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报警(四)

寒石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孙民坐在床边紧张的看着时维锁。床与写字台之间摆放着小圆矮桌,上面放着一些酒菜。时维锁正在电脑上认真的打着字。这是一封邮件,发向一个匿名信箱。然后这个匿名信箱会自动的再发向一个连他们都不知道的网络地址中。

时维锁打完了最后一个字,又仔细的看了看,觉得没有什么差错了,用鼠标按下了发送。呼出一口气,看着一脸紧张的孙民,笑了起来。“干吗这么紧张?”

孙民嘿嘿的笑了几下,拿起一旁的啤酒瓶,给自己,也给时维锁倒上了一杯。朝着伙伴举了一下杯,示意了一下,自己先喝了一口,咂了咂嘴说,“我是担心,货要是跟不上的话,咱们那些买家会不会散了。”

时维锁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线,亲昵的拍了拍孙民的肩膀,“担心什么呢。这不,我发了要货的邮件了。马上就能给回信了,放心吧。只要咱们小心点,一切OK。”

“是,是,是。”孙民连着点头,想到才做成那单货,孙民的确佩服自己的这个朋友。做事细致,谨慎,而且的确给他们都带来了丰厚的收入。想到他们两人之间,一文一武的搭配,简直是天作之合,他们不发财谁发财?孙民心里的确是惬意得很。

一声轻轻的‘滴’从笔记本的扬声器里传来,时维锁连忙放下了筷子,回头看着。一封新邮件正出现在邮箱的界面上。他连忙回转身子,打开了邮件,仔细一看。回过脸来,笑意更加浓厚。“我说的没错吧,来信了,叫咱们准备好钱呢。”

正探头探脑也看着的孙民,连忙又举起了酒杯,哈哈笑着,“那咱哥俩走一个。”

时维锁删除了邮件,得意洋洋的举起了酒杯。两个杯子碰了一下,晃动的啤酒洒出了一些,在他们的手上。

“那小子该来了吧。”放下杯子,时维锁问着孙民。

“嗯。”孙民看了一下手表,一边掏出了手机,“应该到了,我打电话催一下。”

孙民正在输入着电话号码的时候,门轻轻的敲响了,很有节奏。时维锁一下子站了起来,但没有马上开门,用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中间,示意孙民再等等。

‘哒,哒,哒哒哒。’还是清脆的敲门声,节奏和前面完全一样。时维锁这才对着孙民点了点头,后者到是满不在乎的走过去开门。在刚听到这样的敲门声时候,他已经知道这是黄宏建到了,只是时维锁的小心让他只能服从。他也知道,他们的买卖虽然利润丰厚,但风险可能是所有歪门邪道中,最大的那种。

黄宏建不安的站在门外,每次见面都得换一个宾馆,都跟做贼似的,让他很不舒服。敲了两次了,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抬头看了看房门号,没错啊。正准备举手敲第三次的时候,门开了,隔着安全链条,露出了半张孙民的脸,看着他。

黄宏建点了点头,示意没有人跟着。门一下子打开了,拎着装钱的黑包,他立刻闪身进了房间。

这是他们之间的约定,黄宏建现在经手的夜总会里,时维锁和孙民都占着股份。那些分帐,就成了他们做买卖的资金。买卖产生的利润,都会存入他们各自的账户。再做买卖,还是依靠着新产生的分账资金。

“都带来了?”没有先让黄宏建坐下,时维锁开口便问道。

“带来了。”黄宏建点头哈腰,举起了手中的拎包示意了一下。

时维锁点了一下头,用下巴朝着床边示意了一下,算是让这个合作者坐下来。后面的孙民探出脑袋,在走廊上望了一眼后,将身子缩回了房间。关上了房门,挂上了安全链条,也走回了床边。

就手站着给黄宏建也倒了一杯啤酒,友善的递给了他,关切的说道,“还没吃了吧,一起吧。”

黄宏建感激的接过酒杯,对着孙民的话点了点头。

“你那里怎么样?那个逃跑的女人找到没有?”时维锁的话又响了起来。自从灭掉了赵强,将夜总会全部交给了黄宏建管理后,他一直关照着这个新加入的伙伴,一定要谨慎从事。不要再像他的前任,只会凶狠的对待那些女人,给他惹事。现在,赵强虽然已经死了,但那个逃跑的女人却一直是他的心病。尽管,在这个城市,他们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网,但那个女人真的高官,总是件麻烦的事。

黄宏建的酒杯刚放到自己的嘴边,听到时维锁的问话,便连忙放了下来。堆着笑,小心的回答着,“夜总会一切正常,放心吧。按照您的关照,我已经给那些妞儿,每次完活,都多给一成。她们如果要货,也都是比市面儿上价格要低。只是,”他咂了一下嘴,看了看时维锁和孙民的脸色。“那个叫贾冰临的女人还没有任何消息,我还在找。但应该没有报官。马贵那里,没有丝毫的消息和口风,说政府要找咱们的麻烦。”

“你直接给那些女孩货?!”时维锁的声音一下子严厉了起来。孙民也在一刻间虎起了脸,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经营娱乐场所的人,直接供应毒品,这不是擎等着警察上门吗。

“没,没有。我哪能这么傻呀。”黄宏建连忙辩解着,“都是我让小兄弟,以场外的名义供的,那些妞们都不知道。我跟女孩们都说了,赵强以前的规矩改了,店里不做这个了。要货得找外面的路子。我就让小兄弟装着客人,混在店内供货呗。”

“哦。”时维锁和孙民的脸色这才松开。“还是要注意,我们不是小散户。别有命挣钱,没命花钱。那个逃跑的女孩,还是要打听。该孝敬的关系,不要扣扣索索的。”时维锁还是不放心的叮嘱着。

“是,是,是。”黄宏建慌不迭的应声着。

时维锁转脸笑了起来,举起了酒杯,“来,宏建。咱们干一杯,为下一单的买卖成功。”

“下一单?这么快?”黄宏建眨着眼,看到了时维锁和孙民洋洋自得的笑脸,他这才明白,急着要他带钱来干什么了。他的眼睛立刻发出了光,脸上的笑意不像刚才那么尴尬,松泛而舒畅起来。连忙举起了杯子,“干!”

马贵是派出所的副所长,确切的说,是个代理的副所长,负责着这个地区的治安工作。他的哥们儿黄宏建的夜总会正是在他的管辖之下。最近,他的烦恼不少。先是听说局里要重新考核干部任用标准,这就让他有点犯怵,他自己知道,除了自己那张警校的文凭是真的,以后补的所谓本科文凭,就是街头上那些小混混给他买来的。而且,他也听说了,有人对他的工作方法也有反映。说他利用手中的治安权利,袒护一些给他上供的娱乐场所,纵容一些混混在他的管辖地区从事一些卖淫、打架,勒索等违反治安的活动。要不是他孝敬到位,局里恐怕早把他拿下了。

说实在的,马贵也觉得自己很冤。他自己心里承认这些事都有,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让他正经去读个书,拿个文凭,那不是比登天还难吗?再说了,不养着那些小混混,每年的严打指标怎么完成?他的政绩很多都是靠这些混混,提供一些他们对手的情报和人让他去抓,才完成的。他也是个老警察了,要不是靠着资历,副所长生肝炎住院了,还轮不上他当这个名不副实的领导。

他最近特别羡慕黄宏建,这小子不知道交了什么狗屎运。自从原来的老板赵强报了失踪案后,这小子就成了那个‘花枝俏’夜总会的唯一老板。现在,这小子一身穿戴名牌,进出驾着那辆高级越野车,漂亮的女人都向他抛着媚眼,过得可是天上神仙的日子。虽然,这小子没少孝敬自己,可比起来,他还是觉得心里很不平衡。苦干了这么些年,还不如一个街头上混混出身的家伙。还记得,当初因为贩卖黄色光盘,这小子被他逮住的时候,要不是看他可怜,浑身上下才百八十元,他正是因为看不起他,而放了这小子一码。弄不好,这小子现在应该啃窝窝头呢。不过,这小子也是挺够义气,一直记得这份情,这些年没少给自己一些道上的线索,让他能在头头面前也有时候有露脸的机会。在实际好处上,这个黄宏建的确也没有亏待他,尤其是最近,他上位了后,好像也明白自己是谁罩着的,上供的更勤了。但总的想来。。。诶,不是个滋味。不过,看来还得敲这小子一笔,不然,考核怎么过啊。得拿点像样的东西去上供。

今晚又是他的值班,马贵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皱着眉,就这样想着自己的烦心事。

在自己的桌上拿起了香烟,塞进自己的嘴里。点着了后,烟卷含在自己的嘴里,他吐出一口浓烟,烟雾顿时笼罩在他的头部周围。已经给黄宏建打了两次电话,这小子也不知道混哪里去了,居然关机。算了,他决定,一会儿趁着外出巡岗的当口,亲自去找他一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