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23.html


回到三清观,三个人把东西卸下后搬进了地洞里,鲁胜把袋子里的东西都倒到了床上,说道:“看俺弄的东西,全都是过日子用得着的。”

鲁飞也把东西拢了拢说道:“看俺搞的,蚊帐,还有鞋、衣服,都是新的。”

“老大搞了什么回来?”鲁胜伸着头看着胡子问道。胡子笑了笑没说话,继续擦着一个坛子。鲁飞撅了撅嘴说道:

“大哥就知道做饭,去了什么也没干,先把人家的灶房给扫荡了一遍,什么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都划拉回来了,要不是走得急,连人家后院的几只鸡都能给掏出来带走。”

胡子又笑了笑说道:“不吃饭怎么打仗呀,俺带了一袋盐回来,估计够咱们吃几年的了,得赶紧把坛子擦干净了装上,要不就化了,咱们这个锅也小了点,这回俺顺手带了个大的回来,以后十个人吃饭都没问题。”

鲁飞把所有的金条和银元都装在了一个袋子里扔到了床下,然后躺在床上说道:“俺看你可以到游击队去当炊事班长了,绝对称职。”

鲁胜也躺在了床上,看着顶棚想了想说道:“咱们这么干是不是狠了点,你们说那个盐铺老板两口子会不会想不开再上吊了呀,那咱们罪过可就大了。”

“有什么狠的,他们要是不昧着良心涨价发战争财,咱们也不能被逼着去抢他的盐,是他们先不让咱们这些老百姓活的,再说咱们也没怎么着他们,只是取回了原本属于咱们的东西。”鲁飞满不在乎地说道。

“也许是这样吧。”鲁胜喃喃地说道。

又过了几天平安无事的日子,保成突然来到三清观,找到胡子三个人。

“上次搞来的盐够分了吧?”胡子首先问道,鲁胜还不是很喜欢保成,跟鲁飞一起在捣鼓着枪。

“够了,每家都分到了一些,估计吃个一年两年没问题。”保成答道。

“最近鬼子没什么动静吧?”胡子又问道。

“没什么动静,俺也趁这几天去参加了一个会,汇报了一下成立游击队的事。”

“跟谁汇报啊,你们游击队不早就有吗,还要成立什么?”胡子不解地问道。

保成坐下来说道:“八路军已经进入山东开辟根据地,开展抗日工作,俺受上级组织指派,要在近期组建青山抗日游击队,开展生产自救和敌后抗日工作,以前我们所谓的游击队只是那么个叫法,并没有成立真正的组织,这次是要成立组织,等咱们有了队伍,有了组织,就可以真刀真枪地跟小鬼子干了。”

这时鲁飞在一旁说道:“成不成立组织你们不还是那几个人,那几条枪,跟俺们有什么区别,还不如像现在一样偷偷摸摸地跟鬼子干,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免得拉起队伍来让鬼子一下子给端了,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保成听了笑了笑转头对鲁飞和鲁胜说道:“我们以前正是因为没有组织,就像一盘散沙一样,所以才不能跟鬼子正面对抗,现在我们就是要联合起来,形成规模,只有这样才能把鬼子早日赶出中国。如果一直维持在小打小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状态下,鬼子什么时候才能被赶走。”

胡子一听,说道:“保成说得有道理,组建游击队的时候别忘了通知俺们一声,俺们三个全都报名。”

保成一听十分高兴,连忙说道:“那好啊,俺今天来就是要跟你们说这个事的,还怕你们不愿意呢,那好,组建大会明天上午在村后的山坡上举行,到时你们一定得去啊。”

“放心吧,俺们一定去。”胡子保证道。

第二天早晨吃过饭,胡子三个人一起来到了村后的山上,本来以为组建大会会有很多人参加的,可是到了地方才发现,只有二十来个人,保成也只是坐在人群里跟他们闲聊着,里面有几个妇女,鲁胜看到有刘寡妇和长春媳妇。

保成看见胡子、鲁飞和鲁胜三个人来到后,站起来笑了笑说道:“就等你们了。”

“什么时候开始?”胡子问道,

“人都到齐了,马上就可以开始了。”保成说道,

“就这几个人开大会?”胡子看了看所有的人,疑惑地问道,

“对,今天来的都是骨干,现在形势很紧张,人多了不好保密。”保成说着退出了人群,大家也都转向保成所在的方向,看着他。

保成看了看大家,清了清嗓子说道:“大家都到齐了,今天把你们找来,主要是宣布几个事,第一个事是:根据上级指示,今天我们在这正式成立青山抗日游击大队。”保成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根据上级指示,由我暂时任队长,过些日子上级会派一个指导员过来。现在游击队暂时成立四个小队,在上河组建成一小队,由长生任队长,在下河组建二小队,曲大富任队长,在西沟组建三小队,由刘国安任队长,在望城组建四小队,由耿光祖任队长,各小队人数不定。开始组建时,我们配备一部分武器装备,以后各小队自己解决,大家都明白了吧。”

其实这些事在开会之前保成都已经跟大家商量过了,每个人都知道情况,所以也没什么意见。保成看了看后又说道:“第二个事是各班回村后迅速开展工作,首先是把队伍先拉起来,村里所有超过16岁的男子都要加入游击队,女的要组成妇救会,负责劳动生产和支前,16岁以下的孩子全都编入儿童团,负责站岗放哨、传递情报等工作。”

“第三个事是强调一下纪律。咱们既然成立组织了,就得有个纪律,第一个就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要是发现哪个同志不听招呼,立即驱逐出队伍。第二个就是要保密,这个我不用强调。第三个就是做好老乡的发动工作,只有把所有人都团结起来,我们就一定能打得过鬼子。”

胡子见保成说完了,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俺们三个是哪个小队的?”

保成笑了笑说道:“俺想了一下,你们三个人比较特别,所以想让你们组建一个单独小队,由你任队长。”

“单独小队是干啥的?俺听说过特别小队,可没听说过有单独小队呀?”胡子又问道,

“特别小队当然不能等同于其他小队,你们要执行一些特别的任务,而且要随时准备加强到任何一个小队去。”保成解释道。

“这不就是多余的人吗,还不如分到一小队呢。”鲁飞在一旁小声地说道,鲁胜则一直没听懂是怎么一回事。

“那俺们小队的人从哪来,就俺们仨吗?”胡子又问道,

“不,暂时从上河抽三个人给你,你们先保证六个人,以后再慢慢地加。”保成说道,

“那武器呢?”胡子又问道,

“武器你们先自己想办法吧,我们现在这点儿东西要分成四份,其他三个班基本上没有武器。”保成不好意思地说道,胡子心想,这算是什么事呀,既不让我们参加任何一个小队,又不给我们人和枪,这明显是不重用我们,便又说道:“那我们先回去了,让那三个人下午到我们那去报个到吧。”

胡子说完就带着鲁飞和鲁胜回了三清观。

一回到住处,鲁飞就嚷嚷道:“这什么破游击队呀,还不让咱们参加,就他们那点本事,也干不成什么大事,还不如咱们三个折腾的动静大呢。”

鲁胜也说道:“要不咱们还是自己干吧,要不咱们自己拉人也行啊。”

胡子点上了一袋烟抽了几口说道:“咱们自己拉人干肯定是不行,这不是明摆着跟游击队对着干吗,俺在路上想了想,咱们还是先听保成的安排,建立单独小队,他不是说人、枪、弹自己解决吗,咱们可以再拉些人,扩大队伍,这样咱们就可以自己单干了,上面还有保成给咱们顶着,你们说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