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南海共同体”引出的兵棋推演(下)

大秦铁鹰剑士 收藏 34 6442

至此,西方大国在场面上对“南海共同体”倡议表示赞赏与支持,泰国、柬埔寨、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以及文莱等南海周边国家也愿意加入,惟独越南表示强烈反对,这么一个局面正是笔者的运筹当中最有可能出现,也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如上篇已经提到,越南既然提出“大陆架延伸线”,那就意味着把南海的中南部悉数视为越南所在的中南半岛的延伸区域,其强烈的“排他性质”甚至比植根于历史“宗主权”的中国“九段线”更为一目了然!由此,一旦通过提出“南海共同体”倡议化解了东南亚“隐性抗中同盟”,并对外围大势进行了有利于我的整合,越南与周边国家深刻的内生矛盾也就自然会凸显出来。届时,陷入全面孤立并要对“挑起争端”、“破坏和平”、“企图以武力迫使周边各国承认其单方面提出的领土要求”等等等等承担责任的就将是越南,而不是中国了。


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而且这段文字恰恰出现在《谋攻》这一篇。庙堂长策既成,战场用兵也即可期!如若越南在重压之下不得不接受“南海共同体”不可阻挡的事实,则我便可兵不血刃入主南沙;如若越南强硬到底坚持反对“共同体”甚至武装对抗挑起事端,则我便可尽起精锐征伐南越!



“因时势之变,蓄士卒之力,一旦击之,是为迅雷不及掩耳”

看到这里,极力主张“不管那么多先打一仗再说”的朋友与极其赞成“南海共同体”并为其尽早达成妥协开张营业出主意的朋友可能都会感到诧异:这到底是主张和还是主张打啊?对此,本人的回答是:兵法之变幻, 本非一道


对于南海问题,本人有两个基本判断:第一、南海一战,在所难免;第二、南海不仅仅是领土争议问题,而是关系到地区秩序与贸易利益,还有相关各方心态等多方面因素交织缠绕的一个综合性问题。


从东南亚各国的心态上看,他们从未认为自己提出南沙主权要求有“理亏”之处,更不会自认为是什么窃取领土的“小偷”、“小流氓”。然而他们敢于坚持南沙主权要求的前提,便在于他们敢于以平等地位自居,拒绝承认中国在东南亚的“上国”地位。一旦他们从心底里承认了中国与东南亚如历史上那般是完全不平等的,承认了中国在东南亚拥有至高无上的“上国”地位,南海问题也就自然不成其为问题了。这就是前面已经提到的:心战为上,攻城为下


然则,要达到这一点,一场大战是肯定要打的,不如此不足以从根本上震慑东南亚各国的人心。但这样的一场战争就不再是单纯地为了“收复南沙”而打了,甚至主要并不是为了南沙而打。而且这样一来,这一仗就绝不能被限制为小规模的“收礁”之战,而是必须一直升级到堪比春秋时节的“灭国大战”。须知,“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这一仗不打则已,打就要打出国威,打就要打到把南中国海变成名符其实的“南中国内湖”。


一句话,为了能取得南海周边乃至整个东南亚至高无上的霸主地位,这场战争必须达到足够的强度;而为了能使这场战争达到足够的强度,这一仗必须打得名正言顺!这就是“南海共同体”最大的价值之所在。然而,“南海共同体”这一倡议本身完完全全是诚实的:大战之后,中国仍要坚持“南海共同体”的有效性。只不过,由于越南一直坚持反对,而且越南当初抢占的28个岛礁也被一扫而光,成立的“共同体”里当然是不会有越南的股份了。



依托西沙,南北分击,示弱骄兵,一鼓破敌!


“南海共同体”引出的兵棋推演(下)


未战先言胜,关键就在于中国牢牢掌握着南海最重要的战略支撑点:西沙群岛


近来谈南海基本都是把注意力放在南沙,然而就南海整体态势而言,西沙才是真正的要紧之处。西沙群岛位于南海西北部,在南海诸岛中拥有岛屿最多,岛屿面积最大(永兴岛),岛屿海拔最高(石岛),并拥有多达10平方公里的总体陆地面积,为南海诸岛之中最大。西沙主岛永兴岛距中国海军重兵驻扎的海南三亚榆林港约330公里,而西端的中建岛离越南的岘港不过380余公里,几乎就是脸对脸。


“南海共同体”引出的兵棋推演(下)


1974年1月19日,中越西沙海战爆发。中国军队一举击沉和重创南越四艘军舰,随即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把越军彻底逐出西沙群岛。其后不过一年多,越南就被统一在公然宣称“感谢中国海军帮助收复”西沙群岛的北越黎笋第一书记旗下。可以想象,当年若不是及时收复了整个西沙,后果会是多么严重!此役之后,垂暮之年的蒋介石以一句“西沙战事紧呐”指示台北当局协助大陆海军三艘护卫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增援南海,从而赢得了毛泽东“蒋委员长还是讲民族大义的”这一最后的赞誉。


中国军方控制西沙群岛后,迅速使之要塞化。经过近30年的建设,西沙主岛永兴岛已俨然成为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岛上的机场建有长度2500米的跑道,可起降SU27重型战斗机与波音737级别的运输机,码头则可停靠5000吨的船只。在对越前沿的中建岛与甘泉岛,则配备了相控阵雷达、地空导弹阵地、岸舰导弹基地与岸炮,建立了一体化的对空对海火力体系。


与西沙军事要塞相匹配的,是中国不断发展的海空投送能力。1974年西沙海战时,我军在南海没有一艘中型战斗舰艇,空中掩护就更是无从谈起。而如今南海舰队巡航西沙早已常态化,作战半径超过1000公里的新型战机与空中预警机空中加油机等“力量倍增器”的投入现役更为西沙提供了越来越可靠的空中保护伞。


“南海共同体”引出的兵棋推演(下)


所以说,谈论南海时不要只是看到问题,而是也要看到成绩:在痛心疾首地历数如何“丢了”南沙时,不要忘了我们是如何“得了”西沙。实事求是地说,完全掌握西沙群岛,是中国在南海的巨大成功。“敌之要点即我之要点”,对于中国来说,手持西沙可谓惬意至极;而对于越南来说,却实为芒刺在背晓夜不安!在地图上一看便知:对于国土两头大中间却极为狭长的越南,岘港一带正是“七寸”之所在。一旦来自海南与西沙方向的强大海空力量倾营而出,直取岘港,南北越顷刻之间便是被拦腰分断各个歼灭的危局


综合以上情势,本人在此提出“南海共同体”之战的几项基本原则:


一、绝不可把战事限制在南沙争议范围以内

倘若把战事限制在南沙,定义为单纯的“收礁”之战,则南海问题对于越南等国就成了无风险的零成本游戏:最好是抢到岛礁资源等利益,最差也不过扔下几条破船而已,利益风险如此不对等,何乐不为?倘若他们打起“海上游击战”,我军大舰队南下便逃回本土,我军返回母港便又跑出来骚扰,则南海将士势必不胜其烦,甚至陷入长期低强度冲突的泥潭而难以自拔。到那时全世界都会嘲笑我们被东南亚小国“溜狗”一般溜来溜去,还要扣上顶“侵略者”的帽子给我们戴。有鉴于此,“造了航母就可以守南沙”是最典型不过的以农夫思维看待海权问题,必须坚决摒弃!



二、要看到中越矛盾是全方位的,不仅包括领土争议与地区秩序,还包括市场份额与资金获取等经济因素

如前所述,越南在南海划界上与中国堪称针锋相对。与此同时,长期以来谋求中南半岛与东南亚地区“小霸”地位的越南,也是中国建立地区主导权的一大障碍。此外,积极推行出口导向的越南在经济上同样也是中国的重要竞争者之一,尤其是在低成本劳动密集型产业领域,乃是与中国争夺国际投资与市场份额的主要“另选国”。英特尔公司在越南建厂生产比其中国工厂技术含量更高的芯片,就是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子。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工业规模与技术水平均极其有限的中小国家,越南不可能自行研制重要军事装备。特别是对于海空作战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战斗机、战斗舰艇、潜艇等等高技术主战装备,在苏联已经崩溃,不再有哪个靠山可以免费“包养”的情况下,越南必须花费大量的国际硬通货才能得到。因此,对于越南,赚取外汇的能力与重整军备的能力是直接挂钩的。为了一劳永逸地解除越军对南沙的威胁,必须敲掉其赚取外汇的能力---由于其武器装备严重依赖进口,打掉他们赚外汇的能力就等于打掉了他们持续作战的能力。


三、不战则已,战则精锐尽出,至少要让越南的整体国力倒退二十年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我们需要大规模轰炸越南的本土,在摧毁其海上与防空战力之后,配合海上封锁,重点打击其包括机场港口电力桥梁铁路公路在内的主要基础工业与基础设施。这一仗不打则已,打就要一战解决1883中法战争以来在东南亚积累出来的所有问题。从这一点出发,南海须得狠狠打上一场大仗,不如此全世界就不会认同我们在南中国海至高无上的地位。


由此,还是那句话:南海之战的备战标准,用春秋战国的话说,是“灭国大战”的级别。此役是不战则已,战则精锐尽出,至少要让越南的整体国力倒退二十年。如若越南顽强抵抗死战不降,则须准备相应预案,包括大军开入河内,更迭越南政权,或由岘港切入分断,重新肢解越南为南北越,等等。


从这一层出发,南沙问题目前还不到最终解决的时候,甚至是最好不要马上解决掉。在此之前, 我们的基本策略就是要“示之以弱”---要让对方习惯于中国的“只抗议不动手”,习惯于这样的“软弱可欺”,习惯于单方面的“搁置争议”---如此彼必“轻而不以为备”,以为最多不过就是在南沙遭受一点有限的“自卫反击”而已。就在这时,我们突然把战争引入他们的本土重地之内,“因时势之变,蓄士卒之力,一旦击之,是为迅雷不及掩耳”!


所以说,拿下南沙收复岛礁是小事, 建立中国在东南亚至高无上的“上国”地位并实现中国向整个东南亚的历史性势力扩张才是真正的战略目标。由此,在开战之前,要做深远而长期的准备。“南海共同体”构想的提出,正是这一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所谓:藏拙于巧,用晦而明,化弃为取,以退为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