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筹帷幄帅才 杨伟拚出歼20


运筹帷幄帅才 杨伟拚出歼20


中国的隐形战机歼-20受到关注是理所当然,不过这一新型战机飞上天乃至最后形成战斗力,离不开幕后的设计团队和试飞员们。现任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杨伟是孕育了歼-20的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所长,人称“拚命三郎”。


据了解,杨伟也曾担任歼-10双座机、枭龙等中国最新型战机的总设计师。由中航工业主办的中国航空报对杨伟重点进行了介绍,并称“如今,杨伟承担了更加艰巨、更加重要的国家重点型号研制任务,并担任总设计师。”


媒体评价杨伟曾“肩负着多个重大型号总设计师的千钧重担”,既是一个身体力行的“拚命三郎”,更是一名运筹帷幄的帅才。作为系统总设计师,他成功主持了先进的全权限、数字式电传飞控系统等的研制,成为中国新一代歼击机电传飞控系统的组织者和开拓者。


报道称,“面对多个艰巨而繁杂的重点型号研制任务,杨伟带领研制团队迎难而上,在磨砺中逐渐成长成熟”,通过创新的研制管理模式“创造了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的一系列奇迹:由同一设计单位承担的两个不同的大型战机在同一年实现首飞,促进了不同项目、不同研制阶段的风险控制和有效管理。”试飞员还需数百次试飞


伴随中国空军近年来不断研发出的新机型,一批优秀的试飞员也进入公众视野。自2005年以来,中国空军先后有6名试飞员获得“英雄无畏奖”,包括安全飞行2250小时,正确处置空中险情15起,空中重大险情5起,先后参加并完成了十余项重大科研试飞任务的试飞员李中华;驾驶过苏-27、苏-30、F-16等12个机种34个机型的试飞员雷强;第一个驾驶米格-23和第一个驾驶米格-29的中国试飞员张景亭、歼-11新型号试飞员毕红军、山鹰教练机试飞员梁军、曾先后担任5种机型首席试飞员和首席指挥员的李国恩等。


有分析指出,歼-20的首飞只是开始,距离定型还需要经过数百次的试飞。没有优秀的试飞员,战斗机的各种预研课题就无法在飞行中得到验证。而中国最新一代战斗机是否能够顺利研发成功,是与一支优秀的试飞员队伍分不开的。


“拚命三郎”拚出歼20 杨伟--运筹帷幄的帅才


如今身为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的杨伟,肩负着多个重大型号总设计师的千钧重担。他既是一个身体力行的“拼命三郎”,更是一名运筹帷幄的帅才。


航空路上的奔跑者 ——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杨伟


学生时代参加过棒球训练的杨伟,深谙团队取胜必须“统一指挥、配合默契”的诀窍。面对多个艰巨而繁杂的重点型号研制任务,杨伟带领研制团队迎难而上,在磨砺中逐渐成长成熟,在探索中不断积累,构筑了大型复杂项目管理新模式,执掌的多型号研制也交出了圆满答卷。


飞机设计是跨学科的大型复杂系统工程,多个重大型号项目的并行研制,给资源配置、进度节点、经费需求、特别是技术状态的控制与管理带来了极大挑战。


杨伟多次说:“近年来,我们全体参研人员以超常意志连续拼搏,干得极为艰苦。未来,我们各项任务仍将空前繁重,仅仅靠拼体力、拼消耗来拼任务难以为继,而且也无法迎接更大的挑战。”


杨伟组织创建新的大型武器装备研制管理平台。在设计师系统中引入现代管理理念、建立柔性组织、实施设计流程再造、大量运用数字化设计等先进手段,以精益设计和敏捷管理为核心,构筑现代化的多项目管理新模式。


这些创新的研制管理模式,促进了“枭龙”飞机主机厂所之间研制技术、研制设施和制造技术的协同运行,确保了研制全线高效率、快节奏地运行,创造了中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的一系列奇迹:由同一设计单位承担的两个不同的大型战机在同一年实现首飞,促进了不同项目、不同研制阶段的风险控制和有效管理。


在他的带领下,一批具有先进设计理念、掌握先进技术的优秀技术和管理人才已经形成梯队,推动着我国航空工业科技持续创新、向前发展,并为航空工业走向国际市场积累了宝贵的管理经验。


随着歼10双座机作为国家高新武器装备正式批准立项,一份任命书从北京飞向成都,国防科工委任命杨伟为歼10双座型飞机总设计师。与此同时,我国与巴基斯坦政府达成一致,由中巴双方共同投资开发、全新设计的先进多用途“枭龙”战机也加快了研制步伐,当时的中国一航任命杨伟为“枭龙”总设计师。


歼10双座机和“枭龙”飞机两项研制任务不期而遇,空前繁重的任务和重于泰山的责任如两副重担同时压在杨伟的肩上。


一个是急需装备部队的国家重点型号指令性任务,军令如山,后墙不倒;一个是签订了协议的国际合作项目,市场牵引、信誉至上。两个型号的研制节点几乎同步,都必须在较短时间内实现首飞。若不能按时交付,不但前功尽弃,而且还直接影响到国防利益和国家信誉。


严峻的形势告诉杨伟:没有退路,只能成功,不许失败。


歼10双座机时间紧、任务重,许多关键技术问题需要在研制过程中加以突破。经过多轮方案论证与优化,杨伟带领同事们较好地解决了作战与训练需求的矛盾,突破了总体气动布局、大型整体水泡式座舱盖、航电系统、飞控系统、燃油系统、氧气系统等的设计或综合优化等关键技术。在短短9个月内跨越了方案设计、初步设计和详细设计三个阶段。


功夫不负有心人。歼10双座机如期实现首飞,并于两年后设计定型,成为我国第一个完全按照时间节点研制、完全满足战技指标要求,按时完成定型并同时交付部队的飞机,创造了我国第三代飞机研制周期最短的纪录。


歼10双座机研制有条不紊地展开,“枭龙”飞机的开发紧锣密鼓地推进。作为“枭龙”总设计师,杨伟主持完成了设计方案调整,全机总体分区协调,全尺寸样机的改造,结构、系统重点试验组建的任务。2001年9月“枭龙”冻结技术状态,转入详细设计阶段。经过9个多月的辛勤努力和顽强拼搏, “枭龙”提前进入生产阶段。


2003年8月25日,“枭龙”首飞成功,在空中飞行了17分钟。在飞机安全落地的那一刻,杨伟心里热浪翻涌。是啊,“枭龙”从冻结技术状态到实现首飞历时23个月,创造了我国飞机研制史上的奇迹。在那一段风雨无阻的日子里,为了两个型号的研制成功,杨伟和广大的科研人员一道,与时间赛跑,向困难挑战,默默无闻地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守住了两个型号研制节点,圆满地完成了被不少人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06年4月,装配了完整航电系统的“枭龙”04架成功实现了首飞。如今,“枭龙”已经走出国门。2007年、2008年,“枭龙”连续两年参加了巴基斯坦的国庆阅兵典礼,受到了巴基斯坦的高度赞誉。2010年,“枭龙”参加范堡罗航展,再次获国内外广泛好评。(来源:大公报、网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