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2010年版) 第一卷:东京都 第二章:石垣攻防(三)

红色猎隼 收藏 4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7.html


在2007年的“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中,日本航空自卫队的空中运输能力曾受到日本朝野上下的广泛诟病。在中国海军切断了日本本土和印度尼西亚战场之后,还掌握有局部制空权的日本航空自卫队竟无力向战区再空运任何的重装部队。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自卫队甚至发出了如果未来要向海外派兵,自卫队就必须装备大型运输机,以便运送96轮式装甲车和90式坦克等重型武器装备。

随后全长44米、宽44米,最大航程达到了6500公里,可以从日本名古屋的小牧机场直接飞抵澳大利亚或新加坡,日本方面宣称其载重量和航程方面都远远优于美国的C—130“大力神”型运输机的“C—X”项目在长崎重工的牵头之下,开始火热上马。

但是三年过去了,当中印战争后中国上马的200吨级大型军用运输机已经开始列装部队之时,日本人的“C—X”却依旧停留在样机的阶段。而造成这一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日本的航空工业在战后几乎是在美国人的严格监控之下成长起来的。长期以来的技术压制,使得日本空有先进的航空制造能力,却没有独立研制大型军用飞机的能力。而“C-X”型运输机项目的原型机,所出现的问题和当年的F—X项目如出一辙—机身强度出现问题。

而如果说F—X项目由于得到了美国方面的有偿支持而最终诞生出了F—2型战斗机这个先天不足的畸形儿的话,那么今天的“C-X”型运输机项目却只能在大洋彼岸的冷眼旁观中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之中。毕竟一款加载载荷时,水平尾翼会发生上翘,主着陆架也会发生弯曲并接触到机身的飞机是无法进行任何飞行试验的。于是日本航空工业不得不面对一个无奈的局面,一边是“看上去很美”但是还要等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上天的新机型,一边却是技术上已经完全落后,但至少可靠耐用的老型号。

在左右为难之中,日本航空自卫队的空中运输能力自2007年的“爪哇海中日准战争”几乎没有任何的提升。依旧只拥有3个战术空运中队,分别部署于名古屋的小牧、琦玉县的入间川以及鸟取县美保三个航空基地之中。如果从正常的思维出发,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空降团应该通过空中或者地面机动的方式抵达以上3个航空基地,然后再飞赴石垣岛的上空。但是处于时间的考虑和新闻价值,日本防务省却要求入间川航空基地的日本航空自卫队第402中队转场到东京的成田国际机场,在众目睽睽之下,装载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空降团的混成特遣突击队。

如果说日本防务省的高层是摆出一幅不玩死第1空降团不罢休的架势的话,那么身为这支日本国家级快速反应部队指挥官的山之上哲郎陆将补在具体部署上还是表现出了相当的专业素养。山之上哲郎是日本防卫大学第27期的毕业生,在出任第1空降团团长之前,可以说是久经行伍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爪哇海中日准战争”中,当时身为日本陆上自卫队第3师团副师团长的山之上哲郎曾力主将战事扩大,直接向中国台湾方向用兵,以起到“围魏救赵”的功效。

因此对于山之上哲郎而言,使用空降部队夺回石垣岛固然是下策,但是如果真的象日本防务省的官僚所想象的那样,只派出相当于1个轻步兵营的“普通科大队”的话,那么整个行动便只能用送死来形容了。所以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山之上哲郎尽可能的完善了整个行动的相关部署。首先在兵力调配上,除了按要求抽调第1空降团1个普通科大队之外,山之上哲郎还将隶属于团部本队的侦察小队以及特科大队第2中队配属加强给担任主攻任务的第2普通科大队。

“部队将编组成两个空中突击集群,在石垣国际机场和石垣港方向同时展开空降突袭作战!”在东京成田国际机场的特别会议室内,来自日本防务省和“统合幕僚监部”的日本自卫队高官们济济一堂,面对着窗外正在挤雪的跑道上轰鸣着的C—1型军用运输机群,聆听着山之上哲郎陆将补的行动计划。

“为什么不集中兵力攻击一点!”尽管大多数的与会者都保持着礼节性的沉默,但这其中显然并不包括一向喜欢出风头的防务副大臣—安住淳。“这是由于岛上的地形比较狭窄,空降部队没有足够大的登陆场!”看着一脸阴郁的山之上哲郎,身为统合幕僚长的折木良一不得不出面解释道。“那么大一个机场……” 安住淳显然没有停止他继续纸上谈兵的欲望,但是看到山之上哲郎冷峻眼神中杀机,他还是知趣的闭上了嘴。

“机场方面的空降部队由第2普通科大队大队长赤羽敏夫2等陆佐亲自指挥,所辖兵力将包括大队本部及直属中队、第2普通科大队所下辖第4中队、第5中队。港口方面的指挥官由特殊作战群长青木伸一2等陆佐出任,所辖兵力由第1空降团直属侦察小队、第2普通科大队所下辖第6中队及空降特科大队第2中队组成。”在山之上哲郎介绍的同时,他面前的电子白板上立即出现了两支空降部队的具体兵力和指挥官的照片。

在两支空降部队的指挥官选择上,山之上哲郎可以说是动了一番脑筋的。已经从第1空降团独立出去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特殊作战群,尽管已经划归了“统合幕僚监部”直接管理,但是在人事上还是与第1空降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被借调来参与行动的特殊作战群长青木伸一2等陆佐可以说是第1空降团第2普通科大队的“老领导”了。从2004年3月到2005年7月的将近1年半的时间内,青木伸一都是第2普通科大队的最高指挥官。因此由他来指挥港口方面的空降部队可以说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由于我国还没有装备可以直接空投的战车,因此这两支空降部队在夺取机场和港口之后,将转入防御,等待后续部队的抵达。”山之上哲郎深知与邻国中、俄的重装伞兵相比,日本自卫队的空降部队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前辈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因此他从想过只依靠第一波空降便夺取全岛。在他看来,只要顺利攻占石垣岛上的机场和港口,第2普通科大队已经完成了其相关使命了。

“作为第二梯队的第3普通科大队目前已经在小牧航空基地待命!一旦顺利控制了石垣国际机场,将立即展开空运。”在山之上哲郎眼中,搭乘美制C—130型军用运输机的第3普通科大队,才是收复石垣岛的主力,毕竟与他们一起抵达岛上的还有包括轻装甲机动车(LAV)在内的大量重装备,只有得到这些重型武器的加强,第1空降团2个普通科大队的兵力才有包括肃清岛上的武装部队。

“第3普通科大队的行动为什么事先没有向防务省汇报!”但是等待他的并不是赞许,而是防务副大臣—安住淳的不满。“我个人认为既然防务省将‘石垣事件’交给我们第1空降团处理,那么如何调配兵力将是我们第1空降团内部的事情!何况……”面对安住淳挑衅般的发问,山之上哲郎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理智还是让他选择了将话咽进肚子里去

“何况什么!阁下这样的作法和昭和时代的军阀有什么区别……”但是安住淳却早已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弦外之音,他站起身来大声的喝问道。“昭和时代,我们的政府如果有昭和时代一半的霸气,那么‘石垣事件’就根本不可能发生。”不过他显然选错了对手,山之上哲郎并没有被他的分贝所吓倒,立即反唇相讥道。会场的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了一股火药味。

“最关键的还是‘要尽快解决啊’!”此刻身为防务大臣的北泽俊美只能用那一句他已经说了无数遍的废话来转圜。而此刻在成田国际机场的跑道之上,12架日本自行研制和生产的C—1型军用运输机已经开始在跑道上进入滑行状态。在轰鸣的机舱内,一张张年轻的脸旁上写满了紧张和恐惧,毕竟对于这些自卫队的精锐而言,战争依旧是遥远的故事。

作为东亚诸国之中第一款自行研制的军用运输机,日本川崎重工业公司生产的C—1型运输机曾是日本航空工业的骄傲。毕竟其全天候性能和空投、空降和短距起落的性能都基本满足了当时日本自卫队的需求。但是其最大的制约性,在于其续航能力短。对于日本这样的一个岛国,不中途加油飞到全国各地也无非就是从北海道到九州1000多公里而已。

因此从东京飞抵石垣岛上空之后,机群并没有太多的滞留时间。几乎第一时间之内,由12架C—1型军用运输机组成的机群便分成两个六机编队降低高度,开始朝着目标空域俯冲而去。由于是在海岛上进行空投作业,为了尽量降低伞兵的着陆面积,因此所有的运输机都将在800米左右展开空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