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把土地都弄走了,那么农民怎么办?

454670179 收藏 43 295
导读:你们把土地都弄走了,那么农民怎么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义愤填膺--驳斥厉以宁关于农村土地集中到个人手中的谬论

天际悬明月


厉以宁先生,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昨天在上看到了唐南山同志的一篇关于你的文章,你那关于农村、农民、土地的一段厥词看后令我义愤填膺,禁不住要和你理论一番。

为了有理有据,现将你和唐南山同志的原话摘录如下:[厉先生后来讲到中国的农村问题,说:“现在的农民种粮食的水平太低,以后可以鼓励那些种粮能手集中种粮,农民可以收取土地出让费,还可以到这些种粮能手那里打工,每月可以获得几百块钱稳定的工资,种粮能手一个人可以承包二、三百亩地,现在河南有的地方已经有人承包上万亩了”。唐南山听到这里,实在按捺不住了!也不管他们接受不接受提问了,直接就问厉以宁:“你们把土地都弄走了,那么农民怎么办?您这不就是资本主义的‘跑马圈地’吗?我们学历史,难道忘了资本家对人民的残酷剥削,忘了历史的教训吗?”…………

厉以宁先生说:“刚才那位同志提的问题很好,所以下面收地时,一定要做好农民的工作,否则的话确实会产生这位同志提的问题”。]

我不知道你讲座的其他内容是涉及哪方面的,但对以上涉及农村土地的内容我却要理直气壮的给予驳斥,因为你动了我的奶酪!

厉先生,看到你的这段话后,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出现了三国两晋时期的三个名人,一个是阴险毒辣的司马昭;一个是白痴皇帝司马睿;一个是浩首匹夫王朗!你让农村的土地都集中在所谓的“种粮能手”手里,其用心正应了那句古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你说的:“ 农民可以收取土地出让费,还可以到这些种粮能手那里打工,每月可以获得几百块钱稳定的工资。”不知道你是从你身体的那个部位想出来的,真与白痴皇帝司马睿的那句:“百姓没啥吃为啥不喝瘦肉粥?”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有,你一不搞调查研究,二不知民情民心,就高高在上的下如此定语,又与王朗异想天开地劝诸葛归曹的可笑和无知惊人的相似!王朗怎么死的?被孔明先生骂死的!

接下来在唐南山同志那:“你们把土地都弄走了,那么农民怎么办?您这不就是资本主义的‘跑马圈地’吗?我们学历史,难道忘了资本家对人民的残酷剥削,忘了历史的教训吗?”的质问下,不知你是词穷理屈,还是慌不择言,竟然说出了:“刚才那位同志提的问题很好,所以下面收地时,一定要做好农民的工作,否则的话确实会产生这位同志提的问题”。请问厉以宁先生,唐南山同志的问题是怕资本家跑马圈地,而你回答的不是怎样管好这些所谓的“种粮能手”不让他们重蹈“跑马圈地”的覆辙,却是要做好农民的工作,不知道你要做农民的什么工作,是让农民把地给他们,还是不给他们?如给他们,怎样防止他们“跑马圈地”?不给他们,你的这篇高谈阔论不是如同放那什么气了吗?

厉以宁先生,现在我就以一个农民的身份一一反驳你的这段高论,首先,你说“现在的农民种粮食的水平太低”,那么请问,什么时候农民种粮的水平高?不知道你今年高寿,但你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曾经经历过农民种粮水平高的时候,请问厉以宁先生,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那时候农民的种粮水平高,现在他们的种粮水平反而低了呢?难道是社会倒退了?如果你没有经历过农民种粮水平高的时候,那么什么时候农民的种粮水平会提高?怎么提高?把土地都集中在极少数人的手里农民种粮的水平就提高了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此浅显的道理你会不懂?可见此话是你的一块遮羞布罢了。再者,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现在的农民种粮水平不高,作为有参政议政权的全国人大常委,你不积极地向中央建议,让政府应该象伟人时代那样,派驻农业技术员常年驻扎农村,指导农民的种粮技术,提高农民的种粮水平,却提出如此舍本求末、扬汤止沸的馊主意,你居心何在?!在我记事的时候,临汝县政府派驻我村两位农业技术员,一位姓薛,一位姓韩,一位管小麦、玉米,一位管棉花,他们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为我村的农业技术推广,粮食产量提高付出了辛勤的汗水!并且他们是挨家挨户吃派饭的,每顿饭还要给农民掏钱,令我记忆深刻、至今难忘的一件事是,老薛轮到我家里吃饭的时候,一天晚上吃过饭他把粮票和钱掏出来给我父亲,我父亲坚决不收,他就又坐下来和我父亲谈话,等他走后,我母亲收拾碗筷,在碗底下发现了钱和粮票!试问,现在的干部有几个能做到?当然,在你们的眼里这是伟人“专制”的结果,但是现在中国就没有农业技术员了吗?为什么这么好的办法他们不学着做做?这近在眼前,效果明显的例子不去效仿,却要极少数人来掌握数亿农民的命脉,这是哪家的理论?目的何在?

接下来你说,[以后可以鼓励那些种粮能手集中种粮,农民可以收取土地出让费,还可以到这些种粮能手那里打工,每月可以获得几百块钱稳定的工资]。我就按我们村的实际情况来说说你的这段话可行不可行,我村近些年来由于修高速路、二级路、私搭乱占宅基地等现象由过去人均耕地1亩多点,减少到现在的不足7分,我家6口人,有4亩多地,按现在我村的土地出让行情,每年每亩1500元交给那些种粮大户,这算公平吧,我给你老先生算笔账,我村的耕地大部分是农业学大寨时期平整出来的,原计划是要垫第二层土的,但因为分田到户至今没人垫上一锨,所以耕地相对贫瘠,不要说他是种粮能手,就是神手耕种,秋麦两季每亩最多粮食产量也超不过两千斤,而这两千斤粮食按现在的行情,总价值也不会超过2000元,除去各项投入每亩连1000元收入也不到,更别说农民再跟着他们打工了。按每户一个人跟着他们打工,每月500元工资计算,每年就是6000元,请问,这样的赔本生意谁做?难道他们能在地里种出金子吗?除了别有用心、别有用途的人,谁也不会这么傻!而一旦让这些别有用心的人,霸占了全国农村的大部分耕地,又别有用途的给毁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怎么办?可能有人会说,那些种粮能手会种果树、蔬菜、稀有农作物等高附加值的农产品,耕地让他们耕种了产生的效益更高。那么请问他们的这些技术是天生的吗?既然他们能学会,那么农村的大部分农民同样也能学会,为什么政府不下大工夫把大部分农民都培训会了,让广大农村、农民共同富裕,早日实现小康目标,使我们的国家和谐稳定,繁荣富强,而非要把土地集中到少数人手里,是你低估了中国农民的智慧,还是另有目的?再者,如果中国的大量耕地都种成了高附加值的农副产品,粮食咋办?到那时中国人都整天吃蔬菜、水果度日?这能行吗?难道中国人的基因都已经被美国孟山都公司转移了,不用吃主粮了吗?还有,与其把耕地都集中到个人手中,让中国大部分农民变成杨白劳,何如象南街村一样回归公有制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即便是你说的这种办法真的对农民有利,它能有利过南街村模式吗?私人耕种的目的是为了盈利,而集体耕种的目标却是为了民生,这句话没错吧?两利相权取其重,厉以宁先生才高八斗,这么浅显的道理难道不懂吗?

另外,你说:“现在河南有的地方已经有人承包上万亩了”。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河南人,并且在据我村不远的一个村子,就是按你说的办法全村的土地被一个煤老板圈了,不但没有出现你说的那种美好前景,反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不便明说。如果先生不相信,可以下来实地作调查!

厉以宁先生,可以这么说,你的这种办法能给农民带来多大好处我不敢说,但是作为农民,有一点我是清楚的,那就是,真把农村的土地都集中到个人手里,农民遇有大事连向亲友借钱的机会和理由都很少了,因为你有土地压着,可以向老板借钱,这样,要不了多长时间,大部分农民就会因为看病、上学、盖房、娶亲等原因而失去土地,杨白劳和黄世仁的故事将在中华大地上遍地开花!到那时,城市有几千万的下岗职工,农村有几亿的失地农民,中国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不用脑袋也能想象的出!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农村啥情况,啥现状,不比你清楚的多吗?

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一个叫吴思的,凭他那蜻蜓点水的插队经历,一句“全国农业学大寨是失败的”就抹杀了全国几亿农民艰苦奋斗、埋头苦干,为改造农村贫穷落后面貌而创造的巨大成绩和为现在的分田到户打下的坚实基础!同时还伤害了勤劳善良的中国农民那朴实的感情![关于农业学大寨的真实情况我在《我向吴思叫叫板》一文中已详细的做了描述。]现在你更绝,一句“农民现在的种粮食水平太低”就想把全国农民推入万丈深渊!真不知道你们这些高贵者们打的是什么算盘!


厉以宁先生,中国有句古话叫“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既然你和吴先生都是居庙堂之高的国之干城,并且你也说过,要做好农民的工作,那么我怀着十二万分的诚意,请你们屈尊降贵,光临我们这个小村,把你们的那些光辉理论对这些农民们讲一讲,看看他们迎接你们的到底是“好酒”还是“猎枪”!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