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村 第三章 三

刘才友 收藏 0 1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size][/URL] 入秋了,天上雁叫声日紧,抬头看上去,大雁一队队的往南方赶。山上的野菊花开放,风中带着寒气,转着圈儿飞。洪水终于消退了一点,荒唐村的村民急着往回赶,被村长刘凤鸣拦住了。原来,早一步得到消息的刘凤鸣刘双月张小翠等村干部,已经雇了一条船回去察看过了。村中地势稍高一点的地方,确实露出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96.html


入秋了,天上雁叫声日紧,抬头看上去,大雁一队队的往南方赶。山上的野菊花开放了,多少都有点憔悴风尘;秋风带着寒气,转着圈儿飞。

洪水终于消退了一点,荒唐村的村民急着往回赶,都想看看家里怎么样了。被村长刘凤鸣拦住了。原来,早一步得到消息的刘凤鸣刘双月张小翠等村干部,已经雇了一条船回去察看过了。村中地势稍高一点的地方,确实露出了水面。然而,涝得很,一脚踩下去,淤泥很快就没过大腿,超过了肚脐,人自个儿根本拨不出来。村子成了一片沼泽。必须再等一两个月才能搬回去。现在大家都忍忍吧。

可是,乡亲们断顿了,这么干耗下去,怎么也受不了啊,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粮食是头等大事,进入秋天,野草枯黄了,吃到嘴里没有一点嚼劲;野菜也采一次少一次,不再长出新叶了。树皮再也不能剥了,再剥明年树就会死。树要是都死了,来年再遇到长江发大洪,吃什么啊,屎都没有得吃。

刘凤鸣一想到这些,头就大了。现在县政府筹备处已经提前搬迁到江阳镇了,双水镇已经改为双水区政府,负责的是原先县政府文书,新提拔了做区长。林区长什么也不懂。人又年轻,做起事来,像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见到他,讨要粮食,他把双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再要,就抓耳挠腮,不知所措。他开口闭口就是困难,就是官话。办事能力和水平跟老革命方春来书记没法比。县政府一搬,荒唐村干部想见方书记,就很困难了。就是花路费跑到江阳,也不一定就能见到他面。

他能怎么办?一场大水,荒唐村已经饿死了十来个人,现在缓过来一口气,总不成还让人饿死吧。他苦思冥想,还是在水上做点文章,组织劳力回去,打鱼。拿鱼卖钱,换粮食。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办法了。于是,他找来村干部,各生产队队长,布置了任务。让女人老人孩子还留在刘公山,由张小翠管理。他和刘双月等人跟随打鱼队了,回到荒唐村。大家伙听了,也都没有话说,眼下想渡过困难,也只有此招了。

当下,各生产队队长回去,也连夜召开了会议,把村里的解决粮食的会议精神一传达,布置落实到人头上。

第二天,刘凤放队长带着刘翼行刘翼德等十几个劳力上山砍树,削竹子,驼下山来,让队里年轻妇女出工,扎竹筏,老昌头负责在一旁教妇女扎。大伙儿齐心协力,干到天黑,终于扎好了五张结实的竹筏,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刘凤放队长就集合了群众,分成五个捕鱼小组,刘翼行刘翼德兄弟外加老昌头三人被分在一个小组。老昌头是飞字辈的,虽然年龄比较大,但按辈份,要叫队长叔爹的。三人谁都没有说话,一齐用力向荒唐村的方向划去。

到了下午,他们才回到荒唐村地面。果然不出所料,方圆几十里的地方还是洪水漫天,野鸭乱飞,鱼鹰忽上忽下地捕鱼。村口的老魁树非但没有淹死,反而更加精神了。只是那条缠树的蛇王不见了踪影,也许是成龙升天了吧。

刘翼行站在竹筏前头,注意着水面的波纹,想从中分辨出鱼汛。他的老小拿着网,也在用心搜索水面。刘飞昌老人则在竹筏后,慢慢地摇着橹,顺着刘翼行指的方向划。

“下网!”

刘翼德竭尽全力地展开网面,向水面撒开,水面激起哗哗的响声,眨眼之间,网全部沉下去了。

“拉呀!”

三个一齐用力,收网。网很重,似乎网住了许多鱼儿。三人一高兴,哎呀喝地喊起了劳动号子,以便统一行动。等到他们把网收上竹筏,妈呀,白花花的全是活蹦乱跳的鱼儿。这些鱼儿膘肥体壮,全是长江水养大的。也只有长江活水,才可能把鱼儿养这么大。一条都有十几斤重。这下,荒唐村可就有活路喽。

到晚上,刘凤放生产队聚在一起,一称,半天,就打了一千多斤鱼儿,真是大丰收啊。大伙儿都说江鱼太呆,喜欢聚在一块儿,只要网下准了,准保没错儿。大家在一块吃鱼,喝汤,商量着明天的事。

队长说,明天得分出一拨人去江阳吉庆卖鱼,再买回来同点乐了。粮食,各家各户分一点,救救急。大家都说是。粮食买回来后,先送到刘公山,让老人孩子妇女尝尝。可谁去卖呢,我不好做主,还是大家推举一下吧。

最后,确定了派队长、老昌头、刘翼德去卖鱼买粮。

队长说,这事一定得瞒着村长,不然,粮食就要充公,大家还得挨批。毕竟这不光彩,是拨咱们队的小算盘。能瞒一时算一时吧。明个儿,村长要是来邮,你们就说我们三个回刘公山了。众人点头称是。刘凤放特意拿眼电了刘飞龙刘飞虎哥俩一下,特别强调,你哥俩不准告密,事情暴露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你不告,也有你哥俩一份。告了,咱们生产队就不要你们了,看哪个生产队愿意要你们这些落后分子。

刘飞龙刘飞虎把头点得像鸡啄米,连说不敢不敢。


刘凤放也是仗着村长是他大哥,不会拿他公事公办的。因为大哥也是他们队的,买了粮食也会分他家一份,到时暴露了,不至于绑了老小游街示众吧。绑了他,他村长的面子也挂不住。所以他大着胆子,带着老昌头刘翼德,连夜向江南市驶去。

天亮,他们进了城,一人挑一担,沿街叫卖。那时候,城里人也很穷,个个灰头土脸的,看到活蹦乱跳的鱼,谁都想买。可是摸一摸衣兜,瘪瘪的,又摇摇头,摆摆手,走开了。只有那些家里有小孩,需要喂奶的人家,咬咬牙,也得买。

卖了一天,三个人把钱数一数,只卖了一百多块,鱼倒还剩六百多斤。怎么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出门了,总得卖完。于是他们又将船划到了长陵市。

就这样,他们三人转了三天,才将鱼全部卖完,买回了三四百斤山芋,六谷,高粱。他们依着计划,立即赶回刘公山,叫来小队会计,半夜里把粮食分了。

刘彩云领了十来斤山芋,高兴坏了。她听从了凤放队长的话,怕别的生产队知道了,她在自己的窝棚内挖了一个深坑,将山芋全部埋了进去。事后,好一阵子睡不着觉,好像自己做了贼,心虚极了。夜里有个响动,她都以为是来抓她的。

分粮后的第二天,村长刘凤鸣就知道了。虽然说纸里包不住火,但这么快就暴露了,还是出乎刘凤放生产队所有人的预料。大家心里都忐忑不安,犯了这样的大错,不知村里会怎么处理他们。

第二天晌午,大家正歇晌,村长刘凤鸣划着一只小筏子过来了。老昌头嘿了一声,算是提前打招呼。哪知刘凤鸣黑着脸,仿佛大伙差了他的债,一丝笑容都没有。他冲着老小吼道:

“你们生产队哪里搞来的粮食?搞来了也不上交,直接就私分,还有组织性纪律性吗?刘凤放,你这个党员就这样带头吗?”

刘凤放一点也不想示弱,僵着头回答:

“怎么了这是?我当队长的带头为群众解决实际生活困难,有错吗?你难道没有看到大家一个个的饿成啥样了?都前心贴后背了。”

“好啊好啊,犯了错误还不承认,还敢犟嘴!我马上撤掉你的职,开除你的党籍!”

这个队的十几个群众就这样看着俩兄弟斗嘴,谁也不敢插话,不敢劝架,只是在一旁呆若木鸡似的站着。

老昌头自以为年纪大,本想帮着刘凤放说几句好话,但看到村长那幅模样,知道说了也没有用处,就干咳了几声。

“我就知道你们生产队会水的多,打鱼的能人多,这次一定收获不小,给全村带个好榜样。哪知道你们在弄奸耍滑上开了个好头。真好,不错,还是我的好弟兄呢,耍小心眼,尽使暗劲绊我!看我今后怎么收拾你!”

撂下这句狠话,自顾自的划船走了。

这一下,老昌头他们就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大家想了很多点子,但都很难免去他们队长的过失。他们就骂开了,骂哪个长舌头把这事泄露,自己得到了好处还出卖队长,真他娘的不是人,是蓄牲,是狗娘养的。可是,气归气,骂归骂,还是不能解决事情。咋办呢?

老昌头说,也没有什么办法,这事可大可小,都是别的生产队眼红咱,才搬弄事非的。逼着村长处理咱们队的。现在只有一个法子能够平息众怒,那就是咱们得争这一口气,打全村最多的鱼,上交到村上,看他们哪个敢放屁!有能耐,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听了老昌头这番话,大伙儿眼前一亮,茅塞顿开,都拍掌赞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