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农村建设可能被新城镇建设替代

吏目村 收藏 10 775
导读:势,并且已明确“十二五”经济发展的主线是:调结构及经济转型,同时大力推进城镇化;这是一个极为重

各地正在蓬勃兴起的变相征用农用土地为城镇开发土地的源流正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对地方当局此等行径,媒体报道稍有含蓄,美其名为“新农村建设”或“农民上楼”,胆大一点的媒体则称其是“新圈地运动”。

政策转向了?此等行径是否是新农村建设的延续或新内涵,本人认为如此这般的“新农村建设”极有可能被当作羊头而实质上正在卖新城镇建设这个狗肉;注意到去年十二月份召开的历来视为极其重要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有低调化趋势,并且已明确“十二五”经济发展的主线是:调结构及经济转型,同时大力推进城镇化;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政策风向标,新农村建设明显受到了低调处理的待遇,政策这样安排虽然让城镇化得以较平稳推进,这其中逻辑是:只要推进城镇化就可以解决农村的发展问题,但我们目前运作的城镇化终究只是个过渡性而非永久性制度,绝大多数新的入城进镇人员(农民工)仍然感到无法真正融入城镇,因为他们的社会保障安全网还是由其农村户口决定,这一核心问题是无法回避的,解决农村的发展问题仍须努力。

我们不应忘记,国人是有创造性的,特别是对世界奇迹情有独钟,我们在取得了GDP增长的世界奇迹的同时,也在创造另外一方面的世界“奇迹”,正应了“我们善于创造一个新世界更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的哲理,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环境、社会收入差异、幸福指数、老百姓的健康水平、人均寿命、社会公平等等方面的指标越来越差,与之相对应的官样文章却越来越玄,社会、经济各项可借供民众见面的数据也粉饰得越来越漂亮;可见,官员们对推进数字现代化的力度从来都是卖力的,但在新农村建设这个问题上可能个例外,利益纠结原因就是最主要的因素。

事实上,新农村建设与城镇化建设最大的利益纠结就是土地制度,由国有与集体土地制度所造成的分隔扩大而不是缩小了社会差距,当前城乡差别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每年城市从农村吸附了大量的财富,时至今日官方文件或官媒对三农问题似有难言之隐,一直推崇有加的“三农问题”现在改为“大力推进城镇化建设”,文件的低调处理,媒体正在让我们忘记“三农”,新农村建设正赋于新的内涵却由一脉相承并取而代之的是各在正在上演的是不折不扣的“新圈地运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新农村或农业作为经济发展基石,一旦整个民族生存的基础遭到破坏,任何GDP的高速增长都将变得毫无意义,目前的共识是新农村建设滞后仍是影响农业稳定发展和国家粮食安全的最大硬伤。

我们一直在推进的新农村可能被新城镇取而代之,这将直接带来我国严重的战略后遗症,如粮食保障问题,而近年来国际粮食及农产品价格节节攀升而毫无低头之意,一直让人揪心的中国13亿人的口粮安全如何保证?将来国内若出问题,必然就是在粮食和资源环境方面。

面对这些民族的生死问题以及存亡之道,如此重要的生存问题,我们有哪些应对之策?我们看到的是:只有临时的驼鸟式的措施,如依靠新闻发言人发通稿这样喊话式的所谓管理通胀预期进行宣讲;我们看到长期以来国内外粮价差别巨大,这并非是偶然因素在起作用,粮食问题一直就是受制于天气与需求这两大问题,2008年粮食危机历历在目,当时有多个国家发生暴乱和通货膨胀,一些国家也出现贸易赤字,因此许多国家的决策者已把粮价上涨当作优先处理的战略问题,三年前爆发的粮食危机是由许多因素造成,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澳大利亚的小麦产量因天气原因连续两年大幅度下降,导致世界存粮下降进而引发粮食危机。

众所周知,国内的粮价依然偏低,国内依靠剧烈的行政干预措施效果显然是一时的或临时的,滥用行政干预的后果更甚;长期效果必为市场因素所替代,这点当局作为并不明显,至少从自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看,鲜有在农业上的大手笔投资,更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正在化解前些年为新农村打下的那么一丁点可怜的基础,如能真正发挥作用的水利设施仍在使用的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兴修的水利工程,就是这样也有些地方当局在经济发展幌子之下一些水利工程也被迫改作它用或被丢弃或改为向工业服务,目前全国一半以上的耕地缺少基本灌排条件,威胁到国内的粮食安全;未来唯有加大对“三农”投入,将新农村建设与城镇化作为并行战略,或许才是最终解决之道。

在今后及相当长一段长时期内,我国“三农”将面临三大挑战,新农村建设与城镇化应有长远规划,包括确保农产品供给,农村土地制度确定与变革,稳定农村基本经营制度,以及协调推进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

尽管目前国内城市在空间上不断扩张且速度在加快,但并没有给进城的农民工创造多少转为市民的机会和条件,而城镇化的布局也存在战略布局问题;事实上,大都市或大城市生活成本很高,农民工很难成为正常市民,因此,要将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作为发展重点,为农民工的新近转移创造条件,与当局鼓励的城镇化集中在内陆形成空间错位,确保不再所谓城镇化集中成就另类的都市化,所以,中国城镇化更需从战略高度来进行规划。

城镇化战略无论有多么重要,与三农问题相较,只属于战术层次,城镇化的主要挑战并非基础结构和城市设施,城镇化成功的关键是让农村移民在城市或城镇里成为平等的公民,享有同等的机会和公共服务,这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实现,就算是“一步一个脚印式”的推进,这个目标可以也必须实现,否则,就是空谈城镇化,也是有害于国家富强的战略目标达成。




注:忘记点原创了! 本文为个人原创申请加分!!!

本文内容于 2011/11/8 16:41:59 被lisonn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