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创收---小学二三事

三区 收藏 12 547
导读:[color=#1313A9][题记] 都说人的思维就像cpu,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从286向奔腾升级;记忆的空间就像硬盘,迈向“奔四”后储量越来越多,有用的、没用的,支离破碎。更有些往事情景时常像弹窗一样跳出,有绚丽多彩,有淡如溪水……. 来铁血快一年了,很是快乐。拾起一段往事絮叨絮叨,只当娱乐,各位不要笑话.如果也能勾起各位朋友美好的往日时光,真是万分欣慰了! [B]创收---小学二三事[/B] 我上小学时正好是改革开放、南边画圈时候。黑龙江虽然地处边陲,也能感觉到一丝春风。在这春风中我顺

[题记]

都说人的思维就像cpu,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从286向奔腾升级;记忆的空间就像硬盘,迈向“奔四”后储量越来越多,有用的、没用的,支离破碎。更有些往事情景时常像弹窗一样跳出,有绚丽多彩,有淡如溪水…….

来铁血快一年了,很是快乐。拾起一段往事絮叨絮叨,只当娱乐,各位不要笑话.如果也能勾起各位朋友美好的往日时光,真是万分欣慰了!


创收---小学二三事


我上小学时正好是改革开放、南边画圈时候。黑龙江虽然地处边陲,也能感觉到一丝春风。在这春风中我顺理成章上了小学(那时候3月份是新学年)。我们小学的校舍是一长趟平房,正好堵在主干道卜奎大街的南端。在上二年级时候,为了打通主干道,上级终于忍无可忍把我们动迁进旁边新盖的教学楼,这在当时也是难得一见的校舍。教室宽敞明亮,可是桌椅教具还是原来的,很是不和谐。人家只管盖楼通路,估计没有得到改善师资的经费。那时也没有“择校费”一说,要想改变教学条件,主要靠师生自己丰衣足食了。

这第二年春天,甘肃要“飞播造林”治理沙漠,号召支援树种。学校布置任务:每个同学交一书包干榆树钱。榆树是东北常见树种,我家在城边,树多些。这天休息,约了几个同学来捡榆钱。屋旁有一棵老榆树,榆钱倒也丰厚,几个男孩仰头望着,只是时节早些,才有少部分黄枯的干榆钱在一阵风吹过后寥寥落下。二班长自告奋勇,说上树摇几下去。斜生的老树也好爬,“噌噌”二班长就钻到树丫里。随着树枝抖动几下,却也没掉下多少榆钱。“下来吧!”我边喊边和同学捡落下的稀少榆钱。过一会,大宝喊道:“哈,二班长在吃那!”我们抬头一看,可不。二班长坐在树干上正津津有味吃嫩绿的榆钱呢!“好吃啊!给你们。”说着,二班长掰下来几个榆枝扔下来,同学们欢叫着伸手接住。二班长从树上蹦下来,一手握着一大枝榆树杈,一只手擦擦嘴说:“走,上东边老机库看看去!”

这老机库是日本人修的,很大,当时部队用来装旧飞机器材。几个人边吃着榆钱,边围着机库转了半圈,见都是荒草灌木,大宝扒着厚重的机库门缝往里瞧(就是《虎口脱险》里那种机库门),我们也过去,我个子矮,蹲下眯着一只眼往里看,阴森森的。“破飞机…..”上边二班长嘟囔着。“汪汪—”,忽然那边值班的平房旁传来狗叫,原来是守库战士养的大黄狗冲我们摇着尾巴叫着。大家拔腿就跑。

“拴着那!”大宝停下了呼哧带喘喊道。



创收---小学二三事

这是老机库(围墙是近两年建的),听说门口就是狗市。


忙活半天收获不大,我建议到部队院里看看。几个人便来到不远围墙下。走营区大门远,大家准备翻墙进去。那时候营区旁边没有“左右200米军事区,非诚勿扰”之类的牌子,何况我们小勇爸爸是这参谋长,按当今说是标准“红二代”。这小勇个大壮实,把我们托到墙上,自己几下爬上来跳进去。

这营区树不少,只不过是一排排笔直的杨树或者松树。大家一会儿转到操场,那边好多战士在打篮球,我们过去,原来还是比赛,热火朝天,非常激烈,不时响起叫好声、鼓掌声。我们忘了出来干啥了,也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忽然小勇拽了我们说:快走。原来没注意,他爸在旁边不远呢!我们嘻嘻哈哈到了西边营区大门,站岗的战士让小勇到对面油库看看有没有榆钱落下。我们出去不远到了油库,见四处是“严禁烟火”的大字,虽然是废油库,但也不见大一些的树木。二班长往北一看郁郁苍苍,是一片山林:“那里肯定有!”

“那山底下是弹药库。”小勇还说是他爸爸告诉的。

边说边走到山下,却被长长的围墙挡住,小勇抱起大宝让他往里瞧,大宝扒着墙头伸脖望:“好像没有啊!”

“那就算了!反正要下个月交齐”。二班长说。

其实,即便里边有也进不去,因为墙上边还拉着铁丝网!

就这样,借着捡榆钱对营区的“视察”结束。好在春短日长,集腋成裘,没多久,满地都是厚厚的干榆钱了。接着,来了几辆大卡车,把同学们交的干榆钱装到大麻袋里拉走了。由此,学校的生存条件得到一定改善,其结果就是,老师可以毫不心疼地用粉笔头向上课说话的学生撇去!当然,勤俭持家风气还得发扬,下课扫地时还得捡起来放回粉笔盒。

夏去秋来,我们学校在南郊种的甜菜、蓖麻也熟了。高年级同学步行十来里去参加秋收。这南郊一带有砖厂,不知是挖土原因还是有河岔,在这里形成了一大片沼泽,芦苇茂密、蛙鸣鸭飞。同学们三三两两在田间收甜菜。我第一次见这榨糖的甜菜,像圆萝卜,抱起两个,送到田头。至于蓖麻,说是有毒,就不让我们动了。

还是人多力量大,没多久就把一大片地收完了。老师说注意安全、结对回家便解散了。同学们翻过田埂,来到塘边洗手。哇,一群小孩子光着屁股在洗澡,女同学捂着脸跑开了,大家一哄而散。

原来劳动这么快乐!原来这是现在说的社会实践。

相比偶尔的捡榆钱、一年一次的秋收,我们改善教学条件主要靠的是校办工厂。我们的小工厂就在教学楼一层靠角门的一间教室,我们的产品家家都用---花盆。不知道当初谁想到做的这东西,可能由“学生是祖国的花朵”想到的。花朵要精心培养,要养在花盆里,便于浇水、施肥、晒太阳。我时常站在门口看几个工人做花盆,看到一捧泥在转盘上被一个叔叔用手慢慢改变形态,感觉好奇妙。我还跑到外边,看工人从窑里搬出一版版烧好的花盆:黄泥变成了砖红色的花盆。

靠山吃山,从此,我们的教室可谓四季常青,窗台摆满了大大小小花盆(当然是一些残次品,不是不圆就是有裂纹),种着好养耐活的文竹、玻璃翠、螃蟹爪……我们的教学条件也在不断改善,有了新桌椅,有了更多的纸本、颜料。如果当上了三好学生,得了奖品笔记本,没准额外还能得到一个掉点茬儿的镂刻花盆,高高兴兴和奖状捧回家。



创收---小学二三事

这是头几年异地又建的母校,更漂亮了!


[后记]

三十年,人有几个三十年!写完这篇小文,我想起在窗台角落里,种着虎皮兰的那个砖红色的花盆。来到后屋寻到那个花盆,仔细看着,一头高一头低,是个次品。是那个花盆?是吗?

是还是不是,不重要了。就像那记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却很难抹掉.


2011-1-16


铁血首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您好,我在。。。正宗刀剑论坛玩。。。。。网名。霹雳三郎。。。把您的qq号给我吧。我的qq名字是竹溪听雨。我能打字了,在网上聊。。。

有趣有意义的劳动实践,也是一种心灵的成长

童年读书上学历历在目。

学习、娱乐、赢利!青葱岁月、点滴人生。

 以下是引用即墨钝刀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十万重山 在第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即墨钝刀 在第2楼的发言:
呵呵,到了俺这些学弟,还不是一样!

学校里有校田,美其名曰“教学实验田”一群10来岁的孩子播种、施肥、除地···(秋天我们换零嘴,专偷它。咱不能白忙乎吧!)

蓖麻有毒?

呵呵,后来我也明白了点。

丫丫的,大麻,大麻的,就这玩意!

不信!

晒干喽,抽两口试试!

有这回事!我还以为是一种调味料呢.

我姨妈家表哥发现并给我试的的,那叶子邪恶的狠,吸两口···有第一次吸烟的感觉,或是第一次醉酒的滋味,狠飞的感觉···

这么厉害.看来真得小心.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