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婚姻自由的憧憬(参赛)

liangxiang_5 收藏 48 5677
导读:我的父辈属于1930年代的初的一代人,他们有幸生长在1950年代,都是完全为爱情结婚的,父亲在大学四年级休学去高中教书攒学费——爷爷突然脑溢血去世了,认识了正在上高三的母亲,5年后先后毕业的父母结婚。岳父和岳母是广州同一所著名中学的多年同学,只不过岳母低2级,他们也是在岳母大学毕业后结婚。如今他们都80岁上下了。但听他们回忆,似乎那是他们都是一次恋爱定情终身,那个时代他们是只注重爱情,没必要特别考虑别的,因为当你要结婚时,国家/工作单位就会为你做好一切后勤,房子、家具和其他硬件,你需要的准备就是买些糖,写几

我的父辈属于1930年代的初的一代人,他们有幸生长在1950年代,都是完全为爱情结婚的,父亲在大学四年级休学去高中教书攒学费——爷爷突然脑溢血去世了,认识了正在上高三的母亲,5年后先后毕业的父母结婚。岳父和岳母是广州同一所著名中学的多年同学,只不过岳母低2级,他们也是在岳母大学毕业后结婚。如今他们都80岁上下了。但听他们回忆,似乎那是他们都是一次恋爱定情终身,那个时代他们是只注重爱情,没必要特别考虑别的,因为当你要结婚时,国家/工作单位就会为你做好一切后勤,房子、家具和其他硬件,你需要的准备就是买些糖,写几张红纸的请帖而已。我这样写下父辈的美满婚姻和蜜月生活,肯定会有无数的“呦呦,蜾鲼”跳脚咒骂我“造谣,美化”,我只好加点说明,我也知道那个时代物质生活是很艰苦的,我本人也在那个时代生活了十几二十年,不过物质缺乏不代表生活就苦不堪言,相反,那时昂扬的风气,火热的生活,团结爽朗的人际关系倒使那时的新婚男女们别有一番喜悦和幸福。岳父结婚时,单位马上动员住集体宿舍的青年教工们相互调整,给他挤出一间宿舍来做新房,那房子很小,小到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办公桌的位置,连椅子也免了,干脆就坐在床边写教案,妻子出生后,岳父带着学生们去地质队实习,半年的孩子病了,岳母急得不得了,邻居的几个青年教工轮流帮着她送孩子去医院看病。我家的情况稍好些,祖父留下一间半房子——就是一大一小两间平房,这个房子我一直住到29岁。父母结婚后有一个非常令人羡慕的条件:自己有房,但这后来却导致父亲30年没分过房。

说到父辈都是一次恋爱定情终身,那个时代他们是只注重爱情,其实也有那个时代的特殊性造成的:一方面那时上大学对年轻人是个很少机会,一般知识分子也更注重感情,所以他们的交往圈子也特别窄,比较起来,女大学生又是少而又少,所以男青年们实际上是没有三心二意,三挑两跳的条件的。那时流行的一般就是两条:兄妹恋型和师生恋型,前者的原因是:那时中学多数男女分校,但也利用一些节日组织社团活动,男校的学生见到女校的低一两级的学生就一见钟情,开时恋爱。同年级的女生一般已有对象了。后一种的典型就是当今的No1,因为那时有一个新生事物:大学辅导员。一般都由高年级的、品学兼优、成绩突出和能力较强的学生担任低年级的辅导员,1950-1980年代,大学一般一个专业一个班,也就是20-30人,其中女生不超过1/3,而那时上大学的女生明显的比同龄的男生成熟,刚入学的男生基本还是个大孩子,吃喝玩闹很聪明,关系人体贴异性极不开窍。所以这些下到低年级担任辅导员的高年级同学,在女生中突出的表现出他们成熟、稳重可依赖性好的优点,这类恋情成功的概率很大。

鄙人1950年代末出生,大概是:生在困难时期,长在运动时期,有幸遇到改革时期。1977年上了大学,上学前还在科仪厂工作过不到两年。我的经历当然就比父辈复杂许多,至少我谈过三次恋爱,最长的可以算有5年多,其次一个1年,但我最后的终身伴侣却只谈了不到6个月,如今我们共同生活了20年,也算得上是相敬如宾,从没有争吵过红过脸。这次婚姻征文,写下这个经历,主要是看到许多年轻人,为结婚、房子、车子等等叫苦连天。想说一个婚姻的真实核心:你到底为什么结婚?你是爱他/她的人,还是那房子车子并以此为炫耀的资本?人的欲望是无限的,物质生活的发展是节节高的,世上钱多赚不完,美人如织眼花了。你为物质而结婚,那你就终生难以真正幸福。

我的初恋是中学同班的同学陈二玲,我们小学就是同学,中学还是一个班同学,一起入团,一起毕业。大约在上高一时就开始相恋,我的班主任是一个非常忠诚教育的好老师,她知道这一点,但也从没干涉过,好多年后,我和陈二玲也分手了多年了。我去看生病的班主任,怀旧的时候说起这件事,她说:我当时就认为不成,你们两个的家庭环境差距太大了。应该说她的观点还是很有道理的。母亲也是教师,和班主任是前后同学,因此她也早就知道这一点,但她没说过什么,只是在我到科仪厂工作时经常带她的学生刘燕欣来家,说是给她补课——刘燕欣比我大两个多月,她是个老大夫的幼女,因为家庭的原因,她上学晚。我很讨厌刘燕欣来,因为这样我在家想休息都麻烦,就这一间半的小地方,总不能一个大姑娘坐在那里听母亲补课,我在另一边四仰八叉的躺着睡觉?我当然知道母亲带她来的目的。但我那时就是讨厌她,奶奶问我为什么烦她,我说嫌她太大,这理由论实际是很没道理的,因为陈二玲也比我大,大几天而已。说实话,论容貌苗条秀丽的刘燕欣,比矮胖敦实的陈二玲强很多。

1975年我和陈二玲都上了班,一个做钳工学徒,一个在药厂的流水线上,那时下班或休息日还是有很多接触的机会,也有共同语言,因此谈得很热乎,1977年我考上了大学,开始还是定期见一见,后来越来越没有共同的话题,最后陈二玲主动提出吹了。

大学毕业的时候,老校长亲自来给我们这一届送行,毕业大会上他勉励我们要奋力为国家工作,30岁之前不结婚,说的大家热血沸腾。等毕业后到研究所干了几年,热血变冷了许多,那正是变革之初,风云变化,研究所也有许多的不如意处,想做点事也很难,那就着急家事吧,我也三十了,找对象也不违反老校长的嘱托了。同事们给介绍了内外七八个,没一个不是在一小时内吹灯拔蜡的,譬如三室的韩玉霞,给介绍的钱姐说:你们合适,郎才女貌。这话倒过来说就是本人相貌太差,600度的瓶子底,个子还是个半残标准,拿得出手的就是学历高。而韩玉霞只是个技校生,但是所里掰着手指头有数的美人,比我小七岁,人也很活跃,她也是个老北京,俗话所谓胡同串子,口角伶俐,会玩会来事,当面谈了一回就知道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不过虽然一句话就吹了,但我们也始终是朋友。韩玉霞一年多之后就找到对象结婚了——男方是所里的汽车司机,3年后生了孩子,她自觉对婆家有功,说什么都高声大气的,当然婚后小两口拌嘴吵架也习以为常,因为住在所里的宿舍,周围的邻居常听见。有一天我上班,正好听到对面楼的窗子里传来韩玉霞连哭带骂的诉说声:这日子tmd没法过,我再也不过了,离婚离婚,我这回真tmd的要跟他离婚!同研究室的刘姐告诉我,昨天晚上不知为什么两口子又吵架,那几天正是他们的孩子病了,婆婆从南城跑到北城来给他们带孩子,两人吵得火大了,韩玉霞从来是得理不让人的,吵着吵着她忽然连续来了几句国骂。司机小吕实在搁不住脸了,就抡圆了扇了她三个耳刮子,当时就把韩玉霞右半拉脸变成了发面馒头,于是她就跳着脚跑出来到车间里呆着,第二天逢人就哭诉。你说就看脸蛋,娶这样的老婆能过日子吗?

所里的团委书记为我介绍了电缆厂的会计员岳银萍,他父亲是因病离休的某炮兵师原师长,因为她伺候重病父亲好几年,所以年近30还没有对象。和银萍见了两次,感觉俩个人兴趣差距很大,就婉言拒绝了。但是过了两个月她又来电话想去听音乐会,因为我家就在音乐厅旁边。这当然就是想继续谈的意思,于是我们又继续交往,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主要是帮她补习数学,因为她要报考财税局的公务员,帮她补课之余,我和她父亲岳皋老师长谈了很多,还向老师长借阅了一些打着内部字样的军事书籍,自觉长了很多知识。我在某帖文里的感想:不是给一个人披张将官服,扛上几颗星星就能当好将军的;沐猴而冠,失败是很容易的。就是与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师长讨论的收获。在一个人所共知月份里,我正好到银萍家,她对我说起外面的谣传:调来了xx,xx,35军。我笑破了肚子,我说:这全是胡说,问你爸有什么35军吗?老爷子是个遵纪的模范,他只说:他们这些孩子不听话,什么都不知道却要摆出什么都知道的样子。银萍认为我当面抢白她的话,狠狠地瞪我说:好像你什么都知道!说完就跑进里屋去不在理我。这次谈恋爱的结果是:银萍考完试后,她约我去公园走走,我说:我感到咱们不太合适。。。话没说完,银萍大声的吼了一句:那就不废话了,掉头就走。那天下午我只好把借的书还给她弟弟。从此再也没见过岳皋老师长。

最后的一次是我下海来到中关村,公司的总经理——按排关系他是我同学的学生,进入公司后他们很欣赏我的工作能力,他帮我介绍了现在的妻子。这时我已30好几,基本上也知道自己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爱人。总经理太太带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第一次见面分手后,根据双方交换的对方资料,我很快就找到了进一步了解对方的途径:退休的岳父的原系党委书记是家严低一年级的同学,而书记的老婆恰好也是母亲的中学同学。回家我就向家严说明此事,请他帮忙了解。而书记的老婆极为好事,不但啰里啰唆说了一个小时,还窜到对方家里去拉纤——她也退休了,闲着没事!在这样的极力促成下,当然发展很快就结婚了。不过说实话,这确实又回到了:门当户对,家庭环境相当的老一套的条件上。但前人总结的确实有它的道理,婚后的生活是美好,温馨,宁静的,从我们蜗居在哪半间房里,到辛勤十年后有自己的一个小两居,我们没吵过架红过脸,总是互相谦让,相互帮助着走过了20年的生活。

现在80后甚至90后的学生们已经走入了人生的一道关口:结婚。结婚为了什么?房子?车子?钱?要有一个上得舞场下得厨房的漂亮老婆?哪怕是天仙30年后也会鸡皮鹤发,人类海没有永驻青春的技术发明!人类结婚的目的主要是要有一个相亲相爱的的伴侣相依走过一生。对美满的婚姻来说,相互的爱是最终的唯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我很爱耳环 在第26楼的发言:
楼主编的不太像,哗众取宠。

请指出那段属于编造的地方,不符合当时的事实。没有那个火红年代经历的请免开尊口



 以下是引用1392210885 在第1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liangxiang_5 在第18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1392210885 在第12楼的发言:
那时谁也养不起闲人。现在不同了。

?一对工人夫妻,养活7、8个子女,那些孩子是不是闲人?可别告诉我一家总收入76元的工人是如何把儿子送去当童工,女儿送到美容院洗脚屋去!那个年月在xx的“专制独裁”之下,开洗脚屋的老板最好的待遇是劳改一辈子!

所以76元的收入养不起。。。。。。。

说反了,那个时代76元可以养一大家子,无非存不下钱,孩子的衣服多一两块补丁而已!当然确有些东西过得很不好,譬如那雇了三个保姆的,就被“专制”的改为雇一个,以致它们家的林带郁们恨得咬牙切齿。


那个“专制年代”,76元的工资是相当高的收入,要知道1960年代的新晋升正教授工资108元,从前的老教授当然不是。我住的大院里有好几家月总收入50几元。但是都有7、8个孩子的工人,他们家的孩子却是生活苦,没上学的男孩冬天光着脚丫在院子里跑,但这比从前好了许多倍。他们家是没有怨言的。因为孩子的父母是家里兄弟姐妹中饿死大半的孑遗,这可是著名华北第一大都市北平,一家七八个孩子饿死病死到只剩一两个,足见常公公凯申的爱民如子。要是没有那个年代,我可以毫不怀疑地说,这样的工人家庭的子女想不饿死就只有男的乞讨,女的去八大胡同。当然我也说个实情,他家苦和父母不太会过日子有关系,家里人口这样多,夫妇却都抽烟,虽然一盒低档烟9分钱,那一个月下来也好几块,而他家25平米的住房月租金1块5。

本文内容于 2011/3/17 12:34:40 被liangxiang_5编辑

就是喜欢你的帖子,没办法!顶!

八荣八耻体现得淋漓尽致啊

4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