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十八节 沦陷(3)

拆哪儿 收藏 3 3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十八节 沦陷(3)

精心准备,势在必得的总攻,竟然让这些只有轻武器的支那士兵打退了,这让长谷部照十分震惊。支那士兵的阵地上,那些中国士兵正在收拾着一片战后的狼籍。望远镜的视野里,一个戴着红十字袖标的医护兵,正在徒劳地抢救着排成长长一列的伤兵。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长谷部照几乎能通过望远镜看清那个支那医护兵脸上的泪水。

缺医少药的医护兵,只能用有限的绷带做一些简单的包扎。望着咬牙坚持着的战友,医护兵几乎要崩溃了。他一个接一个地摇晃着伤兵的头,大部分伤兵已经完全没有了反应。发现了一个还在呻吟着的士兵,医护兵赶紧摘下医药包开始寻找着为数不多的药品。

“别。。。。。”伤兵费力地抬起手,嘴唇一张一合。医护兵跪下身子,把耳朵贴在伤兵的嘴边,极力想听清伤兵的话,但伤兵刚刚抬起的手,又突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再也不说一句话了。医护兵终于忍不住了,把手中的绷带一扔,嚎啕大哭起来,撕心裂肺。“你他妈醒醒,醒醒!”剧烈的晃动也没有能使伤兵再睁开眼睛,渐渐冷却的身体让医护兵觉得越来越沉重。

警卫营营长王大海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医护兵的肩。医护兵放下已经死去的战友,擦了擦脸,双膝跪行到下一个伤兵面前。王大海一屁股坐下来,伸手在口袋里想摸一颗烟,但却什么也没摸到。正当他站起身来准备去日军的尸体上搜检一番的时候,耳边传来的轧轧声让他紧张起来。

日军的坦克正在缓慢地向阵地推进着,身影越来越庞大,那刺耳的轧轧声也越来越清晰。操起地上的几颗手榴弹,王大海找了根皮带捆了起来,做成了一颗集束手榴弹。刚做好就被一旁的一个士兵一把抢过。抢过手榴弹的士兵快速地爬行到最前面的战壕里,探出头来看清楚了坦克开来的方向后,背靠着战壕,闭上了眼睛倾听着声音。履带刺耳的声音越来越大,士兵猛地转身跃出了战壕,拉响了手榴弹塞进了坦克的底部,但还不及转身,就被履带碾碎。接着轰的一声巨响,坦克庞大的躯体一颤,停止在了原地再也不动了。

黑龙江 绥棱县郭家屯

马占山的第四旅在焦景彬的率领下正向哈尔滨急行军。突然响起的枪声让焦景彬担心起来,因为是日军三八大盖清脆的“啪勾”声。正在疑虑之际,前导的一个营长跑步赶到了:“报告旅长!我们被日本鬼子伏击啦!”

担心得到了证实,焦景彬反而镇静下来,稍加思索后,下达了命令:“迅速展开成战斗队形!坚决冲破鬼子的封锁圈!鬼子在这里阻击我们,说明哈尔滨已经非常危险了!”

“旅座,前面的鬼子装备有大口径的榴弹炮,根据我的判断,能够伴随一个重炮大队的鬼子,应该有一个旅团!我们是不是。。。。。。”营长焦急地说道。

“是不是什么?告诉你!就是用牙啃,也得给老子啃出一条路来!”焦景彬脸上的疤涨得通红,显得狰狞可怖。

哈尔滨 南郊

“冯长官!中路的丁超部已经顶不住啦!怎么办?”参谋急匆匆地跑进了指挥部,“他的警卫营都上去啦!”

“炮,炮呢?我们的炮,再给他们一些支援!”冯占海知道,中路的丁超承受着最大的压力,可是他也没有了机动兵力。

“现在用炮,怕是。。。。。”参谋犹豫道。

“是不是怕日本人发现了?如果现在不支援他们,我们的炮还有什么意义?”

“是!”

刚刚隐蔽起来的十二门战防炮,又被推出了掩体,再次昂直敢炮管。“急促自由射!能打多少是多少!”知道情况的紧急,炮兵指挥官下达了这样一道奇怪的命令,因为他也知道,这十二门炮,也许在下一秒钟就会灰飞烟灭。炮兵们以近乎疯狂的速度装填,然后击发,全然不顾炮管是否过热。即便是这样,也无法阻挡住日军的坦克车队。天空中又响起了不祥的嗡嗡声,八架轰炸机再次降临到了阵地。粗大的航空炸弹带着死亡的气息,飞快地落下,然后爆炸,摧毁一切能够摧毁的东西。爆炸平息之后,整个炮兵阵地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没有一个可以再站起来的人。

中路的阵地,已经完全被日军占领了。丁超拔出腰间的手枪准备冲上去,却被卫兵紧紧地抱住了。连拖带拽地撤退了,一直撤退到总指挥部。

“冯长官!丁某无能!阵地没有守住!”丁超尽力保持着一个军人的尊严,站得笔挺地说道。

“丁旅长,28旅的英勇,大家都看到了。看来,我们两翼也必须要撤退了。中路突破,已经让鬼子有了一个很大的穿插空间,如果我们撤退到哈市去打巷战,怕是对百姓不负责任。这样吧,你们先向宾县,方正一带撤退,我掩护断后。”

黑龙江 绥棱县郭家屯

陷入苦战的马占山第四旅,正在和日军第二师团第四旅团浴血拼杀。然而突然接到的电文让旅长焦景彬的心变得冰凉。自己的部队被远远地阻隔在绥化境内,而哈尔滨已经被攻克了。在飞机重炮的轰击下,孤军无援的冯占海、丁超,李杜,刑占清,赵毅五个旅几乎伤亡殆尽,正往宾县、方正一线撤退。

“命令!全部撤退,回海伦!”

海伦 马占山指挥部

“什么?已经沦陷了?”马占山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站起身来一把掀住送电文的参谋。

“是的,主席。”参谋低头回答道。

“那哈尔滨的百姓呢?百姓怎么办!小鬼子的残暴,难道大家都不知道吗?”松开了参谋的衣领,马占山暴怒地吼道。

参谋默不作声,马占山来回焦躁地踱着步子,突然抬起头来,对参谋命令道:“以我的名义,给日本关东军第二师团的中将师团长多门二郎发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