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九十五 步步为营(六)

东篱剑客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谈兵的要思考:

你凭什么让士兵们卖命?因为你有钱?

想想,吴起为什么给士兵吸脓血?是做秀?

孙武为什么要杀吴王姬?是好杀?

男人,最可贵的品质,是勇气,侮辱袁崇焕的该死。

“嘅嗞。。。呯!”

黄台吉策马右闪,手中雁翎刀同时转过贺世贤左锏,然后重重地磕开他的右锏,大笑道:“贺疯子,太监只有你们大明有,我们后金是不收的。你要是想进宫,得找京师的公公送礼去,哈哈哈。”

“哇呀呀!”贺世贤暴怒地策马后转,追向黄台吉,边追边骂道:“哪来的鞑子狗,你贺爷爷不杀无名鼠辈!”

“见鬼!”黄台吉心里暗骂道。此时的他,只觉得虎口欲裂,右臂僵疼,生理上的反应告诉他,应该避开贺世贤。但是,他身为一军主帅,不能示弱,那会影响士气的。

黄台吉在脑中电光火石般闪念,随即放声大笑道:“贺疯子,大爷我就是大金的四贝勒,爱新觉罗·黄台吉是也,到了阴曹地府,别忘了跟阎王说起,是本贝勒赏的你一刀!”说着,刀交左手,右手握缰绳,回马刀劈贺世贤。

“呯!”

刀锏交击,金声清脆,轻重分明。

毫无疑问,黄台吉的雁翎刀是很吃亏的,其重量与贺世贤的铁锏相比,太轻;碰撞起来,反弹太大,震动太猛,虎口吃不消。不过还好,就是因为贺世贤的铁锏重,才挥动速度慢。不然的话,如果双锏的速度都赶上刀的话,黄台吉早被砸成肉酱了。

手中轻刀硬顶着铁锏,黄台吉的眼睛也紧盯着贺世贤狰狞的大脸,咬牙喊道:“开!”一声,两马错镫,刀锏分扬。

“这样不行,非被这个疯子闪了腰不可。”黄台吉心想道。于是,他心计上来,立即大声高呼道:“正白旗的勇士们,杀了明军大将,杀啊!”

这重点射杀、剿杀明军大将,是努尔哈赤给后金兵定下的死战术,是必须一有机会就实施的。所以,黄台吉这一声高呼,维护了军规,又保了性命,面子里子都有了。

“呜嗬,杀!”黄台吉周围的红、白甲兵,一听命令,都聚拢过来,准备围杀贺世贤。

贺世贤虎头豹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高兴地大喝:“来得好,省得你贺爷爷一个个砸!”说着,双锏左右翻飞,上下劈砸。

贺世贤的亲兵张贤一看,可不敢大意,大声呼喊道:“家丁们,快快护卫总兵!”

“杀!。。。乒,乓!”

青钢白铁的撞击声登时沸腾,仿佛鼓乐齐鸣。先是十几名家丁和十几名白甲兵,后是几十名和几十名,再是上百名和上百名,最后是千人对千人,两路先锋都不拉开距离对冲了,只是挤在一团厮打,完全放弃了骑兵的纵横驰骋,变成了步兵密集阵般的撞击。

“去死吧,金狗!”

“插死你,明狗!”

“***!”

“干你娘!”

“啊!”

“哈!”

先锋对撞,有进无退,死不旋踵。

先锋阵的一百步外,东面,后金大纛下,代善狭长的眼睛紧盯着交战的两军骑兵,恨恨地说道:“混蛋,都是因为川兵!要不是他们两战把正白旗打得损失一半以上,八弟早就把贺世贤的狗头砍下来了!”

额亦都点头道:“大贝勒说得是。所以,此战我们要重点杀伤川兵。只要没了川兵的长枪利刃,马佳军和浙兵那点兵,成不了气候!”

镶白旗旗主贝勒、杜度闻言,请命道:“请二叔下令,侄儿愿率兵首先冲击川兵!”

代善眼中闪过怜爱的一丝光,温言否定道:“不,孩子,你的镶白旗在浑河就损失惨重,红、白摆牙喇只剩下十分之三,还是做后备吧。”说完,又对额亦都道:“这回,就请老将军出马了。正黄旗兵强马壮,又没有大的损失,正好一鼓作气,踏平川兵阵!”

额亦都奋然领命道:“喳!我随大汗起兵以来,每战必身先士卒,无不获胜。这次,我也要让八旗将士看看,我额亦都,宝刀不老!”

“老将军威武!”代善诚心赞道,随即发令:“正黄旗,两翼出击!”

“呜嘟。。。呜嘟。。。呜嘟。。。”海螺号吹起,后金正黄旗,额亦都在左,副将博尔晋在右,各率两千五百红、白摆牙喇以及披甲骑兵,开始绕行,准备攻击明军两翼。

后金大阵对面,二百八十步,明军大阵。

“报!建夷大阵的两翼骑兵旗帜攒动,明显开始出动,向我军两翼袭来。”斥候报告道。

“知道了。”马佳点头道,随即命令:“令,先锋贺世贤,引建夷先锋向左远离,让出正面。”

“令,后军鲍承先,向右翼外侧走,护卫右翼川兵。”

“令,左翼秦邦屏部,做好硬抗建夷的准备。”

“令,中军浙兵,抽调枪炮好手,加强秦邦屏营。”

“击鼓,全军继续向前进!”

“咚,咚,咚。”

明军在隆隆步鼓的激励下,整齐地激起烟尘,仿佛万支铁锤击打大地这面大鼓一样,“嘭嘭嘭”。

“嗒嗒,嗒嗒,嗒嗒。”贺世贤的先锋军引着黄台吉的正白旗向明军的左前方运动,也就是北方。这正好妨碍了后金博尔晋部的运动,但也把贺世贤军置于被夹击的境地。所以,贺世贤部开始加快马速,快速穿插,进行游斗。

“继续前进!”马佳下令道。

马佳指挥的前军,是自己麾下的左部,装备米尼弹线膛枪、速射炮、弗朗机和一架三将军炮。其他的先不说,拳头是线膛枪。为了把线膛枪阵的威力发挥好,马佳必须推进到二百步内,时间是在后金骑兵截住两翼之前。

二百五十步。

“杀!”

鲍承先的后军营已经和后金额亦都部撞上,骑兵对冲,人喊马嘶,杀声顿时响彻旷野。

二百三十步。

“呯!嘭!”

左翼秦邦屏军配属的浙兵开始开火,显示后金的右翼骑兵开始进入该军一百步内。

二百步。

“杀!”秦邦屏军开始与博尔晋部的正黄旗短兵相接,长枪烈马,苗刀马刀,步骑对抗,声震四野。

土司先登将‘蛮二’,一个崇拜黑旋风李逵的六尺壮汉,手擎六尺长斧,背上还插两把板斧,高唱道:“梁山的好汉啊,大碗酒来大斧杀。。。。。。”众石砫川兵得他感召,更是如猛虎下山般,直扑后金野猪兵的咽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