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31.html


凌晨四点,杨少平开始接岗。

班长唐国伟很清楚,黎明前的最后一班岗是最疲惫的,也最容易麻痹大意,越南特工如果要下手,一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但唐国伟并不担心偷袭,从选中杨少平加入侦察班伊始就对他很有信心。

杨少平静静地潜伏在草丛中警戒,或蹲或站,或趴或靠,隔一阵便神不知鬼不觉地移动位置,始终保持一触即发的战斗状态。

天渐渐亮了,弥漫流淌的雾气慢慢消散,从山头眺望,远处逐步清晰地展现出一片丘陵起伏的原野。山脚下是层层叠叠的水稻梯田,再远些是农耕排灌地,沟渠纵横,田园密布,有甘蔗林,有菠萝地,还有大片大片的菜园子和郁郁葱葱的香蕉林。早春的原野绿意焕然,清晨的山林也非常宁静,但目之所及,村庄农舍不见人影不闻鸡鸣犬吠,大地弥漫着一片毫无生气的荒凉。

杨少平监视的眼光突然凝聚起来,一动不动地盯住,然后从观察点轻轻跃下,直奔侦察班宿营地。

487区域无名小高地,一连连指。

连长黄秋生和指导员胡书怀整宿未眠,天麻麻亮时还头碰头对着军事地图研究行军路线。越深入敌境,就越感觉到敌情复杂多变。他们都在准备,准备着一场能够体现四八七团英雄连铁血风采的战斗的来临。

突然,旁边的报话员摘下耳机报告道:“连长,710呼叫。”

黄连长戴上耳机,抓过送话器呼叫道:“我是101,请讲话。”

“710报告,489小高地附近排灌地发现小股越军活动。”

“报告人数、运动距离。”

“发现敌人十九名,运动距离在一百米到二百米之间。”

“继续观察,随时报告!”

“710明白。”

黄连长一个大巴掌“啪”地砸在地图上,痛快道:“好!肥肉吃不到,喝口汤也行!489小高地发现敌人,让一排上,一定要吃掉它!”

胡指导员提醒道:“连长,敌人位置处在一连和二连之间,二连现在绕过盘山公路准备进攻沙巴岭,是否要我连追击,应该请示一下营指。”

黄连长皱起眉头说:“那你就请示吧,你跟刘营长说,排灌地这点游兵散勇一连吃定了!”

接着转头对报话员命令道:“快,呼叫一排。”

围剿排灌地越南残兵的战斗在侦察班呼叫连指十五分钟后展开,通过步话机无线电联络,侦察班已经获悉一排一马当先实施这次追击围歼行动。此时天已敞亮,侦察班雄踞山顶,视野开阔,很清楚地观察到我方进攻小分队利用青纱帐做掩护,兵分三路向排灌地包抄,接敌人百米时仍未被发现。显然,侦察班现场情报源源不断地侦察报告发挥了极大作用。

不一会,排灌地附近的香蕉林便响起爆豆一样密集的枪声,震荡在整个原野上。

班副李向阳边看边大模大样点评道:“唔,果然是一排抢头功了……三班看来是些新兵蛋子,妈的进攻都挤成一团……咦,一班怎么回事?包抄稀稀松松……二班运动接敌又停下来?操,这到底怎么回事?”

在李向阳旁若无人的点评声中,排灌地激烈的战斗声突然减弱,青纱帐里只剩下断断续续一些零散枪声,最后完全沉哑。

新兵周国超很兴奋:“班长,打完了,我们又立功了!”

唐班长没说话,浓眉皱起一个大疙瘩,犀利的眼光死死盯住香蕉林战场。

李向阳“呸”地狠狠啐了一口,悻悻道:“立个屁功!你睁大眼睛看看,妈的小越南一个个溜得比兔子还快!”

令侦察班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被三面合围的越兵和一排短暂交火之后,竟然拼了个鱼死网破,从包围圈撕开突破口四下逃窜,而一排各班反应迟滞,基本上放弃了追击意图。很快,这些漏网之鱼便迅速遁入无处不在的青纱帐,消失得无影无踪。

大家看得目瞪口呆,急得直跳脚,都恨不得跃下山头组织围追堵截。但这显然不现实,不要说下山时间漫长,就是一排现在缓过神来想要重新组织战斗,也错失良机了。

滕林气急败坏吼道:“追呀同志们,狗日的都溜了,你们还停下来干啥呢?”

张海洲恼怒道:“还追个毬,早跑光了!操他娘的,煮熟的鸭子飞掉了!”

张国富睁大眼睛看着班长,又看看杨少平,喃喃道:“奇怪,小越南已经落入包围圈了,怎么不打了呢?还他妈跑了?”

杨少平脱口道:“怎么不打了?没子弹了呗!”

沉默不语的班长突然发火道:“扯蛋,战士们都配发一个基数的弹药,怎么就没子弹了?”

唐国伟的火发得自然有道理,自从侦察班归建之后,一连转为团预备队,一路上基本没有发生连排级规模的攻防战,而且后勤补给也不成问题,根本不可能存在弹尽粮绝的情形。

李向阳别有欣赏地看看杨少平,哼声冷笑道:“老弟,我看你判断还真他妈准。没错,就是没子弹了!”

罗玉刚提醒道:“班头,要不要呼叫连指?”

唐班长有些沉重地摇摇头:“不用,连指已经掌握战况,会下达命令的。”

不久,884电台传来沙沙响,一连在呼叫:“710,710,101呼叫,听到请回答……”

“710收到,请讲话。”

“全体撤回,接受任务。”

“710明白。”

侦察班刚回到无名高地连队指挥所,就听到连长怒气冲冲的大嗓门在训话。班长唐国伟瞟了班副李向阳一眼,彼此心知肚明。

令杨少平大感意外的是,连指狭小的空间竟然挤满了各排班的正职指挥员,一眼扫过,怎么也有十四五个。除了连党支部负责人,参加火线会议的还有从营指匆匆赶来的副教导员廖宏志。

连长黄秋生神色严峻,恼怒的眼神不时从各排班长的脸上扫过,然后落在一排长向华勇身上,似乎在克制着很大的火气。指导员胡书怀的表情也很严肃,整个会议气氛压抑。

见侦察班已经到达,黄秋生厉声责问道:“一排,连队已经下达了作战命令,你们各班怎么没有完成任务?”

一排三个班长面面相觑,一班长钱钧终于站起来:“报告连长,一班没有弹药了……”

二、三班班长也相继站起来,报告在排灌地追击越兵时,战士们弹药告空,以至于眼睁睁看着敌人负隅顽抗后突围溜走,无法实现连队的包围全歼意图。

黄连长怒气冲冲道:“一班长,你说说,你们班配发了多少弹药量?”

钱钧答道:“报告,每人配发了一个基数的弹药。”

“具体点,有多少发子弹?”

“报告,班机枪300发、冲锋枪150发、半自动步枪100发,手榴弹四枚……”

黄连长严厉道:“这叫没有弹药?你自己说,这些弹药都扔到哪里去了?”晚上宿营被偷袭,捕获战机又功亏一篑,这无疑让这位一连的军事指挥官感到相当的恼火。

胡指导员批评道:“一排各班,你们在行军和宿营中发现敌情,一不请示二不侦察,在途中和驻地盲目开火,大量浪费弹药,最后连下达的作战任务都执行不了,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行为!”

一排长向华勇惭愧道:“连长指导员,这次战士们浪费子弹贻误战机,主要责任在我,我请求营指给予处分。”

副教导员廖宏志严肃道:“同志们,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现在是吸取教训的时候。今天集中开会就是要你们来听听,团侦察班真正的军事标兵是如何使用弹药的!”

接着冲唐国伟吆喝道:“唐班长!”

“到!”

“你是一连侦察班班长,一六三师教导队的军事标兵,你说说,打仗要怎么打?”

唐国伟显然有备而来,胸有成竹道:“战士们配发的弹药是有限的,必须有纪律地使用,不加瞄准地胡乱射击和贪图痛快地扫射都是在浪费宝贵弹药!子弹打光了后果是什么大家心里清楚,一定要记住,战斗中不能浪费子弹!

“与敌交火时尽量采用单发射或短点射,除非有充足及时的弹药补给或确定战斗时间不会太长,才可以进行扇面扫射和长连射。

“还有,在遭遇大群敌人必须抢先火力压制时,扫射前一定要保证有足够的子弹和更换弹夹时间,否则不但无法先敌压制,后面也会因为敌人反击而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总之一句话,要节约子弹,要争取补给,力争每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黄连长将眼光落在唐国伟旁边的班副身上:“李向阳!”

“到!”

“你也是个老兵,你说说。”

李向阳皱起眉头考虑一下,说道:

“打仗就要消耗,这没什么好说的。但打仗要用脑子,后勤补给还没上来就不要把手里那点东西扔光。风吹草动打,有个影子也打,妈的不分东南西北乱打一气再多的弹药补给也白搭。小越南阴得很,就喜欢用这招跟你打消耗战,等到战机来了才发现手里没家伙还打个屁呀?今早一排在排灌地发起进攻,无功而返,不就是这个问题吗?

“还有,浪费子弹牺牲的不仅是本人还有你的战友,你打光了子弹就得索要,就得靠战友掩护,就会拖累了整支部队的战斗力,没了战斗力还打个鬼呀?”

杨少平听着感叹不已,老兵就是老兵,这些东西光啃教材光听讲课无论如何是学不来的。

黄秋生转向对杨少平:“你也在侦察班,你也说几句。”

杨少平感到突然,想想说道:“我说一下战场弹药补充的事情,如果后勤弹药补给跟不上,我们不能空手待援,一定要积极打扫战场收缴战利品,就算是敌人尸体上的子弹不能使用,也要尽可能地全部拿走,这样做既可以获得弹药补充,也可以加大敌人的战争损耗!”

廖副教导员显然很满意侦察班战士的表现,强调总结道:“各位班长都是老兵了,也早就明白这点东西,但如果不重视不严格执行,就会使一连的战斗力大大削弱,甚至贻误战机影响战果,后果可以很严重!”

黄连长扯大嗓子问道:“同志们,打仗不能打糊涂战,这就是经验,有经验才有胜利,大家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四下一片铿锵的应答声。

黄连长做了个劈刀的手势,斩钉截铁道:“现在我宣布战场纪律,没有接到命令一连各班绝对不许随意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