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出国部队的老兵们——老兵的滇池

小小说 老兵的滇池


元宵的月亮,扭扭扭捏捏地在云朵间穿梭。

老挝的月亮和滇池上的月亮看不出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下面没有了波光粼粼,多了些被砍伐得象瘌痢头一样的林中空地,和空地上的罂粟花。

公路上游荡着三个人,却只有一个影子。

“我想家了!”小武凝视着月亮幽幽地说。他的家就在滇池边上,在这个医院当了三年卫生兵了。

“想家吧?我也是……”瘦小的家宝在山后的警卫营,到医院住院来了。

“嗨呀你们两个别酸了,我等会哭起来就哄不乖哟……”霍强那迎着月光的眼睛中分明有一点亮亮的东西,可仍然大大咧咧地调侃着。浑身汽油味的汽车兵,千载难逢被他逮了个放单车的机会,见了面就不想走。

从撒尿玩泥巴开始三个人就没分开过,直到下乡插队时仍不肯分开,两年后,三个人一路闯关夺道居然一齐当了兵。

“真巧啊,要是在国内,即使十年也不一定凑一起,可是当了出国部队来到外国却凑在一块了!这缘分啊真的太深……”万千感慨,使小武无数回摇头感叹。

“是命运!我们三条小命是一根麻绳拴着的你们信吗?”霍强说。

“肯定!哪天我们一起回家,再去滇池边唱歌”。家宝附和着。

小武拍拍霍强的肩笑着说:“那时人多了,还再带上你那丫头……”

霍强咧咧嘴:“别光说我,你们科那丫头……钟什么的……挺好,有她吗?”霍强转头看着小武,白白的牙在朦胧中闪动,似在笑。

小武低下头不置可否的“唔”了一声。

“哈哈哈哈——”三个人在一起经常会莫名其妙地大笑一通,一阵大笑后又轻飘飘的了。

“小武你的吉他呢?” 霍强突然想起来问。

“砸掉了!”小武一甩手比划了一下:“领导说是流氓乐器,不准玩!”

家宝眨眨眼,无语。

“曙光像轻纱漂浮在水面上,山上的龙门映在水中央……” 霍强突然放开嗓门唱起来。小武连忙挥手“停停停!你们唱完就滚蛋,让我又喝一壶!”

被打断兴头的霍强不高兴了:“怎么啦?几年不见就怂成这样了?”

“嗨!你们不知道,我两次填志愿书都没通过,就是为这个。其实就唱过一次三套车,这滇池圆舞曲我只是哼哼,就成了“屡教不改”,看来啊,这伟大的党我是进不去了……”

看着闷闷不乐的小武,霍强大笑起来:“多大事啊值得你愁成这样,我功都立过就是入不了党,小毛病太多啊……急不了,慢慢来吧。家宝呢?你怎么样啊?”

家宝微微一笑:“刚批下来”。

“咦——行啊大耗子,什么窍门快教教……”小武大叫一声一掌拍过去。

“像一位散发的姑娘在梦中……睡美人儿躺在滇池旁……”霍强又开始了。

小武和家宝一愣,心里实在痒痒,随即和着……“我们的生活多么幸福,就像……” 难得的重逢,在令人心醉的气氛中,三个人唱着笑着闹着,说着一堆一堆的废话,在公路上游荡得很晚、很晚……


两年后。

元宵的月亮虽然朦胧,仍然使下面的碎浪银光闪闪。寒风中,岸边孤零零地坐着小武。

“哗哗哗——”那涛声似是问:“伙子回来了?他们两个呢?好几年不来看我了啊!”

小武一惊,喃喃地说:“滇池啊,是我回来了,他们两……来不了……”

“哗哗哗——为什么呢?你们三个从光屁股就在我的臂湾里胡闹,去当知青了还常来看我,我喜欢听你们在我跟前唱我的圆舞曲。是这几年走得太远,忘了我吗?”

“怎么会!我们走得再远,即使是在异国他乡,时时挂在心头的就是你啊我的滇池!”小武咬咬牙接着说:“霍强死了,帮越南人拖车被钢绳打死的,他躺在老挝回不来了。家宝得个脑型疟疾,成了植物人在医院躺着呢,离霍强也不远了。就我一个人回……”声音突然哽噎。

哗哗哗——呜咽被涛声放大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