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天下之大稽的368万过路费

宰倭人 收藏 33 4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不经意之间,我们的中原大地又一项世界纪录在代表著“公平、正义、阳光”的法官和打住为“中原崛起服务”的河南高速共同运作下诞生了。河南省禹州市一农民时某买了两辆货车拉沙,为了偷逃过路费将其伪造为军车,在不到八个月的时间里,竟然逃出了368万元的天价路费。网友感叹这位农民开着两辆价格不足百万的货车,竟然跑出了比法拉利跑车还贵的路费,他难道是在黄金路上行驶吗?更可悲的是,由于涉嫌违法数额较大,时某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相信第一眼看到这个新闻的人,都会被368万这个数据雷倒。进而会怀疑新闻里数据的真实性,但这个数据已然是法院定罪的依据,想来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事实上正是如此,这位逃避过路费的农民,自称在这8个月里,只挣了20多万元,就算是为逃避罪责,他隐瞒了实际运营收入,那么,我们可以再给他提供的数据乘以10,也就是说,他8个月里运营收入达到了200多万。但是,这个数据,离368万的过路费,还差上很大一截。两个数据的对比,实在是令人讶异,进而令人愤懑。所以,真正让人吃惊的,或许不是偷逃过路费遭到无期徒刑的重判,而是368万与20万的强烈对比——每赚1元钱的背后,竟然是18.4元的过路费,这让辛苦劳作的百姓情何以堪呢?

顺畅的道路是每个政府必须提供的公共产品,而公民对公共产品的义务已经通过纳税实现,因此世界上绝大多国家的绝大多数公路都是让国民免费通行的。当然中国的国情不同,政府一方面要大力发展道路交通以促进国民经济发展,一方面又拿不出那么多的钱修建高等级公路,因此有了“贷款修路,收费还贷”,也因此有了“世界上14万公里收费公路,10万公里在中国”,这些我们都能够理解,也承认公路收费在现阶段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收费也好,还贷也好,总不能无休无止、没个边界吧?

每次看到那些鳞次栉比的收费站,不由让人想起了单田芳老师在评述中的一句话:“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这过,留下买路财,牙崩半个不字,管杀不管埋”。本是刻画封建社会土匪恶霸丑恶嘴脸的写真,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幕就在我们和谐文明的中原大地活生生的上演了,还好没有判死刑啊!在这我真想说一句:为什么河南人不受欢迎,法官大人,你有很大责任。

如果说偷逃过路费只是交通体系和税费体制上的一个蛀虫,那么天价过路费则是腐蚀公信力的一窝蚁穴。相对于农民偷逃过路费制造的不公平而言,畸形的过路费本身才是最大的不公平,它就是与民争利的贪婪之手,它就是赤裸裸挑战当今我们政府公信力的妖魔鬼怪。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