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寒冷 正文 (十一)

寒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size][/URL] “哈依,小仓君。”其中的一个白衣人立正回答着。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音立即在这个白衣人的脸上响起。“混蛋!忘记课长的交待了?!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必须要说天可汗话!”这个被称之为小仓的带队人恶狠狠的怒斥着。 “是,我知道错了。”被打的白衣人欠身认着错。 进入驾驶舱的四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6.html


“哈依,小仓君。”其中的一个白衣人立正回答着。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音立即在这个白衣人的脸上响起。“混蛋!忘记课长的交待了?!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必须要说天可汗话!”这个被称之为小仓的带队人恶狠狠的怒斥着。

“是,我知道错了。”被打的白衣人欠身认着错。

进入驾驶舱的四个白衣人立刻忙碌起来,没有人在乎已经死去的阿力克塞。两个带着计时器的炸药放置在了角落里,上面红色的液晶数字正从第十分钟开始飞快的倒计时。这些白衣人朝着带队的小仓纷纷点着头,表示工作完成。在他的带领下,迅速离开了驾驶舱。

甲板上,一个白衣人正从储藏保鲜舱里爬上来。其余的人也都聚集了过来,看到小仓过来,都点了一下头。小仓环视了一下,一点头,一挥手。如脱兔一般,这些白衣人立刻奔向了船舷边,拉住刚才进船的绳索,飞快的离开了‘伊格尔号’。

瓦连金正准备推开通向驾驶舱的盖板,突然听到几声奇怪的声音,连忙缩回手,将耳朵贴近了盖板处,仔细听起来。可是,隔着厚厚的舱板,声音很模糊,他只能依稀听见几个单词的音节。这不是他懂得的语言,但有些熟悉。当他听见闯入者的一个声音好像是说“天可汗。。。”他攸的想起来了,对了,正是天可汗国语言。那些到科尔萨科夫做生意的天可汗国人,他们之间正是这种话。

听着上面的脚步声好像逐渐远去,应该是离开了驾驶舱。瓦连金还是稍微等待了一下,再慢慢的托起头顶上的盖板,露出了一条缝,从空隙中张望着。确信没有了人之后,他才推开盖板,一声惊呼差点从他的口中迸出来。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吃惊、恐惧的眼睛看着躺倒在地上的阿力克塞。

瓦连金快速的跪爬到阿力克塞的身边,用手托着他的头颅,急促的低声叫喊道。“大叔,大叔!”

鲜血已经有些凝结了,阿力克塞毫无生气的耷拉在瓦连金的怀中。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瓦连金的心脏扑腾扑腾的狂跳着,他觉得有一种东西紧紧揪住了他的心肺,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阿力克塞大叔就这么死了,是那些天可汗国强盗干的!慌乱中,他想起刚才听见的话音,立刻判断出这是海盗所为。连忙放下了船长的尸体,看见了连着软线的无线电台话筒垂挂着,一把抓过了它。拼命按住了话筒一侧的通话按钮,慌乱而又急速的呼叫起来。“求救,求救!我们遭到天可汗国海盗袭击!我们遭到天可汗国海盗袭击!救命!救。。。”生怕海盗还在外面,他尽量压低着自己的声音。

突然,他的眼珠定住了,一个吸附在驾驶台下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扔下话筒,连忙跑过去一看,瞳孔猛然间急速放大了。炸弹上的数字已经倒计时进一分钟,正在飞速的读秒。

老天!瓦连金已经什么都顾不上想了,猛然弓起身子,像箭一样,冲向驾驶舱外。

一下子跑到舱外的船帮边上,泛着蓝黑色的海水冒着刺骨的寒气,浮冰也反射出瘆人的白光。瓦连金已经顾不上思考,回身从舱壁上抓起了一个黄色的救生圈,一把套在了身上。滑湿的甲板让他的动作踉踉跄跄,又扑向了船边。深吸了一口气,抓住了船帮,就准备跳入海水中。

‘轰隆!’‘轰隆!’‘轰隆!’。。。

连着几声的猛烈爆炸声在驾驶舱,渔船的中央响起。冲天的火光立即随着浓浓的黑烟,在‘伊格尔号’上冉冉升起。渔船的首部迅速被炸成了碎片,扭曲的金属、碎木四溅在空中,又迅速落向海面。船立刻被炸断成两截,船头和船尾开始朝上竖起,对着中央点的方向靠拢,并开始朝水里沉去。开始是缓缓的,而后速度越来越快,嘎吱嘎吱的声音不断在船体的各处响起。不过十分钟不到,科尔萨科夫港最美丽的渔船之一,‘伊格尔号’永远沉入了鄂霍次克海冰冷的水里。

飞跃在空中的瓦连金突然感到一阵灼热,接着他觉得自己身体轻了很多。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从自己身边斜飞而出的,却是自己的两条腿。惊恐还来不及传送到他的脑神经,‘噗通’他已经摔落进了海水里。零下十几度的海水立即凝住了他的伤口,疼痛只是一刹那,瞬时间,他已经被冰的麻木起来。试图努力抬起头,双手下意识的划拉着,但天空似乎越来越遥远,颜色也越来越灰暗。爆炸产生的碎物不断飞溅在他的身旁,砸在他的身上。瓦连金再也睁不开自己的眼睛,留在他脑海里最后的神经感觉只有两样,从未有过的寒冷,和娜塔雅青春洋溢的笑脸。

‘伊格尔号’最后一点船体完全淹没在鄂霍次克海,几个大水泡咕咚咕咚的冒了上来,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很快,海面就恢复了平静,除了那些在浮冰上黑色的烧焦物外,这个世界又恢复了平静。来自洋面的寒风也会很快的将这些遗留物,全部抹去。

监视画面到这里便被迅速切换,转到了另一个图像上。“干得漂亮,小仓君。继续巡逻吧,保持联系。”坐在椅子上的人,微笑着看完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对着画面里的一个白衣人吩咐了一句。

“明白!”画面里的人朝着镜头举手敬了一个礼,便看他一挥手,几具摩托撬迅速发动了起来,镜头也随之抖动着。监视者伸手关掉了画面,并随手拿起了桌上冒着热气的咖啡。

博尔夫上校的轿车在经过了三道门岗的检查后,终于驶进了克林姆林宫其中的一个院落中。作为俄罗斯联邦安全总局下属FAPSI部门的负责人,他是奉诏赶到这里,与几位高级国家官员进行汇报。

作为前KGB的继承者,俄罗斯联邦安全总局(FSB)早很大程度上沿袭了它的衣钵。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政府机构拥有着超乎异常的权利。FSB可以自行调整行动内容。例如FSB可以透过总统直接下令,进行全世界的反恐怖军事行动。而且在需要的时候,FSB也可以公布法律实施或是直接指挥其他俄罗斯情报单位进行特殊作业。

FAPSI便是FSB的眼睛,它的主要职责就是对俄罗斯境内,包括境外进行电子监控、信息过滤。目的便是要在第一时间,得到威胁俄罗斯国家安全的隐患信息。并将此迅速提供给FSB各个行动部门,和有关国家领导予以决策。

同许多特殊部门的领导人一样,博尔夫已经从军三十年,军衔却一直未能达到将军级,但他的权利却甚至超过了有些大将的级别。当然,这也是他的遗憾。他的那些前任者们,前KGB第一局和侦察技术局的领导无一不是将军。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工作的热忱和负责精神,也无愧于曾经被秘密授予‘苏联英雄’的称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