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不能流于形式——我眼中最有意义的民警“大走访”事例

偶然看到论坛里一篇关于“大走访”活动的文章,不少人谈了对这个活动的看法和理解,于是不由得想起一个在走访活动中,有所建树的派出所所长真实的走访工作成果。以下内容,正是综合了《辽宁日报》两次报道所得出的这个派出所所长完整的一次“大走访”过程。也许从中,我们可以对“大走访”活动开展的目的、方式,能有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认识。


“是警察把我投入监狱,也是警察给了我新生!”这是鞍山市千山区唐家房镇某村村民王某发自肺腑的一句话。从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到一个自愿为乡亲们看家护院的联防队员,王某彻底变了,这其中有着鞍山市公安局千山分局唐家房派出所所长韩长余的真诚付出。

1983年,年仅20岁的王某刚刚步入社会就一脚失足,因触犯刑律被判处14年徒刑。漫长的铁窗生活,王某后悔头脑一热干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更恨派出所的那张该死的户口底卡。他想:“要是没有那张底片,警察休想捞到我。 ”刑满释放的那一天,走出高墙王某兴奋中带着茫然,他仇恨地把监狱给他开的落户证明及一切手续撕得粉碎,他要做一个像“狱友”们说的那种既没户口、也没有身份证明的“自由人”。

王某出狱后成了家,靠打工维持生活,他在堡子里很少与人交往,人们似乎看到,在他的身上潜藏着一种杀机,他的眼睛看谁都不正眼看。一到冬季活不好找,没有什么经济来源时,他就常想起出狱前“狱友”们跟他说的那番话,出去后千万别落户口,身份证更不能办,像我们这些有“腥味”又想干点事的人,不能给警察留下任何“抓挠”。他想,他现在不在警察“重点人”视线范围之内,要把握住这个机会,要干就干个“大买卖”,然后领着老婆孩子离家隐居,过把“逍遥大侠”的瘾。他到黑书摊上买了关于反侦查的书和外国有关抢劫银行的警匪片,几次到镇上和站前的储蓄所实地观察押运现金的情况,还研究过遥控引爆技术……王某就这样在心理和物质上准备着新的更大的犯罪。

2008年底,唐家房派出所成立不久,在全国公安民警爱民实践“大走访”活动中,所长韩长余来到管内鸡王屯村走访群众。当他了解到王某的情况后,便来到了王某的家。王某不冷不热很少说话,第一次接触以尴尬收场。回到派出所后,王某困难的家庭状况和他流露出的那种让人难以揣摩的东西让韩长余深思,大走访爱民实践活动不仅是扶贫帮困,更主要的是通过走访发现情况解决问题,化解社会矛盾。想到这儿,韩长余决心已定,这个“亲”结定了,他坚信只要功夫下到,不怕春风唤不回。

元旦快到了,韩长余特意买了五样生活用品和十斤五花肉,又带上两条王某喜欢抽的烟来到王某家。一进门韩长余就说:“大哥,明天就是新年了,我给你拜个年。 ”一句温馨的话普通平常,可20多年了,王某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亲切地称呼他。王某呆呆地站在那里,语无伦次地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韩长余告诉他,自己是来和他结亲的。说着像到家里一样脱鞋上炕,和王某唠起家常。王某从刑满释放到现在,家里还是第一次来客人,眼前这个警察没有一点架子,端着他家掉了碴儿的饭碗,喝着白开水。王某遇到这样说话和气、不打官腔的警察还是头一回,他打消了戒备和顾虑,和韩长余越唠越近乎,心底仿佛有一种暖流直往上涌。

不知不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韩长余又到堡子里的饭店要了几个菜、二斤饺子,还特意给王某买了一瓶酒,请王某吃饭。王某流着眼泪说,我的身上带有“腥味”,谁见了都绕开走,可你不嫌弃我,你才是我的恩人哪,从今以后我要挺胸抬头做个好人。

元月21日,韩长余带着派出所教导员、副所长,抬着大米、白面、豆油、猪肉等沉甸甸的年货来到王家。王某没有说话,可是从他的眼中,韩长余看到了泪光。

2月2日,王某的两个女儿都得了感冒,家里也没有药,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蜷在被窝里咳嗽不止。当时正挨家挨户给管内的居民拜年的韩长余到他家一看,立即掏出500元钱,带孩子到医院看了病。这时的王某仍没有多说什么。

2月3日一早,王某拎着一个袋子来到派出所找韩长余:“大哥,我对不住你,这是这些年来我研究抢银行的东西,都在这了。我以后再也不整这些没用的东西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这次够啥罪我就领什么罪。 ”

事后,韩长余说:“我真没想到他会变化这么突然。他还求我帮他落户口,要做个真正的‘人’。”于是韩长余几次跟新疆监狱联系,为王某补办了各种落户手续。王某终于有了户口和身份证明。韩长余又多次协调有关部门为他办理了低保。现在的王某不计报酬,自愿参加了联防队,从此告别心理的阴影,让阳光再次洒进了他的生活。

我认为,韩所长的“走访”成果,是非常符合他的职责和身份的,是卓见成效的一例“走访”活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