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部骑兵大实录 正文 情报失误酿大错 全连魂断双爱堂

朱阅平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3.html[/size][/URL] 经过半夜激战,五更时分,我们终于有一个连冲了进去,我们正准备全线出击,发现前面情况有变,冲进去的额那个连瞬间被敌人吃掉了,只有副连长带几名战士突围出来,政治部副主任范坚也不幸牺牲,损失太惨重了…… 1948年9月14日,当时师部在崇礼的李家窑村,我所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3.html



经过半夜激战,五更时分,我们终于有一个连冲了进去,我们正准备全线出击,发现前面情况有变,冲进去的额那个连瞬间被敌人吃掉了,只有副连长带几名战士突围出来,政治部副主任范坚也不幸牺牲,损失太惨重了……


1948年9月14日,当时师部在崇礼的李家窑村,我所在的2团在色代沟、大山角一带活动。这天上午,我们正在村边的树林里训练的全身冒汗,只见远处奔来一匹快马,很快飞奔到近前,大伙都认得是区里的侦查员。他胯下的战马浑身有一片一片的白沫,那是出尽了汗以后再出的东西,说明马的体力已严重透支,我知道这马再跑50里就会累死。

侦查员找到我们连长,说桦皮岭那边的大囫囵有500多敌人的骑兵在抢东西,请求我们去消灭这股敌人。我们翻身上马、挥拳踹蹬,全连一股冷风就卷上了桦皮岭,刚才还冒汗的身子瞬间冷的打颤。我们的每一匹战马都是开足了“马力”的,可赶到大囫囵,敌人还是已经跑回不远处的双爱堂村了。有部分骑兵住在邻村朱家营子。这时,我们二团的其他连队也相继赶到。团部就设在大囫囵村口并当即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决定攻打双爱堂。

双爱堂村有120多户人家,村四周有围墙,20里内均为草滩,易守难攻。

敌人进村后,将男女群众分别圈在房内,抢夺财产,宰杀畜禽,将鸡全部吃尽,还抓捕我村干部12人。

天,在我们的等待中渐渐黑的吓人,团长一声令下,我们一个突击就消灭朱家营子的守敌,随后围攻双爱堂。不想刚冲到村边,早有准备的敌人各种火力一起开火,火力的凶猛让我们触不及防,进攻受阻。团长命令把村子团团围住,四面围攻,然后调来机枪连加大一个点的攻击力度。

战斗异常的激烈,双方的子弹刮风一样没有一秒的停息,第一次的冲锋受阻后,我们就下马成步兵形式进攻。子弹在耳边日日的向夜空飞,在脚下噗噗的往土里钻。经过半夜的苦战,五更时分,有一个连终于冲了进去,我们正准备全线出击,突然发现前面情况不队,冲进去的那个连瞬间不见了,仔细一看都趴在了地上。少顷只有副连长带几名战士突围出来,政治部副主任范坚也不幸牺牲,损失太惨重了,只好撤出战斗。

这次战斗,虽然敌人数倍于我。我们还是缴获机枪两挺,步枪、子弹少许,我军伤亡百余。据群众讲,敌人撤退时抢走群众棺材8口,大柜十二、三只,装满了尸首,用大车拉走了。

我们原以为双爱堂村里只有敌骑兵14纵队的500多骑兵,战斗结束才知道,前不久叛敌的我们原骑兵二团的政委陈怀初率领的1300多名保警团,从张北城出来半夜也住在双爱堂村里,也就是说,有近2000敌人住在双爱堂村和附近朱家营村。

我们损失了几乎一个连,大家撤下来的路上只是快速的行军,都没有说话的心情。我们也都认识陈怀初,据我们连长讲,陈怀初是四川省成都市乐至县三元乡墁田沟人,1916年出生,1938年就参加革命,转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曾任晋察冀挺进军司令部特务连指导员,百团大战在蔚县桃花堡战斗中立功。后任平北支队警务连指导员,骑兵大队党支部书记,四十团一连指导员,赤源联合县县大队副政委,察北骑兵师二团政委。在卓子山战斗中,因作战勇敢还受到贺龙将军的亲切接见。叛敌前任察北骑兵师一团团长兼政委。1947年春,解放区政府土改工作组在发动群众进行土改时,镇压了陈怀初的妻子、内弟、岳父和岳母。陈怀初于1948年2月到崇礼县西湾子国民政府投敌,被国民党察哈尔省政府先后任命为察北剿匪副司令、崇礼县长、保警团长。

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那天冲进双爱堂的是几连了,只记得刚进村子就遇到敌人密集的火力,骑兵本来是以快速为优势,等反应过来拨马返身时,已经有大半被击中,敌人又在背后连续射击,跑出来的战士聊聊无几。等我们返回驻地,看到跑出来的战士没有不受伤的。好在这个连冲进去之前,我们消灭了朱家营子村里骑兵的有生力量,不然如果敌人乘势追击,后果会比这更严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