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红衬衣

猫头狗 收藏 6 155
导读: [B][/B][I][/I][U][/U][size=16][/size][face=隶书][/face]七月十五的夜晚,空气中弥漫着焚烧纸钱的味道。加班到深夜的我,轻一下重一下地蹬着破自行往家赶,不远处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哭泣,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无端的凄凉。眼睛里时不时能闯进那闪闪烁烁、或明或暗还没有烧尽的火焰,似乎预示着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由得加块了骑行的速度。 突然我听到“啪”的一声,自行车也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赶忙低头一看,原来我压碎了一个酒瓶,很显然这是谁家的贡品。我赶紧检查了一下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七月十五的夜晚,空气中弥漫着焚烧纸钱的味道。加班到深夜的我,轻一下重一下地蹬着破自行往家赶,不远处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哭泣,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无端的凄凉。眼睛里时不时能闯进那闪闪烁烁、或明或暗还没有烧尽的火焰,似乎预示着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我不由得加块了骑行的速度。

突然我听到“啪”的一声,自行车也剧烈的摇晃了一下,赶忙低头一看,原来我压碎了一个酒瓶,很显然这是谁家的贡品。我赶紧检查了一下车胎,还好没破。我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人,我长出了一口气,幸好没人看到,要不然可就麻烦大了。正当我准备骑车离开的时候,旁边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为什么撞翻我的东西?”我一扭头,原来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一张忧郁的面庞,不很美丽,大大的眼睛,却很暗淡,倒是她身上那件血红色的衬衣很合身,胸前还别特意别上了一朵白白的小花,显得格名显眼。我定了定神说:“不好意思,我太困了,不小心压到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弯下腰去扶那只被我压碎的酒瓶,奇怪的是,那酒瓶已经不在了,就连酒在地上的酒也干了,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女孩的脚,一双白鞋,不带一点灰尘,在夜幕的衬托下是那么的刺眼,那双鞋并不像是穿在人脚上的,更像是鞋柜里的鞋,就像被静静地放在那里。我太想回家了,直起身来双手一摊说:“没办法了,已经坏了,要么我赔你钱吧。”我伸手掏出十块钱,准备给她,她并没有接,嘴角微微地颤动着说:“不用了,那些东西是给我的,我已经用过了,不要你赔,只要你能送我一程就行。”她指了指和我家反方向的一条小路说。我很不情愿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耽误宝贵的睡觉时间,我便拒绝了她,当我刚想走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种强大而莫名的力量吸引着,动也不能动,那女孩的脸在我眼睛里开始变的模糊,她的眼睛是那么的空旷,她的脸就像是镶在石壁上的浮碉,恐怖的叫人不敢再看一眼,我明明 没有看到她的嘴动,却能从她身体里传来声音:“送我一下,帮我一下!”正在我感到恐怖至极的时候,那种引力突然消失了,女孩的脸也变回了刚才的样子,只是还在要求我送她一程。我答应她了,让她坐在我自行车的后面,在她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家医院的后门,那个地方我来过,是医院的太平间,这里同样有刚才路边一样的纸钱,不同的是这里的纸钱已经熄灭了。我很不解,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来这么阴森的地方,而且是在这不寻常的日子。我正要问女孩来此地有何目的的时候,不知从哪刮来一股怪风,把地上的一团灰烬吹到我眼里,我下意识地想用手挡,却没有能挡住,我只能用力地揉自己的眼睛,想把它揉出来,手掌里却觉得有一团肉肉的东西在来回滚动,我用力的睁开另一只眼睛想看看手里到底握着什么。结果,我清楚地看到手掌里竟然握着一颗眼珠,它不停地跳动着,鲜血不断地顺着指缝流下来,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地上放着的正是那女孩的双脚,雪白的鞋面已经被鲜红的血打的红一块,白一块,我想看看女孩怎么样,结果她的脸再一次变成石雕样,只是这一次她的眼睛里也同样不断地流出血来,我那只手掌里握着的眼睛一下被她拿了过去,安在了自己的眼眶里,她的身体再一次发出声音:“用你自己的眼睛看看自己的脸吧!”我好像站在镜子面前一样,一下子能看到了自己,当然我知道不是在照镜子,而是用自己掉下来并且安在女孩眼眶里的那一只眼珠看到的,我那扭曲的脸在不停的颤动着,从眼睛里流出的不是血,而是沙子,就连嘴里、鼻子里、耳朵和其他能流出东西的地方同样也流出了沙子,霎那间,沙子已经将我掩埋,只有那张扭曲的脸还留在空气中。女孩走过来,把不知是何时长的指甲插进我另一只眼睛里,抠出了我另一个眼珠……。就在我能看以这世界最后一眼的时候,我发现小姑娘胸口的那朵小花变成了红色!

我震惊了,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想从沙土里挣脱出来,一睁眼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单已被汗水打湿,原来是一场梦。昨天太累了,做了那样一个噩梦,我不敢回忆梦里发生的事情,匆匆洗了把脸准备上班,当我打开鞋柜的时候,一双白色的鞋子闯入了我的眼帘!那,那正是昨晚梦里女孩穿着的那双白鞋,我问妻子是否买鞋了,她却说那是我昨晚带回来的。我一下子坐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没有去上班,而是去了昨晚梦里的医院,医院正在开一个追悼会,我一眼就认出了遗照里的人,正是昨晚梦里的那个女孩,她面带微笑,清纯可爱,一双眼睛是那么的明亮、清澈,好不让人怜惜。我问身边的人,那姑娘是谁,有人告诉我,她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三天前因为救一个过马路的小孩被卡车撞了,卡车上伸出的钢筋扎进了她的眼睛,肇事司机逃逸了,被救的孩子在路边也想拦住过往的车辆,但谁也不愿停下来,女孩嘴里一直喊着:“送我一下,帮帮我。”就这样,她死了,如果当时有人能送她去医院,她或许能活下来。我伸手想从包里拿出那双白鞋,一摸,鞋已经不在了,再一看,那双鞋已经穿在了女孩的遗体上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