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結盟非空穴來風 劍指中國

國際先驅導報報道,日韓2+2輪廓的雛形,已經初顯。


新年伊始,日本防衛大臣北澤俊美於10日到訪首爾,與韓國國防部長官金寬鎮就簽署有關日本自衛隊與韓國軍隊交流及合作協定進行了磋商。日本外務大臣前原誠司也將於本月14日赴韓國進行上任後的首次訪問。


北澤和前原相繼訪韓,肩負重大使命——日韓兩國政府正在就韓國總統李明博今年上半年訪日進行協調,屆時,菅直人首相將與李明博總統簽署並發表新聯合宣言。該宣言著重點是拓展日韓在安保領域的軍事合作,進一步推動在日美、美韓兩個同盟基礎上實現日韓聯盟。


據日本共同社1月3日首爾電報道,日本外相前原誠司在接受韓國《每日經濟新聞》採訪時表示,欲借訪韓之機,「向朝鮮發出『強烈的訊號』」,並稱日本政府「希望日韓兩國在安全領域也能建立同盟關係」。


大概由於日韓欲結同盟關係茲事體大而且十分敏感,日本外務省於該日傍晚發表了一份聲明,否認前原在採訪時說過這樣的話,稱他絕對沒有談到日韓安全同盟,「只是說今年要關注的問題之一是日本與韓國如何營造在安全領域進行認真對話的氛圍」。


日本政府雖然對欲與韓國結成「同盟」矢口否認,但日本傳媒並未改變對此渲染報道風向,只是微妙地將「同盟」一詞悄悄改作「聯盟」而已。但永田町(日首相府所在地)決策者們的行動足以清晰表明日本欲拉韓國結盟絕非空穴來風。




日本拉韓劍指中國


訪韓的北澤俊美與韓國磋商了兩個協定,一個是有關日本自衛隊與韓國軍隊互相提供軍需物資和勞務的《物資勞務相互提供協定》,第二個是有關雙方在軍事安全防衛領域的情報互換及保密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兩個新協定是日韓兩國政府準備於今年上半年內簽署發表的新聯合宣言中在安保領域合作的具體內容。日本傳媒報道,「之所以準備發表旨在強化兩國安保領域合作的新聯合宣言,是希望通過加強日美韓三國聯合來制衡反覆進行挑釁的北朝鮮和在東海、南海提高軍事影響力的中國。」


可見日韓熱絡關係,尤其是日本「一邊倒挺韓」的背後,是圖謀日韓結盟,在東北亞形成日美韓三國軍事聯盟,並且欲讓這個軍事聯盟終極戰略制衡目標指向中國。


而日韓熱絡的背後,日本呈現出了十分積極主動的一面,尤其是傾力攻克韓國的「心理關口」。


1904年日本吞併了朝鮮半島,自那以後對半島進行了長達40年的「殖民地統治」。儘管戰後半島南北分治,但日本的這段「殖民地統治殘虐史」對朝韓而言並未成為「過去時」。日本在與韓國的交往方面,常常會因歷史、領土紛爭等問題而鬧僵。


然而,2010年圍繞朝韓日中之間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成為導致日韓越發「親近」的借口,韓國對日柔和,日本對韓折腰,東京和首爾外交、軍事交流互動頻繁。


此次東京決策者訪問首爾不僅是要向朝鮮發出「強烈訊號」。前原在接受韓國《每日經濟新聞》採訪時指出,朝鮮的武力挑釁不僅是對朝鮮半島而且是對整個東亞「穩定與和平的威脅」,朝鮮今後仍有可能進行武力挑釁,中國的迅速崛起亦使國際局勢發生了巨變,今年日本外交的最大課題是「與鄰國切實建立起安全機制」。


除了向平壤,東京決策者大概是要向包括北京在內的東亞地緣國家乃至世界發出「強烈訊號」。

製造敵人填補空虛


日本在東北亞鎖定韓國為其結盟對像國有其深層動因。若論其玄機,大概可從西式「分而治之」謀略著手。1945年之前,日本行霸道謀「滿蒙獨立」、「華北自治」、「扶持汪政府」等時就曾熟練運用「分而治之」。時至今天,日本鷹派決策者企圖在朝鮮半島再行此謀略,既可分割朝韓、亦可分割中韓、再可分割中美關係,一石四鳥,朝韓美中同時落水。


東京彷彿特別願意結盟,從歷史上看是如此,從日本的社會文化學角度看同樣如此。日本人似乎每時每刻都抱有強烈的不安、危機意識,不抱團、不內向、不結盟不成活。世上原本看事物不可囿於一點,內向、抱團、結盟也都有其可正面且積極評價的意義,遺憾的是日本的抱團、結盟之根源性意識是負面的危機意識,它從來都包含著敵對的性質。瑞士精神分析學家阿爾諾•格倫曾提出:不安、恐外症從來都揭示「內在的空虛」。美國《洛杉磯時報》曾發表學者格雷戈裡•羅德裡格斯的文章指出:要填補這種空虛,需要「製造敵人、危機甚至戰爭才能帶來凝聚力和穩定感」。


除了上述深層次原因外,或可從日本內外所抱有的結構性矛盾看出究竟。目前國內政治局面動盪不安、政黨政治失信於民、經濟狀況停滯不前、國民情緒焦躁不安。外交上,日美同盟避不開普天間機場搬遷、駐日美軍費用承擔等問題所帶來的齟齬困擾。同時,日本與朝鮮未結束戰爭敵對狀態、與俄羅斯的領土爭端惡化、與中國關係負創倒退。從地緣政治上看,日本放眼四鄰,竟然「敵人居多」,「同質」盟友惟韓可選別無他途。

韓媒諷刺日本「單相思」


其實,不管日本與韓國的軍事防衛合作實質上會發展到何種地步,日本若復欲以西方「分而治之」之術統御東方,遲滯中國崛起之進程,最終只不過是一枕黃粱夢。


首爾的決策精英或許看透了一些問題。以韓聯社去年12月6日的報道為例:那一天,日美韓三家外長會晤於華盛頓,但韓國外交通商部發言人金英善卻警告說,「千萬莫把三方會談視為疏遠中國和俄羅斯的舉動」。同月15日,韓國外交通商部長官金星煥發表談話強調,韓中兩國的關係不但要超越「求同存異」,更要進一步「求同化異」。他說:「韓中兩國亟需一個以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為基礎、經常交換意見並緊密合作的機制;並以這種合作為基石,兩國積極扮演分享戰略理解、維護朝鮮半島和平與穩定的建設性角色。」


韓國《東亞日報》等傳媒近一周以來多有報道,朝野賢達人士憂慮強硬派所圖謀之日韓結盟及在軍事安保合作上若「過火」會「刺激中國」,譏諷日欲同韓結盟是「單相思」。


分而治之、恐懼平衡、零和遊戲,任何一方決策者大概不會對軍政外交這些核心詞彙熟視無睹。相信東京和首爾達成某種程度、某些領域的軍事安保合作不無可能。但鑒於歷史情結及地緣政治錯綜複雜的諸多因素,日韓結盟是一個高度敏感的謀略,容易觸礁,恐怕「謀易行難」。

擔心日軍再次侵入朝鮮半島


韓公眾反對日韓結盟


據青年參考報道,日本《讀賣新聞》網站1月11日稱,日本防衛大臣北澤俊美與韓國國防部長金泰榮1月10日在韓國首都首爾舉行會談。雙方同意,「由於朝鮮的軍事挑釁和本地區的其他不穩定因素,日韓兩國將更加緊密地合作」。觀察人士指出,日韓防務合作實現了重大突破。


將是日韓首個軍事協定


北澤俊美是6年來第一位訪問韓國的日本防衛大臣。日本《讀賣新聞》認為,日本和韓國有著維護東亞和平與穩定的共同目標,還有共同的盟友——美國,日韓兩國的國防部長應該更加頻繁地互訪,交換關於地區安全形勢的意見,由此在兩國的政策中體現共同關注。


日本與韓國分別於1951年和1953年與美國結成軍事同盟,在美日韓三邊關係中,美國處於絕對的主導地位,美日、美韓關係較為穩定,日韓由於國家利益的差異、歷史積怨以及相互的不信任等原因,一直處於一種時遠時近的關係。


日本和韓國已同意展開有關情報共享和相互為對方軍隊提供燃料、食品和其他物資的談判。美聯社稱,如果協定簽署這將是1945年日本在朝鮮半島殘暴的殖民統治結束之後,日韓兩國的第一個軍事協定。


另據美國《華盛頓郵報》1月11日報道,正在中國訪問的美國國防部長蓋茨稱,朝鮮將在5年內成功研製洲際導彈。蓋茨說:「由於朝鮮繼續發展核武器,並且研發洲際導彈,朝鮮正在成為美國的直接威脅。」


1月12日,日本《朝日新聞》網站發表題為《日韓推動防務合作》的文章,認為日韓雙方的防衛合作還存在一些障礙,特別是日本的和平憲法和韓國的公眾輿論。文章認為,韓國公眾仍對日本殖民統治存在強烈的憎恨情緒,很可能阻礙協議的簽署。


日韓雙方已開始了關於在兩軍之間互相提供軍事後勤的談判。日韓防長還同意,有必要簽署《軍事信息總體安全協議》,制訂保護秘密軍事信息的規則。日韓預計將在2011年底前簽訂《相互提供物資協定》該協定將包括維和行動、搜救訓練和一些其他行動。如果協定得以簽署,將成為日本繼與美國和澳大利亞之後,與外國簽署的第三個防務協定。日韓防長還同意在部長和副部長層級定期討論防務相關問題。日本和韓國的軍隊已在聯合國維和行動中合作了。例如,在海地地震後,兩國軍隊互相提供物資。


日本政府希望在韓國保守派總統李明博執政的最後兩年中,將與韓國的防務合作系統化。

韓希望合作保持低調


2003年,美國將駐韓部隊從3.8萬人減少到2.9萬人,此後美國鼓勵日本和韓國開展更加緊密的防務合作。


《朝日新聞》認為,互相提供物資的協定,將為日本自衛隊向美韓提供援助打下基礎。


然而,根據日本的和平憲法,如果朝鮮進攻韓國,日本不能加入美國和韓國一方,聯合反擊朝鮮。日本憲法並未禁止聯合軍事訓練,但是也有可能成為一個政治話題。據日本訪問韓國的代表團透露,韓國防長希望讓整個會議進程保持低調,部分原因是韓國公眾的情緒。2010年12月,韓國所有知名報紙都批評了日本首相菅直人的聲明,該聲明稱有可能在朝鮮半島出現軍事危機時,向朝鮮半島派出自衛隊。


如果韓國、日本和美國的合作增長,可能會引起中國的憤怒。一位韓國政府官員承認,「因為中國不贊成,韓日安全合作存在一個限度。」


朝鮮「祖國和平統一委員會」下屬網站「我們民族之間」稱,韓國與日本簽訂軍事合作協定,將幫助美國糾集其盟國實施其入侵朝鮮的危險計劃。

日防相去板門店非同尋常


中國傳媒大學國際傳播研究中心劉建平副教授認為,此次日本防相訪韓,與韓國討論將簽訂相互提供物資勞務協定與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的問題,這是日韓防務合作的重大大突破。由於日韓存在島嶼爭端和歷史問題的爭議,日韓兩軍實際上有著潛在的敵對關係;但在目前形勢下,日韓趨於擱置爭議,發展軍事合作。韓國媒體報道日本外相前原誠司提出「日韓結盟論」,雖然後來前原調整了措辭,但以此可試探中韓等國的反應。這種說法遭到韓國一些民眾的抗議,因為日本並未嚴肅清算其侵略戰爭和殖民統治責任,日韓軍事同盟被理解為有傷尊嚴和入侵的危險。


劉建平表示,雖然遭到韓國民眾的抗議,但日本的積極姿態有些異乎尋常。日本防相訪問了具有朝鮮戰爭遺留戰爭狀態象徵意義的板門店。日本政府經常宣傳說日本是「和平國家」,但竟然也很關心朝鮮半島的戰爭狀態,應該受到批評。

專家視角:日韓的軍事虛線正在劃實


[作者]劉江永(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東亞研究室主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