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妒嫉:高铁外交异军突起 一面倒倾向中国

雷达王 收藏 2 1056
导读:去年的国际新闻中,有不少有关中国“高速铁路”的消息,其中包括新路线完成铺设、顺利验收、成功提速,甚至实现了铁路全面创新的报道。   铁路的铺设不仅工程艰巨,耗资又耗时,而中国却在开创青藏高原铁路铺设历史之后,又在全国规模重新部署新的铁路网络,这个宏图大略并不比扩展现代航空交通网络更为逊色。建设快捷交通系统,改良陆路交通状况,这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也是消除人们对经济高速成长已到达瓶颈的反应,开拓了更为宽广的经济持续发展道路,甚至可媲美同期经济规模GDP已超越日本的意义。   与此同时,伴随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去年的国际新闻中,有不少有关中国“高速铁路”的消息,其中包括新路线完成铺设、顺利验收、成功提速,甚至实现了铁路全面创新的报道。


铁路的铺设不仅工程艰巨,耗资又耗时,而中国却在开创青藏高原铁路铺设历史之后,又在全国规模重新部署新的铁路网络,这个宏图大略并不比扩展现代航空交通网络更为逊色。建设快捷交通系统,改良陆路交通状况,这不仅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也是消除人们对经济高速成长已到达瓶颈的反应,开拓了更为宽广的经济持续发展道路,甚至可媲美同期经济规模GDP已超越日本的意义。


与此同时,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世界发展潮流的改变,中国的高速铁路不仅伸延到了国外,甚至越过海洋开始打造世界规模的高速铁路网,一个崭新的新闻名词“高铁外交”因此应运而生,异军突起。


去年底,笔者有缘乘搭刚开通的上海杭州高速铁路列车。当时的第一印象是,确是似曾相识,跟日本的新干线子弹火车没有重大差别,甚至感觉更宽敞、平稳。心想也难怪日本羡慕和嫉妒。一是中国有后发的优势,有集大成的空间;二是中国有如此广袤的大地,可让子弹火车尽情奔驰;三是高速火车赶上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相得益彰。


中国参与世界飞机制造工业的竞争是必然趋势,但对当今中国来说,制造天上飞的,不如先地上“飞”的。一、是国民经济的紧迫性、民众的需求有别;二是经济能力和技术累积也不同;三是高铁不仅商机无限,还可改变世界对中国抱持的偏见:首先它不是赤裸裸的战争武器;其次它能直接造福全人类;第三还能将它转化为外交工具,消除国家偏见,拉近国与国和人民间的距离。


日本的妒嫉和醋意


但中国高铁技术的突飞猛进,甚至在世界高铁企业中异军突起,确实引起巨大的反响。一是本能的怀疑,二是竞争者的妒嫉,三是失败者的醋意,顿然使中国的“高铁外交”又蒙上一层“中国威胁”的阴影。日本自称就是其受害者,使原本已陷入谷底的日中关系再添一层浓浓的迷雾。


日本是当今世界最早发展高速铁路成功的国家。1964年诞生的新干线子弹火车,最高运行时速达到210公里。日本高铁专家说,“新干线最直接的效益,就是缩短旅客出行时间,提高旅行的舒适度,从而刺激了客流,拉动了沿线城市的经济发展。”在欧洲,法国也是一个最早拥有高速铁路的国家,其TVG高速列车于2007年创造了时速578.4公里的纪录,它拥有的高速铁路技术至今还是这方面的佼佼者。

中国高速铁路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仅用5年时间便完成了发达国家使用30年才走完的高铁研发之路,主要就是利用后发优势,通过引进、消化和吸收最新技术,再融合、创新出一套新的系统。包括法国的阿尔斯通、日本的川崎重工、加拿大的庞巴迪、德国的西门子等世界最先进的高速铁路技术,都成了中国引进消化、吸收和再创新的对象,因此中国高铁技术不仅是世界的集大成,也是大一统的产物,更是智慧的结晶。中国不仅付了高昂的知识版权费,还作出加倍努力研发才有今天成就的,它不仅已转化为中国的软实力,还具备了中国制造的特点,就是达到价廉物美的境界,因此才能具备技术再出口的条件,让世界对中国出口的高铁刮目相看。


高铁外交波涛汹涌


第七届世界高速铁路大会去年12月7日至9日在中国首都北京召开,这不仅是该大会的首次离开欧洲举行,也是默认中国已经是当今世界高铁发展最快、运营里程最长、运营时速最高、在建规模最大、拥有系统技术最全的国家证明。


高速铁路大会从欧洲移师中国,不仅说明是世界已看好中国,它是今后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更因为中国高铁已经具备出国并引领世界新一轮铁路建设高潮的缘故。


大会期间,泰国和老挝官员透露,中、泰、老三国已签署合作协议,将修建一条连接三国的高速铁路,计划在2015年建成。这意味着,酝酿多年的泛亚铁路的东南亚走廊部分已经定型,而且是中国高速铁路伸延出国的第一条具体事例。


围绕泛亚铁路的兴建,一场波涛汹涌的“高铁外交”战仍在进行之中。高铁外交似乎是一面倒倾向中国,因为在大会前后,中国铁道部已经跟多个与会国,特别是保加利亚、斯洛文尼亚等4国政府签订高铁建设合作意向书。而世界顶尖的高铁企业,如法国的阿尔斯通、加拿大的庞巴迪等,也跟中国签署了发展高铁的战略合作协定。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则与中国南车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定,在美国成立合资公司,在美国本土制造高速列车、中速动力组和城市轨道交通车辆等。合资公司极可能成为美国佛罗里达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两个高铁项目提供高铁技术的美国制造商。


高铁外交不仅是国与国的外交活动,还是商业利益的分割与先进科技的争霸战争。现在铺设铁路已不像殖民主义横行的时代,国家可能因此丧失主权,政治命脉有被控制的危险。但选择是否精明,一影响铺设的成本,二决定科技和运营能否顺畅,三铁路运营后国家增值还是减值,这些都看现在的选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