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六章:挺进川西南(一)

likangjiang 收藏 6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我军北渡长江之后,将国民党三十万大军甩在长江以南的云贵川高原,摆脱了长期以来前堵后追的被动局面,从而使红军真正掌握了战略的主动权。主席凭借他那高超的指挥艺术,挥洒自如地调动敌我双方,将四渡赤水以来的历次战斗演绎成一部战术对抗的精采大戏一一其整个过程令人惊心动魄而又变幻莫测:一会儿险象迭出但又绝处逢生,一会儿山穷水尽但又柳暗花明,一会儿雾里看花但又清晰如镜;可称得上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观。用主席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他人生征途上最得意的一笔。

渡过长江的中央红军官兵,如同卸下了千斤重担,心情显然是轻松愉悦。中革军委决定在泸州北城休整一天,以恢复数日来强行军带来的疲惫。接到命令的红军官兵分外高兴,心境是彻底地放松了下来,有的倒头便睡;听说九军团的十九团官兵集体睡了一天一夜,使得前来看望他们的罗军团长等人双泪长流。可以想象他们是疲劳到了极点,连日来担任殿后阻敌引敌任务,接着又是四天急奔600余里渡过长江,完全是凭着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支撑下来的。而大多数的红军官兵休息一夜半天后,便高兴地拿着后勤部发给他们的购物费,上街改善生活或购买自己需要的物品。

我师经过一个星期来的连续行军作战,伤亡减员达二千人以上,亟需休整补充。这次渡江战斗,我师共歼灭川军及地方保安部队近10000人,其中俘虏达5000人;缴获了川军大量的武器弹药及库存的作战物资。另外,我们还收缴了官僚、豪绅及恶霸的财产。由于沪州是川贵两省边境的商埠中心,又是走私鸦片、川盐的集散地,这里的官僚、豪绅、恶霸们富得流油,因此,我们的收获非常之丰厚。我们利用缴获来的部分钱财,将泸州北城的食盐、药品、棉花、电池、煤油等物资几乎购买一空。使得红军各部得到大量的粮食、武器弹药及各种作战物资的补充。同时,我师还进行了兵员的补充,通过思想工作,我们从俘虏中动员了1300余人加入我师,又从补充团调入1000人,保证了战斗部队的满员编制。至于伤亡的营以下各级干部的补充,我们一是从战斗中表现突出的干部、战士中提拔,二是从师教导队的学员中调配。这样,部队的战斗力稍经磨合,就可较快地得到恢复。

休整的这一天,中央政冶局在靠江边的一座小楼里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十一人;主要研究决定中央红军下一步的去向。此时的主席对全局的把握已成竹在胸,中央红军长征的最终目的地也亦明确,就连行进的线路心中亦有筹划。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说服其他同志,在党的核心层内统一意见,形成合力。但目前还不能性急,有些东西还不能一下子和盘托出,路还得一步一步来走。因此,在会议上,主席只暂时拿出自己的第一步设想。他详细地分析了当前的形势与敌情,指出在大渡河以北,邛崃山以南,乐山、眉山以西地区敌人的力量薄弱,只有川军的三个守备旅;其中有两个旅固守在乐山与雅安。而且这里有十几个县,人口稠密,物产丰富,属川西平原,便于我军休整,并可得到兵员与物资上的补充。我军攻占这里之后,可作较长时间停留,蒋介石调兵遣将至少也要半月以上。到时,我军已休整完毕,兵精粮足,要走要留,任其在我。向东可以直逼成都,向北可与红四方面军会合。这样,我军进退有据,可攻可守。大家对主席的建议表示认可,也就一致通过了。会议还通过了一项重要决议,就是派遣XIN云同志代表中央政治局赴苏联莫斯科,向共产国际汇报。因为,现时的中国G产党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在组织上必须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在与共产国际失去联糸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召开了遵义会议,不但更换了中共中央领导,还剥夺了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的权力以及所作的各项重要决议。这样的重大事件如果不取得共产国际的认可,将关糸到目前的中共中央是否“合法”的问题。特别在现时的中共中央内部,还有一些干部已习惯了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和指挥,他们对没有经过共产国际批准的遵义会议的决议,始终抱有怀疑态度。所以,得到共产国际的承认与支持是非常必要的。

此外,中央与中革军委将中央红军已北渡长江的消息通报给红二、红六军团及红四方面军,以求得今后与红二、红六军团及红四方面军在军事上的配合。

事实上,红四方面军自三月份接到中革军委“关于要求策应中央红军渡江”的电文之后,就开始采取了行动。在中央红军第四次渡过赤水河的同一天晚上,四川省北部的红四方面军发动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渡江战役一一嘉陵江战役。

嘉陵江乃四川省四大名川之一,发源于陕西省凤县的嘉陵谷,由北而南,江面宽阔,水流湍急,两岸山峦耸立,在广元与白龙江汇合后,水势陡增,咆哮奔腾,一泄千里。防守嘉陵江西岸的是川军田颂尧的第二十九军与邓锡候的第二十八军,共计五十二个团,由邓锡侯统一指挥。红四方面军则集中第三十军、第三十一军、第四军、第九军大部主力,在总指挥徐向前的亲自督战下,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就突破了川军的江岸阵地,然后向敌纵深迅猛穿插,左右迂迥,打得川军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战役历时二十四天,歼敌十二个团约一万余人,攻克阆中、南部、剑阁、昭化、梓潼、平武、彰明、北川九座城镇,控制了东起嘉陵江,西至北川,南起梓潼,北起平武的纵横约三百里的广大区域。

中央红军成功渡过长江,正向成都而来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瞬间传遍成都平原,给本已人心惶惶的成都雪上加霜,人心更加浮动、混乱。那些富豪们、洋人、牧师、达官贵人,纷纷变买家产,携财带物,挈妇将雏,离家出逃。远的去南京、上海、香港,近的到重庆、宜昌、武汉;致使车、船票价暴涨,一张到重庆的车票就需要上千元,足足翻了一百倍。顿使朝野震动,急得蒋介石和参谋团主任贺国光迭电严饬刘湘,必须确保成都的安全。同时,中央红军的行动,亦有力地配合了北面红四方面军的进攻。

四月十六日,中央红军按照中革军委的命令,分兵三路,向川西南挺进。我师与中央纵队走中路,沿沱江西岸,经自贡西南面向荣县、井研县方向前进。我以第一旅为前锋,第二旅殿后,第三旅护卫中央纵队在中,一路畅行无阻。所过县城均无正规川军把守,全是一些地方民团或保安队,见红军大部队一到,胡乱放了一阵枪,不是溃散逃走就是缴械投降。这倒省了我军不少手脚,也使我颇感奇怪。后经查明:原来是川军剿匪总指挥刘湘得知中央红军在沪州渡过长江的消息后,惊恐万状,害怕中央红军乘虚北上,与红四方面军遥相呼应,对成都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则成都危矣!他深知成都南面已无重兵把守,十分空虚,川军主力都在成都北面与红四方面军殊死搏斗,奋力抵挡红军的进攻。而自己身边也无多少兵可派,只好将重组的模范师派去成都帮助防守。另外,将分散在西南各地的守备部队火速集中起来,一部继续坚守各重要城镇,大部集中在成都以南地区进行防御。同时,一面电令远在长江南岸的潘文华部五个旅迅速北渡长江,回援川西南;一面又不得不向蒋委员长求援,请求中央军入川帮助“剿匪”。刘湘的请求,正合蒋介石的心意。于是,蒋介石留下吴奇伟纵队暂时协助薛岳治理贵州;调周浑元纵队四个师与上官云相的两个师即速渡江,又增调汤恩伯部四个师入川,由陈诚统一指挥,协助川军,共同剿灭共匪。

我师经过四天的急行军已到达乐山市的东面,而左路军的红三军团及五军团也已到达乐山市的南面,两军相距乐山都不过是40余里。这时,集中在乐山的川军只有一个旅和一个保安团,人数约6000余人。而当时乐山已是十几万人口的繁华城市,水陆交通十分便捷,有很多前往峨眉山旅游的人,包括外国游者,可说是当时的旅游圣地了;商业和经济都很发达,而且也是中央红军进驻川西南的门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此,中革军委命令三军团与中央近卫师务必在在明天下午二时前攻占乐山市。我接到命令后,一面派出师特侦营前往乐山市进行侦察,一面进行战斗布署:第一旅担任东城门的主攻任务,第二旅佯攻北城门,牵制敌人;第三旅攻占青神县城,并监视或阻击资阳方向的援敌。傍晚时分,第三旅没经什么大的战斗就顺利占领了青神县城;第一旅和第二旅亦抵达乐山城下,开始做攻城的准备工作。师特侦营带回了侦察得来的情报:乐山市是泯江与大渡河这两条大河的交汇之地,又被两河分割成四大块,地形十分复杂,给攻城带来诸多不便。我与政委、参谋长及洪旅长几人经过仔细研究分析后,最终确定同时准备两套方案:一是进行偷袭,我们决定从一旅特侦营挑选水性特别好的30名战士组成突击队,由特种二连连长吕志平带队,利用土制的救生圈或木盆,凌晨四时从泯江上游悄悄入水,顺流而下,潜入城内,偷袭城楼,打开城门,接应大部队进城。若偷袭失败,则采用第二套方案,拂晓时展开强攻,用强大炮火掩护,组织爆破,炸开城门,部队强行进城,力争六个小时结束战斗。没想到三军团也和我们采用同样的办法,真是英雄所谋相同。

凌晨四时,洪旅长亲自至江边为突击队送行。虽然时令已到四月,但泯江的水皆为冰雪所化,仍显得寒气逼人。再加之江风浩荡,涛声隆隆,站在江岸,便有一种惊心悚然的感觉。然而,三十位勇士昂首挺胸,精神抖擞,人人携带长短两支自动火器与三枚手榴弹,在等待着旅首长的命令。洪旅长与丁政委走过来,为每一位勇士敬上一碗烈酒,勇士们接过酒一饮而尽。丁政委对着三十位勇士殷切地说:“祝同志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随后,洪旅长一声令下;“出发!”三十位勇士提着各自的渡河工具跃进江中。

冰冷的江水刺激着勇士们的躯体,但勇士们似乎没有感觉,只是默默地一股劲儿地跟着吕连长向登陆点游去。约半个小时,他们在预定地点隐蔽登陆,换上衣服检查好武器后,便迅速向城门扑去。他们一路避开敌人的巡逻队,摸到城楼边,悄悄地干掉了敌哨兵。然后,一组去控制城楼上碉堡与工事,一组去打开城门,发出讯号。早已等候在城外的大部队,迫不及待地冲进城门,分数路直插城内。这时,战斗已没有悬念了。上午十一时左右,残敌全部肃清。到了下午,城内秩序已恢复正常。乐山市的繁华不是贫瘠的贵州所能相比的,街道宽敝整齐,两边的店铺、酒楼、客栈、旅馆多得数不胜数。商店里的东西琳琅满目,要有尽有。单是缴获的粮食,供整个中央红军吃上三个月也吃不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