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编纂文字

liangxiang_5 收藏 10 161
导读:有人在网上编纂了一个文字,以恶指某一个时间段是如何“恐怖黑暗”。它的主题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升学入党进厂参军时需要填表格,其中有一项“家庭出身”。但此人大概没有再那个时代经历过,所以他又补充说:有时也叫“家庭成分”。然后他就列举了一长串的名词来恐吓90后的孩子们,然后就发出煽情的感叹地:对家庭出身种类之多,划分之具体入微,深表惊叹,从中可见用心之良苦,亦可见秩序之严整、等级之严密。将社会中的每一个家庭都能准确地对号入座,将每一个人都编织进这张出身的大网中,耗费的人力物力大概是不会少的。尤其是像我们这样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人在网上编纂了一个文字,以恶指某一个时间段是如何“恐怖黑暗”。它的主题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升学入党进厂参军时需要填表格,其中有一项“家庭出身”。但此人大概没有再那个时代经历过,所以他又补充说:有时也叫“家庭成分”。然后他就列举了一长串的名词来恐吓90后的孩子们,然后就发出煽情的感叹地:对家庭出身种类之多,划分之具体入微,深表惊叹,从中可见用心之良苦,亦可见秩序之严整、等级之严密。将社会中的每一个家庭都能准确地对号入座,将每一个人都编织进这张出身的大网中,耗费的人力物力大概是不会少的。尤其是像我们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幅员辽阔的国家,就更不能不让人感叹这项“社会工程”的浩大。知道中国古代有军户、娼户等,印度古代有种姓制度,欧洲过去有伯爵、侯爵之类,即便是现在,家世背景仍很重要,但不知是否有如我们这里如此细密复杂的。

作为身历那个时代的中年人,我自然见过这类表格,不过正因为从小学到大学毕业进研究所,无数次填过这类表格,所以也就知道该文作者的诡诈写作技巧和偷换概念。首先成分和出身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项目,一般的表述是“家庭出身”和“本人成分”。或者简化为“出身”和“成分”,可以一个有限制定语,或者都没有限制定语,但绝不可能采用相同的限制定语,不可能同时出现“家庭出身”和“家庭成分”,因为这会产生很大的错填概率,这是一个如何遣词造句的小学语文问题,凡在大陆受教育的小学生也明白这一点的。否则就会产生很大的错填概率。但是来自偷吃岛的或美国的不懂得这一点,因为他们一般不用中文思考。其次那个表的项目是有规定的填法和格式不假,但它抄来的那个是非标准答案和标准答案的混合体,本身只是为了证明他的观点,并非真实的人事部门的规定。这一点是编纂者故意偷换概念以制造耸人听闻的效果,现在我举例说明填表和被填表的问题

那个时代确实重视档案管理,因为这是防奸反特的需要,可别说什么没有汉奸特务,现在不是弯弯们经常粉饰他们有多少人在大陆搞情报吗?这么说的人自己就给自己归类了,我们暂不讨论这一点。只说一般情况,凡是一个人遇到上学招工入党提干参军,无不要填一张履历表。其中就有这两项“家庭出身”和“本人成分”,先把要填表的人分为两类,即在1949年之前已成年的人,和1949年以后才成长起来的。但是填法相同“家庭出身”是你的父母的职业,不管它在否。特殊的是父母离异的人,按你归属的一方填。“本人成分”是你在成年前后的职业。对于1949年之前已成年的人那一般自己填表时就用善意的术语。那个年代的好词我不重复了,只说几个比较难做的和特定情况的。家严的同学父亲是煤球厂的场主,但他父亲早在1940年就把他母亲休了——嫌她丑,老太太——那时可不老,也就是30来岁。只好拉着一双儿女住在西城根的一处旧房里,在西直门内大街上摆针线花生瓜子摊生活,小时候大女儿帮她摆摊,她却省吃俭用的咬牙送儿子去市立小学中学上学。解放后这位世叔填出身一直是:城市贫民;但填成分他只能填学生,因为他在市立的小学、中学到清华大学一直在上学。而他姐姐到曾短期在家附近的西直门车站旁的、父亲家里老乡开的山东饭馆里端盘子,解放后进入西直门车站做售货员,所以她填成分是:1、工人。而这位世叔的父亲在解放后也一直活着,他后娶的妻子生了两个闺女,也都上了大学,她们家庭出身只能填:商人,成分:学生。任何资本家的子女要他自己填表,肯定填:商人,地富的子女必定填农民。没有一个傻瓜在家庭出身一栏里自己主动填:恶霸地主。哪怕他是黄世仁的闺女。

但是除了自己填表之外,有时需要别人代你填表,也就是我所说的“被填表”,这主要是在参军提干时内部审核用的,由介绍人或组织部门来填,这是就有一点讲究了。譬如我说的这位世叔,因为大学专业的关系,进入了航天部门,人家在他分配政审时有一些内部表,他不一定看得到。成分是不必变的,但出身就会有些改变,按照他自己的介绍,人家给他填出身:小商贩;也无问题。也没有什么恶意。假如有人在和他竞争这个职位,那个人的履历其实基本相同,但那人家是糊风筝卖的,假设我来当组织部门的办事员,我希望自己的熟人进来,就技巧一点,分别填:城市贫民和小手工业者;那就帮了这位世叔的忙了,因为这样看起来他家更根红苗正一些。但后者或任何组织部门的人也没法指责我。因为我填的是事实,而且没有恶意。糊风筝在街上卖的就是小手工业者。在被填表时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被填的人属于有问题或怀疑有问题的,那填表时比较就有轻重了。举个例子,假设一位军人在西南边疆作战时被俘了,在审查时有三种情况:他奋战到重伤被俘;他没受伤,连长命令全连放下武器投降,他听从了。他身为指导员,贪生怕死,主动下令连队投降。他的家庭是这样的情况:解放前三年家里有15亩地,但再早曾有过70亩地农忙时请帮工。在镇上开了一家油坊是和别人合伙的。因为被日伪军掠夺而破产卖掉了大部分田地。那在填表时,若是第一种情况,便填:上中农;当然在表的后面,填写他的战时表现上必定跟着:奋勇作战,身负重伤,昏迷中被俘等等。若是第二种情况,则填:富裕中农。评语一般不太好,但也只说意志不坚定,随波逐流。倘然是第三种情况,那比较重了,多数会填:破落地主;评语是:思想反动,贪生怕死,两面作风等等。一般这样是要重判刑的。所以那个E类用语都是判决书的用语,而不是一般填表用语。谁要被这么填,一般是宣判大会上用的。例如在判词中说:xx,现年23岁,家庭出身,恶霸地主,一贯思想反动,道德败坏…。而不适用于普通自己填表的人。不过褒扬正气,压抑斜风是任何正常社会都要做的。难道说还要在类似杭州二熊那样的强奸犯的判决书上写上:家庭出身:革命军人?


本文内容于 2011/3/8 17:02:15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