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二十七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北方传来了隐约的炮声,如同一记记重锤敲打着科尔的心。晚餐已无心再吃了,丢下手中的餐刀、餐叉,到办公室里要通了电话,亲自询问安然呆在北汉江南岸的团长亨利。 这位“买卖人”的回答非常令人丧气:中国人的炮火异常猛烈,步兵进展迅速,正向二零五高地接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北方传来了隐约的炮声,如同一记记重锤敲打着科尔的心。晚餐已无心再吃了,丢下手中的餐刀、餐叉,到办公室里要通了电话,亲自询问安然呆在北汉江南岸的团长亨利。



这位“买卖人”的回答非常令人丧气:中国人的炮火异常猛烈,步兵进展迅速,正向二零五高地接近。


科尔听到亨利有些颤抖的声音,皱了皱眉头,郁闷地大声喊道:“堵住!给我堵住!要把坦克和炮兵的威力发挥出来,坚决堵住!”


不管科尔有多么郁闷,倒霉的消息还是接连不断地从亨利那儿传来:“共军炮火猛烈,我炮兵被压制!”“敌人攻势凌厉,已突破我前沿阵地!”“我军两个连已失去联系!”


“……”


美军的炮火会被共军压制住?如果真是这样,实在不敢想象那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这批废物,拿着这样精良的武器却被共军打垮了,简直把美利坚军人的脸都丢尽了。


科尔毕竟是科尔,经过短时间的愤怒后很快冷静了下来。他是个很有主见的军人,他怀疑“买卖人”在故意夸大敌情。科尔是很有把握的:强大的美军即使防线出现了漏洞,也能很快地补好。


科尔连连命令:“一定要把二零五阵地守住,不准后退一步!”接着他又安抚亨利道:“从各种迹象来判断,这不象是共军的大规模进攻,上校,一定要镇静,镇静!”


可是,北方的炮声却越来越紧了,亨利求援的报告也越来越多。科尔确实不放心了,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起来,对副官命令道:“准备直升飞机,我们去‘狮团’看看!”


直升飞机很快准备好了,科尔带了几个手下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前线团部指挥所。


直升机在亨利指挥室前灯火通明的广场上徐徐降落,螺旋桨产生的巨大扇动力卷起地面上片片碎雪,纷纷扬扬地飞舞起来。


亨利站在飞机旁恭候着,见到将军,他极力抑制住惊慌、不安的心情说道:“将军阁下晚安。”


“上校,战况怎么样了?”科尔裹了裹身上的军大衣,把领子竖起来,询问前方的情况道。


亨利没有估计到科尔会亲自来这里视察,尽管求援的报告发了不少,可是前方的具体情况,自己并不十分清楚。他惶恐地说道:“将军,目前正在侦察。”


嗯?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没查清楚?科尔看着亨利苍白的脸色,很想训斥几句,但碍着老同学的面子,他极力忍住了。科尔板着铁青的面孔,再也没有说话。


他们从冰冷刺骨的屋外,走进闷热的指挥室内,科尔感到烦躁,从桌子上摆放得满满的、只吃了一半的美酒佳肴来看,至少在战斗打响前亨利这家伙正在大吃大喝。


这家伙倒会享福,真他妈的是个饭桶!实在后悔不该让步,今天白天没有把亨利逼到三八线上去。科尔愤愤地想到。


北方的炮声现在已经听得非常清晰了,科尔判断,中国共军来势不小,这让他心惊不已。他摘下鹿皮手套,脱下了军大衣,极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问亨利道:“现在连有多少共军也弄不清楚?”


亨利摊开双手,耸了耸肩,道:“这……,将军!炮声已经说明了全部情况。我提醒过阁下,我们是在跟一群魔鬼打交道。”


科尔一听,瞪了这个不驯服的下属一眼,很想驳斥他几句,一时却又想不出什么恰当的话来。这使得他非常气愤:这个狗娘养的“买卖人”,从战斗一开始他就担心害怕,迟迟不肯前进。好不容易等我把他诱惑过来,稍微有了那么一点儿成效,他又得意忘形,好象是他作出了重大贡献一样。这次共军出动,情况还没查清楚,这个老滑头、烂杂碎就把责任推卸的一干二净。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


室内的空气紧张得让人感到有些窒息,亨利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些什么,发现师长科尔两颊的肌肉都在微微抽动,他不敢吭声了。


这时,一个参谋推门进来,递上团参谋长从前方发来的紧急电报,上面写着:我军侧翼和后方,已发现大量共军,黑夜无法查清人数,急待增援!


科尔看罢电报,脑袋象被职业拳击手重重来了一下——大量共军!我的上帝,你是在惩罚我,还是跟我开玩笑?


亨利俯身拾起滑落在地上的电报,看过后手指抖动着说道:“被包围了!我们肯定被包围了!怎么办?撤吧!我建议,马上撤退,撤退!”


科尔气恼得脸都涨红了。才站住脚不到十天,“撤退”这个倒霉的字眼儿又出来了。这意味着兵团推进成为泡影,意味着自己失策,意味着将招来上级的冷眼、下级的嘲笑,意味着……


科尔压住火气,冷笑了一声,高声道:“上校先生!撤退?我讨厌这个字眼!你以为我科尔是什么人?是稻田里的麻雀还是农场里的鸭子,被共军拿根烧火棍子赶一赶就要四处逃命?”


他看到“买卖人”被自己怒气惊呆了的面孔,从心底升起一阵快感。转身迈到门边,“咣当”一声狠狠地拽开了大门,气呼呼地走了出去。


科尔看看北方的天空,心中也有一些不安,独自在平展的广场上走来走去,地面的冻雪,被他那沉重的皮靴踩得“喀嚓喀嚓”直响。


刚燃起的希望,难道会象肥皂泡一样地消失?难道我会被视为冒失鬼而遭到别人的耻笑?共产党难道真有什么魔法?所向无敌的强大美军,难道会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半岛上一败涂地?科尔脑海中盘旋出无数个为什么,虽然自己不能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但他却决心试一试,看看共产党军队的拳头到底有多硬!


亨利跟了出来,站在科尔身旁,等待着师长的吩咐。科尔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对跟过来的另一个少尉军官道:“快发报到二零五,命令‘狮团’参谋长,立即执行‘铁核桃’计划,就说增援部队很快赶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