,胡玲的追踪报导。



解说:从盖茨访华前,歼-20隐形战机照片的曝光,再到国家主席胡锦涛与盖茨会谈的前两个小时,歼-20在成都首飞,中国军方的举动是否是针对盖茨,并可以向美国传达某种信息。在回答本台提出时,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副主任关有飞少将给予否认。他强调中国研发一些武器装备是为了维护主权安全,同时也顺应世界新武器不断出现的需要。



关有飞(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副主任):刚才你提到的这项事情是一个正常工作的安排,不光是时间上是一个没有针对性的事情,同时从发展这项武器的本身我再强调一下,没有针对任何国家,中国有正常发展军队武器的权利,所以各界我希望就是像梁部长所讲的,要正确的评价和评估中国的军力发展,不要过度的无端的去炒作。



解说:另外对于盖茨这次向中国军方提出建立战略对话时间表的提议,而中国方面仅仅回应在研究当中,拒绝就对话具体的时间达成一致。关有飞坦言,中美两军的互信是进一步展开对话的必要条件,而美方要切实解决损害中方利益的分歧,首当其冲就是要逐步减少或者是停止对台售武。



关有飞:中美双方有几起几落这样一个发展轨迹,中间由于美方做了损害中国利益的事情,中方不仅是受害的一方,而且我们两军的互信也受到损失,所以这样情况下,我们觉得我们深入发展,就受到了困扰,或者就叫做出现了障碍,所以我觉得美方应该拿起勇气采取措施,解决长期困扰中美两军关键发展上的一些障碍和问题。



记者:另外对于美国核动力航母将在黄海展开新一轮的军演,关有飞表示,希望各方保持克制反对军事手段施压,他说目前中国方面正在为此作出积极努力,也希望各方想像而形。同时他也透露在周三上午,中国方面是答应了美方的要求,安排盖茨探访二炮部队,并将与司令员靖志远进行会面,他相信此举将有助于增进两军互信。


歼-20首飞为胡锦涛访美做注脚



任韧:美国防长盖茨访华本来是冲着中美的军事交流和为胡锦涛主席下一周的访美进行铺路而来,但是却撞上了中国的歼-20首飞,这不能不引起他的兴趣。首先要请教在北京现场的达巍先生,如果说中国的歼-20的首飞正好撞上了盖茨的访华,却不是针对盖茨的,那么怎么来解释中国军方如此高调和透明的向外界展示高科技战机的试飞,此举的目的?



达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我想中国军方向外界展示中国新的武器,本身这个其实也是按照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贯的说法,它希望中国能够在武器研发方面增强中国的透明度。所以我想这次歼-20的首飞确实是如刚才国防部我们的发言人所讲的,它并不是针对盖茨访华而来的,不过我想这个事情我们可以说它在主观上确实我们中方没有这样的意愿,但是非常有意思的是,我们会看到在美国意义在中国周边一些国家,这条新闻所引起的巨大的轰动,也就是说在客观效果上它确实是对外等于展示了中国正在不断上升的一个军力,因为我们知道在最近这段时间,其实不仅仅是歼-20的问题,还有包括反舰弹道导弹问题,或者说中国的航空母舰研发等问题。这些问题在美国以及像日本这些国家,他们一直是高度的关注。



所以我想这次歼-20的首飞恰好撞上了盖茨的访华,它其实正好是为盖茨访华以及胡主席即将访美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注解或者说注脚,也就是说中美目前的这种态势其实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时候,就是中国整体的实力,尤其中国的军力确确实实正在快速的上升,这个趋势大概不会因为美国的反对而停止。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知道美国也在全力的维持它在亚太地区的一个主导或者说霸主的地位,伴随盖茨而来,其实我们知道美国的航母卡尔文森号也抵达了韩国,美国也说这个航母来韩国并不是针对中国,或者针对这次访问,也是一种巧合,但实际上它其实显示了两国这样的一种动态,也就是说中国正在崛起,而美国意图维持它的霸主的地位在这个地区。



在这样的一种态势之下,必然会引起双方的猜疑、双方的不安,这个是中美两国紧张的一个重要的来源。当然在另外一方面中美两国又都有一个共识要维持这个稳定关系,所以在大的方面中美关系想稳定,但是在安全领域双方又不断的有紧张、有猜疑,如何能够在稳定的前提下,管控住这种不安和猜疑,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值得我们去持续的关注。



任韧:好,中国的隐形战机首飞其实正是中美之间军事交流和军事的博弈之间的一种隐形博弈的一个注脚。我们接下来继续回到盖茨访华的成果,想请教一下在汉城的汪伟民教授了。有人说其实这一次在中方的高规格以及礼遇之下,事实上中美双方之间关于这次盖茨的访华并没有达成太多的成果,双方基本上还是自说自话,您是怎么来评价盖茨此行的意义?



汪伟民(汉城大学访问学者):我觉得盖茨访华这次的意义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就是从去年受台武器问题以后,中方暂时搁置了、推迟了盖茨访华的计划。这次高调对外宣布同意星期三的时候不仅是访问中国,而且要访问中国的二炮部队,恢复了两军军方军事装备的一种对外透明度的问题。



其实中方准备与美国要重新恢复某一种战略会谈的举措。但是另一方面中方还支持的两个,就是另外的一个姿态,一方面就是说有关中美之间的战略会谈的这种磋商机制的问题,在这方面具体的时间表我没有公布,另外一方面同时我们在成都试飞歼-20的问题,我觉得一方面我们重视中美之间安全关系和战略关系的稳定,另一方面我觉得中美之间还是需要相互要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尤其是在中美之间这种军事安全方面的博弈,是不可避免的,我觉得这两方面确实还比较充分的。



我们也不能一味的完全作为我们弱方,美国人围堵我们中国,三艘航母会聚东亚的时候,在我们台湾问题方面,增强中国关系的这种措施的时候,我们完全采取一种弱者的态势,所以我觉得适当的展示我们先进的成果,既提高了透明度,另外一方面来讲,我也觉得显示了从现在到未来一个时期,中美这种双方博弈的这种战略特征。


任韧:好,其实我们也看到盖茨他在明天参观完中国的长城之后,就要转往日本和韩国进行访问了,日本面对此有什么样的期待呢?李淼我们也记得日本的外相前原诚司他在美国的时候就大谈特谈日美同盟,而且多次频频提到了中国,对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影响力上升的关注。那么这一次盖茨访问日本,日本方面将会做什么样的打算?



李淼:好的,其实无论是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去美国访问,还是这次盖茨马上要来日本,或者说在不远的将来菅直人可能也要去美国访问,这三个访问其实最主要的内容也是怎么样深化日美同盟,或者说日本和美国之间应该怎么样制定一个新的日美两国的战略目标。



因为前原在美国的时候在华盛顿和希拉里进行外长会谈的时候,双方就已经达成了共识,目前日美两国之间虽然是有同盟关系,而且也曾经在2005年的时候制定过战略共同目标,但是已经过去了6年,目前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日本和美国之间需要就最新的问题他们谈到两个。



一就是朝核问题,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另外一个就是关于中国海军近年来经常出现在日本周边海域,或者说出入在东海或者太平洋,冲破第二岛链,一系列的过程当中,日本认为中国军力有所增强,日本和美国之间应该如何面对这种新的局势,日本之间和美国可能会在不远的将来召开2+2防务和外务的部长级协商,来确定两国新的战略目标,但这中间可能也会谈到中日美军普天间基地的问题,这个问题也是去年以来一直的悬案。



因为在5月份虽然日美之间是达成的共识,但是在冲绳当地居民依然是非常强烈的反对普天间建造兵营营地,不过目前民主党并没有新的选择,所以盖茨访日就这个普天间问题双方能够达成怎样的共识,也是值得我们关注的。



日美加强宫古海峡防务为监测中国海军



任韧:好,谢谢。其实日美之间对于中国军力的担忧和关注其实已经不只一天了,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在日本共同社昨天的一篇文章当中,特别提到了日美现在正在对于宫古岛等西南诸岛的海域加强防卫,而这里正是中国的海军进驻太平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通道,所以接下来想请教一下达巍先生,这篇文章我们也特别注意到,它引用了日本民众的担心,未来这块大约300海里的海域会不会成为中美之间对抗的一个前沿阵地呢,您的观点?



达巍:我想成为对抗的前沿阵地大概还不至于,因为宫古海峡这个地方当然如你所说它确实是中国的海军如果要想突破第一岛链进入太平洋确实宫古海峡是一个主要的通道之一。



过去来说,日美认为它在这个地区拥有非常强的监测能力,可以完全掌控到中国海军舰只的,比如潜艇的动向,但是最近几年根据美国和日本的一些媒体的报导,他们也发现中国的海军的舰只、潜艇突破了宫古海峡进入到太平洋,而美日双方都没有发现。



如果这些报导属实的话,我们就可以理解它现在为什么要加强在这个地区的防务措施,我想它最主要的目的可能是要加强监控,至少是要监控到中国海军的异举动,这样的一个意义在里面。我想它成为一个直接对抗的地区,大概应该还不至于,它最主要的还是一个海上通道的意义。


任韧:其实这一次盖茨访问韩国和日本一个关注的话题就是朝鲜问题,我们今天也得到消息,韩国方面已经拒绝了朝鲜无条件对话的建议,反而是提出了许多其他的附加条件,比如说朝鲜必须要完全无核化的动作,以及停止对于韩国的挑衅等等。



另外美国防长盖茨今天在面对记者的时候,也特别提到了对于朝鲜要求召开会谈的消息,他说光是口头的表示并不足以相信,必须要看朝鲜的实际行动,想请教一下汪伟民教授了。其实一直以来对于朝鲜的这些建议,为什么美韩都保持着比较消极的态度,您认为包括这一次的盖茨访问韩国,会对朝鲜问题起到一个转利点的作用吗?



汪伟民:好的,首先我回答你前面的问题,为什么美韩现政府对朝韩问题上如此的强硬,我觉得有几方面的原因,一个就是美韩韩国主要推出了过去这十年一个教训,阳光就是南方都认为阳光给了北方,北方把阴影留给了南方,所以这些年来美国也是这样的,吸取了很多的教训。就是说从过去克林顿以来,到布什8年,一直采取了种种的政策,包括了抗右、赎买、大交易一系列所谓的软性政策,统统是小儿科,还利用美国政策上的犹豫,或者朝鲜反右这种成功,现在这个核武器基本上成为拥和国家了。



所以现在就在美国和韩国朝野各方,对改变更张,就更张,就是说接近达成共识,就是坚决表示要坚持契合的原则,第二个原则就是必须要努力压制挑衅,不再奖惩,奖励这个错误行为。同时由于这个方式的调整,第二个方面就是说我觉得美韩它现在的执政领导人来讲的话,中间有比较坚强意识的反控,当李明博这一派代表韩国国内的军右派的,他们坚决采取强硬措施的,不会有非常强硬的散光的背景,所以说对这个政策跟北方完全不一样的。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这些年来,朝核问题实际更重,朝韩背后就是东北这两个巨人,现在中国这两年来,特别去从去点以来,我们周边安全环境好像迅速恶化了。再加上这些年来的高官誓言,以及一些学者失踪的一些情况发生。就是说话韩美也包括日本对中国可能在朝鲜出现紧急情况之下背后可能最终战略计划还摸的比较清楚,所以他们少了一些战略的顾虑。所以我觉得中国这方面也导致他们现在坚决压制,坚决的压制军事挑衅,坚决铺到契合,就是短期情况内他们的方针。



关于第二个问题会不会有转折点的问题,我觉得现在就是建议朝鲜进行无条件会谈,韩方已经完全拒绝了,其实朝方这次提出来它也感觉到美韩短期内不可能重返六方会谈,所以它提出来就是存在单方的问题,我想在当前情况之下,那就是跟中方协调甚至美方这次在中方的解释之下,中美高峰会谈是不是会涉及新的,还不得而知。



日韩军事合作不只具象征意义



任韧:好,其实踏入2011年,在东北亚之间的合纵连横还在继续,日韩之间也在进一步的加强军事交流,我们先去一下广告,稍候回来继续解读。



任韧:朝鲜问题久拖不决,反而让日本、韩国决定加强合作,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10号在汉城和韩国的国防部长金宽镇举行了会谈,双方就磋商签署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和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达成了共识。首先我想请问一下李淼,我们知道这次日韩之间决定加强军事合作,这是两国在二战以来关系的一次特别重大的突破,对于日本方面是怎么来评估这次成果的?


李淼:好的,这次日本的防相访问韩国,日韩两国的方相会谈当中就刚才达成了物资交换协定,准备开始谈判。其实这个协定的谈判开始,其实无论是对于日韩两国的关系,还是对于整个东亚地区的局势,都是非常重要的,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在签署这样的谈判的前提下,我们看到日本是比韩国方面要更为积极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日本认为在朝鲜半岛局势紧张的情况下,特别是朝核问题爆发之后,日本方面包括目前虽然有日本和美国之间,或者美国、韩国之间的合作,但是日本韩国之间并没有一个具体的合作框架的体制。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日本希望能够加强日美韩三国的合作,就必须需要和韩国之间加强这种框架的合作。



我们也看到在韩国方面,是由于过去历史方面的问题,对这次日本韩国之间的军事防务合作是比较慎重的态度,但是韩国方面值得关注的是,并没有出现非常强硬的反对论,另外我们也看到韩国的中央日报发表社论说,这次日本韩国之间这样协定的谈判开始,它预示着一个非常重要意义,就是因为到现在为止,日本韩国之间是不可能达成这样的防务共识的,但是韩国方面也非常重视中国,不愿意用这的合作刺激到中国。



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在日本其实有一个集团自卫权的问题,也就是说根据日本宪法规定,即使朝鲜攻击了韩国,日本是不能够作为友国去韩国一起对朝鲜应战,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在不远的将来,可能日本和韩国之间建设这样的一个同盟关系,这种做法可能还是有很大的难度,另外在背后也是有美国的存在。



任韧:好,其实我们也看到日本这一次既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首次同韩国达成了一个军事协定,显然这会挑动到韩国民众之间复杂的日本的情节,其实对于中国方言也是颇为的关注,就像李淼刚刚所说的,最后我想接下来请教一下汪伟民教授,您是怎么来看日韩之间达成军事合作协议的这种象征意义还有实质意义?



汪伟民:首先讲一下它的象征意义,象征意义就是会不会形成日韩之间的这种安全防卫合作一种共同体,或者是否会形成一个实质性的美日韩的三国同盟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是不大可能存在的,最主要的几个原因,一个就是说在冷战时期当时美韩通过两个双边同盟,没有实质性的三角同盟,主要原因历史上的问题,另外一方面来讲,两国之间长期的信任,以及现实问题,包括历史和领土问题的干扰。再加上长期以来,曾经都向日方提出改善关系,但是都是以日本对立的一些行动所干扰和破坏。所以两国之间真正的战略和解当时的情况之下,即使面临朝鲜的外交压力所引发,也是不大可能实现的。



另外一方面过去美日韩三面协调同盟,朝核问题,在六方会谈不久,曾经搞了一个所谓的美日韩三边协调机制,后来这个组织也是因为美日韩之间的不信任,后来也是不了了之了。所以当时情况下,我觉得还是不大可能实现日韩之间真正的安全战略关系。



第二个从实质意义上来讲,或者从危险性来讲,还是存在的,这个就牵涉到当年美日安保条约签订时候,当时就涉及到一个涉韩条款,这个涉韩条款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当美国远东战略需要的时候特别是在涉韩问题方面,就是说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国来讲的话,它是可以突破的。



任韧:谢谢汪教授,其实我们也看到了为了平息中国方面的疑虑,特别是日本方面也多次强调这样一个加强军事合作其实并不是针对中国的,我想最后30秒时间请教一下达巍先生,从中国的角度怎么来看日韩之间加强军事合作的问题?



达巍:我想在这个动向面向我们大概有两件事情是要小心的第一就是刚才汪先生讲到的,就是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两个双边军事同盟,会不会向多变同盟区演化,当然这个可能性我也同意汪教授说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们三边加强合作的态势是值得警惕的。



第二个我们需要警惕的就是在东北亚地区出现一个所谓的新冷战,或者小冷战的格局也就是说美日韩在一边,中俄朝在另外一边,这样的一个局面,我想这样一个局面不符合东北亚任何一个国家的局面、利益,所以我想这个是我们需要警惕的,当然我们也不需要反应过度,需要去密切的跟踪,并且大力的推进朝鲜问题的缓和和解决,另外也发展我们和日本、韩国以及美国的安全合作的关系。



任韧:好,非常感谢三位的解读,也感谢您收看今天的《凤凰全球连线》,再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