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三章 美国人的防御与反攻 第七节中国人的警告 ——美国人的威克岛02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10月14日,麦克阿瑟的远东司令部军事情报处的《每日情报综述》认为,红色中国最近发出的入朝参战威胁“很可能是一种外交讹诈”,“敌人重整部队的公开失败表明,虽然中国共产党军队和苏联表示了持续的关注,发表了一些吓人的公开声明,但已经决定,他们不会为了支持一项已经失败的事业,而进行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10月14日,麦克阿瑟的远东司令部军事情报处的《每日情报综述》认为,红色中国最近发出的入朝参战威胁“很可能是一种外交讹诈”,“敌人重整部队的公开失败表明,虽然中国共产党军队和苏联表示了持续的关注,发表了一些吓人的公开声明,但已经决定,他们不会为了支持一项已经失败的事业,而进行代价更高昂的投资。”

自8月中旬以后,新中国持续不断地敲响警钟,但华盛顿均将其抛诸脑后,置之不理。中国的外交努力已经走到了尽头,从而不得不用另外一种语言 ——一种侵略者能够听得懂的语言与美国对话了。

后来,一年多之后,尼赫鲁的妹妹潘迪特夫人曾对周恩来说:


“当时,我正在华盛顿任印度驻美大使。每次您与潘尼迦大使谈话后,我都从我们政府得到指示,并即刻与美国国务院联系。我曾警告美国国务院,如果继续进军,势必迫使中国采取行动,到那时将后悔莫及。当时,美国国务院认为我们东方国家只是说说而已。”

“自从你们起而抵抗以后,现在美国政府中甚至最反动的,也都承认他们做错了。”


1963年4月,周恩来在同埃及部长会议执行主席萨布里谈话时曾回顾这段历史道:


“当时,我们发表政府声明,警告美国不要越过三八线,进逼鸭绿江,否则,中国决不能置之不理。美国不听。这时,我们再次警告。除这两次公开警告,我们还正式通过印度向美国提出过。当时,印度相信我们的警告,劝美国要谨慎。美国不听,一直进逼鸭绿江,逼我们到墙角,我们才进行抗美援朝……”


美国陆军史专家贝文﹒亚历山大在其名著《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则这样写道:


“权衡其他国家的威胁,并决定美国所要采取的适当措施,是杜鲁门政府的责任,而不是麦克阿瑟的责任,也不是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责任。麦克阿瑟和参谋长联席会议的过失是毁灭性的,但是,这些过失纯粹是在军事方面 ——麦克阿瑟不是一次,而是两次进入了伏击圈,而参谋长联席会议则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进去。

……如果联合国军在平壤以北的朝鲜蜂腰地带明智地停止前进,这样在鸭绿江前就给中国人留下了相当的缓冲区,中国人也可能对此表示满意。不过,中国人能够接受南朝鲜人入侵到三八线以北,并且一直等到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实际上打到了他们的家门口才最后作出反应,这充分表明,美国在仁川登陆后通过与北京谈判所获得的,可能会比通过两年半的流血战争所获得的还要多。”


而苏联人的态度也让世人迷惑不解。战争爆发后不久,美国国务院获悉了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对艾伦寇克的谈话:“众所周知,苏联政府从朝鲜撤军比美国政府为早,从而证实它对其他国家的内部事务奉行传统的不干涉原则。现在对于朝鲜的内部事务,苏联政府同样坚持不得干涉的原则。”

于是,美国高层从中得出了苏联无意干预朝鲜半岛冲突的判断。

苏联虽然没有公开介入,但是苏联人对于朝鲜战争的态度却相当积极。朝鲜人民军中的苏联军事顾问甚至一直配备到了营级,就连朝鲜人民军的作战计划也是在苏联顾问的参与和决定下制定的,战争初期,斯大林还为金日成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

对于美国人来说,随着“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进入北朝鲜,朝鲜战争开始进入了一个不可捉摸的危险阶段。连日来,中央情报局所提供的互相矛盾的情报使杜鲁门心绪不宁,整个白宫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

于是,杜鲁门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决定去见一见他的前线指挥官 ——虽然他讨厌见到麦克阿瑟,但战争形势的发展迫使他别无选择。

会面地点选在了距离东京三千多公里、而距离华盛顿达七千多公里的太平洋中的一个名叫威克岛的小岛。威克岛面积约有9平方公里,是个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小岛,岛上居民只有几百人。它隶属于波利尼西亚群岛,由三个相连的珊瑚小岛组成,地势平坦,海拔仅为六米。

10月10日,杜鲁门公开宣布,他将飞往太平洋与麦克阿瑟将军举行会议,以讨论“联合国在朝鲜最后阶段的行动”。

我们回过头来再说一说这位号称“美国的凯撒”、“亚洲太上皇”的麦克阿瑟将军吧。十四年前,麦克阿瑟退出美军现役后,跑到东南亚向菲律宾总统奎松讨了个菲律宾元帅的位置 ——他太想过一过元帅瘾了。

毕竟在二战中麦克阿瑟帮助菲律宾驱逐了日本人,奎松不好拒绝,况且元帅只不过是个虚名,就满足他吧!但菲律宾宪法中却没有元帅军衔。无可奈何的奎松只好修改宪法,让麦克阿瑟做了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菲律宾军队陆军元帅。

于是,麦克阿瑟亲自动手设计了一套花哨的元帅服,他甚至还为自己设计了一个沉甸甸的元帅金杖!

当麦克阿瑟提着金杖回到美国时,被华盛顿社交界好一顿耻笑。在一次宴会上,一位参议员看着麦克阿瑟自己设计的白底红边,缀满了勋章、金线和花边的大翻领元帅服,煞有其事地对大家讲了个故事,他说:

“华盛顿经常有些下级军官,比如少尉吧,被派到南美洲那些只能产香蕉的小国的军队去当顾问。他们一去呢,马上就会连升好多级,最低也会是个准将。有这么一个准将,回到华盛顿办事,因为所在国关系,他也被邀请参加了外交宴会。这位受宠若惊的准将在宴会上偷偷问一位美军少校:‘像我这种身份的准将在华盛顿通常和谁吃饭?’少校斜着眼看着准将说:‘在华盛顿,像你这样的准将通常只配到厨房里和厨子吃饭。’”

听完了这个故事,宴会上的贵宾、名媛们看着麦克阿瑟身上像戏服一样花哨的“元帅服”和罗马式金杖,蓦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大家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只有麦克阿瑟气歪了嘴。

当“香蕉国元帅”、“吕宋拿破仑”及其元帅服的故事传遍华盛顿社交界时,麦克阿瑟含羞重返菲律宾,当时他甚至发誓一辈子也不回美国了,这一走就是十四年。在这十四年间,他仅仅在1944年飞到夏威夷珍珠港同罗斯福进行过一次会晤,以商定反攻日本的战略方向……

10月15日清晨,威克岛天气闷热,麦克阿瑟在一大队开道车的陪伴下来到了机场,许多见过大场面的记者都惊叹道:“这很像不同国家元首之间的会见。”

虽然总统不远万里前来威克岛会见给了他很大的面子,但对于这次会见,麦克阿瑟是不感兴趣的。他对杜鲁门插手“他的战争”极其反感,他甚至认为杜鲁门的目的是要在仁川登陆的胜利果实上捞取政治资本。

本来应该来的国务卿艾奇逊推掉了这次旅行。他在回忆录中曾写道:“我曾说过,由于麦克阿瑟将军具有外国君主的许多特征,并且像任何一位外国君主一样难以对付,因此承认他的这一地位似乎是不明智的。”

国防部长马歇尔上将也推掉了这次会见,他的公开理由是,由于麦克阿瑟离开了远东战区司令部,因此五角大楼应该留有一位决策人物坐镇。但据陆军部长弗兰克﹒佩斯将军说,实际原因是马歇尔对麦克阿瑟并不感冒,而麦克阿瑟对马歇尔也同样是如此看待,两个人可谓是不谋而合。

这时,杜鲁门的总统专机“独立号”出现了。到了威克岛上空后,杜鲁门仍然不放心:那个目中无人的老家伙会不会捣个鬼让我总统先到呢?那岂不是让世人耻笑吗?为了慎重起见,杜鲁门让他的随行飞机先行降落岛上,在确认了麦克阿瑟已到后,才将专机降落威克岛。

杜鲁门慢慢的从舷梯上走了下来,麦克阿瑟迎上前去伸出了手:“总统先生,你好!”

杜鲁门一怔,随即笑道:“将军,你好吗?我能在这里见到你十分高兴。我等待这次会晤已经很久了。” 说着握住了麦克阿瑟的手。

麦克阿瑟点点头:“总统先生,我希望下次会晤不会隔得这么久。”

在杜鲁门的随行人员中,有一个精通七国语言的弗农﹒阿﹒沃尔特斯,他在十多年后曾在巴黎与中国驻法大使黄镇秘密谈判三年,为尼克松、基辛格访华铺路,他后来还担任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只有他注意到了杜鲁门和麦克阿瑟两人会面时的细节,他在回忆录中是这样描述的:


“杜鲁门先生慢慢走下舷梯,向将军走去,我有些惊奇地注意到,麦克阿瑟将军竟没有向杜鲁门总统敬礼。美国宪法明文规定,总统是武装部队总司令。不管麦克阿瑟将军信仰如何,但像他那样老资格的军人竟然不向美国总统敬礼,在我看来是非常令人奇怪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