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说不清中国,谁也看不透中国,但谁都在解读中国,谁都在预测中国。


1978年,当邓小平开始在中国推行改革开放政策时,不仅西方人,就连中国人自己,也不看好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30多年过去,中国经济这列火车,虽然磕磕绊绊,虽然经历了许多危机,但居然没有翻车,反而越驶越快,让铁轨两边的旁观者看傻了眼,也让车上向外赏景的乘客闪昏了眼。


预测中国何时超过美国,如今已经成了西方经济分析师类似赛马赌注般的嗜好,每次预测都会缩短好多年。最新的预测是美国大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上个月的估算:按照购买力平价,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12年超过美国。


2012年?这么近?不是拐个弯就能到的吗?不是伸出手就能摸的吗?但那些花花哨哨的理论呢?那些婆婆妈妈的告诫呢?不是说没有文化的彻底改造、没有政治的配套改革,中国经济这列超载的火车迟早要的事吗?不是说没有科学精神的牢牢扎根、没有企业文化的深厚培育,中国经济这架过时的飞机不可能真正地起飞吗?但为什么如今这列火车仍在摇摇晃晃地疯跑、这架飞机仍在颤颤悠悠地高飞呢?难道早已成为笑谈的大跃进口号“超英赶美”,如今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难道中国真的时来运转,暴发户真的就要赶上老贵族了?


海内外的学者也跟着凑热闹。美国的未来学家奈斯比特去年出了新书《中国大趋势》,忽悠得中国人眼湿心热;英国的前马克思主义学者马丁·雅克也在今年专门推出了中英文的《当中国统治世界》,煽乎得中国人鸟飞雀跃。


《为何西方统治世界——暂时》便是当代无数试图解释东西差异、试图解读中国崛起的专著中最新的一本。


初次看到这本书的书名时,我刚刚读完《当中国统治世界》,当时的我,对这类谈论谁在统治世界、谁将统治世界的书有些“反胃”,但看到该书封底推荐此书的人中,有许多我喜欢的学者,诸如美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的作者贾雷德·戴蒙德,出于好奇,我开始阅读这本长达750页的历史书。


还好,这本书并非预测中国经济何时超越美国的赶时髦的应急之作;还好,这本书可读性很强,并无艰涩的学术术语堆砌。


该书作者是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伊恩·莫里斯(Ian Morris),英文书名是“Why the West Rules – For Now”,目前尚无中文译本,为方便中国读者,我暂且给它起了一个不那么文雅的中文书名:《为何西方统治世界——暂时》。


在造成大半个伦敦城瘫痪的12月初的一场大雪中,我终于读完了这本的最后一章。


首先要解释一下,这本书说的“西方”是广义的,除了现代欧洲人或欧洲后裔所居住的国家之外,还包括古代的埃及文明、两河文明、希腊文明、罗马文明和中世纪的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等旧世界西半部的所有文明。但此书所说的“东方”却是狭义的,主要指中国,最多再加上日本和朝鲜,但似乎不包括蒙古和东南亚诸国,更不包括印巴次大陆和中亚诸国。


虽然此书主旨并非预测中国何时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但全书主题自始自终没有离开中国。引言之初,作者虚构了一个故事:19世纪中叶,中国炮舰开入英国泰晤士河,清朝要员在伦敦干预操控英国内政,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则被迫离开妻子,出使中国,如同人质,长期被困紫禁宫,留起了辫子,潜心研习儒学。但历史真相却是,英国发动鸦片战争,英国炮舰开进中国长江,阿尔伯特亲王未去中国,反而是一条北京犬被洗劫颐和园的英国军人带回家乡,送给维多利亚女王作为宠物,被女王赐名为Loo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