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怒潮 《渤海怒潮》 第一章 乔装敌骑隐真容 闯关夺隘走蛟龙 第一章(8)八嘎牙路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size][/URL] 乔象福原本是有点儿头脑发热,可一见到赫连洪、瞿金河等人的狼狈相,又勾起了以往的伤心事儿来,禁不住在肚子里打起了鼓。不过,上面有武居弘通和狩野市狼两个鬼子头儿给压着,他又哪里敢擅自做主。一见赫连洪劝他回转,便无奈地解释道:“这一次过来,不只我们骑兵连的弟兄,武居和狩野两位太君也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9.html


乔象福原本是有点儿头脑发热,可一见到赫连洪、瞿金河等人的狼狈相,又勾起了以往的伤心事儿来,禁不住在肚子里打起了鼓。不过,上面有武居弘通和狩野市狼两个鬼子头儿给压着,他又哪里敢擅自做主。一见赫连洪劝他回转,便无奈地解释道:“这一次过来,不只我们骑兵连的弟兄,武居和狩野两位太君也跟着一起来了,咱们先不忙向回撤,还是等他们赶上来商量一下吧!”

赫连洪一听,心里便老大的不自在,丧气道:“若是这么个状况,咱们今儿个的事情可就有点儿罗嗦了。让这两个自以为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跟着一搀和,没有麻烦也会让他们给惹出麻烦来的。没办法,端人家的饭碗就得听人家差遣,谁让人家是主子咱们是奴才呢!”随即把手一招,向着在场的伪军骑兵吩咐道:“大家先不要忙着向前赶了,全都下地上歇息歇息吧!”

这些尾随跟着追击下来伪军大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一见赫连洪率先跳下了马,乔象福也不支巴了,便纷纷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下到草地上散散落落地歇息了下来,一个个全都把自己当成了磨道上的驴,净支棱着耳朵听人招呼了。多一半人在期盼着上面儿的头目发话,爽爽地返回金沙镇去,免得再跟着要死要活地去瞎折腾,弄不好会把自己的小命儿都给玩儿没了。


武居弘通和狩野市狼心气高涨地一路在后面尾随着,憧憬着追杀土八路建功立业彪炳青史的景象,幻想着一旦功成名就威扬日本列岛的无上荣耀,越思越想心里越美。不料想,前面趱行的伪军骑兵半路上停了下来,不仅停了下来,而且还似牧放的羊群一般毫无秩序地在草地上散落成了一片,不由得勃然大怒。

他打马追到了最前面,怒吼道:“八嘎牙路,都快快地起来,起来,快快地去追击土八路,不动的,统统死拉死拉的!”他觉得吼喝怒骂着还不够解气,又抽出腰间的指挥刀横三竖四地比画着,轰赶着在草地上歇息的伪军立即上马追击,就差没有把指挥刀架在伪军们的脖子上了,顿时搅得现场一片大乱。

乔象福赶忙跑到近前,点头哈腰地向武居弘通解释道:“太君,太君,您不要发火,不要发火,不是弟兄们停下来不去追击土八路了,是情况有变,土八路的情况有了变化;土八路的大大的有,咱们的人马太少,追上去要吃亏的,搞不好咱们的脑袋就咔嚓咔嚓地给砍下来了,土八路的,大刀的厉害!”他怕武居弘通听不明白,一边解释着还一边做着手势说明,忙了个满头大汗。

“那你,你的情报,哪里来的!”武居弘通狐疑地质问道,“土八路的,大大的有,你的统统地见到了!”他一时情急,光顾着轰人赶人了,没有瞧见杂在伪军人群中的赫连洪和瞿金河等人,便朝着乔象福厉声质问了起来。在他想来,大队人马正在行进的途中,一没有听见厮杀呐喊,二没有听到枪声,这打仗的事情他一点儿都没察觉,纯属是子虚乌有,土八路是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

乔象福见自己就是满嘴里都是舌头,也不好向他解释清楚,便伸手向着不远处的赫连洪一指,嘶声道:“土八路的,大大的有,我的是没见到,可有人见到了,您去问赫连长他们好了,他们一百多人马几乎都给土八路给打光了!”

到了这个时候,武居弘通才注意到赫连洪的存在,便走上前去将其打量了打量;见其衣冠不整,满脸晦气,目光呆滞,表情僵化,形同刚从坟墓里扒出来的死人一个样,嗤之以鼻地笑了笑,轻蔑地问道:“你的,一百多骑人马,土八路的只有十几个人,却让土八路统统地给打光了,你的仗是怎么打的,说!”

赫连洪一向对武居弘通不大感冒,并不拿他当根儿葱;可他的心里虽然有这种逆反意识,表面上却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敬。此时,他见武居弘通两眼里怒射着凶光,象审贼似地直勾勾地紧盯着他,脊梁骨里的冷汗不由得吱地一声大冒了出来,心里一发毛,两只手也跟着颤抖了起来。

他嗫嚅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应道:“是的,是的,我的一百多骑人马几乎都让土八路给打、打光了;可、可是,不是、不是那十几个土八路的探子给打光得,是让土八路的大、大队骑兵给打光的!太君若是不相信的话,可、可以问问他们,他们都是从战场上逃回来的!”他一边应答着,又伸手向着身旁的瞿金河等脱逃回来的几个伪军骑兵指了指,想以此来佐证自己讲过的话。


武居弘通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摆头,又把蔑视地目光投到了瞿金河的身上和脸上。瞿金河只是个小小的排长,大头兵一个,不管仗打得多么惨,他也没有一点儿指挥失职的责任;此时,他虽然也很狼狈,却对武居弘通的蔑视眼光全不为意,不等武居弘通开口,他便嘻嘻一笑,摆出一副无官一身轻的架势解说道:“赫连长的,说的都是大大的实话,土八路的,大大的有,我们打不过的!”

为了打消武居弘通继续追击的恶念,他又故意渲染道:“土八路的,人马多得数不清的,大刀象树林一样的密,咔嚓咔嚓地砍人的脑袋,大大的厉害,躲都躲不开的,我们的人都被砍了,皇军的最好也不要去了,被土八路砍了脑袋,老家就回不去啦,再托生的就更不成啦!”他知道日本鬼子大都信佛,又大都害怕身首一分家魂魄就回不了日本老家,再轮回托生就没有希望了。

他这样添油加醋地一渲染,把其他伪军的积极性也给调动了起来,谁也不愿意再跟着去打仗流血冒风险,便围着武居弘通七嘴八舌地穷得得开了,这个吹乎说土八路多么多么的多,那个说土八路多么多么的厉害。还有的伪军怕落个小瞧大日本皇军的罪名,拐弯抹角地规劝道:“土八路的人马太多,皇军虽然大大的厉害,可好汉架不住人多,恶虎难敌群狼,还是不去追击的好!”

在这种言论一边倒的氛围中,若是放在平时,武居弘通可能还多多少少听得进一点儿去;可眼下他一是被伍代雄介的严格命令挟持着,二又被自己企图建立不世之功的虚荣心怂恿着,全然把这些话给当做了耳旁风。大怒道:“八嘎,你们的良心,统统的坏了坏了的,什么土八路大大的厉害,我的不信;惧战的,要军法的从事;都给我快快地上马,去捣土八路的巢穴的,杀给给!”

赫连洪对这一结果早有预感,并不感到震惊,只是心中无奈。他见武居弘通全然不可理喻,纵身跳上马背,向乔象福、瞿金河等人招呼道:“弟兄们,大日本皇军不怕,咱们弟兄也不怕,土八路也不是长着三头六臂的妖魔鬼怪,咱们再协助皇军勇士们去杀上一场!”心里却在暗骂道:“他姥姥的,老子才不对着你这头蠢牛弹洋琴呢,到时候朝见了土八路面儿,老子会让有脸儿可露的!”竟不慌不忙地率先打马向着曾经厮杀过的战场奔了回去。


赫连洪头先一路跑着,心里又在打着自己的鬼主意。他心内暗忖道:“他姥姥的,这么一折腾也好,如果只是老子一个人指挥打了败仗,小鬼子还会嘲笑挖苦老子愚笨无能;如果让武居和狩野这两个家伙再败上一阵,小鬼子也就没得嘴再来咔嚓老子了;难道老子不能给他们制造出这样的机会么,真是的!”他琢磨来琢磨去,懊恼之意渐去,竟油然从心底里升腾起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感!

乔象福这次虽然是受武居弘通的节制追击而来的,可他毕竟是赫连洪名下的副手,在他来看,赫连洪不仅是他的顶头上司,而且即使说下大天来,总也同是一块土上的老乡亲,说亲总要亲过武居和狩野两个日本鬼子。他见赫连洪郁郁地一个人头先纵马跑了下去,便紧随着从后面随了上来。

一追上赫连洪,他就善言开解道:“连座,您也用不着太往心里去,这些日本鬼子一向骄横惯了,就连阎三爷等头面儿上的人物都得礼让他们三分,咱们做下人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糊涂着算了;照我来说,今天这个仗咱们好打便打,若是不好打的话,咱们便可以不打么,到时候见机行事也就是了!”

赫连洪一见他这样知情达理,不由得心里一阵发热,于是诡秘地笑道:“兄弟言之有理,言之有理,英雄所见略同;说实在的,咱们弟兄都是投奔三爷来混饭吃的,出力的事儿累死累活都不打紧,这玩儿命的事就另当别论了,一旦吃饭的家伙丢了,那可就山珍海味都与咱们弟兄无缘了,我心里有数着呢!”



——八嘎牙路乱发飚,岂知奴才有鲜招!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