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六十八卷 第三章

张单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实验二: 在带着特殊铁甲,被紧紧地绑在木柱上的“马鲁太”身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实验。 有一次,让十几名“马鲁太”仅把屁股露出来,进行了瓦斯坏疽菌强制感染实验。 所谓瓦斯坏疽,就是由于受到一种叫做瓦斯坏疽菌的菌群的感染而产生的。在战场上受伤,伤口不清洁,一旦瓦斯坏疽菌侵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实验二:

在带着特殊铁甲,被紧紧地绑在木柱上的“马鲁太”身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实验。

有一次,让十几名“马鲁太”仅把屁股露出来,进行了瓦斯坏疽菌强制感染实验。

所谓瓦斯坏疽,就是由于受到一种叫做瓦斯坏疽菌的菌群的感染而产生的。在战场上受伤,伤口不清洁,一旦瓦斯坏疽菌侵入,在六七小时之内发生肿胀和剧痛,患部会胀得像空气枕头,惟一有效的方法是早期切开和切断四肢。

以“马鲁太”露出的屁股作为目标,在近处爆炸利用瓦斯坏疽菌污染的榴散炸弹。无数的碎弹片深入“马鲁太”的屁股之中,“马鲁太”发出痛苦的呻吟声。部队人员逐个进行“检查”,看看瓦斯坏疽菌是否命中了“马鲁太”。

尔后,把“马鲁太”送回特设监狱,仔细观察和记录他们从发病到死亡的过程,而不做任何治疗。不,根本不准治疗伤口。731部队需要的是瓦斯坏疽菌贪婪地大吃特吃“马鲁太”屁股肉的过程。

一星期以后,从“马鲁太”烂肉中发出强烈的恶臭,作为实验对象的“马鲁太”全部死亡。

“多次进行过瓦斯坏疽实验。不仅仅瓦斯坏疽……还进行过钢笔式细菌手枪射击实验和更原始的实验。如在露出‘马鲁太’臀部的附近地方进行爆炸,然后调查弹片侵入肉体的情况,利用来福枪瞄准头部,进行不同角度的射击,然后解剖脑部,制成标本,用四棱棍打死后检查肌肉受伤情况,留下资料……”

实验三:

在安达特设实验场,不仅仅进行细菌武器和杀人“实验”,而且还进行一般武器的实验。即以“马鲁太”为材料的杀伤性能实验。

九一八事变以后夏季的一天,在宽广的安达特设实验场里放上了十几辆即将报废的旧坦克和装甲车。

不一会儿,一辆涂有草绿和白色的迷彩色的车辆由机场驶抵这里。十几名捆绑成一串的带着手铐、脚镣的“马鲁太”从车上走了下来。

731部队的摄影班赶紧拿起摄影机按动快门。这一天天气十分炎热。

被迫穿上了草绿色的军队文职人员服装的“马鲁太”们被缓慢地拖到坦克和装甲车前,一个个被解开,被强制进入眼前已报废的坦克和装甲车里。周围由用轻机关枪和步枪武装起来的特别班人员包围着,反抗和逃跑都是不可能的。

每辆坦克进两个人,每辆装甲车进一个人。被剥夺了手脚自由的“马鲁太”从狭窄的出入口被推了进去,

尔后“嘭”的一声盖上了盖子。“马鲁太”在密封的车舱里弯曲着身子,满身流着汗。在夏日太阳的烘烤下,坦克和装甲车内像蒸气浴室般的闷热,当“马鲁太”们全部都进入密封的车舱之后,从安达特设实验场的一角出现了一队关东军司令部派来的士兵。士兵们身上背着一个草绿色的罐状物,里面装着压缩空气和汽油、重油构成的液体燃料(烧夷剂)。罐的右肩伸出一个软管,软管的顶端装有一个金属喷嘴,就是火焰喷射器。

携有火焰喷射器的士兵们分别站在距坦克10米、20米、30米的地方,摄影班也站在一旁待命。高亢的号令指挥着实验场,士兵们成跪射姿势,并把火焰喷射器的喷嘴对准了坦克和装甲车。现在究竟要发生什么事情,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正要进行陆军新研制的烧夷剂和火焰喷射器实验。

再次发出高亢的声音,下达了命令。接着,就出现了一个令人恐惧的情景,从士兵们手中紧握的喷嘴里喷出了白热的火焰,它包围了关有“马鲁太”的坦克和装甲车,1000℃以上的灼热地狱笼罩了车辆,发出隆隆的响声,还发出了小声的爆炸。大约20秒,不,可能是10秒左右,时间长短不等,红黑色的浓烟中,可以看到烧化了车辆的种种情景。坦克车炮身着了火,履带和装甲板由于高温而变了形,有的车辆已经倾斜下去。

热冷却之后,开始对车辆内部进行检查。坦克和装甲车里的“马鲁太”已经烧焦。由于高热的烘烤,“马鲁太”已经炭化。摄影班人员把每辆车的情景全部拍摄下来。

“‘马鲁太’中多数是工人、知识分子和学生,当他们从特设监狱中被提出来时,就感到死亡即将来临。

所以,不愿意出来……731部队的翻译操着俄国和中国语安抚他们说:‘不会干什么危害你们的事,只要进入车中就可以了,结束以后就释放你们。’骗他们乘上飞机或汽车带到安达实验场”,原部队人员做证词时说道。

在安达甚至还进行这样的实验:他们把运来的“马鲁太”蒙上眼睛,分成几个组,一个挨一个,每10个人紧紧排成一个纵队。一组都穿上厚厚的防寒衣,另一组则穿上普通的军服,有的则上半身呈裸体。

在各组排成队的“马鲁太”前面,持有三八式步枪的人员做出立射姿势,从近距离瞄准最前面的“马鲁太”。

“射击!”一声令下,三八式步枪一齐开了火。一发子弹使“马鲁太”们的身体从第一个开始,一个压一个倒了下去。

“穿透五人。我们穿透四人。我们穿透三人。”

拿着记录用纸的队员不断地把“三八式步枪在××米近距离射击时对棉衣、普通军服和裸体的穿透性能”记录下来。这种实验曾经进行过多次。他们把“马鲁太”当作串刺用的实验材料。

实验四以及其他的731实验

手榴弹试验:用人在不同的距离和位置进行手榴弹试验。

冻伤试验:冻伤试验资料为北支那防疫给水部专业人员与驻蒙军团联合进行的一次野外冻伤试验的资料,题目为《极秘·驻蒙军冬季卫生研究成绩》,资料编成者为冬季卫生研究班,形成年代为昭和十六年三月(1941年3月)。

该资料是侵华日军细菌与毒气战研究所所长金成民,应日本横滨市立大学校长加藤佑三先生邀请,受平房区政府委派赴日讲学访问期间,多次单独或与日本友人一同赴东京神田等地的图书馆及资料馆查阅资料,在一资料室内,发现这部保存较好的资料。

火焰喷射器实验:731部队将试验者关在废弃装甲车内,用火焰喷射器烤之,以测验火焰喷射器威力。但这实验是毫无意义的,没有装甲车会呆在原地让你烤,纯粹是“娱乐”罢了。

鼠疫实验:将鼠疫杆菌注入试验者体内,观察其反应。这种方法也应用在了被日本军队在边境抓住的苏联战俘身上。

731部队的细菌炸弹(石井炸弹)

开发落叶剂和细菌弹:其中最突出的“成果”是石井炸弹,美军后来在越南使用的菠萝弹也是该弹的改进型。石井炸弹为陶瓷外壳,内装携细菌的跳瘙。石井四郎还有一项发明是石井滤水器。以解决士兵在野外作战的污水处理为饮水的问题,算是731部队唯一有用处的发明了。

以上的这些基本上就是建荣达给杜汉星展示的731实验的威力了,这部影片一共有一个小时,摄影机是播放了一个小时,杜汉星是看了一个小时,而建荣达也在旁边给杜汉星解释了一个小时,让杜汉星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晓得这部影片演的是什么,以及建荣达也要杜汉星明白731威力有多强,可以如何在战场上面使用,最后,也就是如何使用才会发挥出731做出的种种实验的最大最强的威力出来!

等到建荣达和杜汉星都看完影片以后,后者是忍不住问道:“建荣达,你给我看这些,你就不怕我假装答应和你合作,然后,以各种理由和各种手段出卖你!”

建荣达笑了笑,道:“杜汉星,你不会的,我相信你!”

杜汉星也笑了道:“建荣达,你是一个军医,自然晓得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你这么冲动的相信我,你就不怕出事情?”

建荣达依然还是笑道:“杜汉星,你放心,我手里面还有一张王牌保证你是不会出卖我的!”

杜汉星连忙问道:“建荣达,你手里面还有什么王牌?”

建荣达解释道:“杜汉星,我知道你们灭鬼队正在执行的以匪制黑的政治策略,你们既然要想成功执行这个政治策略,那么,你们就必须得到外国人的支持,不然,你们灭鬼队是必死无疑!”

杜汉星不解道:“建荣达,你这该不会是危言耸听吧,我不明白,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建荣达正色道:“杜汉星,有,我绝对有这个依据在里面,那就是土匪是一支可以推翻政府的武装,你们在战争年代执行以匪制黑,那还没有什么,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倘若战争结束了那又该怎么办,在和平年代执行以匪制黑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你们土匪就光光只是执行以匪制黑,那么,中国政府肯定会被你们土匪推翻的,我敢肯定无论是国民政府,还是中共政府,都是他们不能容忍的,所以,我敢肯定你们土匪肯定是需要外国政府的支持,不然,你们土匪肯定是会被消灭的,所以,我料定你们土匪是肯定不能得罪外国政府,不然,你们土匪一定会死的很难看,这点我可以像你们保证!”

杜汉星听完了建荣达说的这些话以后,前者是立即陷入了沉思,说实话,杜汉星只是一个医生,他根本就不了解政治,所以,杜汉星也不是很明白建荣达说的是真是假,不过,杜汉星想了想,他也认为建荣达说的是极有道理的,这种道理是绝对可以深入人心,以及被世人所接受的,这点,杜汉星还是明白的!

杜汉星是想了想,道:“建荣达,我也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是真是假,可是,我可以告诉你,你千万不要拿这个要挟我,我不吃这套,这点你要明白!”

建荣达是笑了笑,道:“杜汉星,我敢保证我说的是真的,是对的,还有吗,在中国还有无数的土匪在中国,其中有不少的土匪和我们日本人有关联和关系,你们灭鬼队的土匪是绝对不能连累他们的,这点,你要明白!”

杜汉星知道建荣达说的是真的,像刚才建荣达说的那些什么东北土匪和日本人有关联,杜汉星也多多少少听见了一些,杜汉星也知道建荣达说的是真的,像灭鬼队也是土匪,都是土匪,杜汉星可没有那么的大的胆子去得罪其他的土匪,这点,杜汉星也是知道的,为此,杜汉星想到这里,他是更加认为自己不能乱来,不然,出了事情可不是杜汉星能够担待的起的!

于是,杜汉星是立即陷入了沉思在里面,他在想自己应该怎么回答建荣达说的话,哪里知道,建荣达是一副穷追不舍的样子,他是继续说道:“杜汉星,你放心,我没有像你想的那么嚣张,拿这个来要挟,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实力,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军医,我只是想和你合作罢了,这点你要明白!”

杜汉星想了想,他觉得自己也应该相信和建荣达了,因为,他杜汉星和建荣达都需要对方,也不敢轻易得罪对方,也不能耍个性去教训对方,所以,在这里杜汉星和建荣达两个人是有点像寄生虫一样,互相都要靠对方从对方的身上是捞取一点才行,所以,接下来的对方对话都是说的小心翼翼就怕得罪对方死的,这点是杜汉星和建荣达都知道清楚的,同时,也是他们两个人说都不敢说的事情,因为,有句话叫做戏就要这么演,杜汉星和建荣达两个人自己和对方都不敢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