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彻底吓傻了!中国军刊惊现对日绝命打击方案

wjq15533 收藏 0 1462
导读:军报内刊惊现:中国导弹模拟打击日本的演示方案!!!中国如果同日本发生军事冲突,必然会涉及到美国,原因是美国同日本之间有《美日共同防御条约》和《美日安全联合宣言》的军事联盟关系。   然而,当中国和日本的军事冲突突然发展到失去控制的时候,发展到双方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时候,美国是否会冒着国家毁灭的危险解救日本,就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因此,在模拟中国同日本进行军事冲突的时候,需要模拟美国介入中日军事冲突和美国不介入军事冲突的二种情况。   由于历史的积怨,现实的利益冲突,以及在钓鱼台岛等等岛屿上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军报内刊惊现:中国导弹模拟打击日本的演示方案!!!中国如果同日本发生军事冲突,必然会涉及到美国,原因是美国同日本之间有《美日共同防御条约》和《美日安全联合宣言》的军事联盟关系。


然而,当中国和日本的军事冲突突然发展到失去控制的时候,发展到双方使用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时候,美国是否会冒着国家毁灭的危险解救日本,就是一个不确定的问题。因此,在模拟中国同日本进行军事冲突的时候,需要模拟美国介入中日军事冲突和美国不介入军事冲突的二种情况。


由于历史的积怨,现实的利益冲突,以及在钓鱼台岛等等岛屿上的主权争端,中日之间是可能发生军事冲突的。一旦中日之间的军事冲突发生,中国可能对日本采取三类形式的打击:


A,对日本的儆戒性打击;


B,对日本的有限性打击;


C,对日本的毁灭性打击。对日本这些打击中国均以导弹为主要武器来实现。


A,对日本的儆戒性打击


对日本的儆戒性打击是中日军事冲突的最低层次,中国采取的行动很可能是以特殊性能的导弹开始攻击日本的海军舰队,烧毁日本舰队的电子设备,随后以常规反舰导弹将其摧毁。


中国海军有一些特殊的战术能够使上述的打击目的得以实现。儆戒性打击发生的条件是中日之间尖锐的,但是小规模的利益冲突,例如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争端.中国对日本的儆戒性打击不会涉及日本本土。

在这里回顾一下九十年代初中法间因法国售台武器而引发的另一场外交冲突,对我们很有启发。


1991年法国总统密特朗批准向台出售拉法耶特驱逐舰,引起中方的强烈反应。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国“绝不会吞下这颗苦果”。


然而经过艰苦谈判,当时社会党执政的法国一意孤行,最终双方只能达成“最低限度的谅解”,即法国在公布批准售台军舰时发表一份“坚持一个中国政策”的公报。当时我在法国报道此事时,深深体验当时中国所处的几乎孤立无援的不利国际环境。一些法国的汉学家或政客当时得意忘形,经常调侃地问中国人:“苦果滋味如何?”


在这种情况下,当时人们就担忧,法国不会止步。果然,一年后又传出法国售台幻影战斗机的消息。这一次,中国忍无可忍,做出强烈反应:中止高层交往、撤销包括大亚湾核电二期工程等诸多大项目、关闭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等。这回轮到法国来品尝“苦果”的味道了。


三个月以后,法国议会大选,右翼上台,开始新一轮左翼总统与右翼政府的“共治”。法国新政府接连向中国派出特使,寻求修复关系。


最后在1993年底两国发表公报,“法国政府承诺今后不批准法国企业参与武装台湾”。这是西方国家在台湾问题上做出的最为明确的承诺,从而为中法间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奠定基础,开始了中法此后长达十年的“蜜月”。


分析这场包含了两场战役的“外交战”,我们可以看到,法国方面之所以会走得如此之远,是有原因的:售台武器是一个案中案,隐藏着一桩“可以炸毁共和国二十次”的大丑闻:高达五亿美元的回扣返回法国,被法国一小撮执政人员私下侵吞,包括左右翼政治家、军方、研究人员、记者……此案最终因法国国防部以“国防机密”为由拒绝向法庭提供相关证据而“不予起诉”,不了了之。五亿美元成为永远的合法收入。在集团私利的动力驱动下,国家利益便被法国执政者所丢在脑后。所以当时中方的交涉力度再大,也很难改变对方。

其次,今天人们亦了解到,在两场战役中,均有“秘密协议”的存在:在售台拉法耶特驱逐舰一案上,法方曾私下向中方提供了有关该舰的隐形技术资料,使之不会对中国海军形成威胁;而在最终发表承诺不再批准售台武器公报后,法方又秘密地向中方提供了一份拒售武器的单子。


中国方面的“君子外交”信奉“有理、有利、有节”,既非蛮横强硬,亦非无原则“灵活”。这场外交战最终效果明显:近二十年来,欧洲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再涉足售台武器。美国想向欧洲定制潜艇,西班牙、荷兰、德国等有此能力的国家均不愿接手,原因就是有法国社会党政府的前车之鉴。


这次中法之间因萨科齐总统会见达赖而引发的外交冲突,与售台武器掀起的大浪相比,显然只是不大不小的波澜。双方能够找到和解之路,应在情理之中。对于两国民间的过激情绪,既要疏导、亦要澄清。因为外交谈判并不是为了区分你对我错,并迫使让对方接受,而是谋求双方最大的互利双赢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外交语言历来是一种最为微妙的语言,其“不语”、“语外之意”往往比外交辞令本身更具含意。如有专家指出,如果公报中出现“中国坚持反对任何西方国家领导人会见达赖”之类字样的话,将意味着签约的另一方将坚持会见达赖。理解了这一点,即可认识到,这份中法新闻公报应该被视为一个中法双赢的外交硕果。


回顾这一年,中法两国在涉藏问题上的位置正好倒了一个个儿:一年前法国是进攻者:如果北京与达赖谈判没有进展的话我将不参加奥运开幕式、我的日程表不是由北京来决定的、我要见达赖……而这次,则是中国取消中欧峰会,是中国总理对欧洲进行了环法之旅,是中国向欧洲派出采购团和投资团而故意绕开法国……最终是法国做出了比任何其他欧洲国家均更为明确的表态。


尽管寻求妥协中的赢家是没有意义的,但中国在这次交锋中占了先机,赢了一步棋,则是无疑的。然而我认为更重要的问题并不在这里。


不久前在凤凰卫视有关中法关系的全球连线节目上,我曾表示,令人担忧的,不是政治磨擦,而是两国国民情绪的尖锐对立;因为政治家最终总会找到妥协方法的,而两国公众的情绪如果被媒体挑动成尖锐对立甚至敌对的话,必将最终损害两国人民的利益。


因此,再去追究谁输谁赢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重要的是调整好我们的心态,对中法友好树立信心,当然也要保持充分的警惕,利用官方和解的机遇,从民间着手,加强两国舆论间的互动和互信,迈好下面的第二步、第三步,这才是关键所在……


在这类低层次的军事冲突当中,中国所使用的反舰导弹主要是鹰击8及其改进型,海鹰2,海鹰4,上游2等等反舰导弹,在冲突的开始,中国可能使用电磁波弹首先摧毁日本舰队的先进电子系统.


根据美国政府在一九九六年十月前后多次发表的关于钓鱼岛主权未定的声明,以及钓鱼岛不属于《美日共同防御条约》所保护范围的政府官员言论(例如美国主管亚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洛德WenstonLord的言论),美国在钓鱼台岛的争端中可能保持中立立场,美国直接参战的可能性比较小。

B,对日本的有限性打击


在未来,如果日本介入**,有可能触发中国对日本本土的有限性打击.另外,如果中日两国的低层次军事冲突升级,也会触发中国对日本的有限性打击。


中国对日本的有限性打击涉及到日本本土,是对日本战略目标的有限性打击,打击的方式是东风3,东风21,东风25,巨浪1,以及射程二千公里巡航导弹投射日本本土,摧毁日本的防空系统,日本的核子基地及生产工厂等等。


中国对日本本土的攻击引起美国的介入。美国的军事介入导致战争的扩大,甚至有可能是中国同美国日本台湾同时战争的局面。战争的结果是核子武器对有关各国大城市的摧毁。


C,对日本的毁灭性打击


在未来,如果日本和中国内部的民族主义恶性膨胀,日本复活军国主义,中国试图洗雪一八四0年以来中华民族所受到的屈辱,那么就有可能在中日发生军事冲突的时候战争不断地升级,直至引发核子大战。


在此情况下,美国可能军事介入,也可能军事不介入。无论美国是否介入,都不影响中国对日本的毁灭性打击。原因是中国拥有的攻击日本的核子导弹射程同攻击美国的核子导弹射程不同,中国以中程战略导弹摧毁日本的二十五个主要城市后,仍然有足够的洲际导弹威慑美国。


中国对日本本土攻击的二十五个城市如下:


(一)本州岛:东京、千叶、宇都宫、横须贺、京都、神户、大阪、岐阜、名古屋、青森、仙台、新泻、金泽、和歌山、姬路、冈山、广岛。


(二)九州岛:北九州、福冈、鹿儿岛、熊本、长崎。


北海道:函馆、扎幌。四国岛:松山。在日本的上述城市遭受核子打击之后,日本文明的主体就在地球表面消失了。同时中国可能遭受美国的全面核子攻击,美国也会遭受中国的核子反击。


在外交领域,妥协是一门艺术。西谚日:“人们永远是向他的敌人寻求和平。”法国非“敌人”也,但中法交恶百日后终于在伦敦握手,不管怎么样,对两国总体上是互利的,值得欢迎。然而有些公众认为,此次中法妥协甚为突兀,和解“内幕”神秘莫解。


23日何亚非公布胡锦涛在伦敦会晤外国元首名单上尚无萨科齐,4月1日却已发表联合公报,当晚即实现高层会晤,打破僵局前后不到十天!中法媒体对此纷纷评论。更令公众“蹊跷”的是,法国总统在会见翌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就是否承诺不见达赖的问题时表示,中方“极为务实,根本不会有要求得不到的东西的念头”,并表示双方“没有私下协议”。这就更令公众舆论对双方和解的内幕上打上了一个硕大的问号……

解码中法和解,须了解事件的前因后果,亦有必要对公报进行字斟句酌的分析;还应认识法国人的个性,特别是萨科齐的思维和行事方式。事实上,据法国《巴黎人报》透露,法中双方就此秘密商讨一月有余。


在此期间,法方多次公开向中方释放善意,表现出相当强烈和迫切的改善关系的欲望。细心的观察家注意到,法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在3月13日(即谈判进入关键的时候)就法国一年来的西藏政策做出以下声明:


“我再次重申法国支持中国的领土完整,拒绝西藏分裂的前景,拒绝支持西藏独立。与其他欧洲国家一样,我们关注西藏人的宗教自由和文化活动。为缓和紧张局势,我们曾支持我们认为有益的想法,支持北京与达赖喇嘛的私人代表团进行对话,并继续希望这样的对话能产生效果。”


熟悉内情的法国专家透露,这其实就是法方谈判底线。应该说,这一表态与一年来法国的说法已有积极的变化,既没“人权”字样,亦无恶意批评,更没有强加给中国的“条件”,剩下的仅“关注”而已。中方则于23日宣布胡锦涛伦敦高层会晤名单上没有萨科齐,以此表明,至此为止,双方谈判尚有分歧。


最终达成的协议应该说是一个颇为完美的外交妥协的产物。只需要将新闻公报与上述法国发言人所谈及的“底线”相比较,就可以看到,这份公报落脚在第三段,即


“法国充分认识到西藏问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重申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坚持西藏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由戴高乐将军做出的决定没有也不会改变。本着这一精神,并根据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法国拒绝支持任何形式的‘西藏独立’”。


这段话有三个要点:一是“西藏问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旨在敦促法国今后在涉藏问题上小心行事;二是“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实质为拒绝法国对西藏“宗教自由和文化活动”的关注;三是“拒绝支持任何形式的藏独”,当然包括以自治为名的实质性藏独。


有人质疑“拒绝支持任何形式的藏独”是否可以各做解释。如法方有记者写道,既然达赖本人也不要求西藏独立,因此会见达赖也就不是支持藏独。亦有人遗憾协议中没有“萨科齐承诺不见达赖”的字样……出现这种说法,都是对外交缺乏认识所致。


外交就是和平谈判,从来不是采取以一方强加于另一方的方式。这毕竟不是法国的城下之盟,谈判就是为了妥协。更何况中国人奉行的是“君子外交”,一诺千金。尽管在西方外交中信誉从来是被安置在利益和实力之后的,但中国方面宁愿相信法方已经“充分认识”西藏问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不会再做伤害中国人感情的事情,而非强迫别国领袖公开屈膝。


试想法国公众舆论是否能够接受其国家元首向他国就一件法国公众舆论支持的事件进行公开道歉?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