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六十八卷 第六章

张单 收藏 6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或许在认识童产师徒三个人的所有人都想不到在现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童产师徒三个人居然会躲在中央博物馆里面躲避灾难,而能想到这些也只有童产师徒他们三个人自己了。

自从南京城破,中国军队和中国平民开始撤退的时候,童产师徒三个人就也加入了撤退的潮流当中,不过,由于撤退的人数实在是过多了,所以,因为种种原因童产师徒三个人也就无法在下关成功的撤退,故此,童产师徒三个人是来不及撤退,是撤退失败,无奈之下,童产师徒几个人只能被迫撤退回来,重新回到了南京,另外想办法了。

当童产师徒三个人是重新回到了南京以后,他们就发现此时的南京因为南京城破而变的混乱不堪,几乎已经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了,童产师徒三个人他们也看见了攻占南京的日军对南京市进行了一场血腥的“洗礼”,表示了他们对中国人的态度,也把自己的兽性给爆发了出来,让他们知道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日本人!

童产师父此人可是一个急脾气,而且是热血心肠,满腔的热情在里面,他在回到南京的路上也看见了日军在对中国人做一些什么,也看见日军对中国妇女做一些什么事情,这让童产师父的肺都要气炸了,他童产师父可是练过铁头功之人,他本来想用自己的铁头功教训一下正在欺男霸女的日本士兵,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可是,童产师父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两位徒弟居然还是北平时期的那种懦弱的样子,当童产师父想上前去教训一下在南京的日本士兵以后,童产的两位徒弟居然死死的把童产师父给死死的拦住了。

童产师父看见自己的两个徒弟是这副德行,前者是十分的生气,他真的想破口大骂,大骂林浩和林熙是废物,一点用也没有,甚至,童产师父还想把自己的两个徒弟给杀了,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可是,童产师父可真的是万万没有料想的到,当童产师父刚刚想张开嘴巴破口大骂这两个不孝徒弟的时候,童产师父的嘴巴却被林熙和林浩两个人给堵住了,后二者是拼了命,死了心一样是堵住了自己的师父的嘴巴,就是不让童产师父是发出一点声音出来,并且,林熙和林浩这两个人还真的够绝的,他们两个人竟然还硬生生的把童产师父给推到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去!

童产师父由于是身体受制,嘴巴被堵,所以,童产师父是受制于人,童产师父是被迫服从林熙和林浩,这让童产师父大为的生气,生气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几乎成为了一个结巴和哑巴之人了。

这样,童产师父被推到了一角以后,林熙是连忙看着这附近有没有人出没,特别是日本士兵有没有在这里的出没,因为,林熙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在这里有日本士兵的话,那么,自己和己方中人是必死无疑了,还有林浩,面对这种情况,林浩也不是善茬的,他是赶紧对自己的师父童产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自己的师父千万不要张开说话。

童产师父看见自己的徒弟居然是这么的窝囊,前者的心中是顿时火冒三丈,他真的想抽自己的两个徒弟一巴掌,可是,童产师父是想了想,他还是决定不要了,因为,童产师父是看见自己的两个徒弟是十分用力的样子,几乎是把自己浑身的力量都给使用出来了,这忽然之间让童产师父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要是再不对自己的两个徒弟妥协的话,那么,今日南京城破可以说是自己童产师父的死期,而且,童产师父明白他童产不是死在日本人的手下,而是会死在自己的两个徒弟的手下,因为,童产在北平七七事变之前就领教过自己的两个徒弟是多么的怕死,所以,童产师父是绝对相信杀死自己的这种事情林熙和林浩是肯定做的出来,这点童产是确定不疑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童产师父就是从自己的两个徒弟眼中看出了无穷的杀气,这种杀气是欺软怕硬的杀气,而绝对不是那种正人君子面对可怕的敌人而散发出来那种正义杀气,绝对不是,因为,童产的两个徒弟绝对不是一个好人,这点是确定无疑的事情。

想中国人向来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故此,童产师父是绝对相信这种事情自己的两个徒弟是绝对做的出来,所以,童产想了想,他决定自己还是服从为上,服软好了。

遂童产是被迫是执行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政治策略,童产师父是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嗯了几声,又眨了好几下眼睛,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两个徒弟的意思了,表示自己一定他们两个人,表示自己一定按照他们两个人说的话做,于是,在童产师父被迫撤退的政策之下,童产的徒弟这才松开了手。

童产是没有好气道:“林熙,林浩,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你们这么做纵容日军犯罪,这个你知不知道?”

林浩是破口大骂道:“师父,我看有没有搞错的人是你,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吗?现在可是日本人屠城时间,目前的情况对我们三个人来说是十分的危险,师父,我们现在能够管好自己就不错了,你居然还想来一个见义勇为,你这不是害了我们和害自己吗!”

童产师父听了这个话以后,他是气的不能再气了,故此,童产是勃然大怒道:“林浩,这种话你也说的出来,你到底还是不是中国人呀!”

林浩在心中是大骂童产是笨蛋,前者是道:“师父,在这个世界上面人都是自私的,我告诉你,今天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去救人,要记住,咱们可是自身难保呀,不然的话,我们就断绝师徒关系!”

要是在平时的话,林浩说出这种话的话,那么,童产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给林浩一巴掌,因为,在平时可是童产师父为大,林浩这个徒弟为小,可是,现在不同,现在可是在南京屠城期间,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地方和时间,搜易,童产在心中是暗暗告诫自己绝对不能这么做,不然的话,童产自己肯定会死的很难看,所以,童产晓得自己必须改变政治方针,不然,后果肯定是相当的严重,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自己的小命肯定不保。

遂童产师父是想了想,他是被迫点头道:“林浩,我听你的话,那么,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这点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总不能让我们三个人是漫无目的的一起行走吧!”

林浩是听完了童产师父的话语以后,前者是想也不想,他是道:“师父,你放心吧,这个我早就想好了,那就是我们去投靠日本人,去当汉奸,去当保安队怎么样?”

童产听完了林浩这话以后,前者几乎是把自己的鲜血都给吐了出来,如果是换了平时,那么,童产师父是肯定不会答应的,还要严厉的驳斥林浩此人,甚至还要把林浩给活活打死的可能,可是,现在的情况对童产是十分的不利,童产想了想,他知道自己也只能和林浩好好的说话了,不然的话,童产晓得自己一定会死的很难看。

遂童产是故意和颜悦色,道:“林浩,你放心,这个你是想也不用想,这个肯定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我们可以用其他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不一定要当汉奸才能做成这些事情!”

林浩是没有好气道:“师父,那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们在南京城内跟流浪人一样,四处流浪吧,这样和我们去送死有什么区别,我们随时都有可能被日本人给打死的!”

童产师父想了想,道:“林浩,这样吧,我们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避起来吧,这个才是上策。”

林浩想了想,道:“师父,这个计策应该可以,那你怎么不让我们去当汉奸呢,这个你能不能跟我说说。”

童产是解释道:“林浩,去当汉奸要是有本钱的,我说你什么都不会,你能做什么汉奸,我看你也只能去给傻子一样利用了!”

林浩不服道:“师父,我可是还会打铁的,再说了,童师父,你不是北平第一打铁匠吗,我们给日本人打刺刀,打大刀,打太刀,这些我们都可以做,为什么你不答应呢?再说了,童产师父,我们以前可是为中国军队服务过的,这样,日本人也不会放过我们的,说不定,我们已经被人出卖了,所以,我们更要当汉奸了!”

童产听了林浩的话语以后,前者几乎是听都听怕掉了,后者说自己要去当汉奸可以说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这让童产怀疑自己的这个徒弟到底是不是中国人,或者说是林浩就是日本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