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援朝战争始末(二十九)

仁义 收藏 0 409
导读:苦涩的胜利 - 露梁之战 11月7日, 陈璘 和 李舜臣 得到确切情报: 丰臣秀吉 已经死了!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怪不得这几个月来倭城里的日军都显得兵无战意, 看起来想撤退回国。 原来是他们的老大挂了呀。 大明 和朝鲜立刻为以后的战略部署吵了起来。 大明 早就失去了继续作战的兴趣, 只希望日本人早走早了, 也能给自家省点儿军费开支。 但朝鲜人可不愿善罢甘休, 决意要赶尽杀绝, 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就像性格比较火爆的 李舜臣, 一听说日军想撤, 立刻率舰队封锁了 顺天 外海, 要让 小西行长

苦涩的胜利 - 露梁之战


11月7日, 陈璘 和 李舜臣 得到确切情报: 丰臣秀吉 已经死了!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 怪不得这几个月来倭城里的日军都显得兵无战意, 看起来想撤退回国。 原来是他们的老大挂了呀。


大明 和朝鲜立刻为以后的战略部署吵了起来。 大明 早就失去了继续作战的兴趣, 只希望日本人早走早了, 也能给自家省点儿军费开支。 但朝鲜人可不愿善罢甘休, 决意要赶尽杀绝, 为死难的同胞报仇。 就像性格比较火爆的 李舜臣, 一听说日军想撤, 立刻率舰队封锁了 顺天 外海, 要让 小西行长 插翅也难飞。 陈璘 拗不过, 只得也跟了上来。


幸亏朝军中只剩 李舜臣 还有战斗力, 才让大部分日军最后全身而退。 陆地上的明军对追击根本不感兴趣。 麻贵 近在 庆州,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让 加藤清正 在他眼皮底下一马队一马队地向 釜山 运东西, 懒得干预。 加藤清正 见明军不追, 非常嚣张地放下狠话, 说日军是奉命回国, 不是战败。 要是明军敢追, 准要他们有来无回! 麻贵 非常好脾气, 根本不搭理。 董一元 这只惊弓之鸟不必说, 就连 刘綎 这样的鹰派也不见有所动静。 李舜臣 急得跳脚, 上书向 宣祖 抱怨 小西行长 ‘两头猪两缸酒’就把明军将领们给收买了。

回家的路被堵死, 可把 小西行长 给急坏了。 心存侥幸的日军派了10几艘小艇跑到包围圈探路, 希望联军舰队大发慈悲, 放他们过去, 却不料被人迎头痛揍, 只有一艘逃脱追杀, 驶向 泗川 报讯, 剩下的慌忙又缩回了 顺天。 这下 小西行长 彻底死心。


驻扎在 泗川 的 岛津义弘 无愧名字中的‘义’字, 非常讲义气, 率领本部人马, 并联合 固城 的 立花宗茂, 南海岛 的 宗义智 共300多艘战舰, 一齐扑向 顺天。 一时间, 从 泗川 到 顺天 一带狼烟四起, 不断给 小西行长 通报援军的位置。


岛津义弘 欲救 顺天, 必经 露梁。 而此海峡极为狭窄险要, 不利大部队布阵。 李舜臣 于是决定在 露梁 迎击援军, 以绝 小西行长 的生望! 文禄·庆长之役 的最后一战, 露梁海战, 由是拉开帷幕。

联军舰队很快便封锁了 露梁海峡, 专等 岛津义弘。 11月18日, 李舜臣 得知日军舰队已驶入 露梁, 便决定于次日凌晨发动攻击。


11月19日凌晨2时, 岛津军 的水手们还在梦乡, 忽听三声炮响, 数不清的联军战舰分三路冲入日军阵中。 右路, 李舜臣 率朝军战舰85艘, 中路, 陈璘 率明军巨舰6艘, 大小战舰百余艘, 左路, 明军副将 邓子龙 亦率明军战舰, 四下开火。 许多日军还没清醒过来便作了水下之鬼。 剩下的日军来不及揉眼睛便冲向炮台, 试图反击。 战斗便在迅雷不及掩耳的夜袭战术下打响, 联军一出手便占了上风。


主将 陈璘 的旗舰一马当先, 乘风破浪, 撞沉日军小艇无数。 日军见联军主将太过靠前, 以为有机可乘, 急派数搜战舰前来围攻 陈璘。 转瞬间, 近百日兵爬上旗舰, 与明军展开肉搏。 陈璘 也亲自挥刀杀敌, 无奈日军越聚越多! 说时迟那时快, 有一日兵忽地冲到 陈璘 面前, 举刀就砍。 陈璘 的儿子正随侍在侧, 见形势危急, 连忙用身体护住父亲, 挡了这一刀, 身受重伤。 幸亏此时明军一员偏将赶到, 用三叉戟叉死了这个日兵, 才将 陈璘 解救下来。


左翼主将 邓子龙 见 陈璘 危急, 急忙命令自己的座船向旗舰靠拢, 希望救出主帅。 不料刚走了不远, 后面一声炮弹尖啸, 邓子龙 的战船瞬间被炸个大窟窿, 人马也被炸死不少, 顿时失去战斗力。 原来是己方一艘战舰误将偏离航道的 邓子龙 当成敌舰, 未经确认便发动了攻击。 周围的日军见 邓子龙 的战舰无法继续航行, 纷纷围拢登船。 邓子龙 奋力拼杀, 最终以身殉国, 年68岁。


李舜臣 也看出情况危殆, 不敢怠慢, 急催自己的战舰奋力向前, 挡者披靡。 仅 李舜臣 的座舰一艘就击沉日舰10余艘, 甚至包括一艘貌似日军主将乘坐的大型豪华战舰。 据载, 李舜臣 也亲自披甲执锐, 冲杀在第一线, 并亲自射杀一员敌将。 前线的日军见状纷纷后退, 终于使 陈璘 转危为安。


联军战舰横冲直撞, 如入无人之境! 巨舰大炮在这最后一战中发挥了最大威力。 岛津军 虽然陆战勇猛, 但到了水上却是一堆旱鸭子, 但死到临头, 总得拼一把啊。 日军纷纷用铁炮回击, 海面上铅弹如雨点横飞。 虽然朝军部分战舰仿效 龟甲船, 有顶棚设置, 能抵挡日军铁炮, 但大多战舰上的士兵还是得站在甲板上与日军对射, 包括 李舜臣 本人。 激战当中, 朝军也伤亡惨重, 栗浦万户 李英男, 偏将 方德龙, 高德蒋 等高级军官战死。 偏将 宋希立 则比较走运。 一颗铅弹正中头盔, 将他打晕过去, 但不久就醒转, 发现除了轻微脑震荡外并无大碍, 便又奋身杀入敌阵。


据《朝鲜李忠武公行述》描述, 当时“两军突发,左右掩击,炮鼓齐鸣,矢石交下,柴火乱投,杀喊之声,山海同撼。” 遭到联军巨炮不断打击, 矮小的日舰毫无还手之力, 一艘接一艘地着火沉没。 许多水手不得不跳入冰冷的海水, 但只有少数能游到 南海岛 逃出生天。 海面上尽是断樯残橹和日军的尸体。 一仗下来, 300多艘日舰损失250多, 士兵伤亡万余。 岛津义弘 终于撑不住了, 下令向 观音浦 方向后撤。 此时, 天已大亮了。


大局已定, 趁胜追击, 切莫让一个寇仇活着逃回去! 李舜臣 下了全线进攻的命令。 终于胜利了, 祖国光复了! 此时站在船头看着初升的朝阳, 意气风发的 李舜臣 在想什么? 是如何惩戒残余的顽敌? 是怎样重建破碎的河山? 还是远离险恶的官场, 带着妻子儿女回家乡, 安享天伦? 可惜, 他此时的心情后人再也无从知晓。 就在 李舜臣 擂着战鼓, 激励部下奋勇杀敌之际, 突然一颗铁炮铅弹‘嗖’一声飞至, 正击中这位将军的左腋, 并打伤了心脏! 只听得 李舜臣 一声闷哼, 倒在甲板, 再也爬不起来。 这是第三次受伤了, 但久经战阵的 李舜臣 心底清楚, 此次不同以往, 只怕是活不成了。


站在一旁的儿子 李皋 和侄子 李莞 吓坏了, 赶忙上前察看 李舜臣 的伤势。 即使在弥留之际, 李舜臣 也没忘记当前紧张的战局。 为了不影响士气, 李舜臣 让子侄将他搀扶进内舱, 并让 李莞 回去继续擂鼓, 别让正在奋战的士兵们有些许迟疑。 这是 李舜臣 发出的最后一道命令。 三分钟后, 这位世界海军史上最伟大的统帅停止了呼吸。 年53岁。

日军此时早已溃不成军, 岛津义弘 本人在残存50余艘战舰的护卫下, 狼狈逃回 釜山。 精明的 小西行长 没有放过这个天赐良机, 趁着联军舰队与 岛津军 混战之际, 全军退出 顺天, 绕过 南海岛 南部, 并接应了 南海岛 上的残兵, 一齐退回 釜山。 露梁海战 宣告结束。


直到此刻, 李舜臣 的死讯才对全军公开。 噩耗如同晴天一个霹雳, 大家都被惊呆了。 无论朝鲜军营还是明军营, 一片恸哭之声, 声震海疆, 天地变色。 士兵们都为失去这位令人尊敬的主将伤心不已, 不少人指天赌誓, 愿以自己的性命换回 李舜臣, 可惜天公不应。 陈璘 听说 李舜臣 战死, 从椅子上哭倒于地, 顿足捶胸, 喊道:“李将军与我有再生之恩啊。 如果不是为了救我, 他怎会遭此不测!” 旁人无不凄然。


12月, 李舜臣 的灵柩被运回老家 牙山, 葬于其父墓旁。 一路上百姓白衣缟素, 充斥道旁, 扶柩痛哭, 感念这位为国为民鞠躬尽瘁, 死而后己的名将。 朝鲜政府闻讯, 伤感不已, 也不再提 李舜臣 以前的‘罪过’, 反追赠其 右议政 官职, 赐谥号‘忠武’。 明军军门 邢玠 还建议为 李舜臣 在 丽水 海边立‘愍忠祠’, ‘以奖忠魂’。 后来, 沿海百姓纷纷自发在 巨济岛, 古今岛, 闲山岛 以及 牙山 立庙, 纪念这位使百姓免遭日寇涂炭, 给大家带来安定生活的英雄。 直到今天, 李舜臣 的雕像仍高高矗立在朝鲜沿海各地, 傲视 日本海峡, 仿佛一旦有外敌入侵, 他将再度出世, 保卫身后的朝鲜故土。 (海军名将都有在最辉煌最光荣的战役中阵亡的传统吗? 就如英国的 Horatio Nelson 一样, 数百年来一直让后人不甚唏嘘和感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