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五胡十六国(7)——王敦气死司马睿,后八王之乱时代来临[血狼兵团]

王敦气死司马睿,后八王之乱时代来临


公元322年1月14日,王敦在武昌举兵(从地图上看,这里说的武昌应该和现在的武昌是同一个地方,呵呵,地理学的不好),同一时间,智囊沈充也在吴兴起兵响应。接到战报,司马睿也迅速反应,征召戴渊、刘隗率军回京。

按理说从武昌到建康距离不算近,但从书上却找不出任何战斗的记载,可能是两地之间就隔着荆州和江州,都是王敦的地盘吧。总之,王敦带着大军是千里迢迢,又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建康,谋士杜弘建议先攻击镇守石头(建康西北)的周札。

3月,王敦大军开到,果然周札打开城门投降,司马睿大惊,赶紧命戴渊、刘隗、刁协三路反攻石头,结果全部大败,就这样,朝廷终于仅经过一战就败局已定了。刘隗、刁协战败后,回来请罪,君臣三个抱头痛哭。司马睿让他们两个赶紧逃,二人表示要死守皇宫,司马睿再次要求,二人逃了(……)。刁协年纪较大,不能骑马,最后被人杀死,刘隗则跑到后赵,做了太子太傅(真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呀)。

三国时,孙姓家族割据江东六十余载,而这片土地回归中央至此时也才三十余年,向心力严重不足,随着北方大乱,那些原本的废物、败类跑到南方,一下就凌驾于原住民之上,继续过着作威作福的生活。平定江东三次叛乱的周玘,死的时候对儿子的遗言实际就是一个字——反,周札的背叛更只是冰山一角,在它之下是统治者和原住民之间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是下层建筑的崩塌。政变结束了,王敦胜利、朝廷失败,此时此刻甘卓在哪?陶侃又在哪?国家有难而不见勤王之军,上层之间的貌合神离可见一斑。种种因素注定,晋王朝虽是正统,但完不成上天交给的统一重任,最多只能是苟安一方的命运。

王敦屯军石头,司马睿还天真的以为王敦清完了君侧,自己仍然是老大,于是两人都在一旁扛着,谁也不见谁。过了几天,司马睿实在坚持不住了,命文武百官前往石头,主动晋见王敦。

王敦看见戴渊,对他说:“前天的战斗,你是不是还有力量没有使出来?”戴渊回答:“岂敢不尽全力,只是力量不足。”王敦又问:“我的举动,天下之人如何看待?”戴渊擦了一把汗说:“表面上看肯定是叛逆,但从内心探究,大家都肯定你的忠心。”王敦听后十分满意,直夸戴渊会说话。王敦走到周凯面前说:“伯仁,你对不起我。”(周凯曾战败投靠王敦)周凯也不含糊:“阁下冒犯皇家,我率六军不能阻挡,所以对不起你。”由于戴渊、周凯名重一时,为王敦所忌,后来都被杀害(我估计戴渊吐胆汁的心都有,早知要被杀,还不如当初强硬一点呢,精心编出来的马屁算是白拍了)。

王敦起兵攻陷建康后,对不服从自己管制之人,或诛杀、或暗杀,统统清除,其余人等罢官的罢官,辞退的辞退,把各机要位置换上自己的亲信,从此朝廷大权完全落入王敦之手。同年4月,王敦返回武昌,从此开始遥控朝廷。

随着王敦政治上的得意,权利从此不再受任何制约,各地的贡品在进入皇宫之前统统先要经过将军府筛选一遍,手下的爪牙也借着主子的东风开始肆意的胡作非为,八王之乱的阴魂又向这个新成立的小朝廷飘来。

王敦回到武昌后,又在建康成立“留台”监控朝廷,全国的军队、高官、地方大员们,多出自王姓家族,建康的司马睿彻底被架空。面对如此局面,司马睿忧心忡忡又懊悔不已,终于一病不起,公元322年11月10日逝世,年四十七岁。王导接受遗诏,辅佐太子司马绍即位。

司马睿终于是死了,史书评价其恭谨、节俭、为人谦和、能够悉心听取他人意见,评价蛮高的,不过作为皇帝,如果只做到这些就可以了,那我也行。

司马睿不是一个好皇帝,见到北方危机而不去救援,等到北方沦陷而不去反攻,终司马睿一生,从没有一次北伐之举,比赵构还不如。一报还一报,洛阳危机、长安危机,司马睿作为地方势力大员而无动于衷,王敦叛乱时,同样没有人前来勤王,这就是榜样。司马睿被气死的结局,我看不过分。


(下一回——闹剧收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