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九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党交给的任务没有完成,周镐比谢庆云更加着急,平时不大抽烟的周镐从身上掏出一包劣质价低的香烟抽出一根,点上火吸上一口又咳嗽不止。谢庆云知道自周镐被军统释放后,周镐一家便断了经济来源,周镐又不好意思向党伸手要经费。谢庆云掏出一沓国民党钞票交给周镐说:“老周,你手头拮据,这些钱先拿着,日后我定期送来。”周镐推托不收。谢庆云把钱硬塞入他的口袋。周镐眼含泪光对谢说;“我在国民党那边有谁能真正关心过我?过去我在那边虽吃喝穿用不愁,花钱如流水,但真正的情谊却薄如纸,淡如水,逢场做戏。如今看来还是我们党的同志间有真正的同志之间的感情。谢谢你庆云同志。”谢庆云安慰他:“老周你言重了,同志间理应互相照应,互相帮助。”

打从周镐参加革命后,在谢庆云家中和谢庆云第一次接头见面。周镐就从心里佩服谢庆云这个共产党人。胆大老练机智。回忆起四五年夏初,他被周佛海推荐当孙良诚部总参议时,向孙提出到孙部扬州视察,从南京陪同他到扬州的孙部驻南京办事处处长兼孙部副军长竟然是共产党地下人员。双方第一次接头时他对谢庆云的沉着冷静,干练和处惊不变的反应能力十分佩服,如今他们又成了同一战壕里的生死战友,周镐感慨万千。谢庆云直到后来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前,每隔两个月总是要塞给周镐一个装满钱的信封。并有时开玩笑地说:“快给家里寄些钱,要不然嫂子就不给你进家门了。”

谢庆云到周镐家中汇报孙良诚拒绝见面之后,从周家出来坐进办事处的一辆小卧车里。脑子里思索着,如何才能让孙良诚相信周镐呢?他突然想到现任孙部总参议的郭楚材。郭也住南京城里。谢庆云想,自己和郭楚材同为孙良诚信任的部下。如果说服郭楚材和他一起去宿迁劝说孙良诚,必能打消孙的疑虑。谢庆云和郭楚材同属西北军系统。彼此相交也厚,郭楚材在思想上也憎恶国民党蒋介石,谢庆云觉得说服郭楚材有把握。想到这里,他吩咐司机掉头转向朝郭楚材的家方向开。到郭楚材家,谢庆云把来由说了,郭楚材当即表示同意。第二天二人就到达宿迁。郭楚材和谢庆耘这两个孙的得力部下,经过艰苦努力,意在说服孙良诚。郭楚材当面向孙良诚保证:“如果周镐不是中共派来的人,你发现就先杀我的头,再杀谢的头。”孙良诚最终同意和周镐见面

孙良诚被说服和周镐见面,偏偏周镐那边又出了问题。四六年八月徐楚光再次转赴上海,在南京饭店又先后约见周镐和叛徒刘蕴章。约见结束后徐楚光因地下工作需要即从上海赶往武汉从事秘密活动直到十月下旬才又回返到上海,仍住在山西路的南京饭店七楼的一个房间内。十一月十九日徐楚光召刘蕴章等几个人到上海接受党的工作指示,开完会后,刘蕴章坐车返回南京,火车开到苏州站,刘蕴章下了火车,复又登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秘密跟踪徐楚光。这次他想钓大鱼,好向主子毛人凤邀功。二十一日周镐到上海向徐楚光汇报策反孙良诚的事情并相商实施方案。这一切没有逃过叛徒刘蕴章的贼眼。周镐回南京,刘蕴章又跟踪周镐并与周镐坐在同一节火车厢内。由于党的地下工作都是单线联系。周镐并不太认识刘蕴章。而刘蕴章却时刻盯着他。两个人到了南京火车站下了车,刘蕴章一直跟踪周镐。直到周镐家门口周镐敲门进去,刘蕴章才离开。周镐到家后立即向谢庆云传达徐楚光的指示和要与孙良诚面谈的具体内容,并要求谢庆云作好准备将与二十八日同去宿迁。二十七日夜南京城飘起了一场大雪,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周镐起来推开门,见大雪很深,整个南京城区被厚厚的大雪笼罩,周镐在家中等、谢庆云的电话。八时整,谢庆云打来电话:“南京北上的火车停开,北上徐州无法成行(从徐州乘汽车达宿迁)。”周镐只得放下电话呆在家中另等谢庆云的通知。九时左右,国民党南京保密局本部的五六个特务闯入周镐家中。其中带队的特务头目认识周镐,那头目说;“周镐兄,毛(人凤)先生请你去,请你现在随兄弟我去一遭。”

周镐被捕了,被关押在南京宁海路十九号保密局看守所内。周镐被捕,被关押进看守所,打入保密局内部的中共地下党人立即把此消息通知上海地下党,地下党又告诉徐楚光,徐楚光立即转移并且通知相关人员也转移,切断所有可能被敌人利用的线索。

周镐曾经是国民党军统里的大特务。审问他的特务们大多是他的熟人。有曾经和他的地位差不多的,还有曾经是他的下级,所以周镐关押在保密局内并没有被拷打。审问他的头目问他:“老兄,人家告你是共产党的地下人员,去上海接受共党的秘密任务,请说实话吧。”周镐在军统多年,熟知特务内部的操作程序。他便以老卖老说:“是哪个混蛋王八羔子说我是共党,给我站出来。老子被你们一脚踢出门外,你们不养活老子,难道还不让老子到上海做点生意吗?说老子是共党你们有什么证据?谁说老子是共党,就让他来跟老子当面对质,别说老子是共党,就算老子是,你们把跟老子接头的那个共党分子找来。你们不讲证据,无缘无故凭哪个混蛋的几句话就诬陷老子?老子在军统干了这么多年,难道就落得这个下场吗?”周镐一口一个老子。骂得审问他的特务们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审了。特务们也觉的周镐讲的有理,说周镐是共产党谁看见了?谁抓住可靠证据了?就凭刘蕴章的那些话也确实勉强。上海的特务又没捉到徐楚光,没有对证。特务们只好把周镐又关进看守所。

徐楚光派地下党人送给周镐夫人不少营救资金。来人对周的夫人说;“党组织非常关注周镐同志,请你出面营救周镐同志非常适合,需要花费多少钱,我们就给多少。”周镐夫人托周镐在原军统内的故友旧交、现仍在保密局握有实权的特务向毛人凤说情,保密局里的地下党也积极活动,加上周镐在保密局的巧妙斗争。周镐于一九四七年元月二十一日,农历除夕这一天早上,被无罪释放。除夕的夜晚,南京城内鞭炮阵阵,家家户户都在吃年夜饭。周镐简单吃过晚饭后,即来到密室,用电台向三工委呼叫联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